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王遵典墓引发的龙争虎斗

 
 

 

王遵典墓引发的龙争虎斗

 

大清三品武官王遵典死后,其后代赵沟王家把他葬在了西山的朝阳寺下。因其是有功之臣,由淇县官方出面筹资、地方赞助,在周围买下了二百亩地,盖了一处祠堂,供后代祭祖扫墓。但因王家的人分居在赵沟、乔明寺和王庄等村,看守墓地不太方便,就在北四井找到申记林为他们看守,附带着种这些地。当时协议:王家不收地租也不出工钱,申家白种地负责守墓。

一九四六年春,开封来了一群盗墓贼,盗了王遵典的墓,并放火烧了墓穴。把陪葬品弄走变卖后,留下了三个人在朝阳寺下继续寻找古墓,进行盗掘。

王家墓被盗,王家来人追究责任。申家坐不住了,四处寻找线索,终于在朝阳寺内将留宿在此的三个盗墓贼抓获,送到淇县政府治罪。盗墓贼在淇县大堂上承与修复墓地,年年祭拜。但王家不允,要求依法治罪。盗墓贼的团伙在省城开封把王家给起诉了,王家官司打输,穷得揭不开锅,被迫把墓地周围的土地和祠堂变卖给了申记林家。

在北四井还有一家大户,叫贾志林。他也看上了王家的祠堂,叫申记林让给他。但申记林不肯相让,两家起了矛盾。吓得王家不敢卖了,收回了合同。但贾志林起了疑心,要打死申记林,霸占祠堂。

申记林和杨庄的土匪黄得学是朋友,贾志林怕黄得学报复,就给他买了一把勃朗宁手枪,把他买通后,就让他去害申记林。

黄得学找到申记林,说:“大洼的某某某有一把新勃朗宁手枪要出手,咱去买来吧。”申记林没有多想,腰里别了一把一响崩,就和他上路了。到了大洼西南大岸头地时,他们停下来休息。黄得学掏出勃朗宁说:“咱比比枪,看谁的好。”申记林正欣赏黄得学的勃朗宁时,冷不防黄得学拿他的一响崩朝他的胸膛开了一枪。申记林忙举枪还击,但枪里没有子弹,他晃了一晃,倒在地上死了。

土匪黄得学怕申记林的儿子申玉美等弟兄报仇,企图斩草除根,多次带土匪到北四井抓人,但都没有找到。

另一个土匪申黑孬是申玉美的亲叔伯哥,去为给他伯父报仇,带了二十多个土匪,抬着铡刀,来到了北四井。抓住了贾志林、贾志春、贾保元、贾小句,绳捆索绑,押到庄东场里,准备铡死。只因没抓到贾二元,所以没有开铡。

趁申黑孬不在场,贾志林对土匪们说:“哥们,你们办这个事不都是为了个钱吗?我家还有五百多块银元在床板下放着,你们去拿吧。”土匪们不愿开杀界,互相使个眼色,说了句:“都捆紧了,不要叫跑了,咱去拿钱呀!”都松了绑,跑着去家抢钱了。贾志林等赶紧往东跑去,他们经关庄,过白玉桥,到淇县城投靠日本人去了。

申黑孬在追赶着贾二元,眼见他跑到村东头大岸头地,就要跳下岸头逃跑时,申黑孬一举枪,把他打死了。

贾志林跑到淇县后,马上带着日本人来抓申家弟兄,申玉水在村西被日本人在屁股上打了一枪,藏在大石头后才脱了险。为防贾志林的集体毁灭,申玉美、申玉香、申玉贵、申玉田、申玉和、申玉水、申黑孬、申水群八个弟兄分别投靠了刘玉春、杨富、扈全禄、张景源、李埏、申光生、朱际春等八大土匪集团。申玉美和申光生是铁干兄弟,曾给刘玉春、杨富、张景源、李埏当过护兵,结交朋友整一百名。

贾志林最恨的人是申黑孬,就栽赃他偷了日本人的武器,申黑孬就被日军割了头。

在北四井,也有弟兄两个,哥哥叫冯黄毛,弟弟叫冯黑毛,二人不干活,不务正业,总想弄个巧钱花花。光借他伯父冯老四的粮食不还,时间一久,冯老四不借给他们了,他们就把冯老四家的一对黄牛偷走去河东卖,谁知半路被土匪劫走了。他们回来后,怕冯老四找麻烦,就用铁钎把冯老四的头劈崩了。冯老四妻子的头上被劈了一个大口,当场昏死,后复活。留下一个小孩叫冯小根,当时才一岁,掉到床仡佬里幸存下来。

冯老四的娘找到贾志林为他家报仇,贾志林勒索了两石绿豆后,扣下了八斗,找到了刘玉春。刘玉春又扣下四斗后,派了手下申玉美、申玉香、黄佩华(黄庄人)、王树合(上曹人)四个人,每人发了二斗绿豆,让他们到北四井杀人。四人于夜里在房上把冯黄毛和冯黑毛打死了。冯小五是黑毛的兄弟,也被申玉美和申玉香用席子裹着从房上扔下,幸而没死,逃往山西至今未回。

在解放军剿匪时,黄得学被打死在白玉桥。人走后,为了解恨,申玉美对着他的尸体又恨恨地打了两棍。随后,申玉美和申玉香被民兵捉住,在押往西掌的路上逃跑。在卫河南,又被活捉。解放后,被送到黑龙江一个军管农场劳动改造,一九六四年刑满回家,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14783920988

2014216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