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国民党进犯解放区  民兵队活捉冯万里

 
 

 

十三、国民党进犯解放区  民兵队活捉冯万里

  /杨秀平

一九四六年十月二十二日,驻守汲县城的国民党八十五军一一零师三二八团,纠合国民党汲县保安四纵队和国民党淇县保安团、还乡团共三个多团的兵力,分四路向我汲淇县解放区大举进犯,企图消灭我太行军区第七分区主力部队四十九团及各区区干队、武工队及联防民兵武装。我解放区军民遵照毛主席的“敌进我退,敌疲我打、敌驻我扰、敌退我追” 的战略方针,决定依靠山区的有利地势,在运动战中消灭敌人。

为了麻痹敌人,我四十九团及各区区干队有计划地撤走了一些地方的防务,转入了外线作战。县委组织部长霍云桥与县联防民兵大队长孔凡恭则马上组织各村群众坚壁清野,向后方转移。国民党军当天就抢占了塔岗口、灵山口、庙口和形盆口。他们到这些地方后,到处找不到人,找不到粮食,喝不上水,于是就向我解放区腹地进犯。

在塔岗口,我县委机关在县委书记赵抱一带领下由小店河村转移到罗圈北山上指挥战斗。敌人不知深浅,长驱直达小店河村。谁知我四十九团在团长周泉的率领下,早已在此设下埋伏,把敌人打得懞头转向,企图逃跑。我区区干队已将塔岗口封死,使外边的敌人进山增援不能,里边的敌人向外突围不得。经过一周的战斗,敌人死伤惨重,从小路逃离战场。我四十九团一直把敌人追到马胡村,消灭了汲县保安团,县委机关又回到了小店河村。

在形盆口,刘会带领区干连,李芳带领武工队,在区长和云普、武委会主任刘振才的率领下,与敌人展开了游击战、地雷战,使敌人到处挨炸,寸步难行,两名连长被地雷炸死,又遭到王祥率领的土门民兵队的背后袭击。两天后敌人被迫撤出了形盆口。

在庙口,区委书记王莹及区干队政委钱占元带领解放区军民在路口、在门上、在山上、在山下、在河道、在地里到处埋设了地雷,使敌人到处挨炸,寸步难行。区干队和民兵趁机出击,烧毁敌炮楼七座,把敌人赶出了解放区。

在灵山口,敌人通过在山里的特务得知县委组织部长霍云桥临时住在朝歌寨,往来策应指挥战斗的情报时,恨之入骨。“滑、浚、淇三县剿共总司令” 张秀林在八十五军授意下,指派敌还乡团团长冯万里、副团长杨老文纠集八十五军一部、淇县保安团、反动组织红枪会、白积会等匪帮一千二百多人订于十月二十四日强攻灵山口,活捉霍云桥。

我党的内线淇县国民党副县长、保安团军事教官、军械处主任袁信得知这一消息,马上通过在北关派出所上班的地下工作者王鸿业利用工作之便把情报转送到了山里。霍云桥部长当即和民兵联防队大队长孔凡恭及副队长梁挺山研究了在朝歌寨前设下埋伏,打击敌人的战斗方案。

二十四日凌晨,朝歌寨上红旗招展。各组民兵已经悄悄地进入了各自的战斗岗位。蔡玉良和妹妹改妞等少先队员也登上赵庄南边的天桥,执行站岗放哨的任务。

与此同时,敌人派出的侦探也分别流窜到地谷岭、尖山顶、和事难为(事难为:地名,在赵庄南边的山顶上),刺探我军的情报。

八点时分,有一个特务冒充我四十九团的联络员混上赵庄南坡,识破了民兵的埋伏阵,为了破坏埋伏阵和给同伙报信,这个特务把山火点燃了。这个着火点立即向四周扩展,离民兵的阵地只有五十多米远了。因为有铁的纪律,民兵们怕暴露目标,影响到整个大局,无法前来救火,心里很着急。蔡玉良看到有人放火,不顾一切地赴上去,和特务扭打成一团。改妞则和其他少先队员跑到着火点救火。这时负责联络的民兵王仲先和李武新突然从南沟上来,特务害了怕,慌忙挣脱逃跑了。这时山火已被扑灭,而改妞却昏倒在地,衣服大部被烧坏,一头秀发被烧焦,民兵李武新赶紧把她背到大春花王老立诊所救护。

