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五年淇县军民举行的抗日战争胜利庆祝大会

 
 

 

一九四五年淇县军民举行的抗日战争胜利庆祝大会

 

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六日,美、英、中三国政府在波茨坦发表联合宣言,促令日寇无条件投降。八月八日,苏联对日宣战。八月九日,毛主席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八路军、新四军根据延安总部的指示和命令,立即在各抗日根据地对日伪军进行了猛烈的全面的大反攻。我淇县人民武装也配合八路军四十九团等主力部队在淇县境内很快拔除了几座日伪据点,迫使日军龟缩是在淇县城内不敢露面。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九月二日,日本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中国的抗日战争胜利结束。

就在八月十五日以后,平汉铁路沿线的日军家属及伤兵争相着回国,以至于北去的每趟列车都拥挤不堪,车满为患。火车站上,还有的人为抢着上车,被剂翻在地,任人践踏。他们哭爹叫娘,宪兵维持不了秩序。中国平民时不时的冲上前去,照着他们及士兵的脸上又是搧耳光,又是唾唾沬,他们反而刷的立正敬礼,赔情道歉。那个惨劲,是他们最初怎么也想象不到的。

为了接管淇县城和扩大部队力量,我太行军区七分区皮定均司令员于八月十三日在大石岩召开了全县军民大会,将汲淇县县大队大部编入了四十九团,并对四十九团领导重新进行了调整:

团长:周泉;副团长:郭茂芸;政委:赵抱一;参谋长:米志高(原名彭政);政治处主任:刘有余。

又在各村挑选了二百名优秀民兵,其中将一百名拔到了各区区干队,一百名充实到了四十九团。一切安排就绪,把部队带到了铁路沿线,随时准备歼灭负隅顽抗之敌。

与此同时,日军大佐后腾确郎还是让李埏接任了淇县知事这一职,并对他说:“在中国八年,我有七年是在淇县度过的。这几年中,我为天皇陛下鞠躬尽力,为建立东亚新秩序立有汗马功劳。然而天不容我,在淇县,我败在了共产党八路军的手里。你是我的知己之交,要知道八路军的根据地在灵山一带,以后危及你的利益的也是这里的八路军,你要加紧消灭,完成皇军未竞的事业。”李埏唯唯听命。

也就在八月十五日,张景源则跑到西岗村,联络了陈凤轩,成立了淇县保安团,有官兵七十人,枪四十支,自任团长,陈凤轩任副团长,准备抢先接管淇县城。下午,队伍开到淇县城,在县署衙门安顿。保安团与警备队等互相换防,李埏又让位给了张景源。

九月二日,日本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的同时,电令后腾确郎等日酋,让其及驻军择机携带轻武器火速撤离据点。后腾确郎提出让张景源让出淇县西门,护送他们出城,张景源答应了。

四十九团此时也已开到淇县城下,把四门围了。赵抱一和米志高(彭政)到城中和国民党交涉,指出国民党抢占抗战胜利果实的行为是不应该的。日军应该向八路军投降,武器也应由八路军接收。张景源拿出蒋介石的电令说:“这是蒋委员长的电令,国民党是中国唯一的执政党,国民政府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日军应该向国民政府投降,由我们国军接管,你们共产党是没有资格接收的。”赵抱一反驳说:“八路军是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堂堂正正的国军,在抗击日寇的侵略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你们这帮白吃,闻听日军打到了张德府,不放一枪就躲在了山区和尚滩和小春花。这且不说,你们还组织了汉奸武装,为日军扫荡我解放区打头阵。成立特务队,为日军收集我抗日军民的情报。如今八路军浴血奋战打败了日军,你们还有什么脸面来接收?就眼前的情况,你们不是把日军的罪状公布于众,让他们接受淇县人民的审判,而是为他们顺利地撤出县城大加保护,你们是不是汉奸行为?”

