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浪迹作者:张峙体

 

 

主页 序言 目录 封面封底 作者介绍 后记 书评 留言

 

     

二 当保长

  当保长

 

当保长这个职位,一般人是难以称职的,按当时的局面,有共产党、国民党、日本人甚至还有土匪,这几种人都要应付。如果应付的好,在哪边都能吃得开。因此,老百姓叫他这类人物是三开人物。

我父亲有个好的条件,就是国民党这一面的区乡长大都是县师范毕业的学生,他人熟好办事,倒也没有很受刁难。八路军是夜里催要粮食款物,父亲就利用亲戚朋友之便,转弯抹角给八路军也要搞到东西。而日方面必须给伪军走狗们拉好关系,三家谁也不能得罪他们。要说这份差事也实在难办,真是得多长几个头脸,否则就要叫老百姓吃亏。所好的是他干的时候,各方都是一帆风顺。因此马湾街张、王、李、赵联名为他办事公正送上一块金子横匾,上书“公正廉明”,锣鼓喧天,悬挂门首。这三家凡来我村催要东西的,也都公认张信尧其人是个开明人物。老百姓在出力,出钱上大都是无多怨言也较能接受。因而,工作开展得也比较顺利。

1944年,日本人为防备共产党及其他抗日队伍,在县西大洼村附近从南到北挖起了大沟,名曰:封锁沟。这一任务下达,实在不好办,老百姓光愿出粮,出物。派人去挖沟时家家退缩,谁都不愿去,因为是那个地方是敌我交界处,十分危险,可是不去又不行。父亲没法,只好向甲长说,这次挖沟叫我儿张富平带队去吧,其他人由甲长们以摸纸条的方式确定人,最后出了20多个青年去挖沟了。到了那里以后,大家个个胆战心惊。日本人架着机枪,还不时地响一梭子弹,震得人头皮发麻。皇协军和翻译则丈量地段分派任务,要求限期完成。标准是沟深四米,须挖出水达到一米深为止,沟宽三米半。我们分了四米长,大家轮换挖沟,换班休息。日本人则三天两头来检查质量,走狗们也为日本人出谋献策故意刁难我们。因此,必须经常给他们送点礼表示表示才行。此沟挖了半月多,最后在结束时,那天日本军官带来了几十个人,翻译走狗在前面吆喝:“太君来了,各保派一名代表站到沟边上候检,其他人继续挖沟”。检查到石奶庙时,带队人忘了给他施礼就被拳打脚蹬,一直到打到沟下。大李庄的带队人怕挨打,未等日本人到跟前就先跳入水中。这一下可惹恼了鬼子,说必须得再上来才行,由于害怕挨打,几次爬不上沟来,日本鬼子大声嚎叫“八格牙鲁”,连打带队人几个耳光,最后一脚又踢到沟下。待轮到我时,更加慌忙不知所措,还没顾上施礼,也被打过两个耳光,踢到沟下。这是我亲自感受的日本人在中国欺辱中国人的恶劣行为。后来,才知给他们送的礼少了。20多天,几经送礼才算验收竣工。回家后,全村人为我们挖沟的人抱不平,但谁出头顶撞呀!这是60岁以上的人都经过的事实,有诗为证:日寇侵华,走狗横行,三光政策,事实证明。日本投降,锣鼓齐鸣,再不受辱,国泰安宁。

  

 
     

富平浪迹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设计制作 老农  刘辉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