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疾凤》 作者:蔡云

 

 

 

 
 

 

第二十九回、 刘哲民再交王天祥 新五军兵谏吴占光

 
 

 

 

第二十九回 刘哲民再交王天祥  新五军兵谏吴占光

 

诗曰:

自古乱世出枭雄,

而今国难显忠勇。

不图王侯封疆印,

宁为雪下一青松。

书接上回。却说刘哲民和彭政护送关纯善和刘炳毅到了林县,把他们安排到抗大分校后,又向分区负责同志汇报了淇县的情况。临来时,领导又给他们布置了一项新的任务:到汲县小天河再次接通我党和国民党新五军王天祥的关系。

王天祥是国民党新五军二十团的团长,因倾向革命,早年秘密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九三九年春奉命开到豫北汲县,把守塔岗口,阻止日军向山区进犯。

 

何占勋贪色伤身  王山河重报恩人

诗曰:

苛求荣华富贵,

肆意作歹为匪。

依仗权势显淫威,

横遭杀身之罪。

 

一味欺压良善,

到头死无反悔。

巧取豪夺成盗贼,

必落皮扒骨碎。

书接上回。却说何占勋为敛取钱财,以为其父办十周年为由,给全淇县的一百五十二个保及各届下了请贴,收礼不待客,就是唱戏的老板和演员分文沒有得到戏费还都为他送了厚礼,直惹得各届怨声载道,骂声不绝。赵沟村村长王老平怕大家再遭何占勋等的毒手,找到副县长袁信,说:“袁大人呀,我今天又来给你找麻烦了,望你想想办法,让淇县的百姓免遭何占勋等人的毒手。”

袁信不等王老平说完,也不询问原因,直接对他说道:“何占勋及特务股的人的确丧尽天良,但这不是你能控制了的。你先回去吧,自保要紧。”王老平摸不透袁大人此时在想些啥,但他知道他定然不会坐看同胞再遭祸殃,此时不表态,自会有他的道理。当下也没多问,径往家里走来。

袁信在屋里踱着步子,特务股的事的确使他费心。在他的脑海里,何占勋、刘马成、张灿然、吕四井是当前对淇县百姓危害最大的汉奸。他们多存在一天,淇县百姓就多一天灾难。早除掉他们一天,淇县就早一天稳定。但是,除掉他们谈何容易?袁信正在苦思,忽然静街虎闫林走了过来,对他说:“袁大人,可是不好了,你的外甥蔡玉生被刘马成带到了警察局拷问,说他是八路军,你快去看看吧。”袁信听,心头一震,马上叫过蔡国强,急急地往警察局三二三里地葛小晨

 

吟淇河曰:

芦花飘香连一片,

杨柳摇弋垂两边。

绿草繁花映蓝天,

金鱼穿梭倒影间。

 

微风轻吹波浪翻,

船客上岸梢公安。

淇河美景入画卷,

多少游人忘返还。

有诗为证:

色财二字成祸根,

家败名裂为此因。

丧尽天良去祷告,

佛不护短乃真神。

十八、刘哲民再交王天祥 新五军兵谏吴占光

诗曰:

自古乱世出枭雄,

而今国难显忠勇。

不图王侯封疆印,

宁为雪下一青松。

 

诗曰:

也曾轰轰烈烈,

号称军中虎将。

英勇杀敌无阻挡,

王姓英雄天祥。

 

也曾抗日救亡,

率众抵拒强梁。

忍看同胞失故乡,

吴家混蛋占光。

 

哲民受党期望,

挺身指示迷茫。

抖擞精神振家邦,

从开灵山战场。

起蔡玉生,我们还得从头说起。自从彭正和王玉把他带到八路军正面办事处后,就天天做些杂务,帮助炊事员做饭,站一会岗,收发一些报纸、文件、书信等,还冷不丁地去附近几个村庄送些书信,回来时还带回来一些,每次都能把任务完成,不出差错。时间一久,他竟然成了淇县早期的八路军通讯兵了。有一天,他跑了最远的一趟路,是四十多里山路的东北方向的土门村,接信的是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少年,看样子有十六、七岁,叫个梦祥,大名叫王祥。初见王祥,他给他的印象很好,浓眉大眼,脸盘稍长,待人热情,很会说话。一会儿功夫,他们俩都混熟了。王祥去家里为他烤熟了几瓜红薯,让他在路上吃,俨然成了朋友一般。

由于这一带的新五军里新调来一个团长叫王天祥,因为他倾向革命,坚决抗战,把团部设在了小天河,并补了驻扎在黃洞里新五军副团长的缺,把所辖的新五军分别驻扎在塔岗、灵山、庙口、形盆几个山口,堵住了日寇进山的门户,但也给八路军的出入造成了一定的困难。为了打破这种僵局,彭政和王明山遵照一二九师皮定钧团长的指示,决定和刘哲民一道去见王天祥,做他的统战工作。但此时的刘哲民以看病为名,到东关关纯善家侦察敌人的动向,一是急需的情报还没到手,二是自己的病确实还没好转,因此就耽误了一些时日。彭政和王明山心急如火,这才派蔡玉生以卖核桃为掩护,到淇县城寻找刘哲民。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灵山疾风》经作者蔡云授权  本站独家刊登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设计制作:老农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