后腾确郎在旁,知道八路军不会轻易放出他们,示意宪兵队队长朱子和庙口日军司令部中佐川岛武夫忙赔不是。朱子、川岛武夫毕恭毕敬的为赵抱一等行礼。后腾确郎再三赔不是说:“这场战争我军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如今,天皇陛下已经宣布投降,我等也向中国人民特别是淇县人民深表歉意,希望今后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在淇县的七年中,我亲历了各种战争的场面,领略了八路军的厉害。其实,我过去小瞧了共产党,认为是泥腿子,成不了气候。可现在我知道了共产党在民众中的地位。你们之所以能壮大,是赢得了民心也。皇军吃的败仗,是不得民心的结果。但我军既已投降,就请贵军放我们一条生路吧。至于你们两军怎样争执,那是你们的事。”

米志高说道:“我军已在四门准备接收,我们也可以放你们走。但是,你们必须交出随身携带的轻武器,包括匕首和每一发子弹。你们列队依次出城,然后由我们护送到指定的地点,保管你们的人身安全。”后腾确郎不同意,说:“轻武器我们不能离身,万一途中遇到土匪,我们还要防身自卫。”赵抱一说道:“这个请放心,我国军队已经控制了整个铁道线,东北的广大地区也被周保中将军控制,你们不用担心土匪拦截。”后腾确郎还在犹豫,突然大街上人声鼎沸,辛长山在街上敲锣呐喊着:“乡亲们,鬼子战败了,有仇报仇,有冤申冤啊!”老百姓听到喊声,知道鬼子真的投降了,无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有赤手空拳的,有手拿棍棒的,有手拿砖头瓦快的,从各个房间冲出来,毫不留情的照着鬼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顿狠打。在淇县横行霸道七年的日本鬼子,一个个活像个橡皮人,哭爹叫娘的在地上滚来滚去,一点都不敢反抗,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下场会是这样的悲惨。保安团在维持着秩序,不让把鬼子往死里打。赵抱一和米志高刚来到街上,立刻就被几十个人围在核心,大家七嘴八舌的嚷道:“长官你评评理,保安团为啥不让我们打鬼子?”“走,咱们到火车站拦住火车,不能让鬼子跑了!”不等赵抱一和米志高答复,他们就高喊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向鬼子讨还血债!”“炸毁火车,不能放过一个鬼子!”一窝蜂地向火车站涌去。沿途的各界人士二三百人也呐喊着,不顾八路军的解释和拦阻,也跟着向火车站去了。

赵抱一和米志高面对群众的激昂情绪,不便强行拦阻,但也怕敌人趁机混出城去,就派警卫员到外边找周泉,并交代说:“告诉周团长,要严格封锁北去的列车,如列车强行通过,毫不留情,立即开火!”

通讯员走后,赵抱一和米志高转身到县公署找张景源和李埏,转了一圈找不到人,问过好些人,统说不知道。这时袁信暗自派人送来情报,说日军头目已化装潜到火车站,火车站已被新五军占领,要八路军半道截车。他两人迅速出城,米志高对周泉说:“今日谈判不成,国民党不让咱们受降。日军连轻武器也不肯放下,看来今天他们要挺而走险,强行坐车北逃。我们要重新调整兵力,打敌人的军车,争取把鬼子俘虏过来。”周泉即命工兵在每节道轨的接头安插钢板,一节一节地减低列车速度。同时命机枪连连长冯光合带机枪连战士在桥盟至赵沟一线埋伏,等火车一到,轻重机枪马上射击。又派秦连才带爆破组在赵家河大桥待命,如火车靠近大桥,就立即炸断桥梁。

