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疾凤》 作者:蔡云

 

 

 

 
 

 

第二十七回、 王尊典墓盗引匪患 申玉美碾转投李埏

 
 

 

 

第二十七回 王尊典墓盗引匪患  申玉美碾转投李埏

 

诗曰:

王尊典声名远扬,

曾使得淇县增光。

岂料想坟墓被盗,

招来些虎豹豺狼。

书接上回。却说王老平自从袁信那儿回来,就急急忙忙地把赵沟和乔明寺王家的知事人逐个地通知了一遍,把袁信对他说的事简单地说了。王家的人一听一个个摇头叹气,决定先到朝阳寺下的王家坟地看个究竞,然后再说别的事。这王家在赵沟和乔明寺也算大户,当下集中了四五十个人,大家风风火火地到了坟地一看,但只見新添好的王尊典墓又是面目全非,被踏成平地,王家祠堂一片瓦砾。王家子孙不看还好,这一看,不禁一个个摇头叹气。你道为了啥事?读者不知,待作者为你简略交待一下。

原来,王尊典死后,其家人第二次把他的尸身移葬到今朝阳寺下傍南边的一块柳圈形的墓地里,并把他使用的长柄大刀、战袍和盔甲也一并葬进了墓穴,但就此留下了无穷的灾难。曾先后有人试着来盗墓,无奈王家的人轮溜看守,墓未完全盗开。但王家离朝阳寺十五、六里地,长期在野地看守不是个办法,就由下辈子孙集资在墓地周围买下了一百亩地,在墓地盖了祠堂,这样在祠堂里看守就方便多了。但是经历了中原大战,王家家道中落,到了王老平的父亲王孝培时,已经穷得哪也顾不到哪了,也抽不出人力去种西边的王家坟地了。王家只好商量着在就近的地方找个人家白种这一百亩地和负责看守墓地及祠堂。北四井村的申记林算是一家大户,底下子侄八个,个个生龙活虎,王孝培认为他能扛住门市,就把这个活儿交给了他。

但是,一九三六年,开封出了一伙盗墓贼,装着到朝阳寺下割草,和申记林混得很熟,他们经常请申记林吃饭喝酒,时间一长,严然成了朋友一般。这伙人趁热打铁,要求把割下的草垜成垜存放到王尊典的墓地里,申记林不知道他们的用心,竟然同意了。

可是这伙人白天割草,夜里盗墓,居然挖开了王尊典的墓穴,把里面的陪葬品洗劫一空后带到洛阳变卖。

盜了王尊典的墓后,盗墓贼的贪欲还不满足,由一部分人带着赃品变卖,留下了三个人在朝阳寺內居住,继续寻找新的墓葬。王家的人去上坟,这才发现祖先的墓被盗了。已是七十多岁的王孝培十分气愤,带领王家子孙找到申记林,怪他看墓不尽心,逼他找到盗墓贼,否则就让他赔偿损失。申记林这才慌了手脚,带着申家人多方寻找,终于在朝阳寺內将这三个盜墓贼抓获并送到淇县县政府发落。

当时的淇县县长汪明鉴亲自审理了此案,责成盗墓贼限期修复墓穴并赔偿盗走的墓葬品,盗墓贼当堂承认并画了押,答应留一个人在淇县大牢作人质,另两个人回去安排赔偿事宜。不想这两个盗墓贼回到了河南省省城开封,伙同其同伙,用重金买通了省里的一个高级官员,借口把在淇县在押的这个盗墓贼解去开封审问。谁知他去后,一张状纸反把王培孝给告了。告他无中生有,捏造事实,诬告良民,串通官府,烂用刑法,使良民屈打成招。

出了这样的事,王孝培只得到省城和盗墓贼打官司,无奈盗墓贼树大根深,手眼通天,三场官司下来,王家上下使银都无济于事,债台筑了又筑,官司还是败了下来。王孝培急火攻心,竟于春节前的第四天,也就是一九三六年腊月二十六日愤然离世。

