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八)        首页      作者近照     封面封底     序言     导语

   

 

 
作者岳武佐:为帝辛正名 永恒的丰碑
 

  

 

永恒的丰碑

一个人为了“流芳百世”,死后要立墓碑,以记其姓名;一个官员对人民作出了贡献,有人为其立功德碑,以记其功德。无论是墓碑还是功德碑,时间稍微一长,便销声了,没人议论了。时间再一长,碑坏了,匿迹了。有的人,事迹载入了史册,固然很好,但不看书者不知,记不住者无法传。所以,一个人的名子让人们代代相传,几千年而不衰,实在是太难了。这就需要口碑,让人们口口相传。这个难度更大了,谁能管住人们的嘴呢?

然而就有这么一个人,他的名子在朝歌大地,淇水两岸,世世相因,代代相传,一直传颂了三千多年。这个人是谁呢?他就是帝辛。

公元前1064年,在叛徒们的帮助下,周武王灭了殷。殷亡之后,殷遗民大规模的坚决反对周人的惨酷统治,使周人看到了帝辛在群众中的崇高威望。认识到,不搞臭殷纣王,对周的统治会大大不利。於是周人为宣传的需要,对殷纣王大加抵毁,或不顾事实,无中生有,极尽其造谣侮蔑之能事,或无限夸大上纲,给殷纣王扣了许多大帽子,使纣王蒙受了几千年的冤屈。

与周统治者相反,朝歌人民不忘殷纣王的恩德,牢记纣王的名子。为了永远纪念纣王,他们不顾杀头的危险,将纣王生前的亊迹化为地名和故事,甚至神话,代代相传。往事越三千年,至今朝歌大地、淇河两岸,还有许多纣王的遗迹,流传着许多纣王的故事。

关于纣王的故事很多,如《犯凉水的故事》就是一个典型。传说,纣王在深山里(今纣王殿)练兵,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他的妻子很惦记他,於是就不顾即将临产的身孕上路了。走到今大石岩西地,感到口渴,便在一条小溪边喝了几口凉水。再往西走不多远就觉得肚子疼起来了,又走了一段,疼得不能再走了,于是找了个山洞住下来。过了一会,小产了,生下一个男婴。可是,孩子死掉了。於是将小儿埋在就近的一个山头上。墓早己不见踪影,但人们今天还称这个埋太子的小山头叫太子墓,生太子的山洞叫圣贤洞,喝凉水的地方叫犯凉水。

《纣王与马童的故事》巧妙地为纣王进行了辩护。

故事说,纣王是玉皇大帝派到人间管理百姓的天神。他白天下凡料理天下大事,夜里回天宫向玉帝请示汇报工作。他办了许多好事,百姓安居乐业。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的马童在天宫晃动了霜树,造成人间落霜,将正在扬花的小麦全部冻死。这给人民造成极大的灾难,纣王很生气,很痛苦,觉得无法向百姓交待。经过玉帝的同意,纣王留在了天上。玉帝让马童回到人间收拾残局。结果,马童以纣王的名誉办了许多坏事。其实殷纣王一件坏事也没办。

《金牛岭的故事》,讲的是纣王得到神牛的帮助。

据传,金牛原本是玉皇大帝身边的一头神牛。纣王继位后,玉帝就派金牛下来帮纣王治理江山。金牛变成一座小山,静卧在朝歌城下。人们称之为金牛嶺。武王来攻朝歌城时,由于金牛的助战,能让城墙长落。武王怎么也攻不破。武王夜以继日,凿断了金牛嶺,才攻开了朝歌城。所以,淇县有一句俗语:凿断金牛嶺,失落朝歌城。

这些故事,都暗含着对纣王的歌颂。

还有一些神话故事,直接颂扬纣王。

《哑叭庄的故事》,讲的是纣王一天晚上住在村里,青蛙的叫声吵得他无法入眠。于是,他生气地说:你们不能不叫!帝辛的一句话,直到今天,这个村里的青蛙都成了哑叭,不会叫唤。这个村就是今天淇县的哑叭庄,后来有人嫌哑叭庄名子不好听,改为文礼庄。但群众还是习惯性地喊哑叭庄。

《无核枣的故事》,讲的是纣王一句话,直到今天这类枣都没核。这种枣就是今天的淇县特产之一,无核枣。

往事越三千年,至今朝歌大地、淇河两岸,还有许多纣王的遗迹。

纣王墓,是纣王葬埋之所。与之相配,还有一个《纣王墓的故事》。

纣王殿,纣王殿有两处:一处在朝阳山上,人们为了区别两个纣王殿,将其改名殷故宫。一处在今黄洞乡深山区纣王殿村。这里有纣王殿遗址,将村名称为纣王殿村。相传,殷纣王曾在这里训练过军队。至今这里还有步兵峪,马兵峪,铜炉沟,铁炉沟,皇姑庵,皇姑沟,西宫下院,殷纣王的床等遗址。配有《皇姑庵的格针没倒勾》等故事。