下午三点,一列军车驰出了淇县车站,车头上架着鬼子的重机枪,起动后马上放足了速度。王震声和两个战士立即跃上路基,疾速地挥动红旗,号令停车。敌人非但不停,还操着机枪疯狂地扫射起来。一个战士中弹牺牲了,王震声的胳膊也负了伤。冯光合立即命令开火。顿时,我四十九团机炮连的轻重机枪同时怒吼了,冯光合亲自操着德造水连珠重机枪狠狠地朝车头上射击。各个车箱里,敌人也疯狂地向外打枪。火车一到桥盟东地,车轮轧住了钢板,只听“咯噔咯噔”的一阵响声,敌军车急剧的晃动起来,眼看就要脱轨颠覆,这才被迫慢慢的减速,最后停在了赵家桥南头。火车一停,我军战士奋不顾身的冲上路基,包围了火车。鬼子看到自己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这才停止射击,从车箱内扔出枪支,举手出来投降了。

这列火车里乘坐的都是新乡、卫辉和淇县的日军及家属。周泉命一部分战士把缴获的战利品运往山里,另一部分战士押着这些俘虏往四十九团所在地小店河走去。到小店河后,对这些俘虏进行了再三辨认,确定后腾确郎和川岛武夫、朱子等日酋不在里边,断定他们在张景源和李埏的保护下已化装潜逃了。

日军一出淇县,张景源立即对淇县的反动武装进行了整编,将原日伪警备队皇协军改编为“独立支队”,将原日伪保安自卫团编入了“淇县保安团”,任命张荫吾为团长,大汉奸薄彩云为副团长。“正式”官兵扩大到五百人。汉奸李化亭、前任伪县长关钜箴也身居要职。随时准备进攻解放区。

九月三日,正面村热闹非凡,村中央搭起了大舞台。舞台上边横扯了一条大红布,大书六个黄金大字:“庆祝抗战胜利”,两边分别是:“除奸驱日寇锻造太行健儿”,“军民一条心筑就钢铁长城”。黄文萍、索小英、申启英和王增荣等演员也正在紧张地化装。来自各村的人民群众和民兵、四十九团、各区区干队的代表一千多人早早的来到了舞台下。他们满面春风,有说不尽地喜悦。

上午八点整,四十九团参谋长米志高站在舞台上,宣布:“汲、淇县军民抗日战争胜利庆祝大会现在开始!第一项:鸣炮奏乐!”

群众看着台上的参谋长,一个个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不是彭政吗?”米志高微笑着点点头,深深地向大家鞠了一躬。随着几挂鞭炮的暴响,台上台下的铜锣笙箫、挠鄵丝弦、战鼓军号、锅碗瓢盆、炮壳弹夹等一起响了起来。

紧接着,米志高又宣布:“第二项:战士们集体向天空打八枪,象征我们八年抗日战争的胜利结束。”说罢,举起驳壳枪向天空打了八枪。战士们也都举枪在手,“乒乒乓乓”地向天空开起枪来。

一阵枪声过后,米志高又宣布:“第三项,由我们四十九团的政委、汲淇县县委书记赵抱一同志讲话。”台下立即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赵书记马上向大家敬礼致谢。他大声说道:“乡亲们,同志们,昨天,日本帝国主义的头头裕仁天皇在投降书上签字,正式宣布投降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斗争胜利了!”全场立刻沸腾起来:“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八路军万岁!”大家经久不息的呼喊着口号,喊着喊着,绝大多数人都流下了眼泪。

是啊,八年了,这八年中,中国人民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欺压下是怎样熬过来的?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领导中国人民闹革命,经过无数次前仆后继、流血牺牲才打垮了日本鬼子,我们才翻了身啊!我们的胜利来之不易,此时此刻,我们有多少悲苦、有多少感概要倾诉啊!人们的欢呼化作了泪水,继而又变成了互相依偎着放声痛哭。县领导、军区领导也都放声哭了起来。

赵抱一擦了一下眼泪,大声对台下说:“乡亲们,同志们,我们的胜利来之不易,是无数的同袍和将士的生命和鲜血换来的,让我们对他们集体三鞠躬,再对天打上三枪。告诉他们,我们的抗战胜利了,让他们在九泉之下安息吧!”全场立即安静下来。赵抱一等带领大家向牺牲的中国人民三鞠躬。之后,战士们又举枪向天开了三枪。

