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浪迹作者:张峙体

 

 

主页 序言 目录 封面封底 作者介绍 后记 书评 留言

 

     

第一章 旧时的记忆

 

第一章 旧时的记忆

 

  我的父亲

 

张信尧,字纯一,自幼贫寒,靠卖小盐,砂锅担挑度日,娶妻傅氏,是曲律村人。

姊妹四人他行三。大姑嫁汲县陈家,后改嫁李家。二姑是汲县沿淀街宋家。三姑与北京赵文茂结婚。据父亲讲:马湾老家住的三间堂屋是他趁农闲时挑土盖起来的。他十四岁就到济县回民馆当学徒,学了不满三年就被卖壮丁到国民党军队当了一名炊事兵,次年趁军队转移时,开小差回到家乡,后又到淇县师范学堂(现一中旧址)当炊事员多年。

父亲的拿手佳作烧牛肉”“焖饼”“水饺,在淇县赫赫有名,烧鸡更令食客青睐。

他在卫辉桥北街赁了一间门面房,卖起烧鸡来,他的招牌是清真回回独一处专卖烧鸡。回民的肉食必须经阿訇亲自宰杀才能出卖,他的烧鸡特技是脱骨,鸡出锅后,你掂起鸡腿轻轻一抖,肉和骨都自分离了。你吃到嘴里香烂,越嚼越香,那时驻卫辉军官、军人常来购买。除在铺内吃足后,临走必定带回去一两只。他的鸡汤,每天下午三点定时出卖,每小勺五分(相当于现在的五角),门口排成了长龙,迟了就别想买到,生意做的非常红火。有时他们还在铺内请客,烧几样素菜边吃边喝。特别是节假日,食客盈门,来晚了就没有席位,生意十分红火。烧鸡的原料大汤尤为重要,当时,一些卖烧鸡的常有人说自己店铺的老汤一百余年了。那时没有冰柜和保鲜措施,这一百多年如何存放呢?其实,全是一种骗人伎俩。烧鸡之所以好吃,关键在于两点:一、作料,有八大味即:肉桂、木香、陈皮、大茴香、小茴香、麦芽、花椒、生姜等,这八样料用纱布包在一起,将烧鸡洗净,摆到羊蛋锅里(一种上下稍小中间肚大近乎圆形的锅),加水后,将作料放入锅内,大火烧开后,封火。停三个小时再用杓子捞出来,重新翻个过,这样下边的糖色就都能粘到肉上了。此时,用稀煤将火口封一层,炉中用火通扎五个小孔,盖好盖子,以文火焖六至八小时,就算熟了,现卖现捞。此时的烧鸡掂起来轻轻一抖,就全脱骨了。

鸡爪那时是论个卖,嗜酒者,往往卖上十数个,拿回去两人对斟再好不过了。爪的骨节下酒者都嚼着下肚子了,俗说:鸡吃骨头鱼吃刺,还真是这样。

 有一回,他封火留封口稍大了点,突然火苗穿出来了,顿时锅内鸡汤溢出,火苗骤起,迅速蔓延,如不及时捕灭,就能引起更大的灾难。在这万分紧张之际,我父亲掂一件棉袄迅速压住了火苗,幸免了一场火灾。事情过去了,我父亲越想越害怕,紧挨我们那一家是卖金银首饰的,右边这家是卖成衣的,一旦烧了人家咋办?这些忧思不断地困扰着他,不久,他得了一个搭臂疮,此疮生在脑后正中间,用右手往后一摸正摸着此疮,故名搭背疮。第二天就停业了。

我们回到马湾后,找到皇王庙赵佩华表大伯,他是个老中医,很有经验,他用刀划开疮口,然后排脓、冲洗、敷药,最后是引流包扎,三个月后果然痊癒了。这是我亲眼目睹的事情,时值日今记忆犹新。

                 

 
     

富平浪迹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设计制作 老农  刘辉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