淇县史迹丛书《淇水关》---淇园工作室编

今天是:   

主页 序言 封面 目录 插图 附录 编后记 封底
     

古诗中的高村


古诗中的高村

王之珩

 

高村铺有感

明·许讃

坐听雁号空月,卧闻马断苦荄。

己惯征途滋味,碧山今管开怀。

雁阵鸦群忽漫,轻尘薄雾相停。

北地风霜渐远,向南柳色犹青。

驯犬出扉不吠,群鸡啄圃频来。

秋日雨晴南野,邻家种麦相催

——见清顺治十七年《淇县志》卷九艺文志

【作者简介】

    许讃(1473--1548),字廷美,今河南灵宝市大王镇沙坡村人,正德年间兵部、吏部尚书许进第三子,明代大学士。弘治九年(1496年)进士,任大名(今河北省境内)推官。弘治十五年任陕西道监察御史。后任刑部侍郎,以辨疑狱知名,秉公断案,名噪一时。其父被宦官刘瑾迫害,许讃受牵连调任临淄知县。嘉靖年间,官至吏部尚书。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入阁与礼部尚书张璧、严嵩一同参与机务,政事尽决于嵩,再三上疏,自请退休。筑有花园口,位于郑州北郊的黄河岸边,占地540亩,遍植奇花异木。据说花园口得名,与之任吏部尚书时所建540亩许家花园有关。著有《松皋集》26卷、《读史诗论》、《五经臆说》、《诸苗奏议》等。

【题解】

作者写北来南去经过当时官道上的淇河交通要冲,并留宿高村铺时的所见所闻所感。时间,秋日月夜。天气,雨后初晴。诗中透露出作者对征途滋味的些许厌烦和对高村碧山“柳色”等自然景色和恬静安闲的农家田园生活不无爱恋的心情。

【注释】

高村铺:即淇河岸边的高村桥,古称淇水关,是古代官道上淇河交通要冲,设有驿站、邮亭。

    号:叫。

 马断苦荄:马嚼断苦根(的声音)。荄(gāi),草根。

 漫:指群鸟飞远。

 扉:门扇,指农家院门。

 吠:狗叫。

 圃:种植蔬菜瓜果的园子。

【赏析】

高村地处古代南北交通要冲,东临淇水西依太行,多少南来北往的迁客骚人,在高村的驿站里,找到了得天独厚的抒发感情的场所。他们感受着前贤们的气息,在王维、高适们曾经流连的土地上,他们也获得了天赋灵感。

明代中期,宦官刘瑾祸乱朝纲,很多正直的官吏都受到迫害,吏部尚书许进被罢官,许进第三子、翰林编修许讃也被贬出京城,先做了临淄知县,后来被任命为浙江左布政使。在从临淄到浙江赴任的路上,许讃路经高村,被当地景物所感染,不禁触景生情,写下了《高村铺有感》三首。

第一首写的是天色向晚、留宿驿站的情景。皓月当空,玉宇澄净,大雁南飞,牵动的总是离愁别绪。“坐听”“卧闻”正是心事在怀、坐卧不安的真实反映。月本有形,却谓之“空”,可见诗人心中的孤独;马吃草根,人却说苦,可见诗人感怀自身际遇的凄凉。那么,孤独何在、凄凉何在?第三句“征途滋味”才交代出原因所在——征途,既指沉浮不定的仕途,又指奔波劳累的旅途——这其中的味道怎一个累字了得?“惯”字是饱经沧桑者的常用语,与“惯看秋月春风”“惯于长夜过春时”一类,可见前两句中诗人寄托在景物中的孤独、凄凉之感并非“为赋新词强说愁”。然而,当诗人走出屋外,面对皓月之下依稀的远山,在秋夜清凉的空气中,他积聚一路的郁闷心情蓦然消散了。他把让他释怀的黑魆魆的远山想象为“碧山”,喜爱之情溢于言表。这首诗充分调动了听觉、视觉和感觉,有景有情,情景交融,起承转合颇有法度。