王孝培死了,他的儿子王老平就成了王家的知事人,既然官司打不赢,也就不再指望盜墓贼修复祖墓了,只好自己修复,他也不好再怪罪申记林,让申家出几个人力帮帮忙算了。申家感恩戴德,出了不少力。

王尊典墓被盗,轰动了整个淇县城,由于珍贵的文物没有了,王家也不再担心墓地再次被盗了。但是,由于欠下的债务太多,债主又三番五次地逼要,王老平无法,就决定把墓地周围的一百亩土地和王家祠堂一次性变卖给申记林。申记林一合算土地不贵,就多方奔走筹借了一些银钱替王家还了债。王家出了手续,这桩买卖就顺利成交了。

但是,北四井村也有一家大户,叫贾志林,底下也是人手众多,又和本村的一个叫冯黄毛的二混混关系很好,又和西山上的土匪刘玉春及老驴头混得很熟,头上有的是势力,手上有的是钱财。他知道了申家借钱便宜地买了王家的一百亩地后,得了红眼病,就想再多出一百块钱把这地要到自己手里,他找了申记林的朋友杨庄的黄德学来劝说申记林,遭到了申记林的拒绝。

第一轮谈判不成功,贾志林就叫冯黄毛启动第二轮谈判,冯黄毛又给申家加了一层码,但又遭到了申记林的拒绝。

第二轮谈判失败后,贾志林怀恨在心,和冯黄毛订下了一个釜底抽薪的计策,直接用金钱收买了申记林的朋友黄德学,由黄德学到赵沟村找王老平,表示愿出原价百分之五的价钱,让王老平收回与申家的地契,转卖给贾志林。王老平考虑了这里的事情并不是如此地简单,就采取了两头都不得罪的办法,再次作难卖掉了其它地方的土地,赎回了与申家的地契。

贾志林机关算尽都不能如愿以偿,一怒之下,带人在夜间偷偷地把王家祠堂给平了。王老平知道了此事后,不敢得罪贾志林,偷偷地掉了些眼泪,唉声叹气了一阵,好在坟墓没有再次被破坏,这事就搁下不提了。

这冯黄毛和其弟弟冯黑毛游手好闲惯了,不愿种地,光靠借他伯父冯老四的粮食过活,由于光借不还,弄得冯老四的生活也是紧巴巴地,时间一长,冯老四就不借给他了。这黄毛弟兄就偷了冯老四家的一对黄牛牵到河东浚县变卖。谁知在过河的时候,被三角屯的一个土匪皮八的手下把牛劫了,他们只得空着手回家。

冯老四知道了是黄毛弟兄把他的牛偷走后,十分气愤,当他们弟兄一回家,就去向他们索要。黄毛弟兄非但沒有一句好话,还竟凶狠地操起铁钎,把他伯父冯老四的人头生生地给劈崩了。黄毛弟兄打死冯老四还不算,又闯到冯老四的内室,把冯老四的妻子头上也劈了一钎,幸好当即昏迷未死。她床上的孩子冯小根当时才一岁,掉进了床仡佬里幸免于难。这个时候日本人占领了淇县城,冯黄毛和冯黑毛因在家杀了人怕找麻烦,就跑到淇县城投靠了日本人,因冯黄毛会模仿日本人说话,日本人就叫他当了个临时翻译官。日本人扫荡十里舖村,就是汉奸冯黄毛一手酿的祸。冯老四的妻子得知黄毛弟兄投了日本人,就和孩子冯小根东躲西藏不敢在家居住,更不敢提为夫报仇的事。

冯黄毛每逢回家,必先到贾志林家走走,讲些日本人的事。贾志林就问:“像我这样的人日本人要不要?”冯黄毛就说:“日本人要的都是能拚能杀、有机有谋、心狠手辢的人。像你软不拉机的,连一个申记林都治不了,日本人不会要你。”一句话激怒了贾志林,勾起了他对申记林的仇恨,他恨恨地说:“你去把黄德学给我请来,我要弄死申记林,然后去投日本人。”

