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淇县抗日民主政府的成立

 
 

 

淇县抗日民主政府的成立

 

淇县山区的解放,这只是淇县武装斗争的开始。要领导全县人民进行抗战,成立淇县抗日民主政府和建立淇县人民武装是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刘哲民是淇县稻香村(稻庄)人,一九三七年弃笔从戎,赴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历任一二九师六八八团游击大队指导员、太行军区新一旅民运股长、冀鲁豫军区沙区办事处交通科长。一九四三年五月,他到了林县任村,经王舒苗同志的推荐,太行军区政委黄镇接见了他,并让他随新一旅一团到豫北淇县开辟工作。

一团攻克老寨和驱逐了李埏县政府后,在大石岩停留了两天。由于我八路军正发动讨伐伪军庞炳勋和孙殿英的豫北战役,一团是该战役的参战部队,方胜普团长接到迅速到汲县集结的命令后,留下了段成秀和张继舟的一连帮助淇县的政权建设,即带着二、四两连往南开去。

部队拔腿要走,刘哲民看到机灵的通讯员李舜卿和副班长张书林,就有心把他二位留下来。他紧跑几步,赶上了方胜普团长。方团长问道:“刘哲民同志,你还有什么事呀?”刘哲民把想法说了。方团长慷慨地应允道:“可以。我回去后再向政治部要求给你调一个干部来。”刘哲民说声:“谢团长!”方团长就命自己的通讯员李舜卿和张书林二位同志随刘哲民回来了。

傍晚,一二九师政治部民运部长陈孝从汲县正面八路军办事处来到了大石岩,找到刘哲民后作了自我介绍,并拿出军区的介绍信。刘哲民才知道他就是方团长向政治部要求调来帮助淇县搞政权建设的八路军干部。

一连以灵山口为中心,把岗哨南边设到青羊口,北边设到庙口。刘哲民和政权筹建人员则同王玉和彭政、王明山来到了阴窝村。

在阴窝村,八路军的联络站老徐家这一天被收拾得干干净净。通讯员蔡玉生又从办事处带来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长得十分可人,她就是一二九师政治部专门给淇县配备的文化教员黄文萍。黄文萍看着老徐一家人在忙活,也就主动的帮助干活,像在自己家里一样随便。停了一会,王玉带着人来了,老徐家就忙着烧水做饭。陈孝一看也就到了傍晚时分,就吩咐老徐说:“有开水就行,不用做饭,我们每人都带着干粮,可以均匀着吃。”老徐家的闺女峥鱼儿看着自己的未婚夫蔡玉生说:“他们不吃咱还吃哩,快做饭!”玉生就叫自己的弚弟玉良和妹妹改妞帮着做饭。

陈孝和刘哲民等就进了徐家的西屋,在这里他们具体地筹划了淇县政权建设的有关事项。刘哲民一面和大家讨论,一面作着记录:

“中华民国三十二年六月初四西历七月五日,一二九师民运部长尘啸(既陈孝)主持会议。主题:汲、淇县抗日民主政府之组建。与会者:刘、彭、张叔(书)林、张济周(张继舟)、段玉(成)秀、黄教导员(文萍)、王小牟(王玉)、李通讯兵(李舜卿)、王眀三,地点:阴窝。”

会议开到半夜,老徐家第二次把饭烧热,把锅都端到屋里了,拿来碗给大家盛饭。他们才端起碗来吃。吃过饭又继续开会,直到天明才散。

清早,老徐家又要烧水做饭,这回陈孝说啥也不让做,让大家喝了口开水,吃了点干粮,带上玉生,翻过了凉水泉,石老公,又过几个山头,到了桃胡泉村。

这桃胡泉村在庙口西的黄洞口处,是个只有四十五户人家的小山村,这是彭政相中的地方。大家就以这个村为中心,向四周走访和发动群众,向大家宣传八路军的统一抗战政策和成立抗日民主政府的意义,并在社会上物色各种人才,指引他们走抗战的光辉道路。三天来,他们的工作有了起色,政权的框架也筹建起来了,也把抗日民主政府的地点及成立的时间定了下来。陈孝作为上级派来的八路军干部,有必要把这里的工作情况向政治部作一下汇报。就和通讯员李舜卿带上材料走了。

