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浪迹作者:张峙体

 

 

主页 序言 目录 封面封底 作者介绍 后记 书评 留言

 

     

八 意外失火

  意外失火

     

一天吃过早饭,所谓早饭都是玉米糊糊。饭后吹哨上工,上工干什么呢?地上全是荒草。我们的工作就是把草烧光,来年春天让拖拉机开垦土地。

      那次大家都出工去了,只留下了马占彪。马占彪,一个四川人,30多岁,细高个,非常排场的一个小伙子。身穿一身学生服,乍一讲话时让人听不懂。他由于受了风寒,病情较重,因而不能上工。那时场部条件差,没有医药更没有医生。顶多就是做点病号饭增加营养来抗病,所谓的病号饭也只是白面疙瘩加点甜菜叶之类的汤饭。上工时我还叫小武给他送去一茶缸开水,问他要紧不要紧。他摇摇头说不要紧的。谁知,到了收工回来时,只见我们的地窖浓烟滚滚火苗一窜多高。大家也都不顾劳累立即跑去救火。结果,火被扑灭后一查看,大家的东西几乎被烧毁殆尽。我自己的东西更是被烧得一无所有。此时有人向我提议,应该教训马占彪,追究其责任。所谓教训就是吊起来责打,在那年代,那地方,也不知是咋兴起的这规矩,对犯错误的人兴吊起来责打,现在让人想起来仍然不寒而栗。但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说算了,失火虽然是他吸烟造成的,应该批评教育,但他不是故意的,他和大家都是跑出来糊口的,今后注意好了。后来我报告给场部,说是意外失火。场部让大家填了一个表,说明都烧毁了什么东西,价值多少。到了春节前,总部每人补发了一条被子和一套黑棉衣,此事就算了结了。

 

  挖甘草

     

在这一带林子里,遍地都是甘草。1963年总场与上海签订了购销合同,大量收购甘草膏,每公斤25元。任务下达到各个分场,场部召开动员会议,会上讲,甘草到处都是,只要大家动手把它挖出来,再用铁锅熬制成膏状,凝固后形成成五公斤的块状运到上海。还说这是一本万利的事情,要大家齐心合力全力以赴。场部计件发工资。会开完后,大家情绪很高,纷纷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我被安排当统计员。

新疆的甘草,与我们内地不同。我们这里的甘草,地上部分也就三五十公分高,地下部分最多也就30多公分。在新疆,那里的甘草长的又高又粗又深。地上部分能张一人多高,地下部分也在一米多深,那直径粗的让人一把抓不住。去掉地上部分的茎叶枝干,只要地下部分的根。那根长一米二三,鸡蛋粗细,上称称就有八九公斤,小的也有五公斤。

      这是一个劳动强度很大的活。个人能力体力不同,完任务差距很大。四川人生活在山区,能干能挑,一天能挖70多公斤。河南河北人就不行了。他们好的也就挖二三十公斤,差的仅挖十几公斤。只是肩挑这一项,我们北方人就不如四川人。即便是挖的多了,也挑不回来。那五十公斤的担子不是谁都能把它挑回来的。

我作为统计员,每天就是过称登记,看谁挖的多。每个人都有流水账清单,还要排出谁的最高,谁的最少,第二天早上由宣传员公布于众。这样对大家很有促进。一个月下来,就挖了一万余公斤,三个月后已经达到了三万余公斤。为了尽快把甘草换成钱,场部让挖甘草的活动暂停,集中力量熬制甘草膏。但那时的粗放领导,粗放管理,没有技术指导和科学安排,全凭热情和想象。结果,一是堆放风干丧失了大量水分,无法熬制。二是没有进行清洗和分拣,熬入了大量杂质,熬出的东西根本不能用。大家辛苦了半年时间,竟是劳民伤财一场空。

此后,我们这一批人被调到水利工作队,每天都是人工开挖大水渠。那水渠都是一人多深,两三米宽,动辄几十公里上百公里长。让人感到这样强力的艰苦劳动就像那苦海一样无边无岸没有尽头。以致几个月后这批人就基本逃亡殆尽。

我自我总结,之所以是这么一个结果,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条件太差,一般外地人确实难以忍受;缺乏基本的生活和医疗条件,一旦患病,只有等死。二是待遇太低,两年来基本没有发过工资。发个一二百元,也没处买东西。三是交通闭塞,就像有人说的那样,是座天然监狱,那里环境让人感到窒息。其实就是那位支边青年,大队长周耕甫也是脱离了岗位后(俗称跑了,)通过其他关系去某城市单位开小车(差)去了。

 

 
     

富平浪迹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设计制作 老农  刘辉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