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浪迹作者:张峙体

 

 

主页 序言 目录 封面封底 作者介绍 后记 书评 留言

 

     

第三章 新疆纪行

第三章  新疆纪行

 

  车上惊魂

 

六十年代,我去新疆时已是严冬。慢车硬座,需要六个昼夜才能到达。当时车上人多,没有座位,我也只有在车厢人行道上坐着自己的行李,直到三天后才有人腾了一个座位。谁知第四天上午十点多,就有一名乘警走到我面前说:你跟我来!我只好拎着被子跟他走了。到了他办公的警务室,他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这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不知他要干什么,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后来忆起当时的情景,我常常想,都说做贼心虚,可我并不是贼,为什么心虚呢?还是当时的政治形势呀。运动一个接一个,人人自危,帽子满天飞。别人想你是个什么,你就是个什么,哪有个人辩解的权力。又一想,当时那个年代,出差坐火车的,不是机关工作人员,就是商业部门的采购人员。而我的打扮和长相也许更像个坏人。

那位乘警在我身上、提包和被子里搜了一个遍,也没搜出什么来。这时车站到了,他说:“走吧!到了门口,他把我送到一处院子,我一看,原来是哈密车站的收容所。晚上也叫我去吃饭,夜里就睡在一个大通铺上。但我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难道还会把我就地正法了吗?

我虽不是盗窃犯、通缉犯、更不是杀人犯,但却有一顶右派分子的帽子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在心里,我用孔子的论语为自己辩解道: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而不习乎?可我那一条也不在呀。直到天色将明我也捋不出个头续来,只好自我解嘲的想到了一句俗话:人要倒霉了,喝口凉水也塞牙。想到此,在天将黎明的时候,竟也迷瞪了一会。

      第二天,有一名警察麽样的人把我叫去问话。

      问:你从哪里来?

      答:河南淇县。

      问:淇县?是不是殷纣王坐朝歌的淇县?(他竟然知道这个,看来是个有知识的警察)

      答:正是。

      问:你要到哪里去?

      答:新疆农七师石河子地区133团子女学校。

      问:那学校里有你什么人?

      答:有我的弟弟。

      问:他是哪一年进疆的,是支边青年吗?

      答:60年的应届毕业生,是支边青年,现在担任校长职务。

      问:你穿的这件衣服是哪里来的?(看来这件军装给我带来了大麻烦)

      答:这件衣服是我的妹夫给我的,他是现役军人。

      问:他现在在哪工作?

      答:他是四川泸州陆军第47军医院上校军医,是医务处的主任。

      问:你有什么可以证明你的身份吗?

      答:我有选民证,离团证明信和户口本。

      问:你所说的离团证明,是什么团体?

      答:淇县豫剧团。

      问:你在团里做什么工作?

      答:文化教员。

      最后这位警察说:好吧,咱们就谈到这吧,你到宿舍去写一张自传,明天十二点前交到办公室。我说:好吧!自传交了以后,又停了两天,那位警察告诉我说:张同志,最近我们接上级通知,铁路沿线坏人很多,对你审查属我们的正常工作。从现在开始,你没事了。再停一个星期,我们送你进疆。不走之前,这里招待你吃住,你也可以自由活动了。

 

  艺不压身

     

我出门时只带了一百元钱,还是胞妹张富英借给我的。光进疆的车票就用去了60元,因此每花一元钱都要掂量再掂量,斟酌再斟酌。我一直担心钱花完了咋办?在收容所的几天里,我写了二十几条格言诗词条幅,都加盖了印章(天知道我为什么带了笔和印章)。就在我担心钱花完了咋办的时候,我萌生了卖字的念头。第二天,我就在车站票房候车室里拉开了架势,开始写字卖字。无非是些:一笔虎字、松涛、精气神、五言诗、七绝等,没想到竟然颇受欢迎。还有要求命笔书题的如:颐养天年、天道酬勤、奋进、梦笔生花、勇攀高峰等。每条收费两元,三天下来除去开销外,收入三十多元,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呀。此时,我真正体会到了那句老话:艺不压身哪。此后我笔耕不辍数十年练习书法,并取得了大家公认的成绩,与那次生活给我的教训是不无关系的。

 

 

 
     

富平浪迹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设计制作 老农  刘辉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