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六区喋血

 
 

六区喋血

 

1945526日,五区区干队两座房虎口夺粮后,惊动了庙口日军司令部,川岛武夫暴跳如雷,就要点起人马,亲到两座房报复。秦会生说:“司令不可操之过急,恐怕这个时候这个村的通共分子都蔵起来了,不如再停一停,等过了这几天他们都回来后,再给他来个一锅端,就象我们对待小滹沱一样。”川岛武夫同意,就命他和姜树礼、陈都然等密切监视两座房的动静。

两座房离庙口只有五、六里地,敌人说到就到,处境十分危险。为了不使小滹沱村的悲剧重演,根据对敌斗争的需要,中共太行五地委指示,立即拔掉这座敌人据点、在庙口设立六区,领导这一带的对敌斗争。

1945628日夜,我淇县县大队突然包围了庙口据点,经过一夜的战斗,打垮了守敌,焚烧了炮楼,拔除了日伪固守七年之久的据点,为我军西出太行消灭日寇扫清了前进道路上的又一障碍。敌翻译官秦会生躲进了大牛庄据点不敢露面。

29日上午,县长巩培基在庙口主持召开了群众大会,任命赵寿延同志为六区区长,孙双会同志为区委书记,孔德贵同志为秘书,王荣德同志为教员。指定了区公所的位置。

74日,我县县大队又对孤立无援的大牛庄日伪据点实施了包围,只两个小时,就拔除了这个据点,击毙了汉奸秦会生,并活捉了给敌人通风报信的秦会生的父亲秦好。部队撤离时,把秦好带到了赵庄六区办事处。

815日,我国的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但多次受到灵山里八路军沉重打击的国民党土匪杨富,看到我六区刚刚建立,干部、武装还没配齐,就妄想在六区还没站稳脚之机,吃掉六区。一日,他把手下冯万里、苗修礼、申启太叫来,共谋计策。

苗修礼说:“庙口明义上是六区的区公所,但里面没人,办公地点实际在赵庄六区办事处。听说秦好现在被八路军押在那里,他大洼的表侄杨明辉能袖手旁观吗?只要有人去说服,让他演一出苦肉计,那么拃狭的表弟、赵庄的民兵队长杨付生、大春花的杨尚和、杨大锁、杨二锁等都容易被拉来。那么打六区易如反掌。杨富称赞道:“妙招!上次幔头山战斗我就想把杨大锁、杨二锁等弄下山。无奈事将成的时候,被四十九团捣了一杠,没办成。这一回全靠三位了。”“当然效劳,当然效劳!”三人受宠若惊,与杨富谋划到半夜。

次日,苗修礼与申启太既去了大洼村,找杨明辉密谈了许久。杨明辉虽有救秦好的心思,但听说让他充当“黄盖”,当下不太情愿。申启太说:“日本人在时,由于国共合作,共产党才得以发展。如今日本人走了,国军在美国的支持下,正在向八路军大举进攻,有好多城镇都被国军攻下。八十五军近日将要到淇县扫荡了,有好多大旗、还乡团、土匪都接受了国军的封号、军衔,共产党快支持不住了。这个时期你要认清形势,是该依靠国军的时候了。这次如你能扮好这个角色,不用你打仗不冒风险,不会少一根头发,杨司令最低也会提拔你当个营长。我们二人来时,杨司令亲口许了身边的美人给你一个,我本人也情愿将晋昭楠小姐让给你。”

这杨明辉本来就是个混球,见利忘义,墙上的草哪边刮哪边倒不说,还特别爱那女人。一听说杨富许他官职和美女,禁不住神魂颠倒。特别是那烂娼妇晋昭楠小姐更使他心锦荡洋,想入非非。当下就爽快的答应了。

194512月,中共淇县县委在狮豹头召开了县区干部会议,对当前敌我形势作了分析,决定把六区区部由庙口迁到赵庄,并组织赵庄和凉水泉民兵20多人,分别由区委书记孙双会和区长赵寿延负责带领,到山外宣传发动群众,联络各村民兵,安排今后的对敌斗争。