就在陈孝和李舜卿走后的那天夜里,临时驻地发生了土匪袭击事件。土匪假扮成农民,要求见刘哲民,说要报名参军。刘哲民等出来后,土匪就亮出了手枪,刚要开火,不料段成秀先发制人,两枪击倒两个土匪。大家也都拔出枪来投入战斗。彭政和王明山又从背后袭击过来,才把土匪打垮。

土匪一退,刘哲民等又到老百姓家里逐个安抚,查匪踪迹。经查实,这些土匪多是老寨山上的惯匪。其中有两个和这个村的大户是亲戚关系。八路军打下老寨后,他们匪性不改,分别投靠了苏堂、苏坛和王海纯及杨富等。也有的投到日伪膝下,甘为汉奸。他们三五一串、七八一伙地在山区流窜,袭击我八路军及抗日份子。刘哲民等对当前的形势进行了研究,制定了一个周密地计划,留下彭政秘密的进行工作,他们则往东南翻过了七、八个山头,向凉水泉村转移了。

王玉在凉水泉找到了本家侄王树和,让他给八路军找一个隐蔽的、能容下十来个人的院子。王树和想了想说:“只有我本家叔王星和王秀的那个院子最合适,他们才盖了一座三层楼,刚搬进新房不久。这个院子现由两个长工住着,只是他愿不愿意是另回事。”刘哲民问他:“你能不能去说一下,我们八路军不白住着,给人家打房费。”王树和作难地说:“我虽叫他叔叔,但门数已远。他是大户人家,为富不仁,谁借他的粮食,当年还的一斗还二斗,次年还的连本带利驴打滚地翻,头几年我父就因为这和他家闹僵了。他女婿在皇协军当排长,依靠日本人的势力,把俺害苦了。都好几年了,我们都还躲着他,并且现在还结着仇,根本说不上话,何况现在是去求他哩。”王明山就说:“现在不是去求他,抗战是大家的事,包括他们大户人家,也有一份责任。越是大户,越要去他家住。他不敢把敌人引过来,一旦发生战斗,遭殃的首先就是他家。你不敢去找他,我敢!”说罢,就和段成秀和张继舟向着王秀的三层楼走去。刘哲民则和其余同志在路北王秀的家门口停下来。刘哲民看着门头的压门石上精刻着“行仁义事” 四字,慨叹道:“但愿他表里如一地行事仁义。”

不一刻,王星和王秀随着王明山过来了,一见大家的面,他们弟兄二人显得很热情,王秀说:“不知天兵到来,有失远迎。听刚才这位长官说,要暂时用几天我的宅院,为了抗日,我当然乐意。来,来,来,请到里边叙话。”说着,就推着让大家往屋里去。刘哲民和大家进了院子,这是一处十分整齐的瓦房四合院。堂屋五间,南屋五间包括一间过道。东西陪房各三间。整院都是瓦房结构。堂屋正中的斗板压门石也是雕刻的“行仁义事” 四个大字,和邻街的一模一样,这就包含着他们表里如一的“行事仁义”。 刘哲民暗想:“但愿如此吧。”王秀又主动地把两位长工安排到别处去住,临走,对刘哲民道:“大家请安心在此,站岗放哨的事,我都替您包下了。”

王星王秀一走,张继舟轻藐地笑道:“我们不用设岗了,他们会千方百计地‘保护’咱,因为他们的性命和全部家产已经在咱们的掌握之中。”王明山却认真地说:“在桃胡泉,如果先使用这个手段也不会出现被土匪袭击的事。停两天再去那里,干脆就住地主家。”段成秀也笑道:“你听说过诸葛亮摆第二次空城计吗?这个事,彭政都给我们安排好了。不过,该小心的时候还要小心。”

夜里,他们就过去的工作和桃胡泉的教训进行了深刻的总结和讨论。第二天,又分头到古石沟、石老公等村访贫问苦,发动群众。天擦黑,就到凉水泉村集中汇报。阴窝及凉水泉之间的通讯联络工作,就由蔡玉生负责。

