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从公安队到县大队

 
 

 

从公安队到县大队

在斗争中发展壮大的淇县人民武装

  

1943年7月12日上午,淇县抗日民主政府在桃胡泉成立。下午,根据陈孝的指示,建立了中国共产党淇县工作委员会,刘哲民兼任工委书记,王耀文任委员。

淇县政权的建立出乎淇县日军大佐后腾确郎的意料,对特高课头目晋昭楠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让她设法将中共淇县政权扼杀在摇篮中。晋昭楠想:中共竟敢明着建立政权,一定有强大的八路军主力部队在保护着。在这深山区,皇军若去围剿,肯定对己不利。不如电令驻西掌的新五军十一团杨大牙部就近剿灭,来个以华治华。

杨大牙接到命令,想道:八路军主力部队现在肯定在桃胡泉一带,指挥机关林淇一定兵力空虚,不如先端了他的老窝,再回头剿灭这个县政府。即点起人马,疯狂地向林淇扑去。八路军皮定军司令员早已早已作好了战前准备,分别于12日夜、13日下午在林淇集給敌人以重创。杨大牙仓惶逃回了西掌。皮定均司令员率一营于14日夜包围了西掌村,敌人忙向红山突围,企图往东逃往淇县,投靠日军。皮定均司令员又在红山设伏,将敌人彻底打垮,杨大牙在红枪会头目杨富的接应下顺小路逃跑了。

为了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保障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7 17日县委县政府成立了公安队。成员有牛得贵、王震声、冯华堂、冯光合、冯光海、冯秉妮、齐福义、臧道显、马贵林、马胜堂、秦连才、徐长文、张文才等二十二位热血青年,张书林任班长,李舜卿任副班长。公安队的任务是站岗放哨、看管犯人,保卫政权等。公安队和县委县政府一道在山区进行着艰苦的锻炼。

晋昭楠依靠新五军没有剿灭淇县的抗日政权,就纠集日伪大队于21日和23日分别对庙口和灵山口进行了两次大的扫荡,公安队保护着县委县政府和群众一道坚壁清野,向后山转移,使敌人成了瞎马,处处扑空。

杨大牙在杨富的接应下逃到了形盆口外的朱家村。晋昭楠以为杨大牙和杨富有意放过八路军,从庙口派了一个排的日军,前来兴师问罪。县长刘哲民提前得到这个消息,就亲自主动地去找杨富,做他的统战工作。杨富凭一时义气和勇敢,赤着膀子,挥舞大刀,带着红枪会队员和新五军余部把日军从朱家村赶了出来,并一直赶到了庙口附近。杨富的举动受到了刘哲民的赞扬。杨富也十分佩服刘哲民的胆略,双方谈话很投机。于是双方订立了互不侵犯、共同防御日军扫荡的协议。

与此同时,县政府又派人去做驻扎在灵山口小井村伪军队长赵老福的统战工作,也同他订立了互不侵犯协议。

但是,光靠这些协议远不能摆脱被动的局面。要坚持斗争、领导人民打击敌人,保卫解放区,依靠二十几个公安队员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组建一支坚强的地方武装。县政府就向上级请示,让调一个有经验的武装干部来。

刘哲民一面请示上级,一面鼓励公安队战士们,要刻苦锻炼,以崭新的姿态迎接领导的到来。战士们纷纷说:“领导来了,我们就这样空着手去迎接吗?不行,得拿出点成绩来,让领导看看,我们都是好样的。”经研究,决定把队伍拉出来,作一次实弹演习。他们的目标是庙口南边杨铁庄村的一个伪军据点。

在杨铁庄村西边的一个大院里,驻扎着一个班的伪军,他们经常带着日军到山区扫荡,八路军早就想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公安队由于是第一次单独执行战斗任务,没有要求把敌人的据点打下来,非打多大的胜仗不可,只要接触一下敌人,扔几颗手榴弹,打打枪,锻炼锻炼,吓唬一下敌人就行了。

公安队除张书林、李舜卿和齐福义是老兵外,其余都是从山区和敌占区的穷苦人家过来的热血青年,他们根本就没有打过仗。再说武器装备也很差:22个人只有19杆步枪,6杆打不响。手榴弹也是用绳子栓在身上的。726日夜,战士们从前嘴村出发,神不知鬼不觉地包围了敌人的据点,迅速的跳进院子,朝屋里又是打枪,又是扔手榴弹,打得敌人缩在屋里,连气都不敢出。张书林趁机向伪军喊话说:“今天八路军来警告你们,再给鬼子卖命,下次一定消灭你们!”经过那次打击,这些伪军确实老实了许多。

