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一)        首页    前言  1938---1948---1958---1968---1978---1988---1998---2008

 
《古稀之年忆往事》---作者:郑厚德

浮丘山下(1962)


为渡荒,中央指示搞百日休整。19623月份,农村所有大伙食堂解散, 原来平调农村的土地、房屋要归还给农民了,浚县农科所和试验场面临重组,打算在巨桥公社原国营农场的土地上另选新址,农校也撤销了。大部分技术人员都调回县农林局工作。和我一起调回的有岳朝仁、王永善、赵忠仁、陈清顺、杨瑞山、翁全馥、王石铮,余建广等……。当时农业、林业、农机、畜牧全在农林局一个单位,在人委南院住不下了,除分配到各公社成立技术推广站外,搬到县城东斜街一所民宅中。这一年,为搞好全县农业技术指导,我几乎骑自行车跑遍浚县所有村庄。农林局的技术文件大多由我和陈清顺、杨瑞山起草。

县领导下乡,都喜欢带个技术员同行,我成了随时待命者之一。县委副书记张本生(在浚县德高望重,老百姓都称他“张老本”)分管农业,我俩骑车跑各公社,一去就是半月,他那心爱的小手枪也由我保管,我成了秘书、技术员兼保安。张书记下乡坚持在农家吃派饭,参加劳动要记工,努力达到每年60个劳动日。一次,我们在小河公社下滩村推水车抗旱,不慎把那支结婚纪念品英雄金笔掉落水井,怅然多日。

412,长女晓静在浚县人民医院出生,初为人父十分高兴。给她爷爷写信报喜,老人回信起名“东霞”(晓静)。当时每人每月发26斤粮票,副食奇缺,县长女儿坐月子也只批5斤鸡蛋。产假是56天,期满后她被调到位于南下街的城关公社邮电所当接线员。机房在公社管委会南院一座木板阁楼上,窗外就是浮丘山的北端,名叫小山,山上的草木石头看得一清二楚,绰约多姿,妙景无穷

    那时家庭观念甚弱,大家都住集体宿舍,结婚几年也没安个家,兴荣带着孩子睡在电话总机室,在机关伙上吃饭,每隔一天值一次夜班。电话交换机是磁石式手摇机,全部是人工转接,一百门电话交换机上一百个插孔,用户摇铃后插孔开启,接线员须问清他要何处,然后用一根联线把两个孔接通,振铃呼叫受话方,双方讲完话后等听到回铃,再拔出联线。有时多部电话同时呼叫,手忙脚乱应接不暇,从早忙到晚,仅应答就口干舌燥,直到后半夜才能稍事休息(1994年后各县开通程控电话,人工接线才退出历史舞台)。

我自已在农业局办公室与杨瑞山同住一屋,也在局内食堂吃饭。当时差不多人人都是工作狂,因为机关根本没有礼拜天。开会、下乡、写文件,终日忙忙碌碌,除抽空去看看女儿外,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城东大伾山。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大伾山虽然海拔只有135,看历代摩崖题刻,听汉唐古柏涛声,登临八卦楼,瞻仰北魏的天宁寺八丈大石佛,这也是一种乐趣。

19924月,岳父王景贤工作调动,到安阳地区农机局任局长,秋后留下兴荣母女,全家迁往安阳市甜水井街居住。

    

 

[上篇]<---1962--->[下篇]             [ 返回主页]

 


      作者简介:郑厚德,网名老农”,原籍河南济源县人,生于1938年。 高级农艺师。长期从事农业科学研究和农技椎广工作。在间作套种、小麦良种培育、科研管理、良种区域试验、土壤肥料、农业气象、农业资源调查和区划等方面,有所建树。 是淇县电脑应用和信息网络建设的开拓者和带头人。曾任 淇县科委高级农艺师,第四届鹤壁市农学会理事、第四、五届淇县政协常委。

     退休后,策划并建立了《淇县之窗》网站,自封为站长、主持人。“古稀之年忆往事”,是他个人博客的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