这一天上午,六区干事贾志安、区干队员冯光江、民兵赵重顺去大洼村联络工作,一进村就被人盯上了,马上报告了在这里蹲守的杨富会队人员,他们就迅速地去庄西封锁沟设伏了,杨明辉则坐在一个布袋上悠闲地等待。接近中午,等队员们完成任务出了村往西走,刚过了封锁沟时,杨明辉扛起布袋就往封锁沟东跑。

“有情况,抓住他!”冯光江刚一喊,埋伏在沟东的土匪就开了枪,子弹顿时从队员的头顶呼啸而过。冯光江不顾生死,冒着枪弹攀过了封锁沟,两把匣子左右开弓,把敌人迅速击退。贾志安和赵重顺也追过沟来,看着敌人钻进村里不见了,三人才回。贾志安见杨明辉东躲西藏不进村,断定他必是坏人,于是将他扭住胳膊抓来审问。他结结巴巴,语无伦次。三人把他带到布袋前问:“这是什么?你从哪里弄来的?”他又不说。贾志安解开布袋口一看,见里边装的是谷糠,顿时明白了。他拿手枪点着杨明辉的头说:“上下两庄的,我认识你,和我们村上有亲戚。你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你今天拿这个引我们中了会队的埋伏,必和他们是一伙的。你不在这里说,走吧,到区部去说吧!”杨明辉也不害怕,也不求饶,任他们押着往赵庄区部去了。

这几天,区委书记孙双会和区长赵寿延一直在庙口一带工作没来赵庄区部,对扣押在这里的秦好和新到的杨明辉的处理,其他人不好下结论,只好暂且一并关押在区公所东边隔一条胡同的冯兆山家的三间堂屋里。书记、区长不在,赵庄民兵大队长杨付生就一手遮天了。

这杨付生和杨明辉都是从大石岩里的小春花迁下来的户,论辈分他还应该叫杨明辉爷爷哩。所以他对杨明辉格外的宽大,甚至照顾周全。他还常以晚辈的身份到监中看望他,以至于无话不谈。只三天光景,他们和秦好的心就连在一起了。并通过杨付生,又把副大队长申光生拉了过来。这天夜里,杨明辉对申光生说:“你父亲申有济被八路军赶下老寨,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就不痛心吗?不想给他报仇吗?”申光生叹口气说:“谁不想,不是没有机会吗?”杨明辉说:“现在有机会了,晋昭楠小姐早已给你安排好了。自从她和你在老寨上的那一夜情后,他时时的在想念你,每日茶饭不思,睡不好觉,发誓得不到你誓不嫁人。她现在在杨富司令哪里有一定的权力,已为你委任了一个营长的军衔,清等你下去任职哩。”一句话就把申光生说动了,他迫不及待的问:“那我什么时候下去?”杨明辉说:“什么时候下去都行,不过,建立点功劳下去更能取得杨富司令的信任和晋昭楠小姐的好感。”申光生问:“我怎样才能建立功劳呢?”杨明辉诡密地靠近他说:“只要你能和大队长杨付生合作,把杨尚和和杨大锁、杨二锁、贾治恭等拉拢过来,到时间我们来个里应外合,端掉六区,你们把人马带到蔡场口就行了。”申光生很自信的保证:“这没有问题,全包在我身上了。”

此后杨尚和、杨大锁、杨二锁、贾治恭等就以本家和亲戚的关系去监中看望杨明辉和秦好,在加上杨付生和申光生的拉拢恐吓,他们就很快的产生了投敌之心。

按照事先的约定,申光生在一天夜里到小滹沱西边的龙骨堆下和申启太、苗修礼接上了头。申启太对申光生说:“淇县保安团队长赵禄是杨付生的姑父,他让捎话给杨付生和你,八十五军近日要调动八十万大军进攻灵山口,剿灭那一带的八路军和民兵,所到之处,凡共党及家属统统杀光。要你们早日归降,先行剿灭六区,扫清障碍。具体怎么办,让杨付生下去一趟,找他姑父通融一下。”申光生回去后和杨付生一说,把个杨付生吓了个魂飞天外,第二天一早,他就以联络工作为名,火速到淇县城找他的姑父赵禄了。在赵禄处,他们商议了具体细节,并且订好了下次的联络地点在唐沟,由申启太和申启贤在那里负责接头。

