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八)        首页      作者近照     封面封底     序言     导语

   

 

 
作者岳武佐:为帝辛正名 对帝辛囚姬昌的质疑
 

  

 

对帝辛囚姬昌的质疑

帝辛囚文王一亊,古书多有记载。

《吕氏春秋·行论》曰:昔纣者无道,杀梅伯而醢之,杀鬼侯而脯之,以礼诸侯於庙。文王流涕而咨之,纣恐其叛,欲杀文王而灭周。文王曰:“父虽无道,子敢不亊父乎?君虽不惠,臣敢不亊君乎?孰王而可畔也!”纣乃赦之。(《吕氏春秋·行论》)

《史记·殷本纪》曰: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喜淫,纣怒,杀之,而醢九侯。

鄂侯争之强,辨之疾,并脯鄂侯。西伯昌闻之,窃叹。崇侯虎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羑里。西伯之臣闳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马以献纣,纣乃赦西伯。西伯岀而献洛西之地,以请炮烙之刑。纣乃许之,赐弓矢斧钺,使得征伐,为西伯。

《史记·周本纪》又曰:祟侯虎谮西伯於殷纣曰:西伯积善累德,诸侯皆向之,将不利于帝。帝纣乃囚西伯於羑里。闳夭之徒患之,乃求有莘氏美女,骊戎之文马,有熊九驷,他奇怪物,因嬖臣费仲而献之纣。纣大说,曰:此一物足以释西伯,况其多乎!乃赦西伯,赐之弓矢斧钺,使西伯得征伐。曰:谮西伯者,崇侯虎也。西伯乃献洛西之地,以请纣去炮格之刑。纣许之。

《淮南鸿烈解·道应训》曰:文王砥徳修政三年,而天下二垂归之。纣闻而患之,曰:“余夙兴夜寐与之競行,则苦心劳形。纵而置之,恐伐余一人。”崇侯虎曰:“周伯昌行仁义而善谋,太子发勇敢而不疑,中子旦恭俭而知时。若与之从,则不堪其殃。纵而赦之,身必危亡。冠虽弊必加於头,及未成,请图之。”屈商乃拘文王於羑里。於是散宜生乃以千金求天下之珍怪,得驺虞雞斯之乘,玄玉百工,大贝百朋,玄豹黄羆,青犴白虎,文皮千合,以献於纣。因费仲而通。纣见而说之,乃免其身。杀牛而赐之。文王归,乃为玉门,筑灵台,相女童,击钟鼓,以待纣之失也。纣闻之曰:“周伯昌攺道易行,吾无忧矣。”乃为炮烙,剖比干,剔孕妇,杀谏者。文王乃遂其谋。(淮南鸿烈解·道应训)

《金楼子·兴王》曰:文王增修政三年,四方诸侯皆服。崇侯虎谮之于纣。纣不纳。费仲又言于纣,欲诛之。纣不从。九年春三月,率六州诸侯朝于殷。崇侯虎又谮之。纣怒,囚文王于羑里。虽有忧患,方修先圣之业,广解六十四卦,著其卦词,谓为周易。时谓西伯为圣。纣疑而未违。长子伯邑考质於殷,为纣御。纣烹之为羹,赐文王以试之。实圣当不食子羹。文王得而食焉。纣笑曰:“谁谓西伯圣者,食其子而尚不知。”纣谓西伯曰:“谮汝者长鼻决耳也。”文王曰:“此崇侯虎之状。”纣赦文王。四十三年春正月庚子朔,文王在丰,九州诸侯咸朝,五纬聚房心,周之分野。时有鸟衔丹书,集於周社。文王乃献洛西赤壤之国方千里,请除炮烙之刑。纣许焉。赐以弓矢斧钺,使专征。

《潜夫论》曰:昔纣好色,九侯闻之,乃献厥女。纣大喜,以为天下之丽莫若此也。以问妲己,妲已惧进御而夺己爱也,乃伪俯而泣曰:君王年即耆邪,明既衰邪,何貌恶之若此,而复谓之好也。纣於是渝而以为恶。妲己恐天下之愈进美女者,因白九侯之不道也,乃欲以此惑君王也,王而弗诛,何以革后?纣则大怒,遂脯厥女而烹九侯。自此之后,天下之有美女者,乃皆重室昼闭,唯恐纣之闻也。

