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小孩卖烟进炮楼   亲见鬼子吃人肉

 
 

 

 

一、    小孩卖烟进炮楼   亲见鬼子吃人肉

在我郭湾的娘家,有一个邻居秦德信老人。弟兄五个,他是老五。为人忠厚善良,和谁都合得来。但他有一个坏毛病,每到想起什么事或到吃饭的时候,就要干恶心“呸”“ 呸” 地唾上几口,就要离开别人,自己到一边去吃。天长日久,他也习以为常,也不觉得怎么样。

     有一回我见到他,趁着周围没人,就问他:“秦爷,你啥时得了这个呸呸唾的毛病?”秦爷见问他这个,禁不住又一阵干恶心。呸呸地唾了起来,难受得泪都出来了。我看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忙陪着不是:“秦爷对不起,我不该问你这个。”秦爷不唾了,才对我说:“唉,六十多年了——”接着他给我讲起了六十多年前自已己亲身经历的一段往事:

     一九三八年春,日寇侵占了咱们淇县。为了防止八路军和其它抗日武装,在村西建了好些据点和修筑了很多炮楼,在我们郭湾村的西边也建了据点,修了炮楼。我的大哥和二哥参加了抗日武装,在和日军战斗中,先后都牺牲了。当时我才十岁,生活的逼迫使我知道怎样心疼大人。我的父亲会卷纸烟,夜里卷一些纸烟让我白天拿到据点里去卖。

有一天中午我又到据点里卖烟,适逢有几个日本鬼子在炮楼里吃饭,这一回他们吃的是包子。只听他们说道:“这几天伙食大大地好,每顿都有肉的干活,这种肉很香很香。”鬼子一面说着,一面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填,嘴角和下巴都在往下流油。再拿手往脸上一抹,顿时脸上都是油光光地,活像一个个恶鬼。我看着他们的这副嘴脸,既害怕又恶心。

这时一个鬼子看见了我,手里拿着个包子对我一晃说:“小孩过来,拿包子换你烟地可以?”鬼子的话我不敢不听,慌忙过去了。这个鬼子从我的烟篮里使劲地抓了一大把烟,把这个包子给了我。我也是经常挨饿,拿着这个包子瞧也不瞧就吃。包子馅是纯肉的,我的牙被一片骨头顶了一下,我忙吐出来瞧。你知道是啥?原来是带着人指甲的一块肉!当时把我恶心得直想吐,但怕鬼子找麻烦,就忙跑到据点外的墙根,才“哇” 地全吐出来。吐出来后,还觉得很恶心,一直干嗑着跑回了家,拿温水凉水漱口都不行,从此就落下了这个干恶心,呸呸唾的坏毛病。一到自己想起这个事或看到别人吃包子的时候,老毛病就犯了,就要干恶心一阵。

秦爷说到这里,禁不住又是一阵干恶心。这时我也想起了别人曾经说过的,在日军统治时期这一带常有年轻人和小孩神秘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事件发生,是不是和鬼子吃人肉的事有关?秦德信老人的坏毛病连累了他的一生,也是从侧面对日本法西斯惨无人道的残害中国人民的血泪控诉。

 

                                 作者:杨秀平 13783010443

                                 整理:蔡  14783920988  15039257789

                                                     2013220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