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浪迹作者:张峙体

 

 

主页 序言 目录 封面封底 作者介绍 后记 书评 留言

 

     

四 子侄投奔

  子侄投奔

     

1962年我的长子张邦林。因为当时刮共产风成大食堂吃不饱肚子,他将老家东屋三间房子的檩条卖啦,怀着也许能吃碗饱饭的愿望,只身跑到新疆去找他叔。其实,当时不光是农民吃不饱,即便是上班的工人以及国家公务人员,同样也是标准很低的定量供应,根本没有多余的粮食供应。富山写信对我说过,当时他也非常为难,面对子侄满怀希望的投奔,也真是欲哭不能欲罢不忍。亲侄儿来了,还能说啥。只好吃、穿、花全包了。又叫他到管理处上了三年卫校,毕业后出任13315连当了一名卫生员,这一下邦林也算站住了脚,有了碗饭吃。

      也算邦林有福,一位来自上海的支边青年,高中生,在团里当会计的黄秋风与他有了恋情,后结为夫妻。这要是在家乡的农村,那可是不敢想的事。邦林有这样的福气,与他在连里做卫生员有关。连里就他一个卫生员,不管谁有啥病都要找他,一般并无其他选择,所以他的岗位十分受人抬举,就连一些身居领导岗位干部如连长等也都高看他一眼。特别是经过几年来临床经验的丰富,他在小儿科、内外科都有了一套较为成熟的技术,就连妇女生孩子接生他都能胜任。所以,他当时在15连非常受到大家的拥戴和佩服。

      张富山从小的同学秦万权,是淇县一中的英语教师,经他推荐,县教育部门多次做工作,想叫张富山回来到一中当校长。可是133团的熊团长贵贱不放,终未成功。后来邦林同意回来,我托秦万权从中帮忙。1986年张邦林和纪明清开始创建淇县第一所中医院,纪任正院长,邦林当付院长。现已邦林退休。我的长孙张斌上海市退伍军人,生子张志翔已六周岁了。可她的爱人是上海人。贵贱不愿来小县城,因此离了婚。又娶刘俊之为妻。生一女孩。目前我家四世同堂了。可谓幸福之家了,岂不快哉!

     

  病逝朝歌

     

张富山在1995年四月患脑瘤癌症,在新疆医大治疗未果。他的爱女张俊现任水利部驻郑华北水利水电工程处付教授。她关心父亲病情,自己出资将其父转入郑大医疗,我亲自去为作医疗陪护。日夜守候在他身边,他清醒时讲过要叶落归根,死后埋到老家马湾。他还说他一生没有尽到当儿子的孝心,1986年父亲病故因公务忙没有回来,事后寄来60钱。他嘱托我以后的事有二点:一是给父亲立牌时,刻上他的名字吧,他死后,不要通知他的朋友同学。二是女儿张俊在我的身边多亲近吧,也算有个娘家。最后,他的病危是在县中医院,他对张邦林说:张院长多关照吧!病危时他的两个儿子、女儿也赶到了中医院来照顾他。

      富山对我家来说,是恩重如山的。张邦林在他那从吃到穿,安排学习直至找工作娶妻生子,都给了极大的帮助。我的女儿桂香他也费了很多心。当时单位下放人,他硬是舍下脸皮找熊团长最后安排到学校,现已退休。工资《月》一千五百元。没有他的帮忙,我这两个孩子是没有今天的。他的一生爱面子,不愿求人。桂香这事,我曾经给他写过两封信,第二封信的大致内容:富山:哥求你了,下不为例。闭上眼睛甩掉架子说句话能救活她一生的命运哪。

      1963年我从南疆巴楚县六农场逃出投奔到他家。已是钱尽粮绝,再无路可走了。路上我们六个人中临汝县大程庄周桂林同志卖了他仅有的一个毛毯换来60元钱,大家平分了这个钱才获得了生路。要不,只有沿路行乞了。这才是患难弟兄哪。我去投奔富山,可富山是中共党员,我是反社会主义分子右派,我咋有脸面在那留呀。当时他没钱凑不够我回家的车票六十块钱。听说还是他爱人宋淑兰的大哥那借了30块钱才凑够了路费。初八晚上十点他备了两个菜拿出一瓶白酒我和他头一次对斟。也无非拉些家常话。他非常的爱孩子,大侄敬东生病拉肚子时。他手捧敬东的屎放在他的手心叫我看,说敬东的病好了,你瞧:硬实实黄蜡蜡的,真的好啦。这是他爱子的真实写照。酒后,淑兰刚走开他竟然狠狠的扇了他自己一个耳光。说:哥,我无能,我丢人,连自己的哥哥都养不起!眼里噙着泪水,我当时心里十分酸痛,这种骨肉真情,就是请来易卜生也难写出一个乳头长大的手足情肠呀。

      富山胞弟出殡的当天张俊的爱人尚跃恩,现任郑州市政府经济运行局长。也赶来了,他带来了数码相机一部。我安排他把现场的棺木、纸扎及围观群众都拍下来,当时看到有闪光灯一闪一闪的,可是最后连一张像也没有拍下来,也不知是啥原因?

 

 
     

富平浪迹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设计制作 老农  刘辉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