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五) 

 

 

 
 

 

陈清莲训夫

 
 

               陈清莲训夫

杨秀平/

四月十三日下午我们去灵山景区清凉庵采风,看着这里游人如织及满目的美好景致,不由使我们想起了和这个景区繁荣有关的《陈清莲训夫》的故事,这个故事虽很久远,但回味攸长。

说的是灵山外过去出了一家大户,姓郭,家有一位公子哥,叫郭顺。他风流倜傥,文笔很好,皇王开科,考取了探花。因狂傲不羁,慢怠吏部官员,被放官贡生。他嫌贡生不是个啥官,迟迟不去上任,整日和一帮闲人喝酒、闲逛、鬼混,不到一年,就把一个殷实地家掏空了。郭大户老两口多次劝他走正道,他都当成了耳旁风,甚致厌烦二老絮叨。二老一看事儿不爽当,这个家将要被他毁掉,赶紧为他娶了妻。他们满以为妻子能拴住他的心,使他回心转意,安安生生地过日子。谁知妻子的苦口良言他更不听,还嫌妻子碍事,多次对她拳脚相加,撵她回娘家。

他的妻子是邻村陈员外的千金,叫陈清莲。她除长得一表人才外,而且琴棋书画、伙食针线样样出色。更可贵地是,她通情达理、尊老爱幼、不怕吃苦、任劳任怨。面对丈夫的作为,他十分痛心。在回娘家的时候,还在规劝公子哥说:“你这样胡来,恐不久的将来你会把二老气死。他们死后你还依靠何人生活?你及早离开你那种酒肉朋友吧,他们在你生死关头不会帮助你。”公子哥却说:“人生在世,义气为先。我这么待他们,给予饭食钱粮,他们会知恩图报的。”妻子生气地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画猫画虎难画骨。你依靠他们,他们图的是你现在有钱有东东西,等你真到穷得揭不开锅的时候,恐怕去他们家要饭,他们就不会认你,也不会给你饭的。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你想想为妻我是在为的谁?说的话对不对?”公子哥嫌她絮叨,为了能长期和酒肉朋友厮混,竟然一纸休书送到陈员外家,把妻子陈清莲休了。

陈清莲回到娘家,无颜出门,由于郁愤,以自家遭遇为题材,整日编写《劝世篇》,以儆世人。郭老夫妇由于生了这么个不孝子,气火攻心,不到一年,双双离开了人世。而陈清莲还去披麻戴孝。但这些并没有触动公子哥的心,反而容忍流氓对妻子动手动脚。陈清莲连悲带气地对公子哥说:“你再不思悔改,日后恐要饭也赶不上时候!”公子哥照样不听。陈清莲无可奈何,也无法再回娘家,就来到灵山口的东碾沟清凉庵中带发修行,法号妙真。为什么她要带发修行?只因她认为和郭公子的尘缘未了,还想最后给他一个回心转意地机会。她在清凉庵中十分勤谨,除夜里念经和继续编写《劝世篇》外,还白天带着尼姑们在东西碾沟垒岸开荒,种粮种菜,种药材栽果树。三、四年之中把整个清凉庵及周边地带打扮一新,扩展了一个游览区,并有了一定的经济收入。各地游客纷致沓来,就有人开始为庵中集资捐款,修葺大殿。来庵中定居念佛的外地尼姑也多了起来,一时间清凉庵名声远扬在外。

