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浪迹作者:张峙体

 

 

主页 序言 目录 封面封底 作者介绍 后记 书评 留言

 

     

第二章 坎坷的年代

第二章  坎坷的年代

 

  思德农场――安阳整风

 

1950年,县上登记农业技术人员,我填了表,谁知马上将我调到思德农场当推广员,场长秦明义,党员,没文化,会计吕全德,干部,杨金福,党员,刘子同,炊事员一人,工人四名,我是团小组长,场技术骨干。当时正号召种棉花,大多数人不知道选良种,又不会剪磨杆椽即棉花余杈。县上召开的三级干部棉花会上,由我主讲,如何选种、浸种、用药、施肥、管理等技术,并经常下乡蹲点调查。当时我是聚点组长、团小组组长,平原省(新乡)日报社特约通讯员。出席平原省召开的棉花经验交流会。王震县长对我特别赞赏。这里刚刚有了眉目,又将我调回县建设科当科员,行政级别22级,崔胜天当科长,每天报表,图表工作忙的不亦乐乎。

1952年底,参加安专干部整风,淇县共去了108个干部,政委李XX,学习组长张风岐、段敬堂,学习邓子恢的报告――放下包袱,轻装上阵。这次整风主要是清理阶级队伍。由于我对运动认识不足,为了迷混过关就编了一套假话,这一点张风岐是最清楚的。我们在安阳过的旧历年,接着又来了三反打老虎,事情未经澄清,就被法办了。当时法办的共七人,解送淇县公安局受审,我全部推翻了原话,因而给我戴上了脚镣、手铐。事情经过澄清后,1954年由公安局直接到淇县政府财政科工作,科长郭跃华(受机关管制处分)。1954年淇汤合并时县人事科郭富和我面谈,组织决定让你回乡,待需用时再出来工作。就这样一句话,便把我淘汰了,况且未履行任何手续,可我心里知道是咋回事,二话没说我就回到父亲的回民食堂当了会计。原汤阴组织部长杨福友,了解我是48年冀鲁豫区共青团团员(杨原在高村乡是团青委书记),他给城关派出所龙所长打了个电话,这样1956101日我又重新上岗,当时,和我一起上岗的还有景福昌,他当指导员。1957年反右,我被错划为右派,还随团工作。1960年又下放回马湾受管制处分。

 

  一小篮玉黍籽

 

介圪垱我的换帖朋友宋守先家,也不知咋攒了一小笆斗篮玉黍籽,不足二十斤。我干娘偷偷送到马湾,这可真是救命粮呀。由于饥饿,两个孩子建国、新安和他们的一个朋友老胖三人连夜跑到磨房(不敢白天磨),黑灯瞎火的磨了半夜,几个人都饿趴下了,回家休息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地躺在了磨道里。还是我的爱人建国娘把面扫净,到家烧火添水煮了一锅半稀不稠的玉米粥,几个小伙吃了个精光。那一份香甜,那一份爽快,到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的回味无穷。

现代人可能不理解,作为一个农民家庭,有一点玉黍籽不是很正常么,为什么要偷偷的送呢?还要偷偷地去磨,偷偷地去煮!那时候时兴大食堂,全村人都到大食堂吃饭。那时的三顿饭都是听钟声开饭,钟声一响,有提罐子的,有端瓦盆的,都去大食堂领饭。规定大人盛一勺,小孩盛半勺。全是稀玉米面糊涂,根本吃不饱。地里的野菜都叫吃光了,春天的嫩树叶人们吃一拨,长一拨,长一拨吃一拨,能长几番,最后还得派人看护,不然的话,树都死了,明年连树叶也没有了。那时,家家户户不但不能有粮食,就是锅碗瓢盆也不能有的,谁家有就开大会批判谁,甚至还要游街示众。

由于营养不良,许多家庭都有人得了浮肿病。我的女儿桂香十三岁患上了浮肿病,眼看就不省人事了,是宝柱爷和张恒体用一个长簸箩抬着桂香,建国娘掂了个暖瓶跟到西岗卫生院,输了几天液才捡回一条小命。而他的同龄人张信清之女二花,也是得了浮肿病,却抢救无效夭折了。没办法,就在老坟地角刨了个坑,一身囫囵旧衣裳,身下铺了半片席子,上面盖了件破棉袄软埋了。当时,他娘哭的死去活来,真是悲痛之极呀。

是后来政策的及时调整,解散了大食堂,允许小片荒(农民在沟边地头庭院前后开垦的小片土地)、自留地,才基本解决了挨饿的问题。

 

 
     

富平浪迹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设计制作 老农  刘辉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