且说老寨山土匪和国民党李埏县政府被八路军赶下山以后,就公开投靠了日军。日军驻淇县大佐后腾确郎立即封李埏为淇县皇协军四支队司令,封王海顺为淇县西部团副团长。允其起用原套人马,协助日军清剿灵山一带的八路军。张秃子是王秀的女婿,在汉奸薄彩云的皇协军当排长,因嫌在薄彩云手下施展不开才能,就主动要求调到了四支队,还任排长。想依靠在凉水泉的丈人王秀,发现八路军的线索,好建功立业,步步髙升。

这天刚吃过晚饭,张秃子就和一个心腹化了装潜到了王秀家里。王秀一见吃惊不小,对他说:“你快走吧,咱下院住了十几个八路军的干部,你要被他们看见就麻烦了。”张秃子低声说:“爹呀,不瞒你说,我今天就是来侦察八路军消息哩。既然他们都是干部,那就是一宗大买卖。我现在就去把人带过来,敲了他们。”王秀一听害怕了,忙说:“这可不行,现在咱全家的生命财产都握在八路军的手里,一旦打起来,倒霉的首先是咱,全家几条人命和房屋一下就完了。”丈母娘也在一边说:“这几天村里人都在说共产党好,八路军比国军强,谁要和共产党过不去,叫他死了也要被狼吃掉。你可不能再干那丧天害理的事。怕要遭报应。”张秃子就威胁说:“您不要听共匪的欺骗宣传,八路军没有几个人,连肚子都吃不饱,身上穿的是破衣烂衫,脚下蹬的是大窟窿草鞋,没有帽子勒条白手巾,凭几条打不响的破枪,成不了大气候。皇军的装备精良,弹药充足,飞机大炮齐全,一个联队就敢向国军的一个营发起冲锋。现在在山外又有蝗虫兴起,遮天蔽日,那是皇军兴盛的像征。目前皇军正对八路军的根据地实行猛烈的大扫荡,发现谁家窝藏共产党八路军,不但他全家,就是全村也要遭殃。但是,要是谁能举报八路军或提供消息,皇军就大大有赏,还能封官。咱的家值不了几个钱,就是有了损失,皇军也会加倍给咱賠偿。以我之见,不如把咱下院的柴草房点着,对八路军说是遭了土匪袭击。对日本人说成是为了消灭八路军,双方交战打着的。这样日本人和八路军都得给咱赔偿。”王秀一听有道理,就满口答应下来。并约定夜里四点后院起火为号,张秃子就带领皇协军偷袭八路军。计划已定,张秃子连夜赶到淇县城,带了两个排皇协军,俏俏地往凉水泉杀来。

再说陈孝和李舜卿自离了桃胡泉,日夜兼程跨山越涧,往西南过临淇直到林县任村,见到了太行军区七专署皮定钧司令员,汇报了几天来的工作。未得休息,又带了七专署的命令火速往回赶,于七月十一日夜来到了阴窩村。在老徐家里,他听说刘哲民等现在驻扎在凉水泉王秀家后,未歇一会,就赶紧向凉水泉赶去。

在凉水泉王秀家里,同志们刚开过会准备躺在地辅上休息一会,见陈孝来了,又拢过来寻问上级有什么新的指示?陈孝说:“同志们,上级对我们的工作十分满意,指示我们明天在桃胡泉成立汲淇县抗日民主政府,这是军区七专署的命令······”正说着,张书林进门说道:“刚才王星和王秀兄弟俩鬼头鬼脑地到后院墙外转了一圈,不知道是啥事。”张继舟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大半夜了,他们有啥事?同志们要警惕啊!”话刚落音,王树和一头闯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好了,我们在灵山一带放哨,发现王秀的女婿张禿子带了两排皇协军向这里偷袭过来,已经过了灵山寺。王明山和王玉让我跑来报信,教你们火速向桃胡泉转移,他俩说要跟踪敌人,必要的时候就在敌人的背后开枪,解救你们。”同志们一听,马上拔枪在手。陈孝深沉地说:“今天和明天,尽量避免战斗,现在情况突变,必须马上俏俏地转移!”王树和说:“从后墙跳过去,往后山有条羊肠小道,我带您从那攀上去,可直接翻过山岭。”

再说王星和王秀弟兄两个,依照和女婿张禿子制订的计划,让家属在半夜就躲进了南山沟,又偷偷地到下院看了一下,确定八路军已睡熟了,就迫不及待地学着秃鸠的叫声和张秃子进行联络。约四点钟时候,村东大路上传来了几声狼嗥,王秀暗喜道:“我女婿来了,飞黄腾达在此一举!”就跑到柴草蓬边,一把火点着了。接着就大声喊叫:“不好了,土匪来打劫了!”