第二首可以设想为诗人经过一夜休息之后的见闻感受。前两句“雁阵鸦群忽漫,轻尘薄雾相停”,是诗人实际看到的景象。“漫”是指天空中群鸟飞远,“停”是指驿路上的尘埃、雾气逐渐消歇。鸟飞远了,还有飞回来的时候;人走过了,还有无数的后来者继踵。世界就这样周而复始地运行着,作为感受这种变化的人,多少忧愁悲悯都是古人早已体验过的,又何必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呢?跳出来看看,原来这些愁绪竟然如轻尘薄雾一般微不足道啊!诗人对眼前的景象心有所悟,于是心情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后两句“北地风霜渐远,向南柳色犹青”,是诗人对刚刚经过的北方和此行的目的地南方景象的遥想。诗人以北地风霜与南方柳色形成鲜明对比,色调也由晦暗转向明朗。远离了北方肃杀的风霜,抬眼望,依稀看到了南方垂柳依依。这两句完全跨越了时空的限制,仔细推敲似乎不合常理。事实上,这里的“风霜”和“柳色”都是象征意象,肃杀的“风霜”暗指险恶的仕途,犹青的“柳色”则是勃勃生机和安然境界的暗喻,诗人已经摆脱一路的阴郁心境,开始对未来的南方生活产生了希望和憧憬。这首诗以眼前缓慢变化的动态景象,表现诗人经过漫漫征途之后留宿高村铺时心情由惶然奔波到恬然淡定的微妙变化。有实有虚,有动有静,实际的动态的景物,实则是虚想的静态的景物的铺垫。

第三首描绘了高村一带的田园生活,字里行间透露着诗人的喜爱之情。单独看这首诗,完全是清新自然、不事雕琢的田园诗派的风格。前两句写鸡狗的活动,狗在门外驯顺地时起时卧,有人从旁边经过,它也并不张牙舞爪地乱叫;更有情趣的是对鸡的刻画,群鸡到别人家的菜园附近啄食,一次次被主人赶走,又一次次执着地回来,一个“频”字,写出了群鸡小孩子恶作剧一般的情状,令人读之忍俊不禁。写鸡狗的活动,字面上没有出现一个人,然而读者感受到的,却是高村当地百姓与人为善的品格。后两句笔锋一转,选取一个侧影来写秋日雨后的田野上农人劳作,有人要到田间种麦,路过邻人门前,还不忘反复催促邻人,快些趁着雨后的好时机一起去种麦吧。诗人运用白描手法,寥寥数字,高村当地的淳朴民风即跃然纸上。一场秋雨,不仅给农人稼穑的良机,也为全诗增添了扑面而来的清新感。诗人沐浴其中,恍如受到精神洗礼,他以一种愉悦的心情欣赏和描绘这一切,尘俗的纷繁搅扰完全被置于脑后了。

这三首诗,既相互独立又浑然一体,仿佛一个串珠,无论单独看待还是整体欣赏,都是精致的艺术品,都可以让读者得到美的艺术享受。通观这三首诗,可以清晰地看到诗人由躁动不安、感事伤怀到明朗乐观、静谧安然的心路历程。对诗人而言,即使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在高村铺借宿的这一夜给他的收获,也会让他感怀终生。

孔子曾将诗歌的社会作用概括为“兴观群怨”,所谓“观”就是通过诗歌来观察了解天地万物与人间万象。从这个意义上讲,许讃的《高村铺有感》三首,将文人际遇与社会生活结合,在给人以艺术享受的同时,也为后人了解明代中期高村一带乃至整个淇县农村生活保存了极宝贵的材料。

 

附录一:

和前韵

副使  裴骞

其一

苦李甜桃怪味,偃松瘦柏根荄。

万里风云壮志,百年诗酒开怀。

其二

白酒黄鸡村醉,红埃赤日骖停。

目极海天浩瀚,胸吞云岫空青。

其三

马送征人才去,鸟窥驿吏频来。

海上丹砂何似,镜中白发相催。

     注:这三首诗是裴骞用许讃的诗韵写的和诗。

 