有一年天旱无雨,成了灾荒年,百姓纷纷逃荒在外。陈清莲把庵中库存的粮食尽数磨成面粉,支大锅救济穷人,凡来庵中要饭的人,都能吃上饱饭。

郭公子除浪荡不羁外,还好逸恶劳。二老死后,除荒废了大量土地外,也把家折腾得不像家了,这个时候他才想起老人和妻子的好处,也有多少诲改的心思,多次和酒肉朋友们商谈怎样重整家业。大家给他出主意,让他首先把那个贡生的官职赎回来,有了官职,一切都好办了。但遇此灾荒年,生活都成了问题,家中那还能拿出买官职的钱?他让酒肉朋友们帮忙筹集,他们一个子儿也拿不出。无奈何把家里稍微值钱的东西变卖一空,连进京的路费也不够。已经出嫁的姐妹早已和他断绝了来往,无奈何忍痛变卖房产,又卖地产,好不容易才把钱筹够了。有谁知到了京城吏部,有一个曾去灵山寺和清凉庵烧香的官员一听说他就是气死二老、休掉贤妻、败坏家业的不孝子时,勃然大怒,将他痛斥一顿,大笔一挥,在官职薄上将郭顺除名,永不录用。并命军士将他逐出京城。

郭公子怏怏地回家,想拿这些钱再娶个妻子,就四处托媒婆。谁知他已臭名远扬,哪家也不愿和他结亲。身上的那些钱一天比一天少,他也认为其它的侈望无盼,就破罐破摔。为了消遣,还和酒肉朋友们多次去逛妓院,不几天就把钱扑腾精光。现在的他,真的成了上无片瓦之屋、下无立锥之地的人了。

吃饭成了问题,郭公子就去找酒肉朋友们。但来到他们家,别说吃饭,就是喝口水也很难。他们的家人对他愣鼻扯眼,埋怨他不走正道把好人都挂带坏了。他一气离开他们,第一次不顾面皮满街要饭。但都听人嘲讽说:“我们要饭是真没有,你这个父母官要饭是装穷。你家大业大,又有贤妻,又有官职,大概是私访民情的吧?”

郭公子到处要不来饭,这才彻底醒悟,认为妻子的话句句成了现实,是自己不听贤妻的话,才落魄到这步田地。他痛心疾首,决心去清凉庵中找妻子请罪。

郭公子因肚中饥饿,一步一顿地来到清凉庵中。这时已是晌午时分,来庵中讫食的穷人开始排队打饭,由陈清莲亲自掌勺。在这么多的人中,郭公子无脸面对自己的贤妻,就把一顶草帽遮着个脸也来排队。陈清莲这两天夜里一直在做同样的梦,都是梦见自己的丈夫前来寻她。所以她一面掌勺舀饭,一面不时地向人群中看着。郭公子还怕在这种场合被妻子看出后难堪,一直往后退。谁知到了最后,饭就没有了。陈清莲把饭舀完,问大家说:“谁没吃饱请报一下,我们再做。”大家都说:“都够吃了,您就不用做了。”郭公子不好张口说自己没吃上饭,无奈何找了一个旮旯躺下。

由于吃饭的人多,陈清莲紧张地准备做夜里的饭。郭公子露了几回头都见她正在忙活,无法去找她。饭熟了,大家依然去排队打饭。由于天色已昏黑,郭公子以为陈清莲认不出他,这次他就排在了前边第一名。心里话,中午我在最后没吃上饭,这次排到前边肯定能先打到饭,这回不会挨饿了。谁知陈清莲对大家说:“上次谁排在哪还排在哪。”大家重新把队排好了。但郭公子还在头一名没有动。陈清莲说:“上次饭到最后有一个人没吃上饭,这次照顾照顾,从后边往前边开始舀饭。”于是大家就按秩序从后边往前边打饭。可轮到最前边时,又没有郭公子的饭了。