接着由赵书记继续讲话。他事先讲述了抗战胜利的大好形势和伟大意义,他说:“抗日战争的胜利是中国人民的胜利,也是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抗战胜利后,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有两种命运和前途:一种是光明的前途,即中国共产党主张的建立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富强的新中国。一种是黑暗的前途,即蒋介石集团主张的,仍维持大资产阶级的统治,继续反共反人民,保持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地位和贫困状态。我们汲淇县人民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争取光明的前途。现在国民党不让日伪军向八路军缴诫投降,我们要针锋相对。各区要征好公粮,支援前线,扩大解放区。”

四十九团团长周泉也讲了话,他说:“抗日战争是中国人民百年来的民族耻辱,是中国人民由衰败到振兴的转折点,为中国的独立和解放奠定了基础。我汲淇县人民在抗日战争中,经过坚苦卓绝的浴血奋战,谱写了一曲又一曲胜利的凯歌。特别是多次摧毁敌人的平汉交通线,使敌人的前方战线供给困难,为我国军队打垮日军创造了有利条件。多次拖住敌人,粉碎了敌人对抗日根据地的频繁扫荡,使得我根据地人民生命财产少遭毁灭,为我军前线的胜利提供了有力的保障。但同时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被日军杀害的无辜群众上千人,财物损失不计其数。很多英雄儿女在战斗中英勇牺牲。然而抗日战争的胜利,壮大了革命力量,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斗志和信心,为中国的最终彻底解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太行军区七分区领导也讲了话,随着领导的讲话,台下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热烈的鼓掌和欢呼声。之后,文艺节目开始。由黄文平主持并领唱了《游击队之歌》和《大刀进行曲》,王增荣、索小英、申启英演唱了《放下你的鞭子》、《姊妹开荒》等。民兵、区干队和四十九团战士则合唱了《在太行山上》的军歌:

                     “红日照亮了东方,

                       中华儿女在纵情歌唱。

                       看吧,

千山万壑铜壁铁墙,

                        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

气焰千万丈!

听吧,

母亲教儿打东洋,

妻子送郎上战场。

 

我们在太行山上,

我们在太行山上。

山高林又密,

兵强马又壮。

敌人从哪里进攻,

我们就要它在哪里灭亡。

敌人从哪里进攻,

我们就要它在哪里灭亡!

 

我们在太行山上,

我们在太行山上。

山高林又密,

兵强马又壮。

敌人从哪里进攻,

我们就要它在哪里灭亡。

敌人从哪里进攻,

我们就要它在哪里灭亡!’’            

歌声令人心情激荡,热血沸腾。黄文萍、索小英、申启英和王增荣的歌声十分嘹亮,活跃了会场的气氛。家住大石岩村的群众、民兵和战士们,一个个伸出大拇指,称赞自己村中的金凤凰。之后,台下打起锣鼓,大家踩高翘,扭秧歌,一派欢乐景象。

中午,正面村的大街两旁,几口大锅里的饭也已做好,有大米、小米、粉条、大肉、还有白幙。赵抱一让群众先吃饭,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够吃的,继续做。民兵、军队、县委、县政府人员、上级领导最后吃。直到下午三点才结束。穷苦人哪吃过这样的好东西?好多人问:“这么好的东西是从哪里弄来的?”赵抱一风趣的说:“这都是日本鬼子给的,就连我们的武器也是鬼子给的。你们没有听黄文萍唱的:没有吃没有穿,自有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吗?”大家听了都笑了。

与此同时,淇县城里也在袁信等人的主持下举行了庆祝活动。人民群众涌向街头,撒传单、贴标语,划旱船,舞龙灯,呼口号、唱歌曲、结队游行,敲锣打鼓,鞭炮齐鸣,庆祝抗战胜利。

 

14783920988

2014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