纣王城,古人称之为纣王城,群众称之为二道城。今它以卫国故城的身份成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另外,相传纣王有三道皇城,头道城,北边城墙,东起高村,向西过礼河寨,直至山脚下。南边城墻,在常屯,向东,到淇河,向西过今玉女观,直至西山脚下。今玉女观村西的农忙路上,仍可见到清淅的城基夯土层。西依山,东凭水。二道城三道城即淇县古城。

朝歌寨,也称老寨,传为纣王备兵处。今尚有宫殿遗址,跑马嶺,栏马墙,藏粮洞等遗迹。

三海,即前海、后海、中海。现仍有九龙口,九龙碑等遗迹。淇县有四潭,即南潭,北潭,东潭,西潭。群众说京城必须有三海四潭。

鹿台,纣王藏钱藏宝之所。遗址尚存。

鹰犬城,纣王的养鹰养犬之地。

饮马池,纣王饮马池有三处:一处在西泉头,一处在朝阳山,一处在老寨西。

社稷坛,纣王祭地之所。

宗庙,后人在此建火神庙。

郊台,纣王郊祭之所。

良马台,纣王养马的地方。风景秀丽,纣王曾亲临视察,至今仍有纣王立处无蚊的传说。

天坛,又称风云雷雨坛,是纣王祭祀天,祭祀风云雷雨的地方。尚有遗迹。

沿淇河,更有许多有关纣王的地名。从北往南数:

花窝,纣王的花园。

花窝南,河西高村是淇水关,河东有钜桥,纣王囤粮处,具体位置在今钜桥东南约二里的草屯,古称草粮屯。

再往南,河西有鹰犬城,河东有六〈陸〉台,纣王游玩的地方。

再往南,有纣王三座运粮桥。

再往南,河东有公堂。据说殷纣王在此办过公。

再往南,河西有纣王墓。

再往南,河东有交卸,据说纣王的官员在此交换官印。

再往南,河西有殷纣王的饮马弯,河东有草店,据说草店是殷纣王交卸粮草的地方。

再往南,淇河东是淇门,淇门是纣王的东南门。

林州市有糟旺水,据说原来叫朝王水,这里用水为纣王进贡。

殷纣王留下的故事和地名还不只这些,然而,仅从这些地名和故事中就可看出纣王与人民的关系。

更令人惊叹的是,殷亡二三年之后,武王就死了。殷遗民叛周,周公搞了二次东征。周人对纣王怕得要死,恨得要命,于是大讲纣王的坏话。周人在朝歌大搞白色恐怖,大迁殷遗民,又命其弟康叔在朝歌建立卫国,长达约四百年。周人统治其间,大肆宣扬自已,抵毁污蔑纣王。在这种情况下,谁敢说纣王的好话?谁敢讲纣王的故事?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这些淇河两岸,朝歌大地上的人民,巧妙地冲破了周人的高压,留传下了关于纣王这么多地名,这么多故事。这些地名和故亊是如何穿过400年,甚至800多年的历史隧道留传下来的?人们是用什么样的智慧留传纣王的故事,保留纣王的遗迹的?三千年后的今天,我们很难想象。我们不能不惊叹朝歌人民的聪明智慧。从此可以看出朝歌人民对帝辛的无限怀念。

今天的朝歌人,仍以朝歌有殷纣王而骄傲,往往骄傲地说:我们这里坐过皇帝。

现在,还形成兩个朝歌特有的歇后语,形容某种东西坚固,就会说“殷纣王的江山——铁铜一般。”还有一个歇后语是“殷纣王的儿子——别子﹙或死别﹚”

象纣王这样,一个国君,在死后,被骂了三千年,然而却留下几十个遗迹和十几个民间故事,当地人以其为荣,常常对其津津乐道,在中国历史上恐怕是绝无仅有的。

在这些地名和故事中,不仅有纣王的地名故事,还有他妻子、儿子、女儿的地名和故事。这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朝歌人民以自已的特有方式——地名和故事,为帝辛树起了一座无形的永远的丰碑。我们有什么理由固守周人的观点不放,相信那以无为有的所谓事实,喋喋不休地骂纣王是暴君呢?!

对比是鉴别的有效方法,常言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我们不妨把纣王和卫作一对比。

纣王都朝歌仅三、五十年的时间,卫都朝歌却有四百年的历史。

纣王留下了许多地名,卫国基本没留有下一个。

朝歌普通百姓只知道这里是殷纣王的都城,根本不知道还曾是四百年的卫都。

一个殷纣王人们记住了三千年。卫国在朝歌历十四世十七位国君,更有历来被称颂的卫康叔和卫武公,但人们却没记住一个。人们把武公祠叫成“五更丝儿”。康叔祠周边的群众不知康叔祠为何庙。

这里流传许多殷纣王的故事,群众连卫懿公好鶴这样有趣的故事都不知道。

对比之下,谁活在人民心中,谁死掉了,不是一清二楚了吗?

 

 [上篇]<---本篇--->[下篇] 

   
   

[ 返回主页]    [ 发表评论]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作者:岳武佐  电话:0392-3393301 信箱:ywz3357919@sina.com 

策划设计:老农     网站联系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