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采访笔记(2)

 
 

 

灵山疾风

之血雨腥风

 

193777日,举世震惊的卢沟桥事变爆发,拉开了中日全面战争的序幕。

主持:河南地处中原,平汉铁路即现在的京广铁路、陇海铁路两线交叉而过,战略地位重要。1938年初,日本侵略军土肥原师团由安阳沿线向南侵犯,国民党军队闻讯南逃,国民党淇县县政府躲进西部山区。1938213日,日军2000余人,乘50多辆汽车,携轻重武器向淇县进发,淇县沦陷。

日本侵略者占领淇县后常到西部山区扫荡,杀人放火抢东西。1940年元月28日,伪军和国民党李埏县政府的特务队同时到灵山一带的小滹沱村要粮派款抢东西,因双方发生矛盾,两名伪军被特务队枪杀,日军得知后,以小滹沱村通为名,两次到村里企图报复,因村民外逃其阴谋不能得逞。

27日,农历大年三十儿,中午村民陆续回家过年,这时候,70多名日伪军突然包围了村庄,他们进村后,见人就用刺刀捅,见房子就烧,见牲口就牵,见东西就抢。顿时,好端端的村庄成了人间地狱。

采访:蔡玉珍(77岁)原淇县小滹沱儿童团团长

(快)到过年了,人都跑了。胆小哩在外面没有亲戚,来家过年哩叫抓住了,谁在家抓住谁就把他杀了。

采访:张守义(79岁)原淇县小滹沱儿童团团员

来到街里就开始点火,找不到柴火,家里喂牲畜的玉米秆、干草,用汽油喷,放火。

采访:赵树人 原淇县党史办主任

老百姓从四零年到抗日战争胜利前,这五、六年都没人敢回来。因为这个村被烧光光的,锅台上都长那么深的草,家家院子里都是草,房子也毁了。

抗日战争中期,日本侵略者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采取分割、包围、封锁政策,淇县地处冀鲁豫和太行两大根据地交汇处,是日军重点封锁的地区之一。从1939年至1942年,日本侵略者强迫全县5000多名老百姓在铁路以西至山边地带,南北挖了三条大型封锁沟,以此封锁进山的粮食、布匹和其他物质。

采访:秦连才(90岁)原太行军区四十九团战士

他是堵八路军的,一路大沟过不去,每个路口都有炮楼

采访:申锦明(88岁)原太行军区淇县独立营

那沟深的下去就上不来,挖得一丈多高,你咋上去?上不去。

采访:赵树人 原淇县党史办主任

沟都是6米宽5米深,又深又宽,隔几里地修一个碉堡,

隔几里地修两个碉堡,有一道桥,如果从临时桥上过,日本伪军都要检查。

1939年至1941年,日军强迫老百姓在平汉铁路以西挖了三条大型封锁沟,封锁沟南至沧河北至淇河,长25公里,宽6米,深5米。

  在封锁沟的主要路口,日伪军修筑炮楼19座,日夜设卡把守,凡行人过卡统统检查,不许丝毫物质流入“共区”,不少群众财物被扣留,甚至被打死。

采访:赵树人 原淇县党史办主任

大概就是一九四二、四三年,那一年秋天突然淇县南关村,过来那么多日本兵和伪军,街上随即封锁,各家各户都不准到街上,都进家了。我上到房上偷偷往外看,日本人在离俺家房子大概有二三百米,挖了一个大坑我还想挖坑干啥了,他拴了几个人,一共是拴了八个人,把几个人拉到坑边,捆住了.我一看杀人哩,举着刀,.....喊一声,,砍一个人头,用脚还把人往下一踹,就这样把八个人都砍了。埋掉以后走了,他走了以后,山里人慢慢得到消息,等了两天,来了很多山里人来找了。他们都是干啥的?,他们都是卖柴火、卖柿子,都是穷人们。可是,当时日本兵说他们是抗日嫌疑人、八路军。

血雨腥风笼罩着淇县大地,牛心岗村位于淇县城西北的灵山口处,在太行山脉的尖山脚下,是一个只有9户人家,44口人的小山村,是进出灵山口的门户。在灵山口里面的大石岩村,驻扎着国民党淇县县政府及所谓的淇县抗日自卫团,他们白天不敢向东越过封锁沟,只是在山里和山边催粮要款。由于牛心岗村处在灵山口外,所以成了国民党的兵站,也成了日军经常出没和侵扰的地方。

采访:杨尚贵(75岁)原淇县赵庄村儿童团团长

当时叫李埏县政府,实际他就是国民党的县政府,他是为国民党办事的。他在这领了三四百人,尤其是民国三十二年老百姓还没有吃的,他领着三四百人叫伪保长派,派不下来就打、骂,老百姓没啥(可)吃的,只有去逃荒讨饭 吃糠咽菜.