郭公子又没吃上饭,几乎饿朦了,免强回到旮旯里躺下。在朦胧中,他见贤妻陈清莲提着饭来让他吃。此时他心中的感受难以用言辞形容,竟给她跪了下来,扯着她的衣服泣不成声。陈清莲故意愤怒地斥责他说:“你是何方狂人,这么清静的地方,容你对我非礼!”郭公子道:“我本是你的夫郭顺来到你面前。只因你一气出家后,二老思念成疾,先后去世。我变卖了家产地产料理了二老的后世后就来找你了。谁知你全不念昔日夫妻之情,两顿使我不得吃饭,已经快饿死了。现在你来找我,又故意装着不认识我,不知你为何这般作弄我?”陈清莲道:“我不是你的妻子,我昔日的丈夫郭顺已经死了。我现在是清凉庵中的住持妙真。看你已两顿没有吃饭,也是慈悲之心迫我来给你送饭的。你不要胡思乱想,快吃了饭睡觉吧。”郭公子求道:“贤妻啊,我真是你的夫啊。过去的事都是我的错,望你还能记结发之情,就认下我吧。”陈清莲这才松口道:“你如果给我痛痛快快地吃下这些饭,我再考虑认不认你。”郭公子一块石头落了地,才狼吞虎咽地一气把饭吃完了。

陈清莲看到昔日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丈夫郭顺落魄到这步田地,不由一阵心酸,泪水直往下留,禁不住抱着他痛哭起来。郭顺一面哭,一面狠搧自己的脸,一遍一遍地向她忏愧,承认错误。求她回家重整家业,过安生的日子。

谁知陈清莲一听郭顺让她回家过日子,十分生气地对他说:“现在你来求我回家和你过日子,已经晚了。早知有现在,何必想当初。在你和一帮酒肉朋友疯狂败坏家业的时候,二老是怎样劝你的?我是怎样劝你的?你不听倒还罢了,你不该嫌我絮叨、碍你的事,全不念咱结发之人,夫妻情深而把我休了。知情人倒还能体谅我的苦楚,不知者妄论我的是非,使我不好做人。你更不该惹二老生气,活活气死二老。二老死后,我还对你悬有一丝挂念,为尽孝道,还去为二老披麻戴孝。再次劝你走正道,你又当成耳旁风。在你穷困潦倒的时候,你就该来找我想办法重整家业。你不该把家产全部卖掉去图虚名,更不该拿家产去逛妓院,毁掉自己的精力和名声,去填无底枯井。现在你什么也没了,穷途末路了,昔日在你家大吃大喝的酒肉朋友咋不跟你了?咋不救济你?环境变了,人也变了。你已不是过去的阔少爷,我也不是昔日的陈清莲。我对尘世间的百态已经厌倦,而是变成了逃避在这世外桃园吃斋念佛的尼姑妙真。现在的清凉庵就是我的家,现在这里离不开我,我决心在这里住一辈子。你让我跟你回家,你的家在哪里?”

郭顺对于陈清莲的训斥,一直不敢吭声。直到从最后的一句中听出了一点希望,顺着她的话音说:“那我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咱在这里搭房居住。”陈清莲道:“这里是清静的地方,圣洁的佛家道场。这里的姐妹都是和我一样经历了人间的磨难而不愿再和男人共同生活的人。你在这里有辱佛家道德,如果你真心悔改,想重新做人,就请在这对面的灵山寺也带发修行,等你大彻大悟后,我自然会找你,咱们就一齐还俗,还是恩爱夫妻,再过幸福的日子。”郭顺决心痛改前非,答应次日就去灵山寺修行。陈清莲出去为他送来了两条被子,给他铺展好后,又把自己未写完的《劝世篇》拿给他,让他真心领会,续写完成。

陈清莲回到卧室后,一夜不曾入睡,拿出平时积畜的布料为郭顺赶做衣裳。一面做着,禁不住回想过去自己曾经有过的恩爱、现在自己丈夫的苦情,哭了一场又一场。她把自己的爱心和痛怜,郁愤都通过这一针一线缝制在衣服里,希望能够温暖丈夫的心。天亮了,衣服做成了。她又为丈夫做了一顿可口的饭,来叫他过去吃。郭顺过去后,看着这个场景,也禁不住双眼流泪,再次给贤妻跪下了。泣不成声地说:“你不但是我的贤妻,更像我再生的爹娘。我夜里做梦了,梦见的就是你坐在豆油灯下一面哭一面为我做衣裳。我今生如再不痛改前非,好好待你,就不是人!”陈清莲让他趁热吃了饭,又让他换了衣裳,然后哭着送他下山,一直送到小寺口夫妻才洒泪惜别。

