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日寇进山频扫荡  抓住儿童送给养

 
 

 

十六、日寇进山频扫荡  抓住儿童送给养

大牛庄、原本庙采访侧记

  /杨秀平

今天,我们到曾被日寇多次柔躏的淇县庙口镇大牛庄和原本庙村采访。大多数村民和我们聊起过去的艰难岁月和日寇在这里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群情激愤,纷纷痛骂日寇,赞扬共产党领导下的新生活。

但在大牛庄村,也有这么一个人,看样子60岁左右,瘦髙个子,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十分讨厌我们的话题,反对我们把日寇的暴行公布于众。当着众人的面,竟然刁难逼问和挖苦我们:“谁派你们来采访这个的?你们的证件呢?吃饱了撑的!”

面对他的反对,村民们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更加滔滔不绝地为我们讲述他们知道的一切和提供各种线索。这个瘦高个看见没有一个人理会和附和他,只好没趣地走开了。

今年81岁的韩习文老人,原是民兵战士,他回忆说:“19391023日,日军到我们这几个村扫荡,一个鬼子兵要把俺家仅有的一座茅草房点燃。俺爹韩文义不让烧房,扑上前去把已经点着的茅草拽下扔在地上。这个鬼子兵竟使劲地打了他一个耳光,把他打坐在地,又把火扔到房上,把俺的房点了。又过来两个鬼子,把俺爹给抓走了。”

“原是原本庙联保主任的赵会卿,在这次大扫荡中,看到日军把一千多名老百姓集中到大街上准备开枪集体毀灭。他不顾个人性命,勇敢地跳到鬼子的机枪前把枪把举髙,结果一梭子弹从村民们的头上掠过,使大家幸免于难。”现在他的儿子赵马根和孙子赵九斤从不向人们炫耀前辈的功德,表现了一个农民朴实的精神。

“原本庙村的电工秦秋林,他的父亲秦根玉,是我县八路军武工队队长。秦根玉的弟弟叫秦玉妞,那年他13岁。”韩习文回忆说:“鬼子兵接着开到黄洞一带扫荡,子弹、炮弹、手榴弹、粮草、衣物等给养都要跟上军队,就让被抓去的老百姓给他运送。谁走的慢了,就要遭到鬼子的毒打。他们给秦玉妞一个包袱让他扛,到西掌东边,他累得走不动,说肚子疼,墩下不走了。鬼子的军医给他一检查,说他沒有事,狡猾狡猾地装病,良心大大地坏了。就叫一个鬼子用刺刀把他扎死了。我父亲给他们扛箱子,到了西掌村,瞅了一个空,拾了一个粪杈扛着偷跑了回来。”

村民赵连山,今年86岁,曾是八路军太行军区4912班战士,和日伪军打过数不清的仗。聊起过去的岁月,他说:“日寇在中国的暴行三天三夜也说不清,不说给后代听,他们就不知道。就不知道过去的苦、现在的甜。不让说,我们偏说!”

 

  云:14783920988

杨秀平:13783010443   2013729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