冯黄毛想,我能带人去投靠日本人,日本人肯定高兴,会重重地赏我。于是爽快地答应去杨庄请黄德学。这时的黄德学,和黄庄的黄佩华,上曹村的王树合都投在了西部团刘玉春的手下。当他得知贾志林有事求他,已料到了贾志林与申记林的旧帐未了,贾志林想借他的手收拾申记林时,趁机提岀了如果他贾志林能给我买一把新勃朗宁手枪,我才能帮他的忙的条件。这个条件对贾志林来说并不算苛刻,他就通过冯黄毛的手在日本人的手上买了一把新的勃郎宁手枪。

有了好枪,黄德学竟然忘了江湖义气,就要对知心的朋友申记林下黑手了。那一天上午,黄德学到了申记林家,假惺惺地对申记林说:“贾志林那人不是个好家伙,近日他和黄毛关系密切,看来他要依靠日本人来做你的活。你要防着他。”申记林不以为然地摆弄着他手上的一响崩说:“他做我的活,得问问我手上的这把一响崩答应不答应。”黄德学摇摇头,笑着说:“你这老套筒过时了。打一枪得抠一回弹壳,再安一个子弹,要是碰上瞎火,你就倒瞎霉了。现在的勃朗宁手枪多先进,是德国造的,能接连打二十多发子弹,也能一下安二十多发子弹,纵是贾志林来一二十人打你,你只须一梭子弹就把他全部报消了。”

黄德学的话,惹得申记林心里痒痒地,问黄德学:“兄弟呀,我能去哪弄这样一把好枪呢?”黄德学神秘地说:“我才听说大洼的杨明辉从他表哥秦会生那里得到了一把这样的好枪。但是杨明辉是个混球,一心想着吃喝嫖赌,放出话来,说只要谁肯出二十块现大洋,他就把这把枪卖给谁。我听说这件事后,想着目前哥哥你正需要一把这样的好枪,就给你专门去了一趟大洼,把这个价给说死了,并说这是哥哥你要的,不许他卖给别人。但杨明辉说,到中午你不去买,他就要卖给别人了。我不敢躭搁时间,就来找你了。反正不贵,你要真要,我就和你去买来。你要是不要,也请你先买下,等我在弟兄们中间穿搭穿搭,给你卖出去,目前这个价,少说也值一佰二十块现大洋,你这一转手,就能赚的不少。”黄德学的一席话把申记林说动了,当下拿出了二十五块现大洋交给黄德学说:“这枪我要定了,如果他不想卖,我就再加五块。如果二十块顺利成交,这五块钱就是兄弟你的辛苦费。”黄德学收好银子说:“把你的一响崩带上,压上子弹,如果他反悔,死活不给咱,你就吓唬吓唬他。”

申记林唯恐时间晚了,杨明辉把枪卖给别人,就把一响崩上了子弹,急着和黄德学向着东北方向的大洼村走去。

到了大洼村西南的大岸头地,他们抠着石头下到了岸头底下,黄德学对申记林说:“其实我的枪也是一把新勃朗宁,你把你的一响崩拿来咱比较比较,看看我的枪先进不先进。”说着就把枪拿出来给了申记林。申记林不知是计,把他的一响崩交给了黄德学。黄德学拿枪在手,对申记林说:“哥哥你看,其实你这把枪的毛病还在准星上。”说着把枪对准了申记林的胸堂,一抠板机,“通”的一声响,申记林的前胸和后胸就透了。申记林还没有死,忙举着勃朗宁还击,然而枪里没有子弹。申记林骂道:“你咋这样沒有人性!”黄德学唯恐他不死,抓住他的衣领说:“哥啊,我不是故意的。”狠劲地把他的头往石头墙上碰,沒几下,申记林就死去了。黄徳学见四周沒人,马上逃离了现场。