六区的民兵平时站岗放哨都有自己的固定地点,有事时暂且聚会一下也就各自散去执行任务,根本不在一处集体住着。现在区委书记和区长不在,杨付生就命令大家集体住在区部东院。这里一下拥挤了三十多人,床上睡不下,就打地铺。枪支手榴弹没有地方放,就一起堆放到北屋后的一个山洞里。窄狹的民兵也是如此,岗哨站在一块,枪支放在一边。对此,很多人有疑问。杨付生等吓唬大家说:“八十五军开始扫荡了,各地都安下了眼线,指挥机关是他们进攻的主要目标。之所以要大家住在一起,是为了一有情况马上行动,不用再下去各个串联通知,贻误战机。把枪支集中起来是为了防止走火。谁的枪不慎走火暴露目标,都会给大家带来灭顶之灾,所以大家不要再议论。这是区委的命令,你们懂得什么叫战略战术?”大家听说是区委的命令,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唯有秘书孔德贵和助理员牛兰堂、贾志安等对这事十分疑惑,弄不清是不是区委的命令,认为事情严重,但又阻止不了杨付生,只好暗地嘱咐通讯员张保印、区干队长张明盛弟兄二人分头去找区委汇报这里的情况。

张保印几经跋涉来到县委西掌所在地,向县委作了汇报。县委书记赵抱一立即命通讯员蔡玉生等到五区和尚滩把在这里研究兵员对调的六区区委书记孙双会找来了。同时,在四十九团所在地小店河村,张明盛也找回了区长赵寿延。县委指示,火速回赵庄总结工作,进行整顿。

区干队副队长梁挺山也感到情况的异常,偷偷地与队员赵重顺、冯光江、梁真安、赵元昌商议,万一区委还不来,杨付生等叛变,我们将如何办?大家一致同意,到时把队伍拉到南沟,从南沟上去找到四十九团,合兵一处,平息叛乱。正当大家商议的时候,区委书记孙双会和区长赵寿延回来了。

根据大家汇报的情况,区委立即召开了紧急会议,参加会议的除区委书记孙双会和区长赵寿延外,还有助理员贾志安、秘书孔德贵、教导员王荣德、区干队队长张明盛、副队长梁挺山。会议根据各方的情况分析,认为这极可能是敌人的一个阴谋,也是敌人进攻解放区的一个危险的信号。为了打破敌人的阴谋,六区办事处必须迁到阴窝,而队员立即就地进行整顿,肃清叛徒。接着安排了具体办法。

区委书记和区长的突然到来,是杨付生始料不及的,他正在惊慌,孙书记偏偏来找他谈话了。但孙书记并不提其他的事,而是和他谈的家长里短及以后壮大民兵队伍的事。杨付生的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当夜,杨付生就与申光生接头说:“孙书记想蒙我,他还嫩了点。说什么壮大民兵队伍,说穿了是在试探我。不过,咱得提前下手,赶在年前了结六区,去淇县城过个好年,让杨富好好地招待咱们。你现在就去唐沟,到咱的第二个联络点。如果下边来人,就定在腊月初五夜里动手。”申光生领命,伙同了申贵生、申五生往唐沟去了。

按照杨富的指派,申启太、申启贤时刻不离唐沟联络站。这天夜里他们会了面后,申光生说:“我们的行动区委有所覚察,看来要整顿,情况万分危险。打六区宜早不宜迟,你们回去安排一下,咱就在初五夜里动手吧。”申启太和申启贤就回淇县了。

杨富和赵禄得到了山里的情报,当即调动人马,净选了些在山里土生土长的土匪,这些人能吃苦,会走山路,善打夜战,一下选了六、七十个,个个彪悍非常,凶神恶煞,单等明日晚饭后动身。

这边山里杨大锁、杨二锁、杨尚和等次第来到六区,以杨家小辈的身份看望杨明辉和秦好,暗通信息。并向区委提出,如果杨明辉和秦好没有大错就放他们回家过年。赵区长说:“共产党决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等查清了他们的事后,如果真没大错,就放他们出去了。”

