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双枪将王山河

 
 

 

    双枪将王山河

王永红口述/  云记录/杨秀平整理/王进学校对

在抗日战争中,我们淇县西部山区出了一个有名的人物,会使双枪,左右两把盒子,指东打西,百步穿杨,一打一个准。倒爬电线杆,比别人头朝上往上攀的都快,穿越五米多宽的日军封锁沟,只须一纵身就能过去。他就是东场村的王山河。

淇县沦陷的那一年,既一九三八年,王山河26岁。当时妻子刚生下一个女儿,在日军对我县西部大扫荡时因逃跑受惊得病而死,他又继娶了浚县的一个女子为妻。妻子的姐姐出嫁到了洛阳,当她得知淇县沦陷的消息后,把妹妹的一家人从百里外的东场村接到了自己家里,经营一个烧饼舖维持生计。

面对日军对我县人民的残酷屠杀,血气方刚的王山河心中充满了强烈的仇恨。他听说在黄洞一带驻扎的新五军多次出山对日作战,就毅然参加了新五军,在王天祥部某班任班长。由于刻苦锻炼,两把盒子枪同时射击,准头十足,连王天祥都十分佩服,在军中称为双枪将。

 一九三九年十月十八日下午,新五军吕德望连长受命出山截鬼子的通讯车,王山河随吕连长与半夜里就在高庙公路上的田庄和二分庄之间埋设了地雷。一会儿,一辆鬼子的军车从高村车站往西开来,车上有两名日本鬼子,架着一挺机关枪,车头里还有鬼子的收发报员和技术员。当这辆车开到田庄北头时,轧响了地雷,车一下就倾斜在了路边的坑里,车上的两名鬼子机枪手甩下车来,面对包围上来的新五军,死不投降,被当场击毙。车头里的司机头被磕破随既死亡,两名收发报员被俘虏,鬼子技术员则乘乱向二分庄仓皇逃去。

原来这辆车上装的是木头锯沐,是鬼子为了把新五军引下山来加以消灭而设的圈套。战士们发现上当,十分恼怒,吕连长立命王山河用集束手榴弹把这辆车炸得粉碎。当王山河发现一个鬼子逃跑后,立即和张排长及另一个战士追了下去。鬼子从西墙外跳到二分庄晋陈妞家,王山河也赶到了,鬼子打了两枪后又没命地越墙向西逃窜。“不能让鬼子跑了!”王山河双枪一举,“啪、啪”两响,两颗子弹同时钻进了鬼子的脑袋,扑倒在地死了。张排长拾起鬼子的手枪,迅速向西撤离了。

事隔几天,庙口据点的鬼子得知王山河是新五军,家住东场村时,命小队长治村带人秘密到他家里抓捕,因他家里的人都逃到了洛阳,鬼子才没抓到人。有一次,王山河出山侦察敌情,白天隐蔽在自己家中,被一个汉奸盯上了,报告了庙口日军司令部。治村当即带了陈都然和一个班的鬼子前去抓人,陈都然有心放过他,但没法给他捎信。当他们走到仙谈岗村离东场村只有二里地时,迎头碰上了柳树沟村前来走亲的一个小孩庞家贵。庞家贵看见了鬼子,扭头就跑。陈都然跑上前去,抓住他一面使眼色一面咤呼说:“你跑啥哩?东场村的王山河是新五军,皇军去抓他哩,又不是抓你,你咋恁害怕哩!你可不能去给他报信!”说罢就让治村等停下来“研究” 抓捕的方案。

庞家贵虽在少年,但非常机灵,听说鬼子去抓王山河,大吃一惊,心想:凡是打鬼子的,都是好人,我要给他报个信,让他赶紧离开。于是,趁鬼子停下的当儿,赶紧跋腿往东场村跑去,给王山河报了信,使他脱了险。

随后的一些日子里,王山河经常随部队出山活动,和日军打过不少的仗,立下一些功劳。

一九四三年七月,新五军军长孙殿英投靠日军,命令驻扎在黄洞一带的部下下山接受日军改编。王山河誓死不当亡国奴,不当卖国奸贼,和一些爱国官兵毅然辞去军职,回到家乡务农。

  新中国成立后,王山河任淇县机铁社厂长,继任庙口修配厂厂长。文化大革命中,他因过去对日作战立有战功而受到红卫兵的尊敬和谅解未受过大的精神和政治打击,停职一年后又回到工作岗位。

  王山河工作认真,平易近人,任厂长期间,亲下车间与工人一同劳动,常常弄得一身油污一身汗,培养了五个出色的徒弟,广受人们的赞誉。

一九九六年,王山河在东场村的家里安详地睡了过去,终年八十四岁。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