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八)        首页      作者近照     封面封底     序言     导语

   

 

 
作者岳武佐:为帝辛正名 试析“反戈一击,亦为英雄”
 

  

 

试析“反戈一击,亦为英雄”

有一篇文章的首语文,叫《反戈一击,亦为英雄》,全文曰:“谈到牧野之战,自然会想到周武王的英勇善战,商纣王的无道而亡。其实在牧野阵前倒戈的商军,亦为识时务的英雄。

倒戈的商军,离开黑暗走进光明,背弃黑暗走向光明,实乃英雄之辈所为也。

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正义最终战胜邪恶,光明一定替代黑暗。

识时务者为俊杰,认清时局,把握潮流,必能成就大业。否则只能被历史淘汰。”

这是写在《牧野之战》一文前的短文,叫首语文,或者叫精彩提示?我不知道应该叫什么。反正看了该文之后,觉其有背大理的感慨。

首先,我们应该认识“牧野之战”的背景、性质。

帝辛为了全力经营东南夷,放心地将西方的治安大权交给了属国西周。西周恩将仇报,联合所有反殷势力,灭殷。公元前1046年,帝辛从东夷回家过年。武王微子在帝辛大军尚在东夷,国内兵力空虚,帝辛高兴回家过年,既无思想准备,又无物质准备的情况下,相互勾结,在牧野突然发动军事政变,灭亡了殷国,杀死了帝辛。

西周作为殷国的下级属国,辜负了帝辛的信任、重用。从本质讲,西周灭殷是一种卑鄙的叛乱行为。倒戈之殷军是一群叛徒、叛军。对此,我们应该嗤之以鼻,口诛笔伐。岂能对叛徒、叛乱者歌功颂德!?

我们不妨对原文逐段剖析。

“谈到牧野之战,自然会想到周武王的英勇善战,商纣王的无道而亡。其实在牧野阵前倒戈的商军,亦为识时务的英雄。”

在牧野,武王兵不血刃,我看不到周武王的英勇,更没有看到武王的善战。

“商纣王的无道而亡”。这里我们不讨论“商纣王的无道”还是有道。商亡是事实。

“在牧野阵前倒戈的商军,亦为识时务的英雄。”有研究的必要。

时务:《辞源》曰:“谓当世的要事。”《辞海》曰:“当世之事;指有关国计民生的大事。”英雄:《辞源》曰:“识见、材能或作为非凡的人。”《辞海”》曰:“杰出的人物。”

“识时务的英雄”就是认识了当世的要事的杰出人物。

武王兵临城下,殷亡迫在眉睫。殷国的当务之急,重大时务是抗周救殷,保卫国家。这就是当时殷的时务。

殷军在殷国遭到别国入侵时,不奋力抗击敌人,不保卫自已的国家,关键时刻投降敌人,反过来为敌人冲锋陷阵,灭亡自己的国家。这样的人,就是不识时务,就是叛徒。这样的军队就是叛军。称“在牧野阵前倒戈的商军,亦为识时务的英雄。”岂不是颠倒了黑白?

抗日战争时期,帮助日本侵华的那些中国人民的败类,算什么呢?算“识时务者”?算英雄?俊杰?若如此,天理何在?

这些“英雄” 为殷人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殷国灭亡。就是殷人全変成了周人的奴隶,谁不努力为周人服务,就要被制裁,被杀戮,被迫迁徙,背井离乡。

“倒戈的商军,离开黑暗走进光明,背弃黑暗走向光明,实乃英雄之辈所为也。”

什么是光明?什么是黑暗?商朝已进入发达的奴隶制社会,周尚在氏族社会末期父家长家庭公社阶段。谁进步,谁落后,谁光明,谁黑暗,不是很清楚吗?倒戈的商军投周,怎么能叫“离开黑暗走进光明,背弃黑暗走向光明”?这岂不是对历史的颠倒?岂能说他们“实乃英雄之辈”?

不要说周不光明,就说周光明,能把“走向光明”作为叛国的正当理由吗?一个所谓光明的国家入侵我们,我们能以“走向光明”叛国投敌,效忠敌国吗?

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入侵者是一个先进的国家,就能投降它吗?入侵者自称其民主自由,就能投降它吗?叛国投敌有理论可以休矣。

爱国是无条件的,杀敌保国救国是无条件的。无论“牧野战爭”也好,“牧野政变”也好,在国家处于危亡时刻,投敌変节,就是叛徒。又帮助敌人灭亡自已的国家,他就是叛徒加敌人。

“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正义最终战胜邪恶,光明一定替代黑暗。”

这句话作为一条普通的历史规律,没有错。如果和商军倒戈一事联系起来,作为对商军倒戈一事抽象概括,恐怕值得商榷。

天下大势是指历史发展的大趋势。原始社会向奴隶社发展,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发展……这是天下大势。顺,就是顺从这个大趋势。逆,就是违背、对抗这个大趋势。

正义即正当的公正的道理。邪恶是奸邪不正。

帝辛命姬昌为公,当方伯,希望姬昌能为国出力,安定西方。对姬昌信赖有加,从不怀疑。但姬昌以恶报德,利用帝辛给予的征伐大权,发展自已的私人势力,最后背叛帝辛,灭商杀纣。请问,是正义还是邪恶?处在氏族社会末期父家长家庭公社阶段的周,灭掉处在奴隶社会发展阶段的殷,这是顺还是逆?

“识时务者为俊杰,认清时局,把握潮流,必能成就大业。否则只能被历史淘汰。”

这句话作为一条普通的历史规律,也没有错。如果和商军倒戈一事联系起来,作为一种对商军倒戈一事抽象概括,恐怕也值得商榷。

请问:倒戈商军成就了什么大业?灭亡了自已的国家,杀死了自已的国君,使全国人民变成了周国的奴隶,同时,自已也成了周的奴隶。这就是他们成就的“大业”。除此之外,他们还成就了什么大业呢?

商国亡在倒戈商军手中,国君倒在倒戈商君刀下,在任何情况下,这些商军都是叛贼。大加赞美“在牧野阵前倒戈的商军,亦为识时务的英雄”,是在赞美什么?歌颂什么?歌颂叛军是歌颂错了吧!

 

[上篇]<---本篇--->[下篇] 
   
   

[ 返回主页]    [ 发表评论]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作者:岳武佐  电话:0392-3393301 信箱:ywz3357919@sina.com 

策划设计:老农     网站联系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