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疾凤》 作者:蔡云

 

 

 

 
 

 

第六回、徐芸应召出世面 李埏拼凑自卫团

 
 

 

第六回、徐芸应召出世面  李埏拼凑自卫团

 

诗曰:

美其名曰自卫团,

百姓头上多层天。

苛捐杂税不间断,

撒向人间都是怨。

书接上回。却说李埏把县政府搬到了小春花,连明搭夜办公,把个县政府各下属机关安排得井然有序,又把家属亲戚也都安排得体,同时也挂起了“淇县抗战自卫团”的旗帜,自己亲自挂帅,任团长。命得力干将辛长山任武装中队长,让他和副队长张老楞等到各村催粮派款,物色人才,聚拢到自己周围。

徐芸是大石岩里面北山沟两流水的大户,别号徐老开,乳名叫“小蛋”。下有长子徐长平,次子徐长忠,三子徐长安。在这个村他的本家,也是一个大户,有弟兄两个,大的叫徐明,二的叫徐亮,和徐芸年岁相当。他们在少年时,常欺负小蛋,把他当泥蛋一样的玩耍。小蛋的父亲一气之下将儿子的名字改成徐芸,意为一朵云彩遮住天,叫你不明也不亮。果然,小蛋改名徐芸后,无论从体力到智力等方面都超过了徐明和徐亮弟兄,他们再也不敢欺负徐芸了。由于徐芸的能干,村里的大小事都要他过问,没有不被他摆不平的事,因此他也成了全村乃致整个灵山口的骨干人物。

但徐芸又嫌这名字太凶,暗含狂傲不羁之意,就又加上了一个别号叫“老开”,有云彩慢慢开化之意,他认为这样就圆满了。但是,徐老没有想到,云怕风。徐芸没能躲开几次政治风暴的冲击,最终被吹散了。这是后话。

李埏到山区后,想到要巩固自己的地位,就得打起抗日的旗号,扩充队伍,像徐芸这样的地方实力派是他首先要考虑重用的人物。他就学那刘备三顾茅庐的样子,到徐芸家去请他到县政府任职。

徐芸这人非常讲义气,听说李埏拉队伍为了打日本,也就慷慨允许,带了儿子徐长平到县政府报到。但李埏对他并不放心,为了暗中制约他,也用同样的方法把北岭后的大户冯万里及冯万里的侄子冯秉妞弄来,作为他的得力干将。

因为徐芸在这一带算“地头蛇”,李埏不敢明着得罪他,就想任命他为抗日自卫团武装大队长,徐长平为副队长。但徐芸认为李埏并非诚实之人,也不是永久的合作伙伴,就向李埏提出了三条要求,如你李埏能答应,咱就合作,如不答应,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李埏知道他在将自己的军,心里虽不高兴,外表却显得十分地通达,任你说嘛,我为了抗日,别说三条,三十条我也答应。

好家伙,徐芸就不客气了,一气提了三条:

第一、要爱民如子,不能骚扰地方;第二、真正的扯旗抗日,不能下山降日;第三、既然大家为了抗日走到了一起,不论大小都是兄弟。特别是上了战场,不是亲弟兄要胜似弟兄,大家必须结拜,誓同生死。

哦,原来是这三条,李埏高兴地答应了。于是选了时日,请徐芸和他儿子徐长平到县政府聚会,并招呼专员黄德钊,文书官杜希尧、钱粮官王增庆、助理徐现、以及冯万里、冯秉妞、辛长山、张老楞、杨尚志和朝歌寨匪首申有济、申有和、申小七、王海顺及小头目苏三、苏四等人一起过来结拜。这帮人就在这县政府的杨家大院里分两抜对天起誓,歃血为盟,结为异性弟兄。誓后设宴,论年庚定称讳。

第一抜:李埏年长,称为大哥;徐芸次之,称为二哥;以下次第为徐现、冯万里、申有济、申有和、王增庆、黄德钊、王海顺、辛长山。号称十大弟兄。

第二抜:张老楞年长,称为大哥;徐长平次之,称为二哥;以下次第为苏三、苏四、冯秉妞、杨尚志、申小七、宋黑幺。号称八大弟兄。这八大弟兄管这十大弟兄为长辈。

李埏高兴非常,对大家说:“弟兄们,孩子们,昔日宋江为替天行道在梁山泊聚集了一百单八将,那是为了一个义字。如今,咱一十另八人聚集到这里,咱是为了抗日救国。咱们能为国家大义,抛弃家小来,很不容易,也使我李埏高兴非常,请大家开怀畅饮。”说罢,举起酒杯。大家不再谦让,狼吞海喝起来,整个杨家院,好不热闹。席间,李埏趁热打铁,要把自己想好的抗日自卫团的人事问题重新作一安排,就问弟兄们:“弟兄们,适逢大家开怀畅饮之时,我有个关于抗日自卫团的问题,憋不住想说说,不知这个时候提这个问题是否合适,有伤大家的雅兴?”冯万里就说:“大哥的话什么时候说都合适,我们没有不听的,如谁不听大哥的话,我冯万里第一个就和他过不去!”大家也都附和起来:“大哥请说,我们大家都听您的。”李埏再看看徐芸,徐芸也开口说道:“难得大家为了一个民族大义聚在一起,能这样齐心抗日,算我徐芸没有瞎了眼。”

李埏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开始把他的决定进行公布,并让书记官杜希尧逐条作了记录:

一、        淇县抗日自卫团今天正式成立,李埏亲任团长;

二、        徐芸任抗日自卫团大队长;

三、        冯万里任抗日自卫团第一副大队长;

四、        黄德钊任抗日自卫团第二副大队长,兼教导主任;

五、        辛长山任抗日自卫团中队长;

六、        张老楞任抗日自卫团小队长;

七、        杨尚志任抗日自卫团副小队长;

八、        徐长平任我李埏的警卫员,也即贴身保镖;

九、        冯秉妞任大队长徐芸的警卫员,也即贴身保镖;

十、        徐现和王增庆分别任抗日自卫团军属处主任和副主任。

徐芸知道,李埏这样的安排,显然为了保护自己和对我徐芸的牵制,但在这人多的场

合,他无法表露,只好闷着头喝酒。

李埏又对朝歌寨大王申有济说:“咱们是国军,总得有个军衔吧,我想封你为淇县保安队队长,总管淇县的治安问题。”谁知申有济为匪贯了,不愿受约束,推辞说:“大哥的心意我领了,只是我不是那块料。当初也是被孔庆贻所逼才上的朝歌寨,我想在那里清静清净,不想要什么军衔。不过,大哥如果有什么事,言语一声,我和朝歌寨的弟兄会舍命帮忙的。”

李埏的心里也清楚,目前他这个县政府是个临阵脱逃的与国民政府脱离关系的流亡县政府,此时他自己对别人的任何封官许愿都是虚的,况且他本心就对这些毫无管教的土匪们没有封衔的意思,只不过是出于礼节,让一让他们罢了。天随人愿,申有济竟然坚辞不受,他也就来个顺水人情,不再提及此事,和大家快乐的喝酒,直喝了个东倒西歪才散。这是一九三八年三月初的事。

有诗讥李埏曰:

朝歌城西朝歌山,

一峰高耸入云端。

人道乱世能避祸,

茶余饭后笑李埏。

不是众人的这一结拜,有分教:杨家院里,几成藏污纳垢之地;自卫团中,钻入鱼目混珠之人。

直教:官方场里添白吃,百姓声中加愤谩。

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灵山疾风》经作者蔡云授权  本站独家刊登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设计制作:老农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