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何旦升祈雨上灵山   黄巾军杀人八百万

 
 

 

                              何旦升祈雨上灵山   黄巾军杀人八百万

  /杨秀平

     春日融融的三月二十三日下午,刮了几天的大风停止了,我们又到大灵山景区去采风。当我们走到景区外的三皇殿时,在庙院扫地的一位老人十分热情地给我们讲述着过去在景区内发生的故事。其中有一个故事叫《何旦升祈雨上灵山,黄巾军杀人八百万》很有意思。回来后,我们又专程采访了这个故事的传播者蔡玉亮和蔡玉珍两位老人。

话说在汉朝末年的商丘,出了一位大孝子叫何旦升。父亲死得早,家中没有哥弟姐妹,只有他和老母亲艰苦度日。母亲七十多岁了,一辈子吃斋念佛。因为家穷,何旦升三十出头了,还没娶上媳妇。这一年闹旱灾,五月小麦绝收,秋苗又没种上,家里没了隔夜粮。何旦升愁眉苦脸,在树下看着天发呆。当他看到了树上的两个小乌鸦叨来吃食在喂窝里的大乌鸦时,禁不住问他母亲说:“娘啊,小乌鸦为啥要喂大乌鸦?大乌鸦不会自己找食吃吗?”母亲长叹了一口气,说:“儿啊,自从大乌鸦把小乌鸦孵生出来后,是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到处寻食,自己不舍得吃一口,叨回来一口一口的把小乌鸦喂养大了。小乌鸦的翅膀硬了,能飞能跳了,大乌鸦却累病了。小乌鸦为报母亲的养育之恩,所以就四处觅食,来喂养自己的母亲。”何旦升一听,不觉眼里噙泪,想道:“禽畜尚能如此尽孝,何况是人!”因对母亲说:“娘啊,咱们不在家受罪了,咱去逃荒要饭吧。现在全村的人逃荒的不算少,咱不能呆在家里等着饿死。”母亲道:“儿啊,你看你娘都这么大年纪了,哪还走得动路?其实自己的事小,能祈下点雨种种庄稼才是大事。我要是能动弹,就要去灵山祈雨祷告,灵山有个龙王庙,非常灵验,让龙王下大雨,既救了咱,也救了这一方的百姓。”何旦升道:“我舅舅不是在灵山寺当和尚吗?咱们正好趁机去找他。您走不动路,我用担子一头担着您,一头担着行李,咱们一路要着饭往灵山去。”母亲说:“难得儿的一片孝心,那咱就去吧。只是苦了你呀。”何旦升道:“只要娘有口饭吃,到灵山能祈来雨,受点累也不算啥。”母亲听了心里高兴。

于是何旦升一头担了母亲,一头担了行李碗筷,一路要着饭径往大西北的灵山寺走来。也是当时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三里五里不见一个人,三村五村要不上一碗饭。在路上半顿饱一顿饥的走,要来的饭何旦升都先紧着母亲吃,稍有余剩自己再吃。在路非止一日,晓行夜宿,约有二十多天,他们终于来到了灵山口外。母亲因年事已高,禁不住酷热,中了署,挂带得眼睛也看不见了。此时昔日的壮汉何旦升却也被累得活像一个六十多岁的病老头了。饱受炎热不说,也因时常填不满肚子,又受了几百里劳顿之苦,也中暑拉起了痢疾,竟然也生起病来。但他还一头担着老母亲,为了不惹老人生气,硬是挺着病体一步一顿地挨到了这里。再往前走五六丈远就是一个丁字路,只要顺着丁字路往北走一里半地就是大灵山了。

正在这时,忽然间灵山寺钟鼓楼的那口古钟传来了浑重的嘡嘡声。母亲听见了,对何旦升说:“我儿呀,马上就到灵山寺了,就要看到你舅舅了。咱们不急,坐下来先歇会儿吧。”何旦升道:“娘啊,孩儿听您的,那咱就歇会儿吧。”于是放下挑子,把母亲扶到一棵树下的石头上歇息。何旦升依偎在母亲的旁边也坐下来,谁知他一坐下来就感到头晕目眩,竟然打起混盹来了。朦胧中,他看见一个人从北边的丁字路朝这边走来。但见他童颜鹤发,白胡须飘在胸下,连白眉毛都有一匝多长,身披袈裟,手持明晃晃的铁禅杖,一边走,一边念道:

“黄河九千年一澄清,

我记黄河九澄清。

欲知人间多少事,

请你问问我老翁。”

何旦升一见灵山寺的神仙来了,忙站起来毕躬毕敬地深施一礼道:

“如今天大旱,

百姓命倒悬。

吃尽千般苦,                 

祈雨上灵山。

还有多少路?