采访:梁真安(90岁)原淇县赵庄村民兵

共产党是共产党,国民党叫个“刮民党”。

采访:赵树人 原淇县党史办主任

当时这是国民党的政府名(义)是抗日政府 ,实际是抗日政府里除了有几十个人 ,天天下来派吃的,去各个地方派。除了给山里派,还给山边派,到处来派粮、派款,要不他们怎么生活哩,他们在哪里吃的喝的凭啥。

采访:梁真安(90岁)原淇县赵庄村民兵

()是只顾霸占东西。

采访:牛德贵(89岁)原太行军区四十九团战士

(日本人)来我们这时伪县政府有枪,跟他要都不给你。

你把枪给俺们,打了多少子弹赔给你,(但)不给你。(就)来了四个人,日本人在村头站着岗,四个人在俺村放过火走了。俺们就在山坡上看着(干着急),(国民党)你拿枪打他怕啥,你在山坡上又不能打死你。

1940813日早上,以国民党淇县抗日自卫团中队长为首的一行9人,夜里去山外催粮派款回来,要在牛心岗村吃饭休息。这时,日、伪军大队人马正从不远处的大洼村方向直奔而来,国民党淇县抗日自卫团吓得慌忙向西逃窜,边跑边向山下的日、伪军放枪壮胆。一个日本兵中弹毙命,被激怒的日、伪军向灵山口方向疯狂射击。他们不熟悉地形,不敢贸然进山,遂将努火向老百姓发泄,把牛心岗村团团包围,开始了法西斯暴行。

采访:赵树人 原淇县党史办主任

各家各户挨着清,一共32口人,在家的32口人都撵出来。村子北边有个小场,过去收粮食打麦的一个场,把人赶到这以后,都跪这儿。跪那以后,吓唬住,叫翻译官说着,说吧,谁说出来不死,不说出来都把你枪杀了。老百姓都不敢说话,因为都不知道,谁知道他们在哪有多少人,老百姓说不知道,俺真不知道。怒了,日本军官就下令,杀。拿着机枪“嘟嘟嘟...”,整个扫射一个一个都倒了,大人、小孩 、男的、女的。一个村没有几户人家,全部杀死了,杀死了以后,他还不相信,害怕里面有活着的,所以拿着枪(刺刀)挨个捅,看着你没有动,大概就是死过了。其中,实际上真有一个活着的叫个王西洋,王西洋这个人他是枪一响人家倒了,他也倒了,他倒了以后别人躺倒他身上了,血流了他满身都是,看着他身上也都是血流呼啦了,也像个死人,他躺着也不敢动,最后日本人检查了时候,往他腿上捅了一刀,

疼死他了他也不敢动,咬着牙也不敢动,他一动就没命了。

王贵文 牛心岗惨案幸存者后代

当时王新泉家里还有一个三岁的小孩,在他家西边房后拾酸枣了,点名的时候他没在。后来一发现这个小孩,日本人到那刺刀挑着摔死了,摔死以后据说还撕了两瓣,真惨啊!  惨的很。

日本侵略者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后又转向村里,挨家挨户翻箱倒柜,抢走了所有粮食、衣物和鸡猪牛羊。临走时把全村仅有的39间房子一把火烧了。牛心岗被日军洗劫后,到处是残垣断壁,土地荒芜,全村长达10年没有人烟。

当年被毁的几处遗迹保留至今,成为日本法西斯在中国实行三光政策的铁证。

这也难怪村里后代竖起了绝不接待日本人的招牌。

只不过他们把国仇家恨的怒火埋在了心底,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来提醒人们不忘国耻,铭记先人。

这样的灭绝人擐的惨案在淇县大地上还有很多很多。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