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史迹丛书《淇水关》---淇园工作室编

今天是:   

主页 序言 封面 目录 插图 附录 编后记 封底
     

民间传说


民间传说

贾振君

 

(一)菩萨庙

西门里靠路北有个小庙,只一间房大小,里面供奉的神灵是菩萨,他的坐骑是一匹独角兽。传说这个独角兽每隔几天要出来喝一次水,村里有一位百岁老奶奶生前亲眼见过。这位菩萨特别灵验,据说谁家有个大小事,都去求他,有个头痛脑热的也都去给他烧香叩头。

有一村民过去抽大烟,家道败落,生活贫寒,后到此庙许了愿,决心改邪归正,并向菩萨承诺,只要一年能挣上多少钱,到年底就给庙上装两扇新门。不久,这个村民很快掌握了一门木匠手艺,一年四季生意不断。忙忙碌碌的一年很快就到头了,年三十晚上,他办好所有年货,就躺下睡了。突然一股风把门吹开,他看到屋门才一下子联想到了自己的许愿。赶紧爬起来,用算盘合计了一下全年的收入,结果不多不少,正好是那个数目。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才知道是菩萨登门讨要来了。他哪里还敢怠慢,大冬天也不觉冷了,满头大汗,赤臂上阵,施展开他的木工绝技,要在平常,三五个人合一付街门也得两三天,现在他一人连明搭夜干,却不到五更就做好了。

还有一件事,有个村民盖房时沙子不够了,因图方便,到庙前的大香炉里抓了些,第二天早上,他的眼睛就看不见东西了。经别人看,给说透了,要他到庙前唱一出戏。过去家穷唱不起大戏,那个人就敲着铙镲唱了一出独角戏,结果眼睛很快就好了。直到现在,谁有难事儿还许愿给他唱戏。

 

(二)九龙口

 九龙口是九道沟所成,九道沟分别是东西后沟、花窝沟、夏老旺渠一道沟、坐井沟、三里屯沟、山路沟、西北门沟、草沟和南北沟。传说西北门里有个鬼会,名叫叮当会,每到夜晚,小鬼都在此聚会,里面吹吹打打,有说书唱唱的,有高声吆喝卖东西的,有聚众赌博的,有猜拳行令的,干啥的都有,很是热闹。但一到天明,就立马恢复了平日的宁静,小鬼们都跑的无影无踪了。

 西北角有个沟头很灵验,谁家若有个红白喜事都到那里烧香叩头,要碗筷、酒盅、盘碟、桌椅板凳等东西,结果到次日天明东西就会齐备,求啥有啥。

 

(三)土布袋

 旧社会,家里穷,谁在路上能捡到东西就会发一笔小财。一里沟那个地方很奇怪,路边常会丢下一个布袋,而且不是一条空布袋,更奇怪的是,你想啥这条布袋里就有啥。

 话说有一天,张三去县城赶集,回来的晚了,来到一道沟时见路上有一桩东西,借着月色才看清是一个布袋,解开口袋一看,竟是麦子!他心想,这要是扛到家里,够全家吃上一冬天了,准能把老婆孩子高兴懵了。可转念又一想,不中,咱庄户人不能办这没良心事儿,热汗白泷的,谁打点粮食都不容易,他决定归还失主,可上哪去找啊?他只好坐下来等,等了二半夜也未见人来找,他就扛走了。可是越走越觉得沉,几乎要把他压倒了,张三想,我得放下来歇会儿,怪了,此时布袋却像粘在肩上一般,扔都扔不掉,最后他竟被活活压死了。

 李四的遭遇与张三差不多,不过他看到布袋里装的是两件棉衣裳,轻巧巧,还能把人压死?就背回家了,结果没走多远,跟张三落了个同样下场。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全村人谈布袋色变,更有甚者,那些上了年岁的人看到家里的布袋也战战兢兢。

 高村有个叫王虎的青年后生,长得虎背熊腰,浑身是胆,不信这个邪,决心为民除害。那一天,他也遇到了这条神秘的布袋,他打开一看,竟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这个大闺女说,你把我背到家里吧,我跟你过日子。王虎动心了,扛着布袋就往家里走,走了半里地就感觉不对劲儿了,越走越重,王虎开始不服气,心说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一千斤?可到底还是支撑不住了,他觉得自己背着的绝不是一个大闺女,而是整整一架山,他就想把布袋扔掉,但这条布袋竟像是长着自己肩上的肉,掰都掰不开。好个王虎,心不慌手不乱,他说,你是个大闺女我也不能心疼了啊,不然我的命就没了。于是,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对准身后的布袋奋力刺去,伴随着哧溜一声,只见一溜火星向远处飞去,那条布袋不见了踪影。

 从此,这一带再也不见那条布袋了。

 

