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陈文贺捐躯思徳桥  鬼子兵劈婴双页岭

 
 

 

 

二、  陈文贺捐躯思徳桥  鬼子兵劈婴双页岭

杨秀平/

19382 16日,驻西掌的新五军二十团团长吴占光和副团长王天祥部所属三  营二连连长吕德望,奉命出黄洞口到平汉铁路炸思德大桥,以切断日军的后方支援,阻止日军陆军第十四师团长大佐万成目对新乡的进攻。

思德大桥是座铁桥,非常的坚固。日军为了保住这条运输大动脈,以这座铁桥为重点,派了一个中队在此严格把守,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半步。当时的新乡战役正在进行,日军在这条铁路线上,除了布防重兵外,还派了两架飞机沿铁路线两侧来回巡视。

这一天天刚蒙蒙亮,吕连长就带着三排长张恭和副排长陈文贺埋伏在了铁路桥的西侧。但是,狡猾的敌人不但在桥上桥下都安有哨兵外,还在桥洞里用凡布蓬搭了一间伙房和一间睡觉的卧室,看来想炸这座大桥不太容易,不用重兵强攻把敌人引出桥外是办不成事的。吕连长决定让张恭带二十名战士硬闯铁道,把敌人引到铁路东边,由副排长陈文贺带十名战士等把敌人引出桥洞后,携炸药冲到桥下实施爆破。

这本是一套完整的作战方案,如果不节外生枝,定可一举大功告成。然而,就在張恭成功地冲过铁道,把桥上和桥下的敌人引到了东边之后,吕连长指挥陈文贺带着十个战士傍冲到桥下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敌人不但从帐蓬里伸出来一轻一重兩挺机枪对战士们疯狂射击外,从北边又飞过来两架飞机,只擦着两三丈高的地皮用重机枪也对战士们狂扫过来,顿时,爆破战士多数牺牲。已负重伤的陈文贺怒火填膺,抓起一挺轻机枪呼地站起来对着一架敌机猛打。冷不防身后另一架敌机一面向他俯冲,机枪一面向他猛射。霎那间,陈文贺的身体被重机枪打成了蜂窝状,浑身满是机枪眼。但他柱着机枪,噔着双眼,许久才倒了下去。至此,十名爆破战士全部牺牲。

吕连长一看炸桥无望,冲上铁路鸣信号枪示意在东侧艰苦战斗的战士撤离。张恭看見信号,和战士们拚命杀过铁路,往西走形盆口,撤到山里去了。

第二天,日军庙口司令部中佐坂本带大队鬼子由汉奸翻译吕四井带领到形盆一带扫荡。这一带的村民听说鬼子来了,都去山上躲避。鬼子们在土门找到了一个坏蛋贾文曲,由他带路去山里找人。在双页岭上,土门村二十多个村民被鬼子截住。吕四井逼问中国兵在哪里?谁通中国兵?大家沒有一个回答。一个日本鬼子从贾家媳妇张曼铃的手里夺过来才一岁的婴儿,把他放在青石板上威胁说,如果再不说出中国兵的下落,就要把这个婴儿用刀劈死。但村民们还是缄口不语。残忍的日本鬼子中佐坂本竟然当着张曼铃和众乡亲的面,把这个无辜的婴儿用马刀劈死了。众乡亲不忍看这悲惨的一幕,都扭过脸去。孩子的母亲张曼铃被气得脸色发青,当场就昏过去了。鬼子们却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而与人民为敌的坏蛋贾文曲却在一旁幸灾乐祸。

 

杨秀平:13783010443

  云:15039257789   14783920988

2013224日农历正月15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