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史迹丛书《淇水关》---淇园工作室编

今天是:   

主页 序言 封面 目录 插图 附录 编后记 封底
     

高村的好水手


高村的好水手

闫玉生

    由于高村村东临淇水之滨,村里会水的人自然要比其他地方多,自古不乏一些技高人胆大的水手,明清时期,高村村还出现过食官府俸禄的水手,“西高村的好水手,东高村的好吹手”的谚语一直流传至今。

    说起高村的好水手,还真有不少故事哩。

    19006月,美、日、英、法、俄、德、意、奥等八国联军,疯狂地进犯天津、北京,残酷地镇压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7月攻占天津,814日侵占北京,并大肆烧杀抢掠。当时清王朝吓得魂飞魄散,无力抵抗,慈禧带领光绪皇帝及皇室家小逃到西安,直到满清政府和八国联军达成丧权辱国的协议之后,慈禧才敢携皇家老小返回北京。

190111月初,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从西安返京途经淇县,为了显示皇威,她命兵部和工部遣人探路,要求淇县知县曹广权为其修建临时行宫,并不惜劳民伤财,毁坏良田,修筑御道,给淇县百姓造成很大的损失。本县事前将驿道扩宽为三丈六尺,逢沟垫土,遇凸铲平,再从绿油油的麦田里,挖土垫路。同时,一面从村里挑水洒路,一面用石碾碾压,碾过一遍又一遍,直到像麦场一样光、平、净,要求走路时没有尘土飞扬。

慈禧一行来淇后,在行宫(文庙绿筠书院)住一宿;翌日,率大队人马继续北上,县城及沿途村庄臣民,皆跪拜送行。北上队伍浩浩荡荡,足有几里长,场面非常壮观。队伍行进到高村村时,慈禧停下来,进入该村西门里路南临时搭建的行宫,喝茶休息。当时的淇河水流量很大,雨季时发洪水,即使到了初冬季节水流也不小。慈禧一行来到淇河边,看到滔滔河水横亘在眼前,苍老的漫水桥面上已是波光闪闪。慈禧的御用轿夫们看到这个场景也傻了眼,大场面他们见多了,但是要在湿滑的桥面上涉水过河这还是平生头一遭,他们这些旱鸭子走在桥上就腿脚发软,一旦老佛爷有个闪失他们如何担待得起?于是一个个停下脚步,面面相觑,等着慈禧发话。

慈禧看到这情景,心里也很着急,她害怕轿夫一脚踩空让她变成冬天里的落汤鸡,于是她把知县曹广权叫过来问计。曹知县说,太后放心,这高村村出好水手,可以让他们为太后护驾,确保万无一失。慈禧点了头,曹知县经过精心挑选,最终选出二十八位水性好、胆子大的好水手,命他们跳进淇河,分列在漫水桥两侧,保证慈禧一行安全过河。其中有一个水手低声和其他水手开玩笑说:“我敢摸太后的脚,你们信不信?”大家都劝他不要胡来,他笑而不语。这个年轻水手就是该村李保全的父亲,外号“突老四”。

这时,只听开道的锣声传来,众水手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了过去,只见皇家队伍浩荡而来,众水手急忙做好护驾准备。队伍上桥以后,轿夫小心翼翼地向前行进,水手们在左右两侧一边划水一边或托或举,使轿子保持平稳,并不时提醒轿夫脚下路况。突老四并不知道慈禧坐在哪一顶轿子里,但他又不想食言,就在这时河风一吹,他所护送的轿子的轿帘飘起一角,露出一双穿着绣花鞋的三寸金莲。突老四眼睛一亮,也顾不得里边的人是不是慈禧了,伸手就在那双小脚上摸了一下。旁边的水手看到突老四的这个举动,都吃了一惊。因为那时候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女人的脚是摸不得的,更何况这是皇宫里的女人!

