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疾凤》 作者:蔡云

 

 

 

 
 

 

第二十回、吕四井献策淇县城 日伪军进剿劳无功

 
 

 

 

第二十回、吕四井献策淇县城  日伪军进剿劳无功

 

诗曰:

奴颜卑骨可怜虫,

反把豺狼作祖宗。

东窗诡计总有破,

顿叫进剿反落空。

书接上回。却说吕四井的军装被孙氏穿走,想在他们回来时截住逼要,谁知等了一会儿,孙氏的家人又被警备队押往庙口去了,弄不清这到底是什么事,到收工后,坐不住了,就带着几个伪军到了赵沟村,想进一步弄清里面的情况。谁知到常家一看,常老太爷一家正在悠闲地吃饭。就恼怒地揪着常老太爷的领口逼问:“老不死的,你前挡院的人都到哪去了?!”常老太爷这才颤颤惊惊地回答:“傍晌午时,有几个皇协军和警备队的弟兄把他们带走了,带到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他又问道:“他们都是谁?”常老太爷道:“我一个也不认识。”他又逼问:“他们走的时候都说了什么?”常老太爷又答道:“只听一个说道‘谁叫你们通共,跟我们走一趟吧!’一面说就把他们推走了。”吕四井见问不出个结果,仍不死心,就想面见后腾确郎。一是想把这事和灵山里的八路军联系起来,说这事与共匪有关,来证明他有不一般的见识和才能,以此博得后腾确郎的好感和信任,可以步步升迁。二是他不想在庙口司令部供职,自己虽是名义上的翻译官,但是川岛武夫和秦会生只会拿他当驴使,什么累差事都让他去干,真是窝囊死了。想想一个小小的警备队员也比他有权力,想调到后腾确郎身边,越过秦会生一级,证明他比秦会生有办事能力。

吕四井想好后,到了县公署,把小泘沱宋福田一家通共抗税抗捐及被共匪救走一事详细地对后腾确郎一说,后腾确郎立时大惊,问道:“共匪有多少人?都在什么地方?”吕四井道:“据知共匪目前经常在这一带滋扰的有十来个人,大概就住在灵山一带。我想最远他们不会在红山以西,因为远了他们当天出不来回不去。最近也就在灵山口,因为庙口以北是新五军的活动范围,塔岗口是皇军西部团的活动范围。而只有灵山口,在那个区域内有老寨上的土匪和李埏的西县政府,他们都和共匪有某种默契,所以共匪才这样的猖獗。”后腾确郎自八路军火烧封锁墙后,很想组织一次军事行动去找八路军决战,但挖封锁沟的工程实在是十分紧张迫切,一来二去也就耽搁了这许多时日。今经吕四井这一提醒,才猛然想起清剿共匪之事也同样是迫在眉捷,他恨不得立刻就去灵山里清剿八路军。

但是,他是一条老奸巨猾的狐狸,对谁说的话不能不信,也不会全信,都要经过周密的考虑后才能下结论。当下他问吕四井:“你真的看清了是共匪把宋家救走的吗?”吕四井道:“我看得非常清楚,就在我的面前经过,还是我给放走的。……”但他猛觉话已失口,正要纠正,后腾确郎就猛地一跺脚,暴跳如雷起来:“八格,你和共军统统的一气,放走小泘沱人的干活,死拉死拉的!”左手往里边一招,又翻手背向外一划,立时就有两个宪兵上来,拧住吕四井的胳膊就往外架。

吕四井慌了,忙乞求道:“冤枉啊!太君,太君,我对皇军大大的忠诚,容我把话说完!”后腾确郎“嗯”了一声,示意宪兵停下。就问吕四井:“你的详细的说!到底什么人的把他们救走了?”吕四井才定了定神,把他见到的宋家的人两次经过封锁沟的事如实地说了。

后腾确郎想:这事只是吕四井见到的片面的一部分,要想弄清这里面是否参与了八路军的行动,还必须作全面的调查。于是,当着吕四井的面,拔打了庙口司令部的电话。

川岛武夫在电话中承认,确实有一个小泘沱村的人,被抓来后经不住拷打,当场死了,其他的事不清楚。

他又给庙口皇协军大队部打电话,问鸡蛋是怎么一回事?晋太平说:“地方上的百姓为了感谢皇协军为他们维持治安,送了几斤鸡蛋来慰劳,当场给弟兄们改善了生活。”

最后,后腾确郎又要把警备队司令刘马成叫来讯问,在旁边的何老琏道:“这个事刘司令不知道。是我和警备队及特务股的几个弟兄,在下边巡查时,发现了宋家的人,本想带到灵山口放长线钓大鱼,谁知道他们几天没吃东西,弟兄们拖拽不动,就把他们敲了。”他的话后腾确郎有点信,因为警备队和特务股经常有人下乡转悠敲诈,动不动就把人给打死了。

问到这,算是有点头绪了,他不再往下“调查”了。看来,吕四井把这事和八路军扯在一起,未免有点牵强。但是,他能说出这里边有八路军活动,说明这吕四井的脑筋不一般,有很高的警惕性,等于给皇军提了一个醒。后腾确郎就堆下了一脸笑容,拍着吕四井的肩膀,夸赞说:“你的对皇军大大的忠诚!”又问他:“依你看,八路的会在什么地方?”

