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浪迹作者:张峙体

 

 

主页 序言 目录 封面封底 作者介绍 后记 书评 留言

 

     

第五章 胞妹、姑母及其他

 

      第五章  胞妹、姑母及其他

       

        五十年代的女兵

     

胞妹张富英的乳名叫绥芬乃东北黑龙江省境内一个火车站名。现在仍叫绥芬河车站。那时我父亲曾在该站当过督察员,每月乘车到天津主管治安工作。身着绿尼子军衣,身披武装带,足蹬长筒马靴,腰间悬带长刀,头带铁路标志的大沿帽。凌气盛人。那时我全家都在那居住。富英就出生在这个绥芬河车站。故依车站得名。

      好景不长,1940年日本侵入东北后,我父亲自动退职回到老家马湾。胞妹富英也就在家乡长大,并上学上到高小刚毕业。1950年毛主席发出的号召,动员全国人民参军参战、抗美援朝。当时还给淇县分了两名女性指标。时值刚刚解放一年多,许多人不够积极,对于女性当兵,更是难以接受。还是我父亲见多识广,思想开朗。他决定叫富英参军。那时参军的场面办的热闹隆重,富英骑着高头大红马,胸披大红花,鼓乐手细吹喜打锣鼓喧天。好不荣耀直至。从马湾送到西岗公社(八里地)围观者人山人海挤拥不动,后再到平原省(即新乡)接待站换了军装。

 

  不幸早逝

 

她先后在平原省区,北京军区干休团总医院任职。195512月转到新乡市无线电厂医务室工作。这个厂规模很大。她在厂的团组织里任组织委员。整天忙的顾不上吃饭。后经人介绍她和现役军人连级干部郭明久结婚,婚后生育三个男孩。郭明久早年曾参加过地道战,后晋升任47军军医院少校军医。

        1966年富英突患淋巴癌,转到四川47军医院化疗。达两年之久。1968年她病情恶化,他想我心切。正月初六我赶到四川,那时家穷。仅带去十斤小米一只白条鸡。每天给她熬小米汤、炖鸡汤喝。她满脸笑容说:哥呀!还是咱老家的米汤鸡肉吃着香啊。每顿饭我都是看着她吃完了。我才到街上吃醪糟甜食,那是四川的风味小吃。我在那两个月多,从未见到郭明久去过一回。我妹说他是陈世美。他整天迷恋到养蚕上,办公室成了养蚕基地。同年四月她病危时,我抱着五岁的建勇,建伟和建社守候在她的病床前。瞪着眼睛看着她走了。才33岁呀,正是而立之年竟与世长辞了。唔乎,悲哉、痛哉。他们还小呀。

       我赋七律一首:

       东西山头多墓田,后人赡养为思念。

       日落尽听青蛙叫,夜归孩子笑灯前。

       抗美援朝身入伍,瞑目九泉亦安然。

       虽亲无知三幼儿, 国家定能抚养全。

      碑文:

      河南淇县马湾人1950年入伍1968年病故。

          张富英同志之墓。

 

 
     

富平浪迹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设计制作 老农  刘辉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