《新书·君道》曰:纣作梏数千,睨诸侯之不谄己者,杖而梏之。文王桎梏於羑里,七年而后得免。

难道帝辛真的囚禁过姬昌吗?对此,我有疑问。

1、此亊不见当时文献

如果帝辛真的囚姬昌七年,且将昌之长子伯邑考烹之为羹赐文王,为什么不见武王发和周公旦提及过?这种囚父之仇,烹兄之恨,发和旦岂能密而不提?最少应在《牧誓》或周公旦发的诰书中提及。既然姬昌的儿子们都不讲,说明沒有此事。后人道此事依据何在?

2、周没更换过国君

有言曰:国不可一日无君。如果帝辛囚姬昌七年,为什么没更改过国君,也没人代理姫昌做国君。这七年周是如何渡过的?姬昌的儿子们也不是省油的灯,武王死后三年,姬旦就杀了管叔蔡叔,流放了霍叔。为什么姬昌被囚七年而周国国内无恙?

3、姬昌被囚原因说法混乱。

按《金楼子》与《史记·周本纪》的说法,纣囚文王是政治原因。

如果是政治原因,聪明博闻的帝辛不会轻易放掉姬昌,一定会将姬昌处死。即便放掉也不会封姫昌为西伯,更不会赐其弓矢斧钺,使其有征伐大权。特别不会让姬昌伐这个伐那个而置之不理。

如果按《史记·殷本纪》和《潜夫论》的说法,纣囚文王是九侯女的原因。

在文王、武王、周公那里,我们没见到九侯女的亊。周公能把听来的一件事炒作得活灵活现,如果发生过九侯女事件,周公会不遗余力地大肆炒作,充分运用好这颗重型原子弹去攻击纣王。周公当时不炒作,几百年之后出了个“九侯女亊件”,这就要考虑亊情的真实性了。

如果真有“九侯女亊件”, 为什么《殷本纪》说囚了姬昌,《吕氏春秋·行论》曰“赦之”,而《潜夫论》连姬昌的名字也没提,更没牵涉到鄂侯。

同一件亊,记叙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同样说帝辛囚文王,《殷本记》说因“九侯女亊件” ,《周本纪》却说因政治原因。同一部《史记》,为什么说法也不同?

囚文王一亊记叙如此混乱、矛盾,又是在帝辛死了几百年之后才提出的。这亊有可信度吗?没有。所以我认为帝辛没有囚禁过文王

4、不合情理

文王桎梏於羑里,“方修先圣之业,广解六十四卦,著其卦词,谓为周易。”?

当时没有纸笔,记录东西要用刀刻在甲骨上。姬昌手被桎梏,他怎么去刻?谁供他刀具、甲骨?这是不可思议之亊。

所以,帝辛囚文王一亊不存在,演周易一事更不存在。

帝辛囚姬昌于羑里是怎么来的呢?

《庒子·盗跖》曰:“尧不慈,舜不孝,禹偏枯,汤放其主,武王伐纣,文王拘羑里,此六子者,世之所高也。孰论之,皆以利惑其真,而强反其情性,其行乃甚可羞也。”

这里有“文王拘羑里”一语。根据前文,此语应是文王将大批罪人拘于羑里,而不是文王被拘于羑里。有人误以为“文王拘羑里”,就是文王被拘于羑里。就这样以讹传讹,“文王拘羑里”就成了帝辛的一条罪状。事实上《庄子》是把“拘羑里”作为文王的一条罪状说的,后来反而倒过来,变成了帝辛的一条罪状。

 

[上篇]<---本篇--->[下篇] 
   
   

[ 返回主页]    [ 发表评论]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作者:岳武佐  电话:0392-3393301 信箱:ywz3357919@sina.com 

策划设计:老农     网站联系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