吕四井见后腾确郎的脸色多云转晴,才有点受宠若惊,为了进一步显示自己有不一般的才能,故意不慌不忙地答道:“黄洞以里是新五军的活动范围,灵山以里是国民党李埏县政府和老寨山土匪的活动范围,塔岗口以里是国民党四十军的活动范围。他们表面上和八路军井水不犯河水,但在暗地里水火不容,时常袭击他们,使得他们在这一带的活动范围很小而且非常秘密。他们能在当天出山并能回去,说明他们居住的地方不远也不近,东不过在红山,西不过在林淇一带。听说他们不穿军装,都是倒勒的白手巾,穿一般老百姓的衣服,不易辨认。”

后腾确郎往下追着问道:“皇军即便前去清剿,有什么办法知道谁是八路军呢?”吕四井以为后腾确郎对他有了信任,有意提高自己的身价,就卖个关子,慢吞吞地说:“其实吧,这八路也好认,比如,就好比,……好比,”好比不清了。

后腾确郎急了:“其实的什么?好比的什么?再好比,死拉死拉的!”

吕四井不敢卖关子了,更不敢“好比”了,就说道:“其实八路军非常的好认,我们不必使用过去的大部队扫荡办法,只须一二百人的精干队伍,不进村庄,只在它上边打冷枪观察。因为山区的村庄都在沟里,且依山崖而建,我们在山边就能看清村里的全貌。只要看见村里有人狂奔而逃,说明他就是八路军。如果有人不惊慌,显出坦然自若的样子,也说明他是八路军。确定目标后,我们就能依靠火力优势,自上而下地将他击毙,或者以饿虎扑食之势将他捕获。”

吕四井越说越带劲,真是天花乱坠,侃侃而谈,配有适当的手势,把他的这一套“军事理论”表述得淋漓尽致。后腾确郎有点服了,想道:不知这是中国兵法上的什么战术?中国能有这么样的哮天犬忠于我大日本天皇,皇军就会无往而不胜。当下,又和吕四井谈了一些话,表扬了他一通,并许诺,只要能剿灭灵山里的八路军,就把你调到淇县城日军司令部,官升一级。吕四井受宠若惊,向后腾确郎再三鞠躬,出了县公署,哼着小调,径回庙口了。

吕四井一走,后腾确郎即电告川岛武夫和刘马成,让他们次日出兵。

秦会生见吕四井回来后的那股得意劲,不知道天上给他掉到头上多少张“馅饼”,就问他:“兄弟今天这么高兴,能不能告诉哥一声,让哥也分享一下快乐?”

吕四井想:反正我就要官升一级,就要压过你了,也不怕你了,说给你听又有何妨?当下就把献策淇县城、后腾确郎顾问对他的承诺和盘说了。

秦会生一听,心想,好你小子,你这样仰着头看人,巴结上司,分明是看不起我,要压我一头。不是我一手把你揽来,你哪有今天?你才出道几天了?和我叫劲,你还嫩了点。想我秦会生,想当年东渡日本,于千军万马中拼出来的人,啥阵仗没见过?宋哲元强大不强大,我一个点子吃掉他一个半旅。你吃几个馍,喝几碗汤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想压过我,你甭想!你看不起我,就是看不起川岛武夫司令,你的阴谋不会得逞。我不恼,还有你的小命在,恼一恼,把你喂狼狗。不信,咱走着瞧!

秦会生想是这样想的,但面不带形,笑着对他说:“哥祝你鹏程万里,步步高升。你做大官了,吃了羊肉,别忘了让我喝口羊汤。”吕四井得意地说:“那是当然,我把所有的人都忘了,还那忘了哥你吗?”

第二天就要出兵,川岛武夫免不了又要让秦会生参与研究军机。秦会生趁机对川岛武夫说:“吕四井的计谋您看能用吗?不动真格就能抓到八路?这是哪家的兵法?他的居心值得怀疑。”川岛武夫道:“他的,军人的不是,兵法的不懂。但是,后腾顾问的指示不能不听。明日的出兵,他的留下,你的去。”秦会生想:这样的军事行动不会碰到八路,没有性命危险。就满口答应:“尊令!”