(四)屈死鬼

 南河湾有个屈死鬼。有一天,东南乡有一个老汉起早来高村卖菜,路过淇河,想给菜上使点儿水,既显得青菜水灵,好卖,又压秤,能多卖几块钱。他就把担子挑到河边支起来,不料担子未支好,一下翻了,白菜、芹菜、萝卜、芫荽红红绿绿的滚了一地,还好,白菜没有摔烂,秤杆也没有摔折,只有秤砣骨碌到到河里了,叫人怪心疼。再往河里看,真蹊跷!那铁秤锤竟不沉底,在水面上滴溜溜地旋转,老汉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定是屈死鬼搞得鬼。

 原来,前些日子这里淹死一个年轻人,他死的屈,就想方设法寻找替死鬼,据说,只要三年之内找到一个替身,他就能投胎转世。卖菜的老汉见多识广,并不上当,对着秤锤说,你不沉底我也不捞你。这下屈死鬼没戏了,秤锤一下子就沉到水底了。

 

(五)淹死鬼

 旧时,高村有个教书先生,有一天,他带领学生们到淇河边洗澡,往河里一坐竟起不来了,这老师很不一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心里清楚招淹死鬼了。

 淹死鬼来无影去无踪,凡人看不见,专找洗澡的人,一旦被淹死鬼缠住,似有千斤重负,身体不能动弹,任凭你怎么使劲儿就是摆脱不掉,会越淹越深,直至被淹死,除非有人帮你。

 教书先生不敢吭气,担心学生害怕,一说有鬼,学生准跑,先生就想了一个点子。老师说,同学们,你们都来,看能不能把我拉起来。大家一听这有何难,拉胳膊的拉胳膊,抬身体的抬身体,齐声喊着号令,一二三!猛地使劲儿,呼地一下把老师拉起来了,不料老师的屁股上竟沾了箩筐大的一块泥。

 

(六)狐窝地

据说狐窝地经常有狐狸出现。有一天晚上,一个人扛着枪去狐窝地打狐,突然看见一只雪白的狐狸,他拉枪就打,可枪没响,他知道有邪气,心里不敢怠慢,赶紧使了一个破法,把枪从胯下绕过去再打,枪响了,狐狸没有了踪影,硝烟散尽,眼前却站着一个白胡老头。老头儿说,年轻人,今天你幸亏遇到的是我,要碰见俺花脸弟绝饶不了你,回家吧。这个人一溜小跑回去了,回到家后,他生了一场大病。

 

(七)磨盘街

    卫辉府有个磨盘街,是高村桥段家兄弟俩打官司的钱修的。据说兄弟俩是争地边儿引起的官司,当时那个府大人故意耍他兄弟两个,兄送礼兄赢,弟送礼弟赢,打来打去家产也花的剩不多了,结果谁也没有赢。最后一堂回家的时候,弟弟在街上买了一个老鳖准备回家吃,哥哥稍懂点医术,知道这种鳖是毒物,叫他弟弟不要吃,不信的话可以用绳子吊起来,明天再吃。弟弟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那只鳖果然变成了一条毒蛇,兄弟恍然大悟,说世上还是一母同胞亲啊,还打什么官司,从此两家和好了。

 

(八)段老益

    民国时期,段老益和本村的人去大莱店看夜戏,在回家的路上,他走在他们后边,看到前边的人走过后一溜明星,却没有看见东西,他在后面到跟前一看是银元,就一块一块拾起来,回到家一查,共十八块,他家从此就富起来了,地超百亩,骡马成群,大车、花轿都有,是全村首富,一直延续了十八年,又开始走下坡路了。

 

(九)金洗脸盆

    南大庙东边有眼井,传说井里有一个金洗脸盆。此消息不胫而走,后来不知怎么被南蛮人知道,他们就来打捞。听说南蛮人来打捞金洗脸盆,全村人都来观看了。南蛮人在一根两丈长的竹竿上捆绑了九九八十一个肉钩子,探到井底里,一处一处地钩,还用一面镜子把太阳光反射到井里,人在下面看的清清楚楚。功夫不负有心人,金洗脸盆还真被他们找到了。当脸盆露出井口时金光闪闪,一道街都是明晃晃的。正当人们叽叽喳喳议论时,脸盆突然又掉入井里。南蛮人不甘心,又接着打捞,可是捞了三天三夜却没有捞到。村里的老人说,宝物不该南蛮人盗走,是铜老爷在保护着金洗脸盆。那口井至今还在。

 

(十)虎头石

    南大庙的西墙上有一块虎头石,正对着西沟,一到晚上,两只虎眼放着绿光,大老远都能看到。传说,村里有个人去庙口赶集时得黑了,走着走着就迷路,弄不清东南西北了,可是抬头一望,看见南庙西墙上像挂着两盏明灯,就奔着那灯光一路走去,终于找到了村子。到跟前一看,竟是虎头石上的两只眼。后来那块虎头石被南蛮人盗走了。

 

 

淇县史迹丛书《淇水关》---淇园工作室编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授权独家刊载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