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疾凤》 作者:蔡云

 

 

 

 
 

 

第四回、万成目进军淇县城 王耀南列队迎日军

 
 

 第四回、万成目进军淇县城 王耀南列队迎日军

 

诗曰:

曾经帝都淇县城,

过眼云烟入梦中。

一经日寇侵占后,

七年遍地放悲声。

书接上回。却说秦会生骑了马,走小泘沱、大洼、袁庄,一溜麦地踏去,径到淇县城西门。城门口已不再有兵丁把守,他直接进城找到中山街北头路西商会会长王耀南的府邸。佣人见一个帅哥来到府内,看他白净的脸,戴着墨镜礼帽,穿整齐的蓝长衫,笔直的身材,就知道非同一般。马上问了姓名,到里边禀报去了。

这王耀南在淇县、浚县大小买卖十几处,算是淇县最大的商户。因为有钱,买了十几根枪,顾了十几个家丁,往来护卫家院店铺。又顾佣人六七个哪拆哪补,娶大老婆两个,纳小老婆四个,最近又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义女晋昭楠小姐。他性情豪爽,平时结识些豪门大家,江湖恶棍,官僚军阀,可谓是有钱有势,在淇县城首屈一指。淇县城内大小商户为了自身的利益,不敢得罪他,推选他为商会会长。他平时出门坐轿由六七个家丁随着,到各店铺走走,到各机关要点酒喝,在淇县城没有被他摆不平的事,可谓是中间跺脚,四角乱动。

今天王耀南没有出去,因为要打仗了,他城内店铺这么多,几十号人,人人都在计划逃跑的事,他劝了这个劝那个,根本在家走不开。当下听说有人求见,问是何人?佣人说他是大日本皇军的翻译官秦会生先生。本来就很心烦的他,听说日本狗来见,气不打一处来,对佣人吼道:“我一个堂堂的中国人,堂堂的商会会长,怎见他一个倭寇的走狗!去,叫他趁早滚开,否则我打折他的腿!”佣人刚要出去,从里间走出一个女人来,只见他二十六七岁年纪,风华雪月,十分标致,纯粹就是昭君重现,貂蝉再生。她用纤纤玉手捋着王耀南密匝匝的八字胡,轻启朱唇,柔声说道:“老爷你就见见人家嘛,倭寇是倭寇,他是他,到底和你一样,都是个中国人嘛。我刚才听说他叫秦会生,很可能就是我在日本留学的那个同学,是不是,叫来问问,看他说些什么?”

这个漂亮的女人就是王耀南近日收下的义女晋昭楠。她曾和秦会生一块留学日本,因为长得好,被日本特高课一个重要人物相中,介绍她秘密加入特务组织。“卢沟桥事变”后,受日本特高课的派遣回到淇县,进行各种地下特务活动。因要找个可靠的后山和适合的地点,决定先去找秦会生。到了秦会生家,向他老爹秦好询问秦会生的事。秦好讲,现在他在宋哲元军中任文书官,刚给家寄了信。信中说,宋军连日来和日军作战,伤亡惨重。快支持不住了。近日他要回家看看。晋昭楠当时就想,宋军连日作战,死了那么多的人。这里边有没有秦会生还不一定,因为宋哲元带兵,先把自已的亲信送到前线,而秦会生又是得宠的人,现在肯定也不在了,看来这个家不很称心。又去了朝歌寨,想在那里安身,并为寨上买了枪,但后来一想,这里也不是理想的地方,所以她又在王耀楠的身上打注意。她多次在王耀南眼前鬼晃,终于使王耀南动情了。王耀南已快六十岁,不便再纳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为妾,所以就换了一个方式,收她作为义女。名义上是义女,实际上是姘头,每夜伸床迭被更衣、床上厮守,比小妾还小妾。王耀南对她百般宠爱,言听计从。当下吩咐佣人,快将秦会生叫上来。

秦会生上来,见王耀南五十六七的年纪,墩实的个体,戴副金边眼睛,稀蔬的头发向后梳着,美丽的八字胡长得非常得体,就知道是非同一般的人物。再看他后边,站着一位美人,不由吃了一惊,这不就是我的心上人吗?他刚要开口,被晋昭楠摆手制止了。他毕恭毕敬地对着王耀南摘下礼帽行礼,自我介绍说:“在下秦会生,现在日军大佐万成目跟前任翻译,今儿来打扰前辈,说些目前淇县前途的事。”王耀南吩咐坐下讲。秦会生一声“谢谢”坐在桌边的太师椅上。