按说黄德学杀人,没人看见,能够隐暪一时。但他做贼心虚,怕申记林的儿子申玉美等找他报仇,就想趁早斩草除根,多次带土匪到北四井寻找申玉美等,因申玉美等为避开锋芒在外躲避,黄德学才处处扑空。

在刘玉春手下的另一个土匪申黑孬是申玉美的亲叔伯哥,打听到了害死申记林的同谋是贾志林时,就带了二十多个土匪,扛着铡刀,到北四井把贾志林和贾志春、贾保元、贾小句一并抓了,绳捆索绑,押到庄东场里,准备铡死。只因还没有抓住贾保元的弟弟贾二元,所以还沒有开铡。

申黑孬在追赶着贾二元,眼看着他跑到庄东南大岸头地准备跳下岸头逃跑时,申黑孬一举枪把他打死了。

趁申黑孬不在场,贾志林对土匪们说:“弟兄们,咱们办这个事不就是为了个钱吗?我有五佰多块现大洋在床头底下放着,我人都快死了,放着也没有用了。你们谁想要只管去拿吧。”土匪们本来就是为了钱才来的,这个时候得不到钱还不愿开杀戒,就互相使个眼色说:“把人綑紧了,不要叫他们跑了。”就裝模作样地重新綑绑,结果都挽成了活结头后,一哄儿地往贾志林家找钱去了。

贾志林等趁机赶紧向东跑去,经过关庄,过白玉桥,到了淇县城,直接到了县政府顾问处,投靠了日军顾问后腾确郎。后腾确郎立即把他们分到了西部团的刘玉春部,压制着北四井村的申家,使他们不敢抬头。贾志林得势后,多次带日本人到北四井搜捕申家的人,因申家举家外逃,其目的未能达成。贾志林认为这一连串的事都是王尊典墓造成的,就带着土匪,再次将王尊典墓铲为平地。

王老平及其王家人看着王家坟成了这般模样,王老平叹道:“王老平呀王老平,你怎么净看見不平的事呀。这个世道,难道要等到我老后才能太平吗?”一时无计可施,又不敢再添墓,只得商议等到以后再说,当下带着家人无精打彩地回去了。

不觉又过了一些时日,申家才开始有人回家。冯黄毛知道后,马上通知了贾志林。贾志林就带着日本人和几个土匪来到北四井村,申玉水逃到村西,被日本人在屁股上打了一枪,他趁机滾到一个大石头后边的乱草中隐藏起来,才脱了险。

申家为了防备遭到贾志林的集体毁灭,根据申黑孬的建议和穿搭,申玉美、申玉香、申玉贵、申玉田、申玉水等分别投靠了刘玉春、杨富、扈全禄、朱际春、张景源等武装集团,申玉美先后给这几个头头当过护兵。

申玉美初投刘玉春,很得刘玉春的赏识,但他时时不忘找冯黄毛和贾志林报仇,只因冯黄毛是日本人的翻译官,贾志林也是刘玉春的得力干将,他的这一意愿一时不能实現。

冯老四的母亲見贾志林在刘玉春那里很得势,就找他给冯老四报仇。贾志林推说自己和冯黄毛关系密切,不能平白无故地下手。冯老四的母亲听贾志林话中有话,就说:“兄弟,你嫂嫂我知道你办这个事很辛苦,我不白用人,多少也要给你点辛苦费。”贾志林就说:“冯黄毛是日本人的红人,要想弄死他非常地不容易,这要找一个很合适的借口,还要买翻日本人,而且三五个人办不成事,这些都需要打点。这样吧,我看你怪可怜的,你就出四石绿豆吧,这个事包在我身上。”冯老四的母亲沒法,但又为子报仇心切,就答应三天后把绿豆扛来。