晚辈问大仙。”

老神仙见何旦升向自己问路,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接着答道:           

“有心在眼前,

                      无意在天边。

                      灵山有多远?

                      九曲十八弯。

                      一曲一座山,

                      一弯一重天。

                      漫道在瞬间,

                      十万又八千。

                      圣母山上住,

                      对面或无缘。”

何旦升一听,老神仙的话说得很茫然,究竟是我的诚心还差十万八千里呢还是灵山离此地还有十万八千里?他一时脑子里转不过这个弯,回头去看母亲,母亲已饥渴而死了。他呼天呛地的哭叫一阵,再去看那老神仙时,他早已没了踪影。何旦升直哭得天昏地黑,一口痰堵住喉咙硬是没喘过气来,伏偎在母亲的身边也去世了。

何旦升和母亲的魂魄在幂幂之中游荡。在地府中,他们看到一座硕大的铁笼,里面囚禁了八百万个恶魔。这些恶魔看见何旦升过来了,一个个现出可怜相,齐齐地跪下讫求道:“我们都是好人,闫王爷将要把我们打入十八层地狱,就永远不能转生了。望您母子可怜可怜我们,放我们出去和闫王爷说说情,让我们不受这地狱之苦。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永世不忘。”何旦升母子忠厚善良,心一软,就动了善心,真的打开铁笼,把这八百万恶魔放了出去。谁知这些恶魔都是在世上作恶多端的坏人,被天兵天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捉拿来的,只等天帝批示一下,就要被闫王爷打入十八层地狱,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这何旦升母子肉眼凡胎,只知一心向善,误把它们放了出去。这些恶魔出笼后,并没有去找闫王爷求情,而是一哄地投胎在尘世上,一个个变成了贪官污吏、奸商恶霸、流氓地痞。他们欺压良善,祸国殃民。

天帝听说此事,十分震怒,命闫王爷严厉追查责任。查来查去,查到了何旦升母子头上,他对此事供认不讳。闫王爷要治他们的罪,经他舅舅多方说情,闫王爷念他母子一生行善积德,奏本天庭,不予追究责任,但必须转生世上,收回恶魔。何旦生因此下转黄巢,于汉朝末年举行了大规模地农民起义。起义军头勒黄手巾,号称黄巾军。他们杀死贪官污吏、奸商恶霸、流氓地痞八百万,收回了这群恶魔。

在灵山外的三皇殿西边赵家河北岸,当年何旦升母子升天的地方,人们为了彰显善德,在此修建了善德庙。庙宇坐北朝南三间,里面雕了何旦升母子的塑像。座下还塑有小鬼小判在两边把门。东西墙壁上画着黄巢起义的图像。何旦升母子像前整日香火不断,人们祈福的、求子的、寻找财物的等,每求必应,十分灵验。只是这个庙里的一个小判生性好动,以为人们给他的供俸少,夜里常去小寺口村串门寻食,使小孩子看见害怕。一天夜饭后,小判又钻到张家厨房里,张家媳妇在涮锅时,无意将涮锅水向旮旯里一泼,正巧泼到了小判头上,顿时“叽”的一声,一溜明星往善德庙去了。夜里睡觉的时候,张家媳妇做了一个恶梦,梦见小判对她说:“我和何老爷虽有地位不同,但也同堂为官。你们为啥光给他上俸禄而不给我上?我连饭都吃不饱,只好到村里弄点吃的。如果您以后多给我上一点供俸,我情愿让您把我钉在这里,不去村中寻食。”说罢就不见了。张家媳妇惊醒,接着就发起了高烧。次日去庙里烧香祈祷,果见小判头上有涮锅水,才知自己得罪了小判。因此按梦中的意思,给小判也上了香,供俸了果品,并把小判的脚用钉钉在了供案上。同时也向香客广泛告知,让他们给何老爷及其母亲上香时,千万不能忘了小鬼小判们。至此她的病不治而愈,小判再也不去村里走动了。

这座善德庙由于灵验,两千年来不断修善,一直香火不断。可惜五八年大炼钢铁,因炼的铁含铁量少,就把这座庙拆了,铁器扔进矿石里增加铁量;木料当材投入了火炉,石料造田垒岸,把一座好端端的庙宇在世间消失了。只是何旦升母子是否能够重整家业或在他上边的三皇殿里谋到一片立足之地,这要等到以后的善家弟子们来完善这个事了。

 

 

  云:15039257789  14783920988

杨秀平:13783010443

2013324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