王耀南不冷不热地说:“听我义女晋昭楠说过,你在宋军任职。而今国难当头,你不在军中报国杀敌,还甘为日本狗,又来我这里当说客,我是个堂堂的中国人,中国是我母亲,淇县是我家,你就不怕我当汉奸待你?”秦会生右手伸出大拇指,称赞道:“前辈的民族气节令小生不胜敬佩。经过宋军与日军几次交战,我也悟出了一个道理,能保护老百性才是中国人的精神和美德,才能得民心。如今日军锐不可挡,宋军以卵击石,死伤惨重,军人家属个个家破人亡,他防范区人民流离失所,怨声载道。而作为军人,我想报国的方式有几种,只要人民安居乐业,村庄城池不遭涂炭,这就是最好的报国方式。我也是淇县人,淇县也是我家,中国也是我的母亲,我们能为保护淇县而努力,我认为是最光荣的事。前辈民族气节很重,而且在淇县城有举足轻重的领袖才能和地位,我今天就来找你让你组织一个仪式,欢迎日军入城。这也是万成目大佐的意思。万成目大佐不忍心淇县城和一城军民葬于炮火,让我来事先和你通融。昨天的纱帽山战役前车之鉴,五十三军最后两个旅全军覆没,我们大家都很清楚。一个简单的仪式,表示一下就可以了,这样就能保住淇县城。况且淇县城目前没有重兵把守,平民手无寸铁,抵抗又没有那个条件,我们也不能让同胞们作无谓的牺牲。何去何从,前辈你掂量掂量吧。”

王耀南虽是商会会长,平时在各种场合讲话滔滔不绝,但今天在秦会生面前反显得不会说话,可以说,论起军国大事来,没有他说的话,现在倒轮到秦会生滔滔不绝了。把个晋昭楠佩服得直竖大拇指,心里说,你跟了日本人才一天,就会这么给日本人卖力,真是先天有缘,一个特务,一个汉奸,让我们在这种战争的场合相见,相配合,那我们就唱好这出戏吧。。她见王耀南不言语,问道:“干爹你怎么不吭声了呢。”王耀南不自在地说:“吭啥?现在淇县城一盘散沙,李埏县长都跑了,人们纷纷从四门避难逃生,连警备队都维护不了秩序,谁能听我的?组织人抵抗,我不敢想。组织欢迎日军,怕日后老百姓骂我是汉奸……”晋昭楠劝道:“只要能保一城百姓平安,管他日后怎样评说?况且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大家都死光了,怎样打日本?不如暂且顺着他,组织列队欢迎日军入城,这也叫曲线救国呀。”王耀南说:“能有多少人听咱的?”秦会生道:“人不限多少,多少都行,万成目大佐会体谅您的。”王耀南对着晋昭楠叹道:“我的清名要被你遭踏了,成也昭楠,败也昭楠。只好如此了。”晋昭楠对秦会生道:“你和万成目大佐说说,让他一定要重用我干爹。”“那是,那是。”

王耀南出去了一下,秦会生和晋昭楠迫不及待地拥抱在一起,那个亲呀,都恨不得把对方吞到肚里去。听到了王耀南回来的脚步声,二人才松开。秦会生对进来的王耀南说:“前辈想好了没有?”王耀南说:“就这么定吧,不知日军啥时进城?”秦会生道:“中午以前。”王耀南说:“就是时间紧点。”秦会生道:“就是时间紧,我要告退了,您快去准备吧。”说罢起身告退。

晋昭楠见秦会生要走,马上对他说:“你先停停!”秦会生站住了,问她还有啥吩咐?晋昭楠转对王耀南说:“派几个弟兄和他一块出城迎接日军入城。”王耀南问:“有这个必要吗?”晋昭楠说:“这对你是有好处的。皇军看你忠诚,先紧着你封官,就不再考虑别人了。头一天,你要给皇军一个好印象。”王耀南一听有道理,马上叫了自己的三个亲信,指示随同秦会生一块出城迎接日军。并让秦会生捎口信给日军,列队欢迎的事包在他身上,目前正在抓紧组织。

秦会生刚要走,又被晋昭楠叫住。只见她走到秦会生跟前,轻声地对他说:“亲爱的,你我现在同是一条线上的蚂蚱,那我们就同在这条线上挣扎吧。等一切安顿好了,我们就团圆,风风光光的过日子。”她见没人注意 ,小声对他说:“现在万成目大佐另从彰德调来五十辆军车,满载日本兵,上架轻重机枪,马上就到了。”秦会生吃了一惊:“啊!你是狗特务?”晋昭楠微微一笑:“你不是狗汉奸吗?”被王耀南听见,一跺脚道:“一个狗特务,一个狗汉奸,那我是个啥狗东西?”