附录二:《明史·许讃传》节选

讃,字廷美,进第三子也。弘治九年进士。授大名推官。亦以辨疑狱知名,召拜御史。正德元年改编修。刘瑾逐进,讃亦出为临淄知县,累迁浙江左布政使。嘉靖六年入为光禄卿,历刑部左、右侍郎……八年,进尚书……十年,改讃户部尚书。驰驿归省母。母先卒。服未阕,诏以为吏部尚书,服除始入朝。帝以讃醇谨,虚位待。及至,论列不当意……屡加少保兼太子太保。九庙灾,自陈免。居半岁,帝难其代,复起讃任之。请发内帑,借百官俸,括富民财,开鬻爵之令,以济边需。时议内地筑墩堡,讃谓非计。帝以借俸、括财非盛世事,已之。墩堡议亦寝。翟銮、严嵩柄政,多所请托。郎中王与龄劝讃发之。嵩辨之强,帝眷嵩,反切责讃,除与龄籍。讃自是慑嵩不敢抗,亦颇以贿闻矣。銮罢,帝谋代者。嵩以讃柔和易制,引之。诏以本官兼文渊阁大学士参预机务。政事一决于嵩,讃无所可否。久之,加少傅。以年逾七十,数乞休。帝责其忘君爱身,落职闲住。归三年卒。后复官,赠少师,谥文简。

 

高村店大风

店有淇澳绿竹古迹

明·袁宗道

罡风猎猎下征鞍,十月严霜刺骨寒。

喷石澌沙犹古水,流苍滴翠是新竿。

寒鸦野店楸林黑,冻马荒亭莎叶干。

何似山斋闭关坐,《南华》摊向火炉看。

                                      ——见《袁宗道集》卷四

【作者简介】

袁宗道(1560--1600),字伯修,号玉蟠,又号石浦。明代文学家,湖广公安(今属湖北)人,“公安派”的发起者和领袖之一。万历进士,官右庶子。与弟宏道、中道齐名,世称三袁。针对前后七子所倡导诗必盛唐,于诗文提倡崇尚本色,反对摹拟。世称公安派。宗道于白居易、苏轼尤为推崇,有《白苏斋集》。

【题解】

    此诗为借景言志抒情之作。高村位于《诗经》所歌咏过的“淇奥”,又是古时中原南北交通的必经之地,诗人和很多迁客骚人一样,途径此地时发思古之幽情,留下诗作。本诗前6句写景,后两句议论抒情。品味全诗,“罡风”“严霜”“古水”“寒鸦野店楸林”“冻马荒亭莎叶”等景物都蒙上晦暗、阴郁、萧瑟、荒凉的色彩,既是诗人对当时危机四伏的社会现实的认识,也表达了诗人自身怀才不遇,对仕途艰难的感慨。由于对现实的不满,诗人最后把感情寄托于闭关捧读《庄子》,以看似消极避世的姿态表达了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洁情操,而那些耐寒而生的新竹就成了诗人心中理想的象征物。       

【注释】

高村店:位于今淇县高村村,古代此处设有驿站。

    淇澳绿竹古迹:应指古时闻名于世的淇澳绿竹仍有生长,尚未绝迹。淇澳绿竹就是淇园绿竹,周朝卫国淇园所在地就在淇澳。淇澳(qí yù),即淇奥,淇河岸的弯曲处。典出《诗经卫风·淇奥》。

    罡风(gāng fēng),道教谓高空之风,后亦泛指劲风。也喻恶势力。

猎猎:拟声词,形容风声、旗帜飘动声。

喷石澌沙:形容淇河水流湍急。

流苍滴翠:形容竹子绿得浓烈。

新竿:指新生的竹子。

    寒鸦:寒天的乌鸦,受冻的乌鸦。

    楸:落叶乔木,干高叶大,木材质地致密,耐湿,可造船,亦可做器具。     

    莎(suō),莎草,多年生草本植物,地下的块根称香附子,可入药。

    何似:哪里比得上。

    山斋:山中居室。

    闭关:佛教用语,指僧人独居一处,静修佛法,不与任何人交往,满一定期限才外出。

    南华:《南华真经》的省称,即《庄子》的别名。庄子又称南华真人。

 

 

淇县史迹丛书《淇水关》---淇园工作室编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授权独家刊载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