第二日,也就是农历一九四零年六月三十日,西历八月三日星期六,川岛武夫真的留下少佐坂本与吕四井、晋太平守庙口,自己亲带秦会生及五十名日军会同淇县警备大队刘马成部皇协军七十人,共一百二十人,从小泘沱北地的纱帽山脚下上了旱坡,经赵庄北坡,古石沟南坡,大石岩北边的土地岭,过红山,经杨树底,再往南直达正面村。国民党军队和老寨山上的土匪望风躲避,不敢露头。日伪军一路轻装奔袭,见村庄就打一阵枪,观察一下动静,未发现“异常”,就往前赶。就这样,袭击了大小数十个村庄,直到太阳西落,未见八路踪影。秦会生怕天黑下来遭八路军袭击,而他们都不习山地夜战,就把及早退兵的想法告诉了川岛武夫。川岛武夫也这样认为,于是命令收兵,日伪军跋涉一天,空手而归。及到庙口,已是晚饭时分。川岛武夫想起后怕:如果发生哪怕是小的战斗,也就到了深夜,那时皇军的损失不可想象。

有人想问:当时八路军还没有发展武装力量,为了不给当地百姓带来麻烦,尽量避开敌人,那是有情可原的。但是,那时国民党李埏县政府却组织了抗日自卫团,有了军队,而且有像徐芸、辛长山那样几个对日寇恨之入骨、你打能干的领导,他们为什么也躲着敌人,任敌人在山里自由出入?

问得有理。原来,这个时候,虽然李埏组织了抗日自卫团,那是为了保护自卫才组建的。由于他是一个流亡政府,和国民政府断了联系,虽有宋希儒这个顾问,但他自己和上级也联系不上,所以一切政务都要靠自己解决。军队来源和军费及日常生活开支都是大问题。再一个问题是,由于国民党的腐败,大批国民党正牌部队在正面战场的节节败退,使得个别小股的国民党军队看见日本人就害怕。所以,李埏就交代过冯万里等,说我们这个部队不到二百人,见到日本人得躲就躲,得跑就跑,千万不能发生战斗。如果被他们逼到绝路了,他们还不放过,那只有自卫了,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所以这一天,淇县抗日自卫团的成员看见鬼子进山,都找地方躲避了。彭政和王明山、王玉也和敌人捉起了谜藏。

对于敌人的到来,大家认为有点突然。王玉说:“我们的行踪没有暴露,敌人突然进山,目标是谁呢?”彭政认为:“敌人即然已经深入过我腹地一次,那肯定还有第二次、第三次。他们的目标不是李埏县政府。如果是,他们已经到了大石岩北坡的土地岭,只需下坡向南突击,县政府就岌岌可危。很显然,他们的目标还在我们身上,不得目的,他们是不会轻易罢手的,我们要加倍小心。”

果不出所料,川岛武夫回到庙口后,以为兴师动众一天毫无收获,不免心中闷闷不乐。问秦会生怎样才能找到八路军?秦会生道:“大部队清剿不是个办法,不如明日派一个小分队前去侦察,等有了线索再去清剿不迟。”

吕四井认为秦会生纯粹是在和自己过不去,就插话道:“你认为共匪都是石头人吗?等侦察清了他就跑了,清等着我们去打他们吗?”川岛武夫转过头去问他:“想必吕翻译另有妙计?”吕四井献计道:“我常听说八路军不打无把握之仗,人多了他就遁去,人少了他就要攻击。现不如派一支精悍的小分队前去灵山一带侦察,可分三、四个人一组。随便先打上几枪,把他们暴露出来。我们可安排一部分皇协军穿便衣顺大路行走,再安排一部分皇胁军穿便衣在山坡上走。共军见我们人少,必然要来交战,那时我们可以将其三面包围加以消灭。”

川岛武夫以为此计甚妙,竖起大拇指称赞道:“高明,吕翻译对皇军大大的忠诚!明天你带路的有?”吕四井不敢不去,立即点头道:“哈依!”秦会生偷笑了:“小子,明天要是真打起来,八路军第一枪打的就是汉奸,你就等着挨枪子吧你。”

第二天川岛武夫果然点起了山本一个班的鬼子,三个人分一组,共分了四个组,由吕四井带路,稀稀拉拉地通过灵山寺到凉水泉一带去侦察。同时派晋太平带七十名伪军化装成香客往灵山寺进发,又派吴顺率二十名伪军化装成打柴的、打猎的沿圪荡涧往西游荡,伺机策应。

