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七)                                            作者简介

 

 

《爱民评论007》---作者: 徐爱民

我给2007年春晚语言类节目挑毛病
法官文学的境界
2007年春晚节目:诗朗诵《心里话》(修改版) 
陈世美的上诉状(文集2005年以前作品拟出版)
诚征优秀教育时评
征求赞扬法制和法官的文学作品
总书记过年进农家给各级干部做出了表率(原创)
“杀人狂魔”邱兴华伏法与专家干预司法的破产
徐爱民:长征与三句著名俗语
老百姓真的成“守财奴”了吗?
搞好了
故宫能开放,古代的妓院和烟馆就能开放
南方都市报深圳时评征稿
沈阳日报时评约稿
媒体征稿之〈全国报纸时评版投稿电子邮箱〉[
春晚小品《策划》内容有悖法律常识
变“截访”为“接访”如何?
出自己的家,让别人去说吧
赵本山的小品忽悠了法律 
“赔钱减刑”四种误读
两会漫谈 之一  讨论会切莫开成汇报会
疏通司法救济渠道也是民生问题
关注范冰冰有无内裤真的有必要吗?
两会漫谈之三做到宽严相济更需要提高司法能力
两会漫谈之四  喜看网络成了反映民智的平台
两会漫谈之五对基层法院和法庭的专项补助应以案定补
法律在文艺作品中不可缺位 
“两会”漫谈之六告别“执罚”创收走向执法为公
唐太宗的法制思想
发挥审判职能依法保障民主法制建设
断好家务事须有硬本领
感谢黄宏对法院的“另眼看待”
讨论会切莫开成汇报会
喜闻河南把今年作为“改善民生之年”
司法救济也是民生问题
让调解这个“东方经验”放异彩 
“共享共建和谐社会”彰显群众路线
被 “包养”的监管者注定疲软
给农民工更名孰若对其善待
《策划》被批违反法律常识 
春晚获奖小品骂声不绝
《策划》蝉联小品类冠军 被批违反法律常识
小品《策划》被批违反法律常识
南方都市报《今日娱论》:更值得去过的生活
执 行 难
让“东方经验”大放异彩
网络:反映民意的平台
人民法官也要增强“三项意识”
“谔谔”声声国运昌
打造“责任政府”就需要这种自责态度
告别“执罚”创收走向执法为公 
事实胜于雄辩
杨三姐的不幸与幸运
油菜花开春意闹
试析晋商在法律理想与客观行为上的悖论
雾锁云梦山
谔谔”声声国运昌
误读止于透明
断好家务事须有硬本领
小议说真话
“史上最牛的钉子户”究竟“牛”在哪里?
从“上访户”席方平看如何息访
杨三姐的不幸与幸运
“文明之师”才能造就“威武之师”
莫被民愤遮望眼
二胡悠扬人心醉
杨三姐的不幸与幸运
一位不被官场“潜规则”同化的奇人
济公形象缘何受百姓欢迎?
济公形象缘何受百姓欢迎
“最牛钉子户”走了,和谐司法来了
官员护短比暴力抗法危害更大
清官包龙心是怎样炼成的?
法官文学的境界
就地审理丢不得
理直气壮地讲好大道理
地方保护让暴力抗法危害更大 
你看晋商那被现实与理想扭曲的脸
“未病”之时“治病”好 

 

理直气壮地讲好大道理
雄关漫道从头越
看曾锦春是如何把公器化为营私工具的
给企业挂“保护牌”之举当休矣
大学生当搓澡工好得很还是糟得很?
审委会“围着圆桌转”的积习该改改了
散文  浔阳楼怀古
上庐山神会文人骚客
从《六尺巷》看促进人际和谐
庐山景区的藤椅
法制影视不该在此罪与彼罪间含糊
一种极其有害的执法理念——“往某某上去靠”
从赵士达看对被告人社会考察之难
法官文学要以真情引领法官精神生活
不妨把提高亲和力这门“功课”补一补
法制影视不该在此罪与彼罪间含糊
看待情感上的问题不可简单化
建议“民权”牌葡萄酒实施商标振兴战略
直面惨淡的人生——读《法冤》一书感言
从赵士达之流看识别干部之难
既要讲“两点论”又要讲“重点论”
既要讲“两点论”又要讲“重点论”
影视赏析 《大寒小寒》看后心寒 
滥交的选手与宣扬选手滥交的“男导”谁更无耻?
世上没有不输钱的赌场——兼论股民的“三闲”境界
庖丁解牛与司法能力
值得年轻人一看的平民史诗
从杀刘青山、张子善看刑罚的社会功能
建议对有“黑砖窑”的地方实施军管
让悲情和辛酸不再重现
法官文学要以真情引领法官精神生活
“主动告知”比“被动解释”好
从培根受贿看知易行难
斩马谡时诸葛亮缘何泪纷飞
在寻找中丢弃
关注民生的司法才能赢得群众拥护
斩马谡时诸葛亮缘何眼泪纷飞
河南省政法干警首届诗词大赛获奖作品揭晓
刍议法官文学的功能
引而不发跃如也
河南省淇县人大常委会注重对法院执行工作的监督
在寻找中丢弃
没车族怎能知道有车族的爽?
“纸箱馅包子”的假新闻爆出了小贩坑人的真伎俩
引而不发有韵味
淇县人民法院掀起向黄学军同志学习热潮
淇县法院评查调解撤诉卷促调解工作
方便诉讼与防止滥用司法资源机制之探讨
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之十大怪现状
比干庙幽思
安全套广告应当适度放开
七律  北京奥运
你有权利为自己的权益呼吁,但绝对没有权利随意骂人
山西永济两法官获罪免刑引发的问号
法律法庭理性地闭庭了,道德法庭激情地开庭了
“错时段”事小意义大
中国没有“风化警察”却有喜欢管“风化”的警察
千秋功罪,谁人能与评说?
高中文化搞发明 精英专家该脸红
人民陪审员制度的核心是扩大司法民主
杀了段义和,惊破“问柳”人
读报小记——兼论精英们的语言霸权
反腐败斗争又有新招儿啦——去当贪官的情妇
国家预防腐败局不能满足于坐而论道
爱人者人恒爱之
挖“文山”填“会海”关键在于少说空话
郑开公交——加速构建中原城市群的得意之笔
天上人间嫦娥会面——贺·嫦娥飞天
“三个永远铭记”意味深远
从此庵到彼寺
立场很关键 
共产党——您就是中国人民的“我们自己” 
苏秦衣锦还乡的场面再现了
连《秸秆放倒证》都不知道,你真是个棒锤!
贪官让女人陪一陪不必大惊小怪的N个理由
大约在冬季……
古代“性骚扰”曾是砍脑袋的大罪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由河南省淇县科技文化局、淇县科学技术协会 主办     机关电话:0392-7226048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老农     网站联系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