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浪迹作者:张峙体

 

 

主页 序言 目录 封面封底 作者介绍 后记 书评 留言

 

     

三 姑母悲剧

   姑母悲剧

     

姑母为何到北京?还得从我父亲说起,他姊妹四人,大姑母先嫁那家姓陈,生一子叫陈宗元。离婚后,又改嫁卫辉西关李家生二子李保山有、李二孬。二姑母嫁卫辉沿淀街娃娃胡同宋家。生一子叫宋金富,20岁英逝,暮生宋拴妮。我父亲张信尧行三,北京小姑叫张信贞,以前卫辉有个华新纱厂,有很多人都在那做工,老板当然是腰缠万贯,有钱了要招收保姆,我小姑去应聘,一干四十个年头。老板从卫辉迁到北京,所以她就到北京定居了。和赵文茂结婚,生子申秋,生女乃秋。申秋在儿艺剧院毕业。演过电影《大渡河》里的周恩来,《沙漠宝窟》主演,现已退休。他的儿子赵阳,上海艺术表演系毕业,演《包青天》公孙策。一家人都是吃演艺饭的,生活逍遥自在,住地安门外东煤场胡同十号一所四合头院。因住不完,西屋租赁外人住。我的富平名子是姑夫赵文茂起的。他室内的桌椅是老板迁往台湾时没法带,送给他的。

      她一生为仆40年,省吃俭用,一个米掉在桌上,必须捡起来吃了,因为她是饱经苦难中度过来的,事事要求严格。1958年,剧团在北京演对花枪,我给她二老买的好票叫她们去看,戏完了,我送他回家,我就住在她家,夜里她和我谈家常,临睡前,我一挪枕头,下面放了一叠钱,我一数八十块钱,那时正是供给制,她知道我困难,亲侄吗。可第二天早起,钱只剩四下块了,这说明她一生挣钱不易呀。他还给我一条棉马裤,她说:富平啊,小时受穷,不算穷,老了受穷穷死人啊。

他生前在马湾老家经卫辉二姑插手买了七亩地,化了七千块钱。有一年麦子丰收了,我家西屋三间房子装满了往外流。文革运动中,说她是八号资本家,要扫地出门,赶出北京城。她和姑夫跑到马湾老家,第三天姑夫回京打听消息,得到消息说已经推翻原来的结论,让受牵连的人一律回京,姑父虽已放心,但还要观察观察再说,所以,就没有马上回家。

      谁知,姑母一生谨慎,胆小怕事。当时的运动又是层出不穷,人们的仇富心理和斗争意识给姑母的打击太重了。他见姑父迟迟未归,思想负担很重,不知道姑父在北京怎么样了。总于有一天,她将她的假牙取下,另外还有二块钱放在桌上,大白天趁家无人她竟栽到水缸里自杀了。哎呀,真是惨呀!只好买了个柳木板做成棺材,让他穿戴随身衣裳安葬在紧挨霍街的淇河岸边。在那个年代,一点什么仪式也没有举行。后来我给她立了通石碑,姑夫赵文茂、和他的儿子女儿赵申秋、赵乃秋都曾先后来淇扫墓祭奠,这样的悲剧在那个年代可以说是数不胜数呀,现在回忆起来,这全是极左之罪也。

 

  我的两位老师

     

赵种玉,字兰田,马湾圣人庙人,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绰号赵瞎子,戴一副高度近视镜,曾任西安市育才中学校长,知识渊博,他家南堂楼三间房子,书报杂志没法下脚,可见他看书之多。

      王振海,字安澜,马湾王街人,北京中国大学肄业。口才流利,文笔通畅,日本进入中国。他二人不愿出来给日本人作事,经常在一起谈天说地,其乐融融。他们二人经推荐在圣人庙成了个学堂,不计报酬,赵老师对聊斋颇感兴趣,他一上课就 姑恶”“狐变,大家都是聚精会神地听他讲述,连上厕所都忘了。那是文言文,他用白话翻译,同学们听的如痴如呆,惊险之处,使人毛骨悚然,那时的我已是有了妻室的人,(我十五结婚),就连夜里睡觉,还再想狐变的精彩。简直太感人了。王安澜老师讲古文,他在堂上讲,从不拿课本,如木兰词,到现在还能通背下来,又如:新丰老翁五柳先生传”“尺读”等。一年多来,给我增添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可惜呀,他们两位老师先后于世长辞了。何不让他再活一百年一千年。我这一生受他们的教诲太多了。我个人认为,知识不保守,一日为师,终生是父确实不错。

     

 

  文化名人李清堂

 

李清堂同学浚县交卸村人,枋城中学毕业,自幼勤奋好学,且多才多艺。但右眼因患眼疾,经调治失误,造成塌陷失明。

当年,他报考淇浚师范时成绩卓越,各个科目平均九十分以上,但是榜示单上却没有他的名字。他非常气愤,直接找到教导处郭主任质问为什么没有他的名字,郭主任说,你考的各科分数确实不错,唯你的右眼缺陷之故不能录取。李清堂同学理直气壮的说:你们是以德取才,还是以貌取才?当时郭主任回不上话来,他又说彭德怀元帅同样也是一只眼,但他能统率野战军战胜敌人。你作何解识。郭主任说:清堂同学,我们研究一下,再答复你。后来还是录取了他。

毕业后,建国初期,绘制水利工程,建筑设计,桥梁图纸等,他搞的非常出色,在淇县科技界颇有名气。

 

 
     

富平浪迹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设计制作 老农  刘辉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