轿子里的娘娘正看着脚下滔滔河水心惊肉跳,水手意外的犯上行为让一贯养尊处优的她不禁大怒,却也不敢发火,只能忍气吞声。一到对岸,娘娘马上对保驾的官员说了此事,慈禧一听也很生气,下令立即查办。突老四一看情况不妙,就一个猛子钻到河里。护卫沿河岸追赶,随时张弓放箭,突老四出水换气时,看到沿岸官兵又要对他放箭,他又一个猛子扎到水里,顺流而下,游出去很长一段距离。官兵追了几十米,发现没了动静,以为他要么被箭射死了,要么被淹死冲走了,就回去向慈禧复命了。突老四看到官兵退了,赶紧上岸躲藏,直到天黑才敢回家。

从此,“高村的好水手”不胫而走,名扬天下。

解放前还有一个故事。有一年夏天,高村的村民郭金保、闫老长两人结伴到浚县公堂村去赶集卖西瓜。当时没有车,一根扁担两头挑两个西瓜篓,全靠步行赶路。两人一合计,决定走近路。走近路得从靳庄过淇河,靳庄段淇河上没有桥,还得坐船过河,但是坐船得拿船钱,不然不让坐,他们俩西瓜没卖哪里有钱?于是两人一商量,反正天气正热,也不怕湿了衣服,决定干脆凫水过去。

只见他俩把西瓜篓往扁担上一捆,一前一后就下了河,西瓜篓在水上漂着,他俩一边划水一边推着西瓜篓前进,稳稳当当就过了河。岸上那些要过河的人看见他俩胸脯露在水上,很轻松就游过去了,都觉得河水一定不深,还淹不到脖子,于是都不坐船了,一个接一个“扑通扑通”跳下了河。谁知道他们刚跳下水,一下子就被河水淹没了,原来河水并不是像他们想象的那么浅,他们根本踩不到河底。这些人在河水里翻滚挣扎着,头一露出水面就大声呼喊:“救命啊!”

刚刚过河的郭金保、闫老长听到身后一片吵杂,回头一看,才看清水里的情况。形势紧急,他们也顾不了西瓜了,把扁担一撂,一头又扎进了水里……

河里的人一个一个被救上了岸,吐完了肚里的河水,都过来感谢两位救命恩人。郭金保、闫老长摆着手说:“不用谢了,原来你们都不会水呀,你们别看着水没淹到俺俩脖子,俺俩可都是凫水过去的啊。”经过了这件事以后,“高村好水手”的名声更加响亮了。

故事还没完。到了解放后,高村的水门楼附近的河面上搭起了一座运沙的浮桥,用于从河东往河西运沙,有一尺多宽,人走在上边,浮桥会随着人的步伐上下跳动,人就会觉得双腿发软,头晕眼花,一般人都不习惯。

有一次,从河东走过来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她走到浮桥中间时,因为控制不好,浮桥的摆动幅度过大,小女孩一紧张,从桥面上掉进了河里。那时正是正月天,水不小,天又冷,眼看着小女孩像个包袱似地被水冲着往下游漂去。

这时,恰好有个十三四岁的男孩(现在已七十多岁,健在)从岸上经过,一眼看见有人被河水冲走了,他马上跑过去,也不管水大天冷,一个猛子扎进水里,顺着水流几下就游到小女孩身边,把小女孩捞上了岸。

小女孩得救了。当大家闻讯赶来时,男孩已经回家了。

1973年,这个男孩已经长成了村里的棒劳力。有一天他和另外两个人一块下河去洗澡,那两个人一个是车大把儿,一个是生产队的保管。他们俩一前一后下河了,车大把儿水性还行,保管本来水性就不大好,再加上夏天时水势大浪头猛,保管刚一下水就被卷进漩涡里出不来了。他使出浑身劲想游出来,但是无济于事,越挣扎越出不来,很快就耗尽了力气,顺着水流,一会浮上来,一会沉下去,水面上只剩下一条胳膊在拼命地向上招手……

说这话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岸上正要下河的这个人(就是上边救小女孩的人)一看不好,随即跳下河向保管游去。有游泳经验的人都知道,要想把一个深陷漩涡的人救出来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经过好一番折腾,在他和车大把儿的共同努力下,保管终于被救上了岸。

三个人上了岸,都已经累得精疲力尽。他们坐在岸边的沙土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休息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劲来。三个人想想还有些后怕,再也不敢凫水过河了,从大桥上转回了家。

后来,保管来找他,非要好好谢谢他。他说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保管拉着他的手,眼里含着泪,说:“老弟啊,你不光是救了我,你是救了我们全家呀!”那时候在生产队,小孩还小,家里全指望着保管这一个劳力了。

 

淇县史迹丛书《淇水关》---淇园工作室编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授权独家刊载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