鬼子在纱帽山顶端和牛心岗村西南把的牛心嘴上分别设了炮楼,每个炮楼上又分别由一个班的日伪军把守,从火力上构成了对灵山口的交叉封锁。且因它们的地理位置高些,同时又是一个瞭望哨,这里的鬼子还能通过旗语给山下其他的鬼子传递消息。和纱帽山一沟之隔的西边旱坡上就有国民党的游动哨,牛心嘴西边的碾沟东坡也有国民党的游动哨。平时他们隔得很近,但不互相打枪。放哨的自卫团士兵以前看到日本兵用小太阳旗摆动,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所以也不在意。这天鬼子进山后,王玉就听杨尚志说过,在鬼子未上山之前,看见了这两个炮楼上的鬼子在不停手的摆动太阳旗,不久,鬼子就上来了,他就怀疑这是鬼子的暗号。王明山说,这是鬼子的旗语,以后再碰见这样的事,要密切注意。安一棵消息树很有必要。杨尚志就听了他的话,让弟兄们在各个山头上安了好几棵消息树,以防鬼子来了,好随时拔掉消息树报警。

这天,王玉知道杨尚志还要在幔头山上值勤,就和彭政一大早登上了馒头山,一块张望分析着四周的情况。彭政说:“鬼子的进山,是带侦察性的,不是无目的的大规模的扫荡。这样的行动,以后还要连续几次,并且会变着花样来,这只是鬼子大扫荡的序幕。只要我们不暴露行踪,也许鬼子就不来了。这几天,在他们心里还没有踏实之前,肯定还会来的,弄不好还会给百姓们造成损失。我们要加倍警惕。”

正说着,忽见一个自卫团的哨兵慌慌张张的跑来,对杨尚志说:“有一伙要饭的人都拄着棍子从山外过来了,我们看他们走路的姿势像当兵的,就堵着路口盘问,这时才发现他们拄的棍子都是用布包住的步枪,就知道是敌人上来了。因为没有指示,我们不敢开枪,就放他们过去了。我来请示一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大家忙向东边观看,这才发现,不但在路上,而且在几个山头,也有人向这边蠕动。看来情况异常。杨尚志说:“马上通知弟兄们,让他们各自隐蔽。”

彭政补充说:“先把这棵消息树放倒,给山里报警。”杨尚志就奔到消息树下,只一拽,它就倒了。随即,在它外边旱坡上的消息树也倒了,紧接着,碾沟东坡的消息树也倒了。王玉对杨尚志说:“看来鬼子这一次不往里边去,目标是石老公、凉水泉、古石沟、阴窝,目的还是搜寻八路军,所以,你们的县政府不用担心。只是这几个村要受骚扰。不过,消息树一倒,各村都要有所准备。但是,我说的话不绝对,你们该打的还是要打一下。”

看来,鬼子的第一站是凉水泉,凉水泉到石老公有很大的周转余地,彭政决定让王玉先去凉水泉村报个信,让村民们火速往石老公村转移,免受不必要的损失。王玉就火速往凉水泉去了,而彭政则飞跑到了阴窝,去收拾我党的文件。

吕四井带着鬼子只顾顺着大沟往前走,因为他们只想引来八路军,所以见沟就进,见山洞就钻,见飞鸟就打,直到晌午,才到了凉水泉村。这个村座落在沟后头,只有十三户人家。这个村的人在王玉和王树和的组织掩护下,很快地转移到古石沟去了。鬼子在这个村找不到人,他们也真饿坏了,就到处抓鸡,抓不住就拿枪打死。他们弄到一堆鸡后就生火烤着撕吃,抹得满脸都是黑,真与魔鬼差不多。在灵山寺里和山坡上的伪军听到大沟里不住地打枪,以为鬼子真的和八路军交了火,慌忙赶去支援,等赶到时看到他们在撕吃鸡肉,也觉得腹内空空,索性把那凉水泉村来了个大洗劫,把村里仅有的三头猪打死,你一块我一块地分割开来,还没烧熟就撕吃光了。到了傍日落西山,他们的人枪上挑了公鸡母鸡、大包小包地出了灵山口,一路哼着曲子,打着口哨回庙口了。

鬼子两次进山未发现八路军的踪影,川岛武夫据实呈报了后腾确郎。后腾确郎一时无计可施,只得请教于晋昭楠。晋昭楠认为,八路军屡次出山活动,特别是那次焚烧封锁墙,规模是那样的大,竟然会不留蛛丝马迹,可能吗?不是八路军本领高强,是手下人不认真观察的缘故。根据庙口据点皇协军里面的冯庆妞传来的密报,红山一带可能就是八路军的立足点,不是阴窝,就是红山西边的杨树底村,她要后腾确郎亲自进山,重点到这两个可疑点里搜查。后腾确郎不屑一顾地笑笑:“我倒要看看,到底八路军有什么三头六臂?有我的亲自前去清剿,明天见成效的一定!”

有诗为证:

先怨走卒办事差,

更遣头目亲出马。

魔鬼伎俩终有限,

幻想瞬间成空话。

不是后腾确郎要亲自进山清剿八路军,有分教:神枪手巧与敌周旋,女特务赤膊上灵山。

直教:胸有成竹去,心存懊恼归。

毕竟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灵山疾风》经作者蔡云授权  本站独家刊登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设计制作:老农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