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浪迹作者:张峙体

 

 

主页 序言 目录 封面封底 作者介绍 后记 书评 留言

 

     

三 哈密登记

  哈密登记

     

有一天在街上闲逛,见到路边搭了一个大帐篷。我有些好奇,就上前张望,马上就有人打招呼让我进去。进去后有人倒开水让我喝,还有人拿来一个方盒子,里面装的是莫合烟丝。是烟梗剁成的小烟丝,黄蜡蜡的,带着一股香味扑面而来,旁边还有裁成小纸条状的报纸。有人说,卷吧!卷吧!可我还真的不会用纸卷烟,只好痒痒的的说:不会抽。却有一位好事者随即拿了一条裁好的纸,约四指长三指宽,非常熟练的卷好一只递到我的手里,说:抽吧,这是新疆的土特产品。我不好意思的说了声谢谢,随即抽了一口,啊好香呀!我心里不禁暗暗叫好。本来我的烟瘾并不小,一是为了省钱,再是有时也找不到烟,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抽到烟了。

      我一边抽着,一边仔细打量着这手工卷的烟卷。这时旁边那位给我卷烟的人见我打量他卷好的烟卷,就说:我卷的还可以吧?我说:怎么?他说:会卷的两头停,不会卷的一头拧。我说那有啥区别?他又说:两头停是两头一般粗细,一头拧是一头粗一头细。

      “,我赞许地点了点头说:你卷的还真不错!

      水也喝了,烟也抽了,我的精神也好多了。这时有个办事员招呼我说:来填个表吧!我当即一愣,不知所措。又一思索,原来这是招工处呀。我说:那好哇!只见桌上摆着一个报名册,下面落款处有:巴楚第六农场字样。随便翻了一下 ,我登记的是第61页,这意思是前面已经有60个人登过记了。在我填写登记表时,旁边一个人说:嘿!字写得不错。他一说,那六七个办事员都围到我的背后看,一边看一边纷纷称赞我写的字流利好看。表填完后,你一句他一句都向我打听情况,问我原来干啥,上过什么学,为什么字写得那么好等。又是倒水又是帮我卷烟。还有一位拿起报名册翻开前面的登记让我看,说:你看,前面填的都是歪七扭八,还就数你字写得好,流利好看。

我又一次被感动了,也说不清是被谁感动了。我一个近乎流浪的右派分子,在囊中羞涩前途危难之时,只是因为字写得好,竟能解急救危给自己以希望。还只是因为字写得好,在这互不相识的人群中,竟能受到大家的羡慕和抬举。在几天后向农场出发前,招工负责人师孝贤在被招的七十多人中还任命我为负责人,到现在也没有忘记当时的心情,那真是诚惶诚恐呀!

     

  奔赴农场

 

一天下午,来了一辆大卡车,我们七十余人点名上车,大家挤在一起,把车装得满满的。尽管车上有挡雨的车棚,但还是挡不住新疆夜晚那刺骨的寒冷。就这样咣咣当当走了大半夜,来到一处接待站车停了,大家都下车方便方便活动活动,每人发了一个囊(新疆当地的一种烤饼),接待站也只有白开水喝,晚间有大房间休息。就这样,我们夜住晓行。在路上见到的,近处是茫茫草原,一望无际,远处是山峦起伏,似万马奔腾。高高的山顶上白雪皑皑,像一顶顶雪帽子。也不知走过多少时间,才间或能见到不多的村落和当地的牧民。时有一只苍鹰盘旋在蓝天白云之间,那自由自在的姿势,那轻松沉着的翱翔,那辽阔高亢的境界,让我们一车的人都羡慕不已。

第四天中午,我们来到了一个叫库车的地方。这里人口密集了些,常能见到一些当地维族妇女在地里干活。有的边干活还边唱着歌。路上就有人介绍说,库车的女人一朵花。果不其然,这里的妇女都是长睫毛大眼睛,美目皓齿,十分动人。

下车后大家一算,整整跑了七天。不过再往前走就没法坐车了,是要步行的,因为路不通了。带队人开了个小会,每人发了两个囊,还告诉大家,快到场部了,现在原地休息,一会出发。出发时不要掉队,因为要路过一个大的林带,一旦掉了队找不到路,那是很危险的。出发后不远,果然见到了这个大林带,全是一色的大白杨树,约一米远一棵,每棵都是钻天眼高,一眼看不到顶。远处也密密麻麻的见不到尽头。脚下全是杂草,一脚深一脚浅的,大家紧挨着,相互招呼着小心翼翼的前进着,谁都怕掉队。大小便也都是定时定地点,一路上大家鸦雀无声,默默地行进着。走了六个多小时,已经晚上九点,天已经全黑了,无法行走,只好就地露宿了。有带被子的,有没带被子的,大家就挤在一起凑合着睡了一夜。天亮后带队人吹哨点名,因为无水无饭,他说:大家坚持一下,前方就有接待站,到那就好了。大家一想,是呀,在这荒原之中,去哪里找水找饭呢?于是大家就都打起精神向前进行。路上,还有人猜测,在这地方,接待站不会有多好的,但是总是要有饭吃有地方睡吧,哪怕简陋一些也成。就这样又步行了一天,到了晚上十点多,远远看到前面有火光,带队人说:同志们,加把劲,马上到站了。大家果然加快了已经十分疲惫的步伐,赶到跟前一看,这哪里是什么接待站?只有一堆已点燃的柴禾,和一座用树枝搭起的一个棚子而已。点燃的火堆,是让大家晚上睡觉时驱寒气用的,树枝搭的棚子里有一口大锅,里面烧了大半锅水,水里飘着十多个水勺,是让人喝水用的。尽管大家对这个接待站心生一百个失望,但是渴极了的人们还是奔向锅边,因为大家都渴坏了,这种带苦咸味的水,顷刻间被大家喝得精光。

晚上,有人睡不着觉,有人哀叹这里的条件如此的艰苦,还有一位河南人用豫剧曲调唱起了自编的戏词:亲娘啊!祖奶奶,谁叫你到这里来?听到他唱,大家不由得苦笑起来。见大家情绪不高,带队人安排接待站的几位维族青年为大家唱起来民族歌曲:新疆是个好地方啊!天山南北多牧场呀……。一边唱一边抬来一个大抬筐,里面放满了一堆叫做的食品,是用白面、玉米面和豌豆面混合做成的(也是用烤灶烤成的)。我们初次都叫它铁疙瘩,带队人就教大家如何食用这些铁疙瘩:先把这些铁疙瘩一股脑扔到火堆里,然后逐个翻动,看看那个变软了,拿出来吹吹上面的灰就可以吃了。大家纷纷照此办理,烧好后你一个我一个大口小口的吃了起来。你看大家吃的那个香劲,不由得想起我小时候不好好吃饭时父亲骂我的话来:哼!这不吃那不吃,还是饿的轻,饿得很了,狗屎也是好的。是啊,人饿极了,吃啥都香甜哪。

第二天天亮,大家起床出发,行进到傍晌午的时候,只听带队人喊道,同志们,我们到场部了!大家抬头一看,可不是吗,在一片荒凉的土地上,只有一个用木头搭起的大棚子和几个地窖,还有几棵白杨树,在其中一棵高大的白杨树上,捆绑着一面红旗,迎风舞动着,上下翻飞,好像在向我们招手,在欢迎着我们呢。

 

 
     

富平浪迹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设计制作 老农  刘辉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