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疾凤》 作者:蔡云

 

 

 

 
 

 

第二回、纱帽山战役日寇逞强 老虎沟悬崖勇士殉国

 
 

 

 

第二回、纱帽山战役日寇逞强  老虎沟悬崖勇士殉国

 

诗曰:

东临淇水观鱼跃,

西依太行听鹤鸣。

国恨家耻总爆炸,

沉雷骤雨灵山风。

书接上回。第二天,即一九三八年二月八日,日军第十四师团土肥原部又出动飞机八架、重炮十四门,对宝蓮寺阵地狂轰滥炸,五十三军阵地被摧毁。精疲力尽的将士们打一阵退一阵,节节抵抗,顽强战斗。敌人的消耗死亡也在增加。

二月十一日,日军头目土肥原对前线将官进行了调整,命陆军第十四师团大佐万成目接替前线总指挥。次日,万成目即对宋军进行了扫荡式的进攻。周树森团长命战士们边打边撤,在上午连续击退敌人两次进攻后,淌着冰冰茬的淇河水强渡到了王滩段南岸。这时,敌人组织的前锋——一个一百多人的敢死队也紧随着上了岸。

周团长看見鬼子并不算多,为了节省子弹,命战士们和敌人肉搏。“弟兄们,和鬼子拼了!”只见他拔出背后的大刀,一声大吼,跳进了敌人堆里。王玉兰一看周团长身先士卒,忙拔刀在手,同战士们一起和敌人展开了肉搏。但见得大刀翻飞,鲜血四溅,好一场恶战:   

鬼子张牙舞爪,鼓噪上岸;

勇士同仇敌忾,呼喝向前。、

交锋一霎时,

拼斗顷刻间。

那一位似饥狼扑食,

这一个如饿虎跳岩。

鬼子长枪狠戳,

逼勇士急忙躲闪。

勇士大刀猛砍,

劈鬼子连胯带肩。

那一位方寸已乱,

这一个奋勇当先。

那一位鬼哭狼嚎,

这一个喜上眉间。

昏天黑地来争战,

腥风血雨淇河边。

噗嗤一声鬼头落,

嘴张眼动弹;

忽通一下尸身翻,

脚蹬手忽闪。

百来鬼子灵光断,

魂向东亚共荣圈。

这一场恶战,这伙鬼子霎时全变成了无头鬼。周团长见大队鬼子一时跟不上,马上命战士们沿着王玉兰侦察的道路向南撤退,中午到了庙口的东大坡。这时,一阵炮弹飞来,在那张记酒馆四周爆炸,这座孤伶的酒馆立即被炸成了废墟。

庙口村的村民没命的往西山逃跑,独有躲在这里的秦会生趴在村头的大杨树下向东观望着,他在等待一个机会。

炮声停了,烟雾慢慢地扩散。秦会生辨明了地点,快速的朝那张记酒馆的废墟中跑去。

大佐万成目骑着一匹黑漆漆的战马,带一队三千五百多人的日本兵,“刷刷刷”地从北边往南疾速开进。秦会生瞄准了万成目,知道他是个大官儿,认为时机已到,就在那处断垣里站起身来,一手拿着墨镜,一手拿着那顶礼帽,战战惊惊地慌忙向他走去,一面走,一面大喊:“太君,太君……!”

万成目在马上看見,把左手托着的望远镜吊在胸前,把马一勒,东洋刀一指:“他的,什么人的干活?过来的,呀西呀西”!立时就有两个鬼子兵过去,每人拧了他的一只耳朵,揪到万成目跟前。

秦会生一見,見这万成目长得啥模样:

横肉长一脸,青丝丝筋儿暴其间。

胡须猪鬃般,黑扎扎围了下半圈。

鼻下横黑毛,直挺挺把那两耳连。

四方带血口,白森森两排长牙尖。

两只兔蛋眼,园滾滾鼓出眼眶边。

远观是魔头,近看看分明一判官。

秦会生被揪过来,一見万成目,直吓得眼都直了,觉得天也黑了,兩条腿软得几乎要跪下来。万成目咋呼道;“你的实说,什么人的干活?哄骗皇军的,死拉死拉地”。一面说,一面把东洋刀架在了他的肩膀上。秦会生这一惊吓不要紧,竟被吓得瘫软在地,但嘴里还是断断续续地说着日本话。大意是说,他叫秦会生,是这一片大户秦好的大公子,今年三十岁,曾经留学日本,回国后到宋哲元军中某部任文书,卢沟桥事变后,他所在的部队被皇军打挎,他只身逃回这里自己的老家,家乡父老乡亲骂他是胆小鬼,不思报效国家,把他痛打一顿。他在家日子不好混,知道皇军打到了这里,所以前来投奔,要报受辱之仇。

秦会生究竟是真来投奔还是假来投奔,万成目并不相信他的话。他用望远镜向四周南看了看,突然指着南边的岸头底下,问秦会生:“那边躲藏着两个人,你如果能把他们杀了,提着人头来見我,我就相信你的干活。你又会说日本话,我眼下正缺少一个翻译官,你的正好为我所用,我就把你带在身边。我的话你的明白?”