为了鼓励战士们,县政府开了总结大会,每人发了五元奖金,表扬了战斗英雄。战士们的情绪更高了,抽空就苦练杀敌本领。

82日,和烈同志受太行军区第七分区皮定军司令员的派遣,来到淇县领导对敌斗争。和烈,1920年出生于河北省成安县一个贫农家庭,19375月参加冀游五支队,奔扑了抗日前线。19409月,任一二九师十一旅连长。19437月调到太行军区第七分区工作。由于淇县武装力量薄弱,应刘哲民县长的要求,皮定均司令员就把他派到淇县来了。

和烈来到淇县后,在县工委、县政府的领导下,以公安队20几个人为基础,积极宣传发动群众,组织建立人民武装——淇县县大队。不少爱国青年,包括平原敌占区的爱国青年纷纷来到山区,参加县大队。和烈在发展人民武装时,正确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耐心的做伪职人员和家属的思想工作,使他们走到革命的道路上来。大石岩村的徐老开原是国民党李埏县政府“抗日自卫团”的武装中队长,曾和弟兄们在灵山口外的小南坡血战日军。李埏下山后,派辛长山两次上山请他投靠日军,都被他断然拒绝。和烈知道后,就和刘哲民连夜找到他,和他屈漆谈心。徐老开看到八路军的干部亲自来找他,非常感动,与和烈拜了朋友,并主动地拢络了自己的手下20多人,挖出了埋藏的武器,参加了县大队,为了扩大影响,县工委县政府于822日在大石岩村召开群众大会,正式任命县长刘哲民为县大队大队长,和烈为县大队副大队长,徐老开为县大队副大队长。宣布从今天起,淇县县大队正式成立了。

于县大队成立的同时,淇县人民政府根据山区的特点和工作的需要,在山区设了三个区。

一区:区长王增庆,区委书计刘自浩,区部对寺窑。辖大石岩、赵庄、油城、对寺窑、纣王殿等村。

二区:区长王锡庆,区委书计王耀文,区部西掌村。辖黄洞、东掌、西掌、鱼泉等村。

三区:(因干部缺乏,没有配备干部,只建立了一个区干队维持秩序兼行政工作)辖温洞、小柏峪、全寨、柳林等村。

由于淇县县区武装的迅速扩大,根据太行七地委高扬书记的指示,刘萍、邢真、贾宏舟、程西海、周泉、索小英、史荣保、钱占元、田光才、王莹、刘德祥、连一山、赵云霄等军政干部先后来到了淇县。被分配到重要岗位,领导对敌斗争。

1943102日,中国共产党淇县委员会在对寺窑成立,刘萍任县委书记兼组织部长,刘哲民、王耀文、和烈、邢真任县委委员。王耀文任宣传部长。

淇县县委健全后,又在各区村筹建人民武装。各区建有区干队,各村建立了民兵队、妇救会和抗日儿童团。这时县大队已发展到60余人,在深山里,和烈等对这支初建的人民武装进行了严格的训练。

淇县人民武装的迅速扩大,使日军大佐后腾确郎大为震惊。他立命李埏的四支队和西杨庄朱际春的西部团联合消灭淇县县大队及各区武装。连日来,这些伪军分成小股多次到解放区进行侦察骚扰活动,给解放区的稳定带来了很大的灾难。为了巩固解放区,县大队决定把部队拉出去,再进行一次实弹演习,打击敌人。

西杨庄的西边是朱际春的大院,再往西是一座炮楼,里边驻了李埏四支队的一个班,另一个班作为游动哨三五成群地四处巡防着。还有一个班住在朱际春的大院里。

这一天是19431013日农历915日星期三的夜里,月亮非常的明朗,我县大队的战士们接到夜袭四支队的命令后,群情振奋。新战士申锦明、申锦德、申永贵、申守林、申同文、申启安、孔凡恭、徐长瑞、冯志堂、张明胜、王全福、王清泉、王增喜、王增勋、索二成、林玉生等学着“老战士”的样子,赶紧绑裤腿,背枪支,准备出发。

敌人看不起我初建的县大队,防备松弛。谁知我县大队和区干队70余人突然从朝阳寺飞奔而下,好像神兵天降,突然包围了朱际春的大院和炮楼。经过半个小时的战斗 ,打挎了敌人,俘敌16人,缴获步枪11支,和烈把俘虏教育了一顿后释放了。首战告捷,战士们扛着战利品,高兴的回到了桃胡泉。

