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四)        首页      作者近照     封面封底     序言

 
《乡土教材》---作者: 石同勋

殷纣王不是荒淫无度的暴君

 

徐中林在《封神演义》中把纣王说的一无是处,是个刚愎自用、沉缅酒色的暴君,他这种说法古人不赞同,今人更是反对。

那么,殷纣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纣王在历史上是个有争议的人物,今天我们应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评价他。可以这样说,纣王是个因过掩功的人物,他不是荒淫无度的暴君,是个具有雄才大略、文韬武略的政治家、开拓者,是个叱咤风云的千古帝王,是个不主故常、勇于改革的改革家。

帝辛,名受,世称殷纣王,系商代第三十位王、帝乙之子。聪慧敏捷,能言善辩,体壮力强,有倒曳九牛之威,具抚梁易柱之力,深得其父帝乙的喜欢,虽非长子,却立嗣继位。。

读《史记·殷本记》就会发现,原来纣王从他父亲手里接过来江山社稷,是一个摇摇欲坠、千疮百孔的破烂摊子,他志存高远,励精更始,卧薪尝胆,决心弘振殷邦,增光先王,遂把都城“沬邑”易名为“朝歌”。朝歌者为喜迎朝阳,高歌黎明,兴旺发达之含义,其用心可谓良苦。接着扩大朝歌城池,连建三道城垣,头道城南门常屯,距北门淇水关(高村)45华里。二道城就是卫国故城,南北长约3100米,东西宽2100米,面积达24平方华里。三道城即紫禁城,面积约60万平方米,体现了“邦畿千里”的大国风范。为了固本兴业早日建成一统霸业,在都城朝歌附近创建了天下第一金库--鹿台。《史记》注疏云:“纣王建鹿台七年而就,其大三里,高千尺。”

民谚曰:“殷纣王的江山,铁桶一般。”纣王继位之后,当时他面临的劲敌,就是东夷。东夷是居住山东南部、安徽北部比较强大的少数民族。从武丁时起,就频频入侵殷地,掳掠庶民,虽然多次征讨,都没有得到彻底解决。纣王为平叛东夷的搔扰,扫除建立一统霸业的障碍,就把军队拉到纣王殿进行封闭式训练,建立牢固的军事基地,一边打造兵器,一边进行训练。相传,纣王在这里屯兵一十二年,的确训练出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威武之师。不仅平叛了东夷之乱,还征服了人方。使殷的疆土扩大到江淮、浙赣、四川、陕西、内蒙一带。也把中原的先进文化传播到这些地方,大大促进了社会的文明进步。试问,如果纣王心无大志,是个嗜酒如命、贪色无度、不问政事的昏庸之徒,能成就这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吗?

纣王还是个改革家。继位之后就废除了先王杀戮奴隶的旧制,把奴隶变成生产力,让他们从事农业、畜牧业和手工业生产,为社会创造财富。其次,改变了刀耕火种的粗旷生产方式,实行大规模的集体生产,开始使用耕牛,推广耕耘播种、壅土施肥、灌溉排水等完整的耕作技术。因此农业生产发展迅速。同时,手工业科学技术及商业也得到同步发展。商王朝再度出现中兴盛世。国人安居乐业,四海诸侯宾服。

纣王一举平息了东夷之乱,却也敲响了纣王失败的丧钟。螳螂扑蝉,黄雀在后。纣王征东夷,触怒了姜太公,因为姜太公是东夷人,他对纣王打东夷恨之入骨。遂在朝歌,对纣王采取报复行动。姜太公率东夷人在朝歌城内建了七家宰牲房,实际上是为西岐在朝歌设立了七个地下联络站,也是在纣王身边安置了七个定时炸弹。姜太公宰牲房不是为平民百姓服务的,而是专为殷商统治阶级上层王公贵族服务的,当时殷商对祭祀活动很重视,凡搞祭祀都要杀三牲。哪家王公贵族搞祭祀活动都请他宰杀三牲,他从中大做手脚,事先把咒骂纣王、歌颂文王的偈语刻在玉壁上,在宰杀过程中,把这些偈语放在牛羊的胃中,取之之后,大造舆论,说这是天意,纣王的天数已尽,文王将取代纣王。久而久之,这些王公贵族都离纣王而去,使纣王成了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被他囚禁多年的文王正在西歧联络各路诸候,磨刀霍霍,正准备攻朝歌,伐纣王。牧野一战,商汤营造的殷商八百年的基业一朝被纣王葬送了。成者王候败者贼。谁是赢家,谁就获得了历史的解释权,获得了美化自己丑化对方的权力。因此,可以断言,纣王的许多罪名,是西周统治者添油加醋为纣王罗列的。

殷辛王在位五十二年,纵观他的一生,可以说是一位叱咤风云的千古帝王,是一位胸怀大略的军事家和远见卓识的政治家。但是,中国历代多以信为史,可是很多时候不一定是历史的本来面目。就说殷纣王,他也曾经有过征伐,曾经战无不胜,更有辉煌,但当他失败以后,一切都被抺去了。历代历史家乃至儒生为着政治和伦理的目的,不免有点夸大其辞,把心目中理想的人物加以美化,不满意的人物加以丑化。徐中林就是以这种心态写,《封神演义》丑化纣王的。

早在春秋时期,孔夫子的弟子端木子贡就提出质疑:“纣王之过假于夏桀之过也。”孟子也认为纣王有“故家遗俗,流风善政”。宋代大学者朱熹在集注中说:七百年后的齐国“民苦虐政之甚,异于纣之犹有善政”,对纣王作了肯定。毛泽东同志生前也曾高度评价殷纣王:“纣王是个能文能武、很有本事的人。他经营东南,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起来,在历史上是有功的。”(《毛泽东读书笔记解析》第1158页)。郭沫若先生也说殷纣王是统一神州奠基人。1959年郭沫若先生也曾赋诗呕歌殷纣王的功绩并鸣不平:“偶来洹水忆殷辛,统一神州始此人。百克东夷身自殒,千秋公案与谁论?”

时至今日,我们应该历史地、公正地评论他,还他历史的本来面目。他是一位巨过掩功的历史人物。从中华民族的统一与发展来看,应该说殷辛王是一位在中国历史上有过极大贡献的帝王。谨赋小令《卜算子·问苍天》为殷纣王呜不平。

蒙冤三千载,饮恨三千年,应邀去赴纣王宴。把酒问苍天:千秋公案与谁论,洗雪在何年?!

 
 

[上篇]<---本篇--->[下篇] 

 

[ 返回主页]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由河南省淇县科技文化局、淇县科学技术协会 主办     机关电话:0392-7226048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老农     网站联系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