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浪迹作者:张峙体

 

 

主页 序言 目录 封面封底 作者介绍 后记 书评 留言

 

     

三 广结江湖艺人

  广结江湖艺人

 

当时黄河南北一带的艺人,经常慕名前来拜访父亲,如男坤角程沟,司鼓的老宋等人,长住马湾。那时的艺人绝大多数都爱戏如命并成为一种嗜好,一些人穷的连衣服都穿不上,还死守在一起靠卖戏糊口。父亲对当时那些和他来往的穷苦艺人,经常解囊资助,一来二去也学到了一些唱段。他爱说评书“西游记”、“小五义”等,冬闲时常在自家的草屋给大家说唱。

解放前夕,他主动腾出三间房子,组织了一班“板凳头戏”,演员全是本村的青年(淇县戏曲志有记载)。演的节目主要有:《大登殿》、《杨英买母》等,每晚吸引好多人来看,他说开展娱乐,可减少赌博,盗窃行为。

              

   文化启蒙

 

解放后,父亲同继母在城内路东澡堂里院东屋开了个饭馆,专卖焖饼、水饺,夜里直到一、两点还关不了门,后又搬到戏院北边路西,招牌是“乡村饭馆独此一家”,原县委书记高孟常去吃焖饼,评论他做的味道好,卫生,合作化时归回民饭馆,他任主厨,红烧牛肉是他的拿手菜,真是外香里嫩,食而不厌。后来,我家的所有桌、凳餐具全部归了公家,分文未取。1958年二月他因病回到原籍马湾,与世长辞,享年76岁,生前遗言:葬在小斜路边,因此地紧挨路边,让过往的人都看到他的葬址。

他出身贫寒,姊妹众多,做过卖小盐、砂锅、等生意。做饭贯穿了他的一生,他根本未入过学门。但在学校做饭多年,他亲眼看到凡是学校毕业出来的学生,个个都有个好的去处和前程。耳濡目染,他也深受“万官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影响。除了全力供我读书外,他还特别重视写字。他说一个人肚子里东西少点可以,字却是门面房、当头炮。他要求我每天课外必须写250300字,不能中断或潦草,一旦发现马虎或写不够时,就得罚跪,还用小棍抽打,这一惩罚无论谁说都不给情面。就这样我坚持写了七个年头,写了约七十万字。常说功夫不负有心人,想起来这么辛苦的练字也没有白费,我十四岁时,就经常被人请去写对联、写墙上的宣传公告等,十七岁被推荐到乡公所当录事。在我走投无路生活最困难的时候,是我的一手还算可以的字救我一命,让我有碗饭吃。文革动乱中,十数年我未掂过笔,可由于功底扎实,晚年我又重操旧业,苦练书法,很快就又得心应手。后来,在朝歌竟渐有名气,自成一家,这些成就都是父亲教诲的功绩呀。

   

 

 
     

富平浪迹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设计制作 老农  刘辉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