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浪迹作者:张峙体

 

 

主页 序言 目录 封面封底 作者介绍 后记 书评 留言

 

     

十二 告倒马老帮

十二  告倒马老帮

 

浚县后公堂(属新镇管辖)有一恶棍叫马老帮,当时群众给他编的顺口溜:后公堂好比浚县城,马老帮恰赛二朝廷。马家财大气粗,仗凭钱多,人广、家有门客百余人,横行乡里,坏事做尽,抢、淫、杀、劫无人敢问。家里自己设有铸钱炉一处,他所铸成的钱通用于淇、浚两地,真是无法无天,百姓敢怒而不敢言。马的儿子马义建更是狐假虎威,强抢民女,又有谁敢过问。我曾祖耳闻,但总是不得机会。古历二月十九日,浚县李桥有古庙会,马义建骑着高头大马,尾随打手,在会上撞倒一个弱女,还说:真他妈的不长眼,硬往大爷的马蹄子底下钻,真该打。他尾随的打手一哄而上,用鞭子乱抽打这一女子。恰逢我曾祖赶到现场,当即将马义建揪下了马,众打手感到突然,随围拢来,抬手就打,我曾祖不慌不忙,活像抓小鸡一样,一个个哇哇乱叫,命马当众跪下给那个弱女子磕头认错了事,并说滚回去,叫恁爹趁空到马湾武术馆找恁礼大爷结账,说完扬长而去、因此马家怀恨在心。

两年后,又是在这个会上,我曾祖办完事后回家,走到卫贤南门外,深路壕中,马老帮事先埋伏了一百多名杀手,一拥而上,马出现到现场,冷笑一声说:张礼台,想不到吧,谁知你也有今天,两年前你打我儿,今天我得留你点东西。我曾祖说:姓马的,随你的便吧,马凶狠命令杀手:快!快!将他的腿砍下一条来,杀手们手起刀落,右腿被砍下一截。当场我曾祖哈哈大笑说:马老帮有种能喊声张大爷,这条腿也给了你,砍吧!砍哪!定眼看时,人已溜光了,可他自己也昏迷在血泊中。幸遇本村赵连枝的父亲路过此地,将他用小车推回马湾。后来他拄拐行走,两年后,他先后曾几经上访到开封崔府台衙门,又经淇浚两地群众纷纷上书,崔大人为了查明原委,只身化妆私访,在马家当了一名短工,整天在铸钱炉前拉风匣,三个月将马的罪恶事实全部澄清后,调来自围军一个营的兵力,将马家人等缉拿归案,马老帮处以极刑。

 

十三  兄弟争财的官司

 

明崇祯年间,有一对兄弟,兄为翰林院学士,弟乃户部给事,都在朝为官。为了争夺父亲遗产闹翻了脸,官司打到衙门,法官老爷写了一个朱批,贴在辕门上示众。兄弟二人看后深受教育,十分汗颜,化解了这场遗产纠纷,重归于好,此后二人和睦相处。

朱批原文如下:

江西省翰林院沈忠仁,户部给事沈忠义为争家产事,具控蒙南直余总县。现朱批贴示辕门,批云:鹁鸽呼雏,乌鸦反哺,仁也。鹿得草而鸣其群,蜂见花而聚其众,义也。羊羔跪乳,马不欺母,礼也。蝼蚁塞穴而避水,蜘蛛罗网以为食,智也。鸡非晓而不鸣,雁非社而不至,信也。禽兽尚有五常,人为万物之灵竟无一德。兄通万卷,竟无教弟之才,弟掌六科,岂有伤兄之理?沈忠仁,仁而不仁。沈忠义,义而不义。有过必改,再思可矣。诗云:兄弟同胞一母生,祖宗遗业何须争,一番相见一番老,能得几时为弟兄。兄弟二人见此朱批,抱头痛哭而归,从此永不分居传为美谈。

 

 
     

富平浪迹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设计制作 老农  刘辉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