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北四井的狗仙

 
 

北四井的狗仙

在今天灵山街道办事处北四井村的西沟北坡,有一座十分简陋的小庙,里面供着黄仙爷的牌位,也就是黄狗仙。相传这个庙非常灵验,谁也不敢去触犯它。二零零一年西岗乡大李庄的李振新在这个村西的山沟里建石碴厂,让崔庄村的小强开着铲车修路,无意间铲走了庙前的两块石头。在傍晚收工的时候,小强骑着摩托车回家,到了桥盟乡政府门前平地栽了个跟头,把手指头栽掉了两根。平展展的柏油路,路上没有行人和车辆,他竟然一根也没有找到,并且伤口也在发炎,一直不好。后来这个司机找人重修了这座庙,伤口很快就好了。

说起这个狗仙,确实有它的来历,那是一九四五年间的事。

北四井村有两家大姓,一家性夏,一家性刘。刘家养了一条大黄狗,长得异常凶猛。夏家养了一群山羊,个个吃得浑园。有一天夏家的羊被狗咬了,这只羊就得了狂犬病,见人就抵就啃,不久死去了。夏家怀疑是刘家的黄狗给咬了,就找刘家的麻烦。赔他两只山羊都不行,非得把大黄狗勒死不可。从此两家就起了矛盾,并且越来越尖锐,从吵闹滚到打群架,最后滚到官司场上。夏家原先人多势众,又有粮食,使刘家处处吃亏。但刘家通过刘玉春和本片保长的关系,在县上把官司打赢了。而夏家却为打官司却把家打穷了。夏家官司虽输了,但人很整爽,隔着一条河沟和刘家对垒,一旦刘家的人出门,就乱砸石头。刘家无奈,要求和解。但夏家坚持要刘家把黄狗勒死,否则血战到底。刘家无奈,就把黄狗叫到根前说:“黄狗呀,夏家的羊怀疑是你咬死了,非让你抵命不可。你要是咬了人家的羊就点点头,没咬就摇摇尾。”大黄狗的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不住的摇尾巴。

刘家就去和夏家说:“我家的大黄狗保险没咬您家的羊。”夏家却说:“狗的话您也听?不行,非得把它勒死!”大黄狗听到消息,就躲在西边的常家岭上,三天不吃不喝,也不回家。

这三天中,夏家没有得到刘家勒死黄狗的消息,就再次上门寻恤闹事。两家又是隔着村中的这条河大吵大骂,互相砸石头。

第四天头上,黄狗从外边回家,不住的挠街门。刘家把门开了一道缝,让黄狗往里进。等黄狗刚进去一个头,立刻就被主家用力一关门,把头给夹住了。主家说:“黄狗呀,只要不勒死你,夏家就一直找咱的麻烦。冤有头,债有主,你死后,只要你认为冤枉,就去他家闹腾,让他不能安生。要不冤枉你,你就算了。”黄狗的泪水刷地流下了。刘家狠了狠心,用快斧将黄狗劈死了,把尸体埋在村西边的沟北岸,简单地给它垒了几块石头,算是盖了房。

自从黄狗死后,夏家就开始不安起来,常常在深更半夜听见有狗叫声,也有狗的踢腾声,夏家的人也开始生病,这个好了换那个,不断头地发生。有一次夏家的人在屋里喂牲口,突然一条黄狗闯了进来,见人就咬。夏家的好几个人都制服不了它,咬伤谁谁疯,就找巫先生看。巫先生说:“你们冤枉了刘家的黄狗,去找刘家讲和吧。您给狗立个牌位供着,再去西边盖个狗仙爷庙,时常搁些吃食,它就不闹了。”夏家真的在房上供了个牌位,在西沟把庙盖了一下,又供些吃食,他们家才安稳下来。

有一户姓申的村民家住在庄的西头,不知怎么地冲撞了狗仙爷,他的妻子就生了病,学狗在地上爬,学狗叫。一次她的病又犯了,姓申的双手卡着她的脖子说:“谁争你谁欠你你去找谁,俺不争你不欠你你找俺干啥?”妻子就学着狗的样子爬了五、六丈远,突然清醒过来,病也好了。

刘皮旦放了一群山羊,他怕山羊冲撞狗仙惹来不测,在每次经过小庙时都格外小心,还时不时地给狗仙上上香、点根烟。一次他把羊赶在山上,自己在山洞里宿夜。半夜里突然学起了狗叫,随后就生病了。等病一好,他就成了“仙”,能一眼看“透” 人有病没有,该采用什么法治病。有的人说他,可能是黄狗为了感谢他,给他“挂了眼”, 让他在晚年能吃上饭,能挣点钱。

  云:14783920988

2014120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