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鬼子逞凶惹天怒

 
 

 

五、          鬼子逞凶惹天怒

杨秀平

1939812日,淇县国民党西县政府的武装中队长辛长山带人在小泘沱村打死了日军征粮队的两名士兵后,又到大洼村派粮派款。次日,日军少佐石野武就带30名日军和县警备队皇协军70人到大洼村报复。

自从小泘沱事件传到大洼村后,村民们就猜到自己必受牵连,于是派岗哨在村四周嘹望,如果发现敌人就立即转移。果然在次日上午九点钟后,岗哨发现大队日伪军自东向西开来,就马上组织村民向西边的朝阳寺逃去。

敌人发现了村民的踪迹后,紧追不舍。这时刚出嫁到大洼村的媳妇申起缨先行一步带着部分村民上了朝阳寺。她看到在朝阳寺脚下的常家岭,敌人只差二十多步就追上村民了,急得她脱下自己的外罩布衫,在朝阳老奶的石像上一面擦着灰尘,一面一遍遍的祈祷:“老奶奶睁睁眼看看吧,日本鬼子又来杀害无辜的老百姓了,下场大雨把他们冲走吧。”话音刚落,忽然间浓云密布,沉雷滚滚,狂风大作。常家岭上,倾盆大雨直泻而下。鬼子和伪军霎时间被风刮雨打得睁不开眼,一走一跌,迈不开步。石野武只得下令收兵回到淇县城。

而这一天,除了常家岭外,其它地方都是晴天,就连和它很近的朝阳寺,也根本没下一滴雨。

194085日夜晚,住淇县庙口据点的日伪军一百多人到灵山里扫荡。敌人首先把外口的窄狭村的房屋全部点燃后又向赵庄村扑来。他们往西还没走够一里地,突然天空一个照明弹从北边的灵山方向飘来,随即咔嚓地一声巨响,照明弹炸裂,随之沉雷轰鸣,大雨倾盆而下,把敌人淋得站都站不稳,慌忙下令收兵。当他们刚撤到灵山口时,发现这里根本就没下雨。于是敌人重新杀向赵庄,等到了窄狭口时,又是一阵大雨兜头向鬼子头上浇来,再次把敌人浇成了落汤鸡。敌人没法,只得回兵往庙口去了。这一天,其它地方也是没下过雨。

1945628日,我汲淇县县大队拔除庙口据点的战斗打响。按照原先的部署,到天明五点时分,无论打开打不开据点都要撤出战斗,因为当时我方力量和装备都比不上日伪军,一旦敌人的援兵过来,我们将陷入反包围,受到敌人的里外攻击。夜里零点,战斗准时打响。那一天,到了早晨六点多钟,天还是漆黑一团。思德和淇县的日军不习夜战,不敢过来增援。庙口的日军支持不住了,集中火力向东猛射,企图突围。我县大队正想放敌出去,在运动战中歼灭敌人。于是就在东方放出一条口子,放蛇出洞了。敌人刚逃到原本庙南地,就遭到了县大队二连的伏击,其后方也受到了县大队的追击。我们给敌人来了一个砸头割尾巴,使敌人伤亡惨重。七点以后,天才微明,鬼子思徳据点和大牛庄据点及淇县方面的增援部队才过来,救走了剩下的残兵败将。

老年人都回忆说:“往常的时候,六月间天气,天到四、五点钟就亮了。而今天,直到七点以后天才明。该日本败哩,这真是天意呀!”

不独我县,在东北也有这样的例子:1932年,日本鬼子的一个专种大烟制造鸦片的开拓团一千余人,看上了牡丹江和二道河子外汇口一片肥美的小三角洲。他们强迫把在这里居住的中国百姓赶到大山梁上居住后,占居了百姓的家园,开始研究种植生产鸦片,毒害中国人民。723日,南北两片乌云在这个叫葫芦头的山顶交汇,一声霹雳,天空中射出万道火光,把这个山顶炸的粉碎,亿万块石头滚下山来,堵断了牡丹江的江流,江水一时漫流,淹没了这个三角洲,把鬼子的开拓团一千余人全部捲入了汹涌地牡丹江里。

日本鬼子在中国,由于逞凶作恶太多,惹得天怒人怨,遭到中国人民和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强烈反抗,终于战败投降。

 

13783010443

2013611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