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八)        首页      作者近照     封面封底     序言     导语

   

 

 
作者岳武佐:为帝辛正名 我为什么要研究帝辛
 

  

 

我为什么要研究帝辛

殷纣王这个名字我太熟悉了。从小听大人讲殷纣王的故事,去帝辛陵上拾草禾。

村里的人们还常说一句歇后语:殷纣王的江山,铁筒一般。一讲到什么东西坚固结实时,便说:那是殷纣王的江山,铁筒一般。

儿时也常听人们自豪地说:别小看淇县,坐过皇帝!或者说:淇县当过国都!

以上这些给我印象很深。

一九九五年应邀参加《淇县志》新志的审稿工作,遇到如何评价殷纣王的问题。说纣王好或坏,都要讲出理由。此时的我,对熟悉的殷纣王,没有发言权了。

退休后,我就想了解了解殷纣王,认识认识他。

在学习研究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些问题。

1、现在有考古证明,帝辛对中华民族的形成,对东南沿海的开发,对中国疆土的统一,对解放奴隶,都作出了巨大的不可磨灭的贡献。然而,有人却说:总观纣王“一生行事,有的在客观上对中国的统一,汉民族的形成是有利的,但其主流却是起着相反的作用,在他统治其间,社会生产遭受破坏,人民困苦,阻碍了历史的发展。”(《新资治通鉴》)

一个人对国家、对民族都做出了重大贡献,为什么不能成为他一生的“主流” ?

2、笔者还发现一个关键亊实:所谓“牧野之战”“牧野大战”“ 武王伐纣”,只不过是一个卑鄙的內外勾结的军亊政変,是微子和武王给帝辛设下的一个陷井,一个圈套而己。

3、笔者对帝辛的“淫虐”追根求源,结果发现,今天人们所讲的帝辛的所谓“淫虐”“亊实”,没有一件出自当时、当事的文王武王之口,都是帝辛死了五、六百年之后,也可以说都是孔子之后的一些人编造的。

4、笔者还发现标准不统一,对文王和帝辛实行双重标准:同样对外用兵,帝辛自卫性用兵是穷兵赎武,文王侵略性地“明年伐犬戎。明年伐密须。明年败耆国。……明年伐邘。明年伐崇侯虎。”是“完成战略性包围”。帝辛的叛逆者是“贤臣”“仁人”, 周公的叛逆者是“叛徒”。周是一个百里小国,文王苑囿方七十里,还嫌小,因为文王与民“同乐”。殷国邦畿千里,帝辛建设一座鹿台,就叫罪恶。文王饮酒千觚是“本领”, 帝辛饮酒是罪恶。文王十五岁就有了第二个孩子武王,老了还“相女童”,文王不好色。帝辛成年后爱一个妲己就是好色。周公杀管蔡是为国,帝辛杀比干是残暴等等。

不平则鸣。凡亊都应当求个公平才对。

过去我们没有确切证据证明帝辛有什么功劳,今天已有考古证明帝辛确实有功,我们就应该为帝辛翻案。如果再随着传统的观点骂帝辛,至少说是缺乏实是求是,对历史不负责任。

因为帝辛被抵毁了三千多年,加上《封神演义》之类的文艺作品影响深广,为帝辛翻案是件很难的事情。但无论多么难,多么费时,帝辛的冤案必须翻。我们不能让一个对我们民族有重大贡献的帝王,冤枉了三千年,再继续冤枉下去。

我写了几篇文章,谈谈对帝辛的看法,目的是为帝辛说句公道话,和大家交流。帝辛作为对中华民族有重大贡献的帝王,值得我们去关注。“天下之恶尽归焉” 的帝辛,并非真实的帝辛。我们要寻找真实的帝辛,把不属于帝辛的“天下之恶”,从帝辛身上扒下来,让真实的帝辛站在人们的面前。这就需要我们为其伸冤,为其当辩护士,为其正名。同时,也应该让周人暴暴光。

一介草民,才疏学浅,不当之处还望大家指正。

 

[上篇]<---本篇--->[下篇] 
   
   

[ 返回主页]    [ 发表评论]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作者:岳武佐  电话:0392-3393301 信箱:ywz3357919@sina.com 

策划设计:老农     网站联系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