三天过后,冯老四的母亲作难赚筋,免强借了两石绿豆,交给贾志林说:“大兄弟呀,你嫂嫂把能借的家户都借到了,才凑够这两石绿豆。你给你的弟兄们多解释解释,就可怜可怜我这年老的人吧。”说罢就要给贾志林叩头。贾志林慌忙把她扶起,说:“嫂嫂,兄弟我先拿这两石绿豆去打点弟兄们,先把冯黄毛做了再说。这欠下的两石绿豆你过了这个事再还。”冯老四的母亲没再说别的话,当下承与了下来。

贾志林把绿豆扣下了八斗后,去找刘玉春说:“昨天夜里冯黄毛回家,我把他灌了个烂醉,这家伙酒后吐真言,说他有一个计划,就是要依仗日本人的势力,把你挤下台,他和冯黑毛当这个西部团正、副团长。我既投靠了你,他也知道申玉美和我不对调,偏偏在后腾大佐面前替申玉美美言,把他安插在你的身边,第一是让申玉美监视你的行动,并借机除掉我。”他这一说,可把刘玉春气坏了,当既就要贾志林带弟兄先把申玉美抓了,然后再去杀冯黄毛和冯黑毛。

贾志林見自己一箭双雕的计策果然激怒了刘玉春,不觉心中好笑。为了进一步得到刘玉春的重用,就神秘地献计说:“团长不可操之过急,这个事要想得周全,做得利亮,日后又没有麻烦。”刘玉春问:“你有啥好计请说。”贾志林才说:“今有冯老四的母亲找到我,让我给她儿子报仇,并送来了一石二斗绿豆。我想,得让申玉美和他的铁哥弟兄申玉香、黄庄的黄佩华、上曹村的王树合去。这四人如果能杀了黄毛弟兄,日本人也只说是他们为报私仇而杀人,不会找咱的麻烦。”刘玉春一听有道理,就扣下了四斗绿豆,叫手下去通知申玉美、申玉香、黄佩华、王树合四人,叫他们都到团部来。

团长通知,谁敢不来?刘玉春见申玉美等四人来了,对申玉美说:“你是我的手下,对我十分忠心,我很想帮你一把。如今冯黄毛弟兄在日本人那里很得势,且又与你有仇,你这个仇还没有报,在你心里是一块病。但是,我和你实际上也是在为日本人做事,同是为一家做事,就得私事服从公事,这仇就易解不易结了。我个人买了八斗绿豆,发给你们一个人两斗,主动去找冯黄毛弟兄,赔赔不是,了却这桩私冤。说开了屁事没有,大家还是好弟兄,如今是日本人的天下,只要和气,大家发展的机会很多。”

刘玉春的话多是反说的,申玉美听他的话音,顿时明白了。当下一语双关地说:“多谢团长给我这个机会,我会把事情做好。”心里话,你杀日本的翻译官,巧施一箭双雕计,日本人追究下来,我也会说,是你刘玉春给了我们每人二斗绿豆,收买了我们,叫我们去杀人的。当下扛了绿豆,和这三人密谋去了。

连日来,申玉美等一直注视着冯黄毛弟兄的行踪,那一天天气闷热,看样子快要下雨了,冯黄毛弟兄担心院里的东西,早早地请个假回家了。到家里吃了晚饭,感到闷热难当,就每人拿把凉席到房上睡了。申玉美等四人看得明白,于一更时分,手拿快刀,爬上房来,摸着凉席上的人,一刀一个,结束了性命。房角里还有一个小孩在凉席上睡觉未醒,申玉美知道他是冯黑毛的兄弟冯小五。申玉香本当举着刀要结果他,但申玉美说:“他还小,和咱没仇,不要杀他,把他扔下房去,摔死就死了,摔不死算他命大,也算咱积德了。”申玉香就把那冯小五用凉席裹起来,直向房下摔去。这申小五还真的命大,被摔在软白草堆上,因睡得正香,醒都没醒来。申玉美等听不见房下有动静,以为冯小五也死了,这才下房到一边议事。

第二天,这冯小五一觉醒来,知道自己睡在房下的草堆上时,想着房上有群墙,自己怎么能从房上掉下来呢?心中疑惑着,到房上去看,这才发现两个哥哥被害,就马上意识到这是仇家所为。当下他不敢再在家里,就逃到山西落户了,致今未归。

