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疾凤》 作者:蔡云

 

 

 

 
 

 

三十一、咸万山和老馿头

 
 

 

 

三十一、咸万山和老馿头

记北四井的老抬洞

  

在今朝阳寺下的北四井村西边四里地的深山沟里,有一处十分隐秘的山洞,叫老抬洞。相传这里曾是旧中国各个时期的逃犯隐身的地方,也是各届土匪出入绑票、盘据的洞府。

这条沟大体是东西走向的,但到了西边的傍尽头,突然向北一拐弯,变成了南北走向。就在这个南北走向的中间东坡上,有一处十分险要的绝壁。绝壁的半山腰有一条一乍宽的小石路,往北可通到老抬洞。但这条路像在虎口里一样,其上边好像是虎的上嘴巴,其下边好像是虎的下嘴巴。人在这条路上根本直不起腰,要扣着石缝弯着腰慢慢地往前移。往上看不见天,往下看二十多丈高的悬崖,十分眼晕怕人,一但有人不小心掉下去就有粉身碎骨的危险。胆小的人要走这条路,往往会吓出一身冷汗来。这条路上不远就有一个能容一个人的藏身处,如果在这里设个岗,那怕是拿一根棍,就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别人就别想从这里通过。

到了北边的老抬洞,洞口在东绝头上,是个三角窟窿,里边东西有十米深,南北有五米宽,高有三米,这就是土匪隐身的地方,里边有锅台遗迹。

从这个洞的外口向北有一段路,是绕着一块石头转了半个圈,再往北走不远,又是一个洞,洞口也是个三角窟窿,洞东西深十五米,宽六米,高三米,也是土匪隐身的地方,里边也有锅台遗迹。

中原大战后,淇县土匪横行,老抬洞里住了土匪。南边的洞是雪白庄刘玉春的,北边的洞属南四井外号叫“老馿头”王德福和卧羊湾咸万山的。土匪不但在此隐身,也从外地绑票押到这里,勒索钱财。越期不交,就要“撕票”。“撕票”就是把人从洞里推出来,落入悬崖跌死。 淇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汪洋就曾被老馿头抬到老抬洞,其家倾家荡产才把他赎出。王井村的邢良文也被老馿头的走卒张喜儿打死。

日寇的入侵,国民党的盘剥,地主的压榨,土匪的横行,使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激起了人民的反抗。曾有一个浚县人,被土匪抬来,他趁哨兵打瞌睡时,一石头把他砸死,逃了出来。为了消灭土匪,1945年春,淇县县大队连长段成秀对这一地形进行了详细的侦察。

段成秀曾扮成乞丐,身披破麻包片,夜里到北四井东边的老爷庙里休息。这个村的夏全生给他送过几次豆浆叫他喝,并给他提供了用火攻和吊雷可破老抬洞的方法。

于是段成秀就让县大队的同志装成割草和砍柴的在老抬洞的上方山顶割了好几垜柴草,并备了吊雷。就在一天上午,对老抬洞发起了攻势。先用吊雷炸了几段重要的通道,使敌人进去不得,出去不能。又把柴草在洞口上点燃后推下,呛得土匪被迫投降。几个受苦人也被解救出来了。

匪首咸万山和老馿头王德福逃到山西,又被活捉。在枪毙他们的时候,当愤怒的群众诉苦申冤时,王德福说:“谁有仇谁报仇,我是南四井的老馿头!”咸万山说:“谁有冤谁报冤,我是卧羊湾的咸万山!”

14783920988

2014215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灵山疾风》经作者蔡云授权  本站独家刊登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设计制作:老农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