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通天旋风两次袭击山怀村

 
 

 

    通天旋风两次袭击山怀村

 

今年的农历九月三十日也就是鬼节气的前一天下午两时许,一股通天旋风从淇县的髙村一带直往西南疾速刮去,所到之处,树梢被上下拽直,齐刷刷地朝天。树叶、塑料袋等打着旋呈一个大圆柱形翻飞着直达望不见顶的天空,甚是奇异壮观。风速之快,我想开足二百码的轿车也赶不上它,从看到的它从东北方出现到西南方的山怀村后山坡消失止,总共没有二分钟时间。

这股旋风从我的门前经过,我一直覌察到它的消失为止。奇怪的是,六年前的同一天同一时间,也是同样的一股旋风,也是沿着这条“道路”, 袭击了山怀村闫覌海家的西屋五间瓦房,并把整个瓦房的中间屋后坡连荆芭带瓦利亮地扔在了屋后三十丈远的山坡上,更不可思议地是,瓦还一垄一垄地搁在荆芭上,无一错乱和破碎。

这是二00七年的九月三十日,也是鬼节气的前一天,我在大洼村做木工活,傍晚听说西边四里地的山怀村闫覌海家遭了旋风袭击,次日清早上过坟后前去看稀罕,果然看到了这股旋风的杰作。听村民们讲,这股通天旋风从闫覌海家经过,只听门窗噼里啪拉地响,接着又是“呼” 地一声,随后就看见一大块荆芭旋转着离地皮有三十多丈髙,飘飘荡荡直向屋后的山坡上飞去,一会儿功夫,它被轻轻地搁在了山坡上,这股旋风随既消失了,树叶、塑料袋等落满了整个山坡。

有村民鼓弄闫覌海说:“你家纯粹遭了天灾,像这样的事政府肯定能救济,你去找支书说说,让他给你开个信,到民政局就能领笔救济款。”他经不住鼓弄,真的找了一次支书。我记得那是十月初一上午八点钟他找罢支书回的家。而今年的十月初一他又在这个时间从行政村小泘沱往家里走。我碰到他时,陡然想起了六年前的事。不过这一次他的家再次经过旋风袭击时完好无损,而他则是从鸡场打工请假回家上坟的。

说起旋风,有大的可通天,风速迅疾,小的风速较慢,甚致人可以追上。从我记忆中的耳闻目睹,一般都在农历八至十月多有发生。有趣地是,有的旋风平地而起,平地而落。有的不知从哪刮来,到坟堆上就不见了,所以在每年的十月前特别是鬼节气前,我们就能多次看到有的旋风到坟堆上落下的事。迷信的人就会解释为那是谁谁谁的魂出来游荡了。遇到大的旋风就会解释为那是群鬼的集体活动。一般的大小旋风都会“躲” 着房屋、人、畜,未见有过毀坏的事件发生,人们解释为再厉害的鬼也怕阳间的人。而发生在山怀村闫观海家房顶被揭的事,没有一个人能说得清究竟是为了啥。

有关通天旋风和小旋风的成因起落致今都没有一个可信的科学答案,而这两股旋风所经之时间、道路惊人的巧合,又有谁能解释清?

 

14783920988

2013116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