冯万里和杨老文未发现“异常”, 开始从西碾沟和赵庄向纵深开进。在赵庄,敌人被密集的地雷阻挡,无法前进。在赵庄南沟,梁真安和冯光明几个民兵在放冷枪,敌人大队直向南沟涌去。民兵们且打且退,牵着敌人的鼻子,把敌人一直牵到了埋伏圈内。

霍云桥看到敌人大队已进入埋伏圈,时机成熟,就命令开火。顿时民兵的各种武器一齐射击,敌人成堆成堆地倒下,余下的像没头的苍蝇,乱撞乱碰,四处挨打。但是冯万里原是我县大队的副大队长,因谋害大队长和烈企图投靠日军,事机败露被我县大队逮捕,后逃跑下山投靠日军,成了可耻的叛徒。日寇投降后,又和张秀林等组织反动武装还乡团,继续与人民为敌,多次带领匪徒进攻解放区,杀人放火,血债累累。但他有一定的山地作战经验,再加上杨老文是小春花人,熟悉山里地势。二匪并不慌乱,指挥匪徒们依仗精良的武器装备、充足的弹药负隅顽抗。民兵们沉着应战,区干队和武工队往来策应,把敌人拴死在朝歌寨前被动挨打。已是下午两点了,敌人在这个山坡上未占到一点便宜,子弹也已紧张。杨老文“身先士卒”,借机逃离战场,到淇县城催运弹药。

袁信知道杨老文回城催运弹药,借机公务繁忙,一直让他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给他点查出库,同时又暗地通知王鸿业,要他査扣这批弹药。杨老文押着弹药来到西城门,立即被王鸿业以去路不明和无出库单为由扣压,让他去补办各种手续。杨老文等把手续办齐出城时,已到了下午六点左右,这时西山的战况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匪徒们因为临尽天黑,又没了子弹,企图突围出去,民兵们也趁这个时机发起了冲锋,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冯万里惊恐万状,下令撤退。他慌不择路, 刚退到闫王鼻上,他的随从拌响了地雷被炸死,冯万里也负伤倒地,民兵王仲先和赵庄群众担架队几个队员一齐拥上,将冯万里活捉了。

王仲先去向霍云桥部长汇报,说活捉了冯万里,问怎样处置? 霍云桥说:“冯万里罪大恶极, 先把他捆住, 让人看着。 等战斗结束, 把他送到五区, 交区人民政府依法审判!”但看他的群众不听命令, 私下说:“ 像申启太这样的坏人八路军都放了, 还指望他能变好, 可他还在继续作恶。 要是他们再放了冯万里, 说不准这家伙还要给淇县百姓酿多大的灾祸, 不如在这儿把他弄死,免除后患。 于是用破布勒住他的眼, 把他牵到闫王鼻北绝头边, 冷不防把他推了下去, 摔得面目全非, 五体不全, 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冯万里死了! 冯万里死了! 民兵和群众在山上大声喊叫, 匪徒失去主帅, 纷纷拚命往回跑。这时杨老文押着弹药来到山下的碾沟口, 看到这种局势, 拿枪督战。但匪徒保命要紧, 谁听他的? 这时申金德和申锦铭带区干队又从北边的窄狭口杀来, 杨老文一看大势已去, 慌忙掉头往淇县城逃去。区干队和民兵们直把敌人赶过封锁沟才回。

国民党八十五军对我解放区的进攻以彻底失败告终。正如县委书记赵抱一在总结会上所说的, 我县各区只所以取得反击强大的八十五军的胜利, 是我们紧紧地依靠人民群众,正确地执行了毛主席人民战争军事思想的结果。这是人民的胜利, 这是革命的胜利, 这是毛泽东思想的胜利。

 

  云:14783920988

杨秀平:13783010443

2013718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