这边申玉美等四人合算着。申玉美说:“刘玉春借咱们的手杀了黄毛,这个事日本人迟早会知道的,到底是个麻烦。这些武装集团一个个都是依靠的日本人,尽管冯黄毛已死,但贾志林和他们都有勾结,给他们干事,始终都是很危险的,不如找个最大的靠山。我思来想去,就想到了八路军的身上。我同时也想,日本人在中国总有失败的那一天,咱得为自己留条后路。到底八路军共产党敢组织民众抗日,和日本人公开对抗,目光看的远,以后肯定大有前途,咱们不如去灵山里投靠他们。”这也正合申玉香的心思,他也极力主张去灵山里投奔八路军。

但是黄佩华和王树合为匪惯了,想上朝歌寨继续为匪。他们也有他们的一套理论,黄佩华说:“人家八路军和咱们一样?人家是一个正式地国家政府军队,会容得下我们这些杀人放火的土匪们?他们抓都抓不到我们,我们还自投罗网哩?不如上朝歌寨,这些土匪们和我们一个德行,说起来也讲义气,又是三里五村的,彼此都认识。再说朝歌寨上的当家的是你们申家的人,申有济是你的爷爷辈,再一个咱庄的路老连在那里也是个头目,也能当三分家,他们不收我们收谁?我们到那里落草,弄不好还要封个头头干干,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称分金,又不受约束,要多自在就有多自在,不比投那八路军叫他们关进监狱当土匪和汉奸论罪强?”申玉美对于投奔八路军在心里也不很踏实,经黄佩华这一说,也犹豫了,就决定先去朝歌寨试试,能入伙就入伙,不能入伙再想别的办法。

从北四井西沟上去,到顶上走不多远就是南岭,也叫地骨岭。过了地骨岭一直正往西走四五里地,就是朝歌寨了。好在一路上站岗的土匪一听说是申大王的本家,并不阻拦,有的人也都认得,所以一路顺利,申玉美等四人于上午半晌就登上了朝歌寨。

申有济一听说北四井的本家来访,慌忙出奶奶洞迎接,转身嘱咐宋黑幺:“你去准备一桌酒菜,我要与老本家好好叙一叙。”原来朝歌寨顶端傍下边的南面,有一个约两间房大小的山洞,传说女娲娘娘曾在此居住过,所以叫娘娘洞。洞口的外边被申有济等叫工匠搭了两间三层的木制板房,也有小匪们在这里睡觉和嘹望。奶奶洞冬暖夏凉,是申有济等头头们闲来休息的地方,他们也常常在此议事。平常时候,申有济听别人来访,总是摆出一副高傲的架式,爱答理不答理的。这次听说是北四井的本家,显得就有几分亲近了。

申玉美等见申有济亲自出迎,显得不好意思地说:“爷爷大事烦忙,亲自出来,令小辈心中不安。”申有济忙说:“难得你们还没有把我忘了,快进里边。”就把申玉美等接到了奶奶洞里,让坐位坐了。一会儿,宋黑幺也领着头目路老连端着酒和下酒菜进来,摆放在桌子上。申有济吩咐几个人开始吃喝,他和申玉美就扯起了家长。他这不扯还不要紧,他这一扯,触动了申玉美的苦处,竟在席间一面哭泣,一面把贾志林怎样勾结日本人害他全家,逼他弟兄们为匪,又逼他们杀人最后无路可投的事说了出来。申有济一听可就火了,问现在贾志林在哪里?申玉美说:“他现在是西部团刘玉春的坐上客,和老驴头也有照应,谁也不敢吭他。”申有济一听,更加火上浇油,骂道:“刘玉春和老驴头占据我的前寨,吃我一股财源,本叫我心中下不去。今又欺辱我本家,叫我如何能忍!”转对宋黑妖说:“你去通知小七,叫他到我这里来,我要把贾志林的活做了。”