再说日军大佐万成目带日军拔帐往淇县城进发,刚过大洼村,就看见有四匹快马迎面驶来。他举起望远镜一看,为首骑马的正是秦会生。秦会生等驶到面前,他迫不及待地问:“城内情况怎样?快快地讲!”秦会生等滚鞍下马,秦会生摘下礼帽,毕恭毕敬地道:“淇县城内没有军队,只有警备队,早在前几天,县政府就逃往山里去了。”“现在情况的怎样?”“回太君话,现在商会会长王耀南正组织……”“八格!县长的跑了,商会会长胆敢组织抵抗吗?皇军是不可战胜的!你的再回去,命他们放下武器,否则全城死拉死拉地有!”不等秦会生把话说完,万城目就发怒了。秦会生脸上顿时吓出了汗:“太君太君,他们正组织列队欢迎呢,这是他的弟兄们,先来告知一声。”王耀南的三个弟兄忙附和着:“对对对,列队欢迎,告知一声。”万成目才转怒为喜,让一个弟兄在前引路,另两个夹在队伍中间,秦会生在旁。然后打手势让部队继续开进。

已是中午时分,大队日军开到县城西门。这时从彰德调来的五十辆军车也准时到达,车上满载日本鬼子,都架着轻重机枪和小钢炮。万成目示意部队散开,拉开战斗架式。

再说王耀南,自秦会生走后,马上组织商会一帮人准备欢迎日军,多数人不同意,还有人甚至强烈反对。正在王耀南作难之时,晋昭楠出来了,帮王耀南作了好多解释。她说:“一般百姓家底很薄,他们不怜惜家,所以都逃生了。我们家大业大,店铺门面都有,能走脱吗?宋哲元的几万大军抵抗全军都覆没了,我们一介百姓,抵挡一下也不济与事,徒把性命丢掉,有什么意义?还不如顺顺当当地迎接他们入城,留条小命比啥都要紧。我们还可以先做买卖,日军来了,急需很多东西,我们卖给他们,我们就发财了。”

有几个年轻人听得不耐烦了,起哄道:“看你长得人模狗样,骚的不轻。你这是汉奸言论,卖国论调,发的国难财!”晋昭楠并不介意大家对她的起哄攻击,还照常继续言讲,并示意其他人下去准备。她确实有那么好的口才,并加以色相引诱:“其实我也是爱国爱民的,试想人都没了,将来怎样复国?为了全淇县百姓的平安,我愿付出我的一切。只要以后大家不再提抵抗二字,不给大家添麻烦,他就是我的朋友。以后大家只要有什么事来找我,我就乐意为他付出。”说着,特意地扭动一下屁股,用手触摸了一下丰满的大腿。一些捣蛋货听她说话很好听,更贪婪他那充满性感的身体,以致与想入靡靡,当下都不再言语,自动散去做欢迎日军的准备了。

等日军一逼近城门,王耀南即带商会的一帮人手持膏药旗从城里涌出,站在两旁欢迎。随后又从城里吹着大笛洋号、敲锣打鼓地涌出一班音乐队,吹的都是哭伤调,好在吵杂的声音中,日军听不懂。晋昭楠紧跟着王耀南,小声提醒他说:“调吹反了。”王耀南苦笑着说:“你将就点吧!”紧接着又一队人扯着横幅标语走来,上写:“欢迎日军进驻淇县城”、“中日亲善”、“天皇万岁”等。欢迎的队伍有三百多人。

