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宁死不屈的土门民兵队

 
 

三十四、     宁死不屈的土门民兵队

 

扈全禄,鹤壁郊区扈堂村人,从小不务正业,十五岁当土匪上老寨与申有济等拉杆子树旗招兵。一九三八年日军打到淇县后,带一部分土匪下山收罗国民党残兵游勇,夺取枪支,扩充队伍。是年六月,率部投靠日军,被日军封为“河南省剿匪总司令”,专门屠杀共产党及抗日武装,所到之处,实行“三光”政策。

一九三是八年九月二十五日,八路军漳南兵团分别在滑县城、道口镇、小河集等地将扈部大部围歼。扈匪带四百人退到形盆、土门一带,又遭八路军六八八团伏击。扈全禄最后只带三十人逃奔。一九四三年春,又随国民党四十军、新五军再次降日。一九四四年被日军委任为皇协军第十六旅一六九团团长。人员实力大增后,他时时不忘在土门被八路军伏击的窝囊气,特别是土门村成立了民兵队协助八路军作战,多次打垮他们的土匪武装后,恨得气不打一处来,总想找机会报复。

一九四五年大年初一,土匪头目杨富和步前带护兵携礼物去扈堂给扈全禄家拜年,三人商议趁明日大年初二,村民和区干队、民兵都在家过年,没有战斗准备时,进山扫荡,拿下五区,顺路灭了土门村。

初二夜九时许,扈全禄、杨富、步前带土匪一千余人,偷偷地向土门村摸来。

与此同时,土门村民兵队长申春喜、农会主席王文、副主席王银河正在开碰头会。大家认为,这几天敌人一直没有动静,会不会趁年关下手偷袭呢?有必要让民兵提高警惕。于是直奔村东北角的小楼。这个小楼是座三间两层的平房楼,站在房顶上,可以看清全村的面貌,所以它就成了民兵们站岗放哨和吃饭议事的地方,现在这里有王里群、孙小三、孙小孬、牛秋成、索有成、索善、付三丑、陈小亮。王文说:“王祥在给山里送情报时认识了小滹沱的蔡玉生,据他说:当年日本鬼子和汉奸就是趁群众过年放松警惕时扫荡小滹沱村的。今天咱这里也应该提高警惕,防止敌人偷袭。”一句话提醒了大家,大家立即整理武器,压子弹。又派陈小亮下去传达。陈小亮刚下楼,迎面碰上了放哨的民兵索不井。索不井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有情况,敌人从东边过来了!”二人不敢怠慢,立即上楼汇报。申春喜果断的对索不井说:“你赶快回去通知王祥,鸣枪拖住敌人。这里集体放枪向山里报警,并在这里阻击,不能让敌人进山。”接着,集体向空中打了一排枪,随后,王祥也在村外打起枪来。

土匪扈全禄、杨富和步前已带土匪来到村东头,听到枪声,马上命令部分土匪包围了小楼,然后带人向鲍庄摸去。此时的五区区干队只有六个人在土门、范寨、鲍庄值勤,听见枪声,马上撤到了山上,观看动静,往来策应。

匪连长方敬民带人到鲍庄抓人抢东西,随身带了一个家住土门的土匪付春荣,由这个家伙挨门指认谁家是民兵和进步群众。他们抓了三名民兵和三名群众后,用麻绳捆着又到范寨村抓人。付春荣领着方敬民去敲范寨村民兵队长贾根群的门。这贾根群刚要出去组织民兵抵抗,但是已来不及,被土匪捂在了门里。他从屋里的门缝用枪瞄着方敬民的头,“啪”的一枪,方敬民的头顶被闯了一道壕沟,帽子前后透了窟窿,他“哇”的一声怪叫,被匪兵忙搀扶下去。趁敌人暂时撤下的一刻,贾根群从屋内冲出,劈手从一个匪兵的手里夺了把匣子枪,突围出去。刚到街心,敌排长申东根忽然从南面带十几个土匪包围过来,高喊道:“弟兄们给我抓住他!”贾根群匣子枪一举,两颗子弹飞出枪膛,申东根一头栽到地下死了。这时,在他的北面,魏启生又带一班匪兵包抄过来,贾根群又举枪射击,不巧子弹卡了壳,他只好向西突围。敌人用十几杆枪同时向他射击,他不幸右腿中弹负伤。他已不能再跑,就依着一棵大树用长枪和敌人对射。这时西山上忽然响起枪声,贾根群知道是区干队在接应,忙一面还击一面向西山爬去,突然身中数枪壮烈牺牲。

扈全禄带了匪兵回到土门,杨富和步前的匪兵已和区干队接上了火。他指挥自己的属下匪兵接替围攻困在小楼上的民兵队。付春荣得知自己的三弟付三丑也在小楼上,放开喉咙喊道:“三丑,快下来投靠扈司令吧,他不会亏待咱们,不要再给共产党卖命了,共产党连个军饷也没有,你图个啥?”付三丑往下喊道:“二哥你混蛋,扈全禄是日本人的走狗,八路军是为中国老百姓打天下的军队,你过来参加八路军才光荣。”双方一时停止了对射,付小三刚伸出头向下张望,冷不防被魏启生一枪打中头部,当场牺牲了。申春喜说:“这个时候,谁也顾不了谁,大家要瞅准机会突围,逃出一个算一个,记住要往西山跑,找到区干队,致死不能投降敌人!”