宋黒妖是个精细人,他见申大王意气用事,怕出差错,出门后先找了军师王海顺,再见申小七,把这个事说了,让他们劝说申大王,办事一定要稳重些。

军师王海顺和申小七来到奶奶洞里,不用介绍,彼此都认得,大家坐到一起喝酒夹菜。王海顺又问了申玉美近来的情况。申玉美说:“我们来投朝歌寨,为的是我的爷爷在山寨上是当家的,还有我的街坊哥哥路老连在这里,想着一定会收留我们。我们不求别的,求的是爷爷们能为我们伸冤报仇,我们堂堂申家不受这份窝囊气。”王海顺却说:“山寨上的大小行动都要考虑整体的安全和声誉,只有把对方的情况吃透,才可研究如何用兵,以做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并不留后遗症。你家的遭遇我们很同情,但你们弟兄现在还有为日本人做事的,所以问题也很复杂。现在我们如果贸然出山去杀贾志林,这就触及了日本人的利益,日本人马上就会知道是你们所为,他们会找你们在日军中的所有弟兄和亲戚朋友的麻烦。如果他们知道是我们为你们报了仇,他们就会调动你所有的弟兄和亲戚朋友来围剿我们。那么,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你们申家。你想是不是这个理?”

申玉美听王海顺的话音里有不想给他报仇,也不想收留他的意思,心中有点失望。就试探着问申有济:“爷爷,像我这样的人来投您,您能叫我干啥?”由于听了王海顺的话,申有济也不敢收留申玉美了,就直截了当地对他说:“你还年轻,前程远大,在这里当土匪不适合你,你去投靠国民政府县长李埏才是正路。”听了这话,申玉美对投靠申有济的打算彻底消除了,但他又怕李挻也不收留他,就对申有济说:“爷爷的话有道理,但是因为我们曾是刘玉春的人,李埏县长也不会收留我们,弄不好还会把我们当成汉奸或鬼子的暗探论处。”申有济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和李埏县长是拜了把子的弟兄,我亲自把你送去找他,啥话都对他说清,不要隐瞒,他说啥也得收留你们,并且还得给个职位。”申玉美高兴了,当下和申有济等直喝到下午半晌,然后由申有济和申有铎送他下山到县政府找李埏去了。

傍到县政府,申有济对申玉美等说:“你们先在外边等会儿,叫我先进里边和李埏县长说说,然你们再进去。”说罢和申有铎先进去了,申玉美等只得在路边转悠等待。

申玉美等还没等待够吸一锅烟的功夫,就見杨尚志从里边出来,对他们说:“你们跟我来东院进行登记。”申玉美等迫不及待,就跟着他往县政府的东院去了。杨尚志说:“一个一个地进去。”这王树合就先进去了。停了半刻,又叫黄佩华进去。又停了半刻,又叫申玉香进去。申玉美想:怎么光见进去不见出来呢?他正在纳闷,只听杨尚志又叫:“你也进来吧。”申玉美这才往北屋里进。谁知一进门,就看见了申玉香、黄佩华、王树合三人被捆了手脚,塞了嘴巴,滚在墙角,他刚暗自吃惊,不知何事,冷不防又被门后的辛长山一下子拧住了胳膊,又是一脚,申玉美被跺跪在地。他刚要说话,又被张老楞用一块破布塞了嘴巴,同时也被一条麻绳綑了个结实。辛长山厉声喝道:“这四个混蛋齐了,拉到后沟枪毙!”

有诗为证:

意气用事即为差,

心绪纷纷乱如麻。

被人误导走歧路,

不走大道进匪家。

不是辛长山要枪毙这四个人,有分教:想报仇先添忧愁;想出头又吃苦头。

直教:为求活路瞎钻营,阴影遮住大半生。

不知申玉美等四人性命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灵山疾风》经作者蔡云授权  本站独家刊登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设计制作:老农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