万成目即命日军入城,军车在前,步兵在后。进了城,又是一番景象:人更多,标语打的也是,贴的也是,还有条幅,彩旗,红的,绿的,黄的,粉的都有。人们手持的小旗长的,方的,三角的,还有园的,五花八门。两边礼炮齐鸣,大炮仗,小火鞭,手摔炮,钻天炮,礼花弹应有尽有。真个是热闹非凡,粉饰太平。好像真是欢迎皇军来帮我们建造王道乐土一般。

王耀南和万成目并肩走着,不时地向大家招手致意:“乡亲们,皇军来这里是帮咱建造王道乐土来了,不要听共匪宣传,以后要听皇军的话,安心营业,好好生活,中日是亲善的联邦。”接着又带头呼口号。

日军开始在各处设岗,并将政府及下属各机关系统占领。这时王耀南来请万成目,说各处饭店、家户都为皇军做好了饭,等着去就餐。万成目十分高兴,安排日军轮流到各处吃饭去了。

在北下关,老冯家被王耀南指派给一个班的鬼子做饭。饭做好后,曹长山本领着本班鬼子来了。他们看着屋里的年轻媳妇长得漂亮,一面吃饭,一面伸出拇指夸赞道:“花姑娘的,漂亮大大的!”这家人看着这群财狼,心里十分惊恐,不敢多说一句话。等鬼子吃饱喝足后,他们送瘟神一样,把鬼子送走后,他们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下午,鬼子大官们招集地方政要人物到中山街开会,研究政府各机关人员及驻各地重要人员的任命事宜。开会以前,秦会生向万成目说:“太君,我自己认为这次皇军能顺利消灭宋哲元军及顺利占领淇县城,我立下了汗马功劳,要求被皇军重用。另外,我自己还有几个铁杆弟兄如晋太平、吕四井、姜树礼、吴顺、陈都然等,都是可用之才,也应该重用。我就是您的哮天犬,会对大日本天皇孝忠的。”万成目初到淇县,巴不得要用一些像他和王耀南一样的铁杆汉奸,既然送到面前,当然高兴,一口承与下来,把名单一式递与晋昭楠,让她审批。会上,万成目根据晋昭楠审批的名单,要大家表决通过。这只是一个形式,谁敢有半点异议?会议开得很顺利,大家一致通过了各项议程。末尾,由万成目宣读了大会决议:

“大日本天皇陆军第十四师团大佐万成目受大会委托,宣布本次大会决议如下:

一、任命王耀南为淇县维持会会长;

二、任命张景源为淇县县长、袁信为副县长。

三、任命刘马成为淇县警备队队长,兼皇协军司令。

四、任命中佐川岛武夫为庙口司令部司令、中佐坂本为副司令、少佐山本为队长。

五、任命秦会生为庙口司令部翻译官;吕四井、吕四纯为副翻译官。

六、任命晋太平为庙囗司令部皇协军队长、吴顺为副队长。

七、任命董文山为淇县皇军宪兵队翻译官。

一九三八年二月十三日

由于日军刚到淇县,好多情况不熟悉,决定以后缺口人员由大家推举,日军司令部也就驻在县政府东院。

第二天,被任命人员忙着走马上任,万成目让士兵们轻松轻松,给他们放了假。这些鬼子高兴非常,成群结队乱闯民宅,疯狂搜寻花姑娘发泄兽欲。山本领了一群鬼子到了昨天吃饭的那一户家里,从屋里搜出了年轻的媳妇,他们用枪上的剌刀威逼她脱衣服。这妇女誓死不从,几个鬼子拥上来,强行把她的衣服撕开,进行了野兽般的轮奸。她的丈夫抱着不到一岁的孩子和父亲跪在鬼子的面前求情。都被鬼子无情地用枪托赶开。从上午七点半到下午两点先后有十八个鬼子对这个妇女进行了残暴的柔躏。鬼子兽欲满足了,狂笑着离去。在他们的后面,这个可怜的女人披头散发,一丝不挂地走出来,凄厉地叫了两声:“爹!娃他爹!娃呀!”目光呆滞地看了这个世界最后一眼,一头栽到井里去了。

正是:

日寇强占淇县城,

黎民百姓忍吞声。

魔鬼仁人暂相居,

到底水火不相容。

不是因为日军进驻淇县城,有分教:汉奸恶霸额首称庆,黎民百姓险象环生。

直教:阴霾翻腾锁青天,提心吊胆去做人。

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灵山疾风》经作者蔡云授权  本站独家刊登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设计制作:老农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