张秃子看见火光,喊道:“弟兄们给我上,抓住八路军有赏!”皇协军嚎叫着,一窝蜂的翁上来,一脚把门蹬开, 砰砰啪啪的开起枪来。打了一阵,不听里边有动静,张秃子就叫小兵往里搜索。小兵见里边空无一人,如实出来汇报。张秃子一听暴跳如雷,拿枪点着王秀的脑门说:“亏你是我的老丈人,否则我枪毙了你!”“偷鸡不成蚀把米也,诶······”王秀一下瘫坐在地上。

再说陈孝等刚到北岭,就见王秀家起了火,接着又听到了激烈的枪声,已经明白几分,不由的说:“自己挖的陷阱让他自己跳吧!”就带着同志们加速往桃胡泉去了。

到了桃胡泉,已是清早时分,一轮红日喷薄而出。装点得巍巍太行,满目青翠。陈孝不禁心潮激荡:祖国的山河如此壮丽,怎容豺狼横行!正唏嘘间,忽见彭政带着几个人前来迎接。陈孝问:“准备的怎么样了?”彭政满有把握的说:“一切都安排好了,保证大会能顺利召开!”就领着大家往会场走去。

村东南有一块一亩半大的打谷场,被整理得干干净净,南边东西一字形排放着四张桌子,这就是大会主席台。场子里,站立着三百多位各界人士,大家有说有笑的拥上前来,热情地和这些八路军干部握手。我八路军战士都和大家混在一起,显得气氛非常的热烈随和。陈孝和刘哲民等同志经过讨论,就在上午十点正宣布汲淇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大会开始,会议由陈孝主持。刘哲民等八路军干部分坐在主席台上,各界群众也在场中随便的或站着或盘脚而坐。

一挂鞭炮响过,陈孝代表军区政治部首先发言,他系统地向大家讲了目前国内外的形势,特别是我国目前的危险处境、我国人民所承受的灾难以及共产党八路军坚持抗战的决心。他的讲话富有很高的艺术性。大家听着他的话,时而痛心疾首,时而热血沸腾,整个会场像是一片汹涌澎湃的海洋。

接着是段成秀连长讲话,他以自己的戎马生涯为例子讲述了建立人民武装的重要性。张继舟和刘哲民也分别就建立淇县抗日民主政府的重要性进行了讲话。领导的讲话营得了大家一阵阵热烈的掌声。还有几位民众代表也都涌跃上台发言,表示要听共产党的话,为了抗日,保家卫国,不惜牺牲一切。

陈孝见大家热情很高,进一步把话阐明了主题:“乡亲们,同志们,我们要坚持抗战,要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要建立新民主主义的人民共和国,得走统一的抗战道路,得有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在我们淇县要建立一个政权,那就是要成立以共产党为主导的淇县抗日民主政府。这是晋鲁豫八路军太行军区第七行政专署的命令。”陈孝念道:

“为有效地团结人民,打击日伪,领导全县人民对敌斗争,

设汲淇县抗日民主政府,民主选举产生县级领导核心。隶属太行军

区第七行政专署。”

陈孝继续说:“我们今天要民主选举出能为穷苦人办事的自己的县长。要民主,人人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选谁都中,选自己也行,不能强迫人。现在大家分组讨论一下。”于是大家分组进行了热烈地讨论。待讨论结束,既进行无记名投票。停了一会,结果出来了,刘哲民得票最多,当选为汲淇县抗日民主政府第一任县长。

淇县抗日民主政府的成立,结束了国民党反动派和日伪军对淇县山区的残酷统治,使淇县山区有了解放区。人民开始依靠自己的政府掌握自己的命运。从此,淇县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着更为有效的抗日斗争。

                                          14783920988

201425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