却说郭顺到灵山寺带发修行,读了大量佛家经典,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又认真阅读了妻子未完的《劝世篇》,细细品味这其中的意思,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闲遐之余着手续写这部书的后半部。佛家的道德观念占据了他的脑海,使他处心设地地为人们的慈善事业作贡献。他的学问很深,还致力于苦心研究医学。他想通过为人治病疗伤来对社会作一份回报。他为了验证已有的药方的功效,就把自己当成病人,亲偿百草,向自己开刀。有几次身中药毒险些丧命,但一想到贤妻就在自己一河之隔的清凉庵中惦记着自己、支持着自己,顿使他增加了研究医学的信心和勇气。他开始走出庙门,虚心地向老中医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二年中他掌握了一些高深地医学水平,开始为病人免费治病。

其实来灵山和清凉庵烧香拜佛的善家众人,有相当一部分是为病因伤而来,郭顺在为他们作道场烧香祈祷的同时,还施与药物治疗,有很多人痊愈而归。

在清凉庵中,陈清莲知道了郭顺已经学医治病救人,心中高兴,就率领众姐妹在东西碾沟和王莽洞的所有地方种了大量的各种草药,来供应郭顺治病所用。每到夜晚人静,陈清莲都要在清凉庵上向北遥望,企图能看到夫君的身影。而在灵山寺内,郭顺因思念贤妻,就到三皇殿上向南凝视。但是眼前的赵家河无疑就是一道汹涌地天河水,还有那佛家森严的戒律更是一条不可越逾的鸿沟,无情地阻隔着两颗热血澎湃的心。牛郎织女相隔千万里尚能够每年七七相会,而他们只相差一里却不能互诉忠肠。为此二人彼此长叹,把情结都融化在了《劝世篇》中。郭顺把自己的经历写进了书中,而陈清莲也把自己的感受在书中表示得淋漓尽至。二人通过游客来回传递书稿,最后由郭顺归纳成形。

郭顺能为世人作贡献体量到了生活的充实,也真正悟出了贤妻妙真的良苦用心,时间一久,真心皈依佛门的愿望日渐强烈,因此削发剃度,取法号悟真。

曾经罢斥过郭顺的那个吏部官员得了忧郁症,三年了经过好多医生医治都不见疗效。这一日来到清凉庵和灵山寺烧香许愿,灵山寺慧通法师看过他的面像后对他说:“你曾在三年前拆散过一个好家庭,使文曲星不能附体辅国,天帝震怒,使你得了这个忧郁症。我寺中有位神医,叫悟真,他能治好这个病。”官员就找到了悟真,求他医治。悟真开了药方,抓了药,当时就叫小僧熬好,吃下一副。同时用佛家释义给他讲解得病的缘由。让他心胸开阔,附以药物,病情自然就好。当他听说了这个悟真和尚就是当年被自己罢免官职的探花郭顺时,羞愧难当。又听了他夫妻的故事后,心里的触动很大,决心对他进行补偿,来赎自己的罪过。他把自己的积畜拿出了一部分,为郭顺重新赎回了地产房屋,又为他翻盖一新, 然后通过卫辉府使他夫妻还俗。

郭顺夫妻还俗后相敬如宾,勤俭持家,治病救人,和睦乡里。生二男三女,文武两翰林,为人称道。

时过境迁,当年郭清莲居住的清凉庵现在已经开始繁荣,将被整体开发。她留在东西碾沟的中药如黄芪、棉芪、黄莲、瓜蒌等和满坡的果树是造福人类的佳品。而在灵山寺,悟真和尚留下的心理和医学相配救人的习俗代代相传。特别是他夫妻留给世人的《劝世篇》更使灵山景区美名远扬。

 

杨秀平:13783010443

  云:14783920988  15039257789

2013414

 

 
 

 
 

[botto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