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浪迹作者:张峙体

 

 

主页 序言 目录 封面封底 作者介绍 后记 书评 留言

 

     

九 东北的特产

  东北的特产

     

东北有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人参生长在长白山上悬崖峭壁的险之要处,是非常难得之物。每年七月份以后才能去挖,一不小心被摔下去就有生命危险。貂皮和狗的皮毛形状差不多,貂皮在当地都是当褥子铺,比狗皮褥子好的多。躺上去当时就暖和,还没有其它异味。乌拉草就生长在长白山上,到处可见,主要用于保暖。因关外冬天气温常在零下40度(摄氏)以下,人们外出行动或干活时,都是用此草编成鞋套,然后套在脚上,外面再用兽皮包好,既能保暖防冻,又能踩雪踏冰。

      东北还有三大怪的说法:窗户纸糊在外,大姑娘拿烟袋,孩子生在摇篮里。东北的窗户纸,是一种油纸,糊上以后不容易钻进去风,有点雨雪也不怕。东北的烟叶劲很大,一般人很难适应,可东北的姑娘们闲聊时叼着它,做活也是叼着它,已形成习惯了。孩子并不是生在摇篮里,而是生下的孩子都是放在摇篮里。孩子哭喊就推摇篮,不影响干活。东北人一般都是睡炕。在屋子里一角。砌一个炉子,下边当烧火门,先将铺好的硬杂木在炉子里烧饭,饭后又用硬木头往里塞,上角有抽风孔,直到全暖和了,不用盖被子可以过夜。各家户都有地窑子,所有的蔬菜、肉类都在地窑存放,总的说来一方水土养方人。我们在那呆有两个年头,日本人侵入东北后,我父亲说不当亡国奴,硬是离职回到了老家马湾。所有的家里的桌柜、椅具全部留给了我表哥陈宗元了。

 

  在北平

     

      我十四岁就到北平(现在的北京)去当学徒。先是在汽车公司,人家嫌我年龄小,未干成。又到白鹰照像馆,老板是个外行人,没干两月就倒闭了。大家都说白扔照像馆。从白鹰出来后又到王府井大街菜厂胡同王逸山自办的一个电镀厂当学徒。三年出师,再给老师服务一年,就算毕业了。厂里有我们四个男孩子,最大的十八岁。我们轮流做饭,每人一个星期。早晚也是白面汤,或小米汤,馍是自己蒸的黄窝窝头,中午大米或面条。过节气,包水饺,或肉菜。这些饭食活,必须得先学会。不能光吃现成饭。进门先给老师拉合同,其内容是:

      马踏、车轧死亡,厂方盖不负责。

      生病医药费自负。

      学习三年内只管吃住,不计工资。

      手艺学成,服务这一年,拿全工资。但工资中的一半要返还给老师。

      这个电镀厂主要是为金店做再加工,比如银手镯须要轧光,金的戒指、项链、金鼎等都必须先轧光,表面好看,容易出手。接金店多少件活,都须登记在册,须填写金银件数,打欠条。送货验收,准确后抽出欠条。就这项活,别的师兄都干不成,只有我来干了,因为我有点文化。

在东安市场,有摔跤的,说书的,耍猴的,踢毡子等杂耍表演。演完一场都要收费,那时候人都很自觉,都要掏钱,没有白看的。唯我没钱,江湖人一看,就知道你掏不出钱来,但非常礼貌地说,小少爷捧场!“这个字是尊称,在北京你不知道用的称呼,就把你当土包子。见老人首先说前辈您好。你要是说这个字,就知道你不礼貌。

      北京的王府井最繁华最热闹。东安市场的大酒楼,上有西餐部,最下边,是黄窝窝头,米汤、咸菜、烧饼、熬油饼等专为劳动人准备的。北京小吃如元霄,你买一个都行,还叫掌柜的加汤,再加汤。买白酒半两也卖。有位小姑娘去买大肉说:掌柜的,给姑奶奶割两大枚(等于现在的两角钱)的肉,我要长溜肥瘦,另外再给我加一块油。那时,买一斤醋,一瓶酱油,只要电话说一下,马上给送到家里,服务是十分周到的。

      在北京只呆了半年,学会了做饭,学到了知识。十月份,我中了煤毒,手指肿的鸡蛋粗,小姑母害怕出事,还是在协和医院开刀才好的,后来我就回家了。

 

 
     

富平浪迹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设计制作 老农  刘辉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