敌人的进攻开始了,子弹像雨点一样打来。这十位民兵用仅有的三支长枪、一支驳克枪和几颗手榴弹配着石块和敌人对打,从早上两点一直到中午,敌人才炸开小楼下边的风道,然后从风道里竖上两棵高杨树,敌人顺着杨树爬进小楼。这时民兵的子弹、手榴弹、石块早已用完,就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民兵锁善纵身跳下小楼,恰巧一个匪兵在下边,被他凌空压下,当场吐血死亡。锁善趁乱逃出,往西山上跑去了。

又有十几个敌人沿楼梯一窝蜂的涌上,筋疲力尽的民兵们寡不敌众,全部被捕。敌人把他们拥下楼去见扈全禄,扈全禄对他们说:“谁愿跟着我干往前走两步,不愿干老子送你们去西天!”面对敌人的威胁,民兵们视死如归,一动不动。扈全禄转对付春荣说:“你们是街坊,劝他们一劝。”付春荣假惺惺的上前劝道:“扈司令十分爱惜人才,他看你们个个英勇,不忍心加害。你们只要说一句话就算投降。来,申春喜先说,愿不愿投降?”申春喜大骂道:“我先吃了你个狗杂种!”付春荣又转问年龄最小的孙小三。孙小三也大骂道:“你白披了一张人皮!”付春荣气急败坏,恶狠狠地喊道:“统统毙了!”匪徒们就把民兵们拉到村南大坑北沿的枣树下,一顿枪击,民兵们一一倒地牺牲了。正在这时,忽从大坑南沿射来几枪。原是区干队的两名队员,由于他们人少,只能声东击西的袭扰敌人。敌人慌忙撤离,带着从鲍庄抓来的民兵和群众回到朱家村。在经过村西日军的据点时,一队鬼子横着路不让经过。为了达到日军满意,土匪随将三名民兵打死在据点外,将三名群众留给了日军。匪五连长方敬民,被土匪抬到这里,疼极身亡。

五区区干队政委钱占元与施成光带区干队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赶到这里后,已是下午三点,土匪也早已散去,无法再追,旋即回来收敛烈士的遗体,与受害人家属料理后事。

后五日,五区在黄洞村召开追悼烈士大会,县、区干部、各村群众数千人参加,会场庄严肃穆。区委书记王莹致悼词,他写的悼词,也是一首对烈士的赞歌。他念道:

“民国三十四年,     初三那一天,

  范寨村东土门,     出了大事情。

范寨村贾根群,     杀敌头一名。

在敌包围中,       杀敌真英勇。

扈全禄大排长,     一枪要了命。

五连长方敬民,     挂彩亡狗命。

敌人攻土门,       足有半天整。

英勇的民兵们,     坚决不投顺。

子弹都打光,       手榴弹也投尽。

石头蛋砖头块,     也给敌人拼。

民兵同志们,       学习贾根群。

英勇地杀敌人,     牺牲也光荣。

咱也要学习,       土门民兵们。

为人民去牺牲,     坚决不投顺。

男女老少们,       与他们报仇恨。

不动摇,不投顺,    专心打敌人。”

   王莹念罢,群情激昂,“为烈士报仇!”“坚决消灭敌人!”呼喊声此起彼伏。烈士的精神激励着每个人的对敌斗志和必胜的信心。

次日,五区对土门民兵队进行了整编,任命王祥为队长。之后,土门民兵在王祥的带领下,协助钱占元顺利的虎口夺粮和协助四十九团拔除庙口及大牛庄等据点,立有重大战功。

一九四九年三月,滑县大土匪王三祝遭到我解放军沉重打击后,带两千土匪到淇县东南乡黄浦与匪首杨富相勾结,企图经土门过形盆口向林县流窜。当时我淇县能够迅速集中起来的参战兵力不足一千人,敌我力量悬殊。遵照淇县县委发出的“节节阻击,在运动战中歼灭敌人”的指示,王祥率领土门民兵队迅速奔到黄浦,和申金德、申锦铭率领的淇县独立营、李芳率领的淇县武工队、孔凡恭率领的联防民兵与土匪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敌人仗着人多,战线迅速拉到庞村和黑山一带,我县的人民武装就分段和敌人激战。就在这时,林县民兵一万多人和汤阴县大队及时的赶到了,经黑山一战,敌人死伤惨重,匪首王三祝只带了四百个人逃往安阳去了。

王祥率土门民兵队勇敢的和敌人拼杀,打死打伤敌人十多名,但也有六名同志壮烈牺牲。王祥陷入了敌人的重围,打完了最后的一颗子弹后负伤被捕。敌人对他劝降不成,就把他押到庞村东地,在他身上乱刺二十多刀后离去。第二天,王祥被王滩的亲戚发现后,送到了解放军后方医院,经抢救,他竟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土门民兵队宁死不屈的英勇事迹,直至现在还被淇县沿山一带的人民群众广为传颂。

 

14783920988

201438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