杨付生、申光生、贾治恭也都在密锣紧鼓的活动着。同时,杨付生又向区委建议,要迅速的扩大民兵队伍,向县委要些枪、子弹、手榴弹,最好两天内发到民兵手中。孙书记说:“这个,区委有所考虑。”

一九四五年腊月初五夜,刚吃过饭,申启太、申启贤和魏朝甫等六、七十个悍匪在淇县保安团司令杨富和队长赵禄的目送下出了城,他们径直往灵山口去了。到了小滹沱,由苗修礼领着躲过民兵的岗哨,从纱帽山南边取道旱坡,到北老绝和杨付生接上了头。又由杨付生领着摸到了搾狹民兵的幔头山岗哨前。站岗的民兵贾治恭看见有人过来,急问:“口令!?”“山风!”杨付生答。贾治恭听出了是杨付生的声音,就走到他跟前问道:“弟兄们都来了吗?”“都来了。”杨付生问:“枪在那里?”在那。”贾治恭向南边一指,杨付生果然看见七八杆枪在一起架着,马上命土匪们上前拿枪。这里的八九个民兵一见土匪来袭,慌忙过来抢枪,但已经来不及了,十几个土匪已经包抄过来,一枪托打死了夹在大人中的儿童团员狗妞。“不许动,谁动打死谁!”枪口同时对准了这几个赤手空拳的民兵们。贾治恭忙说:“弟兄们,性命要紧,我们先顺了吧。”也有个别民兵在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弟兄们先顺着,保存革命的火种,以后好作内应。”这时土匪们越上越多,把他们围了,由魏朝甫和豆麦杆押着下了幔头山,交给了接应到蔡场的冯万里匪众。

这日夜里六区区委又开了秘密会议,决定区部机关立即向阴窝转移。于是各人就紧张地收拾必备的东西,炊事员也忙着生火煮饭。这时站岗的民兵申光明走来,悄悄地对贾治安说:“申光生不让我站岗,把枪给我要走了,叫我过来睡觉,我看这里有问题。民兵不应该聚在一块,枪更不能放在一起。我现在不听他的话,没有枪也得去站岗。”贾志安问:“你有啥想法请说吧。”说着端出一碗饺子让他吃。申光明一面吃,一面“这个……这个,”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吃完,一摸嘴走了。

这时六区区干队队长张明盛从区部走出来,叫起了弟弟张保印。张保印是六区的通讯员。对他说:“孙书记让你赶紧去油城送个信,告诉那里的四十九团,就说六区今夜必然会发生大事,叫他们过来增援。”张保印却说:“哥,我虽说是六区的通讯员,送信应该我去。但这时区部的安全更重要。他们从外地赶到这里,已经三夜没有合眼了。我不能离开区委的同志们。你们区干队的人多,随便找一个人去送信就行了。”但这时的区干队已按孙书记的意思分配到各处牵制敌人去了,没有多余的人。让别人去又不放心,张明盛想不出别啥法,只好自己拔腿往油城去了。

再说申启太、苗修礼等匪由杨付生领着取道赵庄北坡,一路顺利,通过几处民兵岗哨,到东、西赵庄结合处暂停片刻,重新调整人马。西路由申启太带队,申贵生、申启贤、杨尚和、杨大锁、杨二锁为内应,先行端掉东窑办事处,切断电话线。东路由苗修礼带队,申五生、申光生、李文秀、刘全义、秦好、杨明辉为内应,等东窑枪声一响,立即攻打区部。

这时的东窑六区办事处内,秘书孔德贵、教导员王荣德、电话员张玉清正在紧张的收拾东西,在堂屋的王荣德忽见有敌人包围上来,忙大声喊道:“赶快突围,有敌人!”并对西屋的张玉清大声喊道:“张玉清,快突围,有敌人!“说着,先拔枪朝外开了火。接着,堂屋门被孔德贵拉开,他一面打枪,一面往外突围。西屋的张玉清也向外打了两枪,摇动了电话机……。这时外边枪声大作,敌人同时开了火,突围到院中的孔德贵和王荣德身中数枪牺牲了。张玉清一面隔窗朝外打枪,一面握住话筒高喊:“区部,区部,快撤离!”几个土匪踢开门,连连向他开了枪。可怜这个十七岁的小战士,参军才两个月,就身中数枪,壮烈地牺牲了。

