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八)        首页      作者近照     封面封底     序言     导语

   

 

 
作者岳武佐:为帝辛正名 “重用小人,诛杀贤良”析
 

  

 

“重用小人,诛杀贤良”析

亲贤臣,远小人是国君必须的。有人指责帝辛重用小人,诛杀贤良。什么是小人?什么是贤良?

贤良指有德行的人。小人,泛指行为不正派或见闻浅簿的人。

帝辛诛杀了哪些贤良,重用了哪些小人,这要搞清楚。

人们说:纣颠倒黑白,无故诛杀大臣贤良 。如:剖比干、罢商容,囚箕子。微子惧而逃。

我们下面分别分析一下这些贤良。

微子是帝辛的哥哥。前边已有介绍,他是殷之叛徒,內奸,卖国贼,亡殷的制造者。微子何贤之有?

周打败武庚和三监之后,“后殷之子孙,唯微子先往。故封之贤。”〈《孔子家语》〉微子最听周人的话,叫干啥就干啥。这就是微子的“贤”?

箕子,比干,前边也有介绍,不再重复了。反正在有些人看来,凡是反对帝辛者都是贤人。

“商容贤者,百姓爱之,纣废之。”

商容“贤”,贤在什么地方?贤在组织殷国“群众”, 欢迊武王入城。

《续博物志》:商容与殷民观周师之入。见毕公曰:吾新主也。容曰:非也。其人将有急色。君子临亊而惧。见太公曰:“吾新君也。”容曰:“非也。其人虎踞而鹰趾,当敌将众,威怒自倍,见利即前,不顾其后。故君子临众,果於进退。”见周公曰:“吾新君也。”容曰:“非也。其为人忻忻行休,志在除贼。是非天子,则周之相国。故圣人临众知之。”见武王曰:“吾新君也。”容曰:“圣人为海内讨恶,见恶不怒,见善不喜,颜色相副,以是知之。”(卷十)正因为商容对武王有这种“功”,所以,武王要表商容之闾,称商容“贤”。

文王武王应是帝辛的第一贤臣。帝辛重用他,信任他。但,就是他俩灭了殷国,杀了帝辛。

人们说的殷的贤臣,都是帝辛的反对派,敌人。他们对周有“德行”。对帝辛有什么德行呢?德何在?反对帝辛,叛変帝辛?行何在?训练叛军,倒戈以战,灭亡殷国,?

人们指责帝辛重用小人。小人指费仲、飞廉、恶来、崇侯虎。还有一位是崇侯虎。

〈纣〉用费中为政。费中善谀,好利,殷人弗亲。纣又用恶来。恶来善毁谗,诸侯以此益疏。(《周本纪》)

实际上费中恶来飞廉都是很有本事的人。“费仲恶来,足走千里,手制兕虎。”(《太平御览》)“飞亷恶来力角犀笀,勇搏熊虎也。”(《太平御览·人亊部》)

说明费仲、飞廉、恶来均非等闲之辈。

《周本纪》曰:崇侯虎谮西伯於殷纣曰:“西伯积善累徳,诸侯皆向之,将不利於帝。”

说明崇侯虎很有政治眼光,他看透了周人的本质。并且忠於帝辛,将自己的看法告诉了帝辛。

因此周人恨透了崇侯虎,姬昌兴兵消灭了崇国。在这种情况下,帝辛并未为崇侯虎掌腰,或恢复崇国,或斥责姬昌。但崇侯虎忠于帝辛的思想不改。

“昔者费仲、恶来、革长鼻决耳崇侯虎,顺纣之心,欲以合於意。武王伐纣,四子身死牧之野,头足异所。”(《说苑十七》)费仲、恶来、崇侯虎为保卫殷国为保卫帝辛而战死在牧野。周公旦“驱飞廉于海隅而戮之”。飞廉至死不降。

崇侯虎戳穿了周人的两面三刀的鬼把戏,揭穿了周人的反叛本质。这叫“见闻浅薄”吗?费仲、恶来、崇侯虎为保卫殷国为保卫帝辛而战死在牧野,飞廉至死不降。这叫“行为不正派”吗?

帝辛所用的所谓小人都是殷国的悍卫者,帝辛的保卫者。殷国帝辛都是顺应社会发展潮流的,他们的行为有什么不正派?无非是抗击了周人。见闻有哪些浅簿?无非是看穿了周人的本质。小人的帽子怎么能扣到他们头上?帝辛重用他们怎么能叫重用小人?

卖国为贤良,保国为小人。这是哪家的逻辑?谁在“纣颠倒黑白”!?

真是立场不同,观点也不同。

帝辛“重用小人,诛杀贤良”的说法,可以休矣!

 

[上篇]<---本篇--->[下篇] 
   
   

[ 返回主页]    [ 发表评论]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作者:岳武佐  电话:0392-3393301 信箱:ywz3357919@sina.com 

策划设计:老农     网站联系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