在县大队里,有近三分之一的战士是大石岩村的人。第二日早,这个村的人听说县大队夜里打了胜仗,十分高兴,一传十,十传百,纷纷来到桃胡泉,看望自己的亲人。县政府开了表彰会,嘉奖了参战的指战员。一向活泼的战士申启安,随口编了一首歌,当场唱道:

“孔凡恭,申锦明,

申锦德,索二成,

还有东窑的张明胜,

他们是咱的杀敌英雄。

胡而咳哟,

杀敌英雄。”

他这一唱,大家都跟着唱了起来。教导员黄文萍和索小英歌喉很亮,活像俩只百令鸟,唱罢这个歌,又领着大家学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活跃了整个会场。

初建时的县大队,武器及其简陋,粪杈、大刀、红樱枪也都投入了战场。为了充实装备,领导鼓励战士们从敌人手里夺取武器,谁得谁用,还能受表扬。

有一次,战士冯光合和牛得贵、王震声在班长齐福义的带领下,到铁路边执行侦察任务时顺手牵羊缴了五支伪军的步枪。但回来过封锁沟时和敌人遭遇了,一支步枪被打折,冯光合顺手把它扔掉了。到驻地后,田光才政委批评说:“缴获的武器,不管好坏都要设法弄回来,不能随便扔掉。”冯光合就赌气到庙口日军据点附近,和王震声、冯光海袭击了正在上操的日军一个班,缴获步枪两支,轻机枪一挺。县大队就以他为骨干,成立了机枪班。后来又发展成机枪排、机枪连,冯光合先后任机枪班长、排长、连长。

日军对县大队越剿越多,束手无策,竟想出一个美人计,趁19444月县大队和区干队开到汲县黄沙岭书房沟整训时,日军特高课头目晋昭楠赤膊上阵,和投敌分子申启太潜到营地附近,以色相勾引原国民党李埏县政府的伪职人员黄德钊、冯万里和和烈的警卫员冯秉妮,组成了反革命小集团,妄图谋害和烈,分裂、瓦解、消灭我县大队。机谋败露后,黄德钊和晋昭楠、申启太逃跑,冯万里和冯秉妞被逮捕。县委立即在军队里进行了一次政治思想教育,二区区干队政委钱占元清除了追随冯万里的动摇分子,纯洁了革命队伍。又对县大队和区干队进行了调整,由二区副区长赵云霄任队长,连瑞芳任副队长,稳定了军队和根据地的局面。战士们每当提起这件亊时,就讥嘲说:“日伪巧施美人计,反赔娼妇折兵痞!”

以后县大队多采用夜摸营的手段,袭击日伪据点,夺取武器,消灭敌人,壮大自己,使日伪军闻风丧胆。解放区周围的皇协军不仅不敢轻举妄动,而且还暗地受县大队调遣,不敢违抗。1944725日,伪三十二师特务队一个排擅驻袁庄村,县大队当即包围了袁庄村,干掉岗哨,将敌人全部活捉,缴获轻机枪一挺,步枪21支。从此一些伪军对八路军的抗日活动大开绿灯。

随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节节胜利,我国各抗日根据地军民也对日伪军发动了猛烈的大反攻。淇县县大队也配合各区区干队、武工队、联防民兵在淇县境内连续拔除了几座日伪据点,消灭了大量敌人。但战斗也越来越惨烈。有一次县大队的一个排在汲县陷入了反动会道门组织白积会的包围,大部分壮烈牺牲,凶残的匪徒竟然把我九烈士的头颅割去了。我太行军区49团迅速将这伙匪徒消灭。附近的人民群众还不解恨,纷纷拿刀赶到战场,割下了10个匪徒的头颅,砸了个稀烂。其中有一个是白积会的舵主,70岁左右,头发胡须雪白,都有二尺多长,活脱脱地一个魔王。

1944年底,县大队发展到五个连,成了我县对敌斗争中的一支重要的武装力量。县大队多次配合太行军区49团割电线、拔据点,破击平汉铁路,有力地支援了抗日战争。1945815日,日寇战败投降,中国的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县大队也随之编入太行军区第七分区49团。在斗争中发展壮大的淇县县大队,以崭新的面貌又投入了伟大的解放战争中。

 

14783010443

2014210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