这时包围住区部的匪徒听到东窑枪响,马上开始动手。杨付生、申五生、申光生带着土匪跑到屋后山洞中强行控制了武器弹药。区委书记孙双会、区长赵寿延、助理员牛兰堂、贾志安、通讯员张保印都在屋里收拾东西,忽听东窑响起激烈的枪声,又听电话里张玉清在急促地呼叫,知道已出身,大家不约而同地拔出枪来。孙书记说:“现在大家要集体突围,出一个算一个,无论谁能出去,都要和县委联系上,告诉他们说,杨付生、申光生是叛徒。”又对身边的民兵冯华山说:“你先出去,遇见敌人要躲起来,千万别让敌人抓住。”冯华山答应一声,忙从南山墙的山花里钻出来,想从厕所墙上翻过去。忽见敌人已包围上来,自己手里没枪,突围不成,忽然情急之中跳进了一人深的厕所池里,躲在茅梁石下。

土匪开始进攻了,枪声响成了一片。在东院集体住宿的民兵被破门而入的土匪用枪顶着,不能动弹。民兵郭文治、王宗付二人一递眼色,猛地跳起,夺了一支长枪突围而出,往南沟去了。

孙书记和赵区长指挥大家突围,他们刚拉开屋门,一排子弹打过来,孙书记当场牺牲了。赵区长头上中了一枪,当即昏迷在磨道里。贾志安、牛兰堂突围到院中,也被土匪乱枪打死。电话员也被打中头部昏迷了。张保印拾了赵区长的匣子枪,一面打,一面向南沟撤退,刚过河沟,忽然腿一软,倒在了地上。苗修礼带两个土匪追了上来,一面打枪,一面骂着:“小王八羔子,打死了我两个弟兄!”张保印忍着剧痛,朝步步逼近的匪徒射击,然而没了子弹,他挣扎着一直爬到梁真安家南边。苗修礼赶上来,狞笑着说:“看你还能爬多远!”分别照着他的腿上、身上、头上连开数枪。看看他已确死无疑,命两个土匪道:“把他的头割下来,祭奠我们死去的弟兄!”残忍的土匪竟然把张保印的头割下来扎在枪刺上挑走了

梁挺山率梁真安、赵重顺、赵元昌、冯光江等几个“私自”在外边站岗的民兵因为手里没有武器,干着急没办法,于是就在山头上大喊大叫:“一连在左边,二连在右边,机枪连封锁路口,不能放过一个敌人。”申启太一听有赵重顺的声音,对他大声喊道:“赵重顺你投顺杨富司令吧,你们的大队长都投顺了,你还等什么?”赵重顺大声答道:“我赵重顺就是不投顺!你过来投顺八路军吧,否则,马上消灭你们!”申启太鼓动土匪们说:“不要听他咋呼,他们的人来不了,我们的人马上就来了。”

这时,冯万里已带着匪兵来到区部门口,命杨付生、申启太、苗修礼等匪把已经控制的民兵和群众逐个绳捆索绑后,用一根长绳串着,前边有土匪牵扯,后边有土匪用刺刀驱赶,一步一步的往淇县城去了。到淇县后,他们被强行编入了国民党淇县保安团。

此次赵庄事变,我六区干部牺牲七人,伤二人,三十七位民兵和群众被俘,给我县的人民武装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这是继土门事件后,土匪杨富等对人民犯下的又一桩滔天的血债。

六区事变后,中共淇县县委对六区进行了彻底的整顿,任命阎惠民同志为六区区长。阎惠民同志到六区后,以他卓越的政治、军事指挥才能和对敌人的刻骨仇恨,带领六区区干队、武工队和联防民兵与敌人进行了反复的较量,终于使我解放区得以巩固和发展,为淇县乃至全国的解放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14783920988

2014227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