秦会生一听日本大官要重用他,正合自己的心思,立码来了精神,胆子似乎也壮了,这才挺了挺腰。但要他亲自杀人,他还没有下手过,不过为了达到日本人的重用,他还是要大着胆子试一试。于是,对万成目说:“太君,杀人我敢,只是现在我手上沒有刀。”万成目就从靴里抽出一把短刀来,说:“这个的,你可以用。”秦会生忙接刀在手,给万成目行了个日本军礼,转过身就向南河边的大岸头走去。万成目还不放心,命身边少佐山本带两个日本兵跟着他。

这岸头下躲着的人就是那张记酒馆的张老板弟兄。因听说要打仗了,他惦记自己的酒馆,所以并沒有跟着庙口村的村民逃远,而是到他的老家下曹村找来了他的弟弟张老二,让他过来帮助掩藏了一些主贵的东西。刚才听到了日军的炮声挨着个地向南排来,这才和弟弟慌忙逃离了酒馆,在南边的庙口河岸边隐下身来。谁知刚藏好不久,他就远远地看到了自己的酒馆被炮火所毁,想回去看看,又不敢回去,就伏在岸头边时不时地向这边张望着。又有谁知,正在这个时候,他们弟兄二人被万成目在望远镜里看見了。

张老板突然看見三个日本兵和一个中国人向自己走来,十分害怕,正要起身逃跑。这秦会生也认出了他,怕他跑掉,忙喊他道:“张老板不要惊慌,皇军十分友善,有事和你商量,借你点东西用用,要重重地赏你。”这张老板见是秦会生,好像看到了一棵救命稻草,免强定了定神,对他说:“这不是秦二爷家的会生大公子吗?你在我的酒馆沒少喝酒,我都沒要过你一文钱,这回你千万要救我,不能叫日本人伤害我。”秦会生笑着说:“我一向是可怜穷人的,能帮上忙的尽量帮。前天要不是我给你指点,那三个中央军不知道要怎样讹诈你呢。这一回皇军要在咱这里建造王道乐土,和你商量着让你首先去享受。不过得先借你一样东西用用,你不能后悔。”说着,就靠向了张老板。

张老板并不知道秦会生说的啥是王道乐土,但自己猜察,即便不是好事,也肯定不会伤害自己。于是拍着胸脯说:“凡是秦公子要的,只要我有,你尽管拿去,我決不翻悔。”

“张老板真是个慷慨人,我要你的人头!”秦会生一面夸奖,一面把短刀架在张老板的脖子上。张老板一下被吓得瘫软在地。趁此机会,秦会生左手一把抓住张老板的头发,右手拿刀在他的脖上使劲地一推一拉,可怜就把张老板的一颗人头割下了。

张老二見自己的哥哥死于非命,站起要跑,秦会生一个飞刀摔出去,扎在了他的后背,他一下扑倒在地。秦会生趁机跑上前去,左手拧着他的人头,右手紧握刀柄,在他的脖子上又是一推一拉,张老二也立刻身首异处。

“你的中国人的这个!”山本竖起大拇指对秦会生一阵夸奖,接着就命秦会生提着那两颗血淋淋的人头去見万成目。

万成目始终拿望远镜看着秦会生,见他手脚麻利,杀人不眨眼,并提着那两个人的头回来了,脸上掠过一丝笑容。秦会生走到万成目跟前,把人头搁在地上,自己也同时跪下,道:“遵照太君的意思,我已把那两个人的头割下提来。望您能够重用我.

万成目于是下马,收回了自己的短刀,手拍秦会生的肩膀,笑着对他说;“做我的翻译官,你的同意?”秦会生忙磕头作揖;“小的愿为太君效劳。”万成目又问:“你的这一带地形地熟悉?”秦会生忙答:“我家在这以下五里地,这一带我经常来。”万成目又问:“你说,这时候中国军队在什么地方?”秦会生向南一指,答道:“依我推测,这时他们应该在两座房和大泘沱之间。”秦会生这时才直了直腰,一面说一面指点着南边两座房和大泘沱两个村庄让万成目看。万成目举起望远镜,看了后说:“呀齐,你的说,中国军队最终会逃向哪里?”秦会生道:“再往南是小泘沱,小泘沱西边是灵山口,进了灵山口直通山西,我推测,中国军队很可能要走灵山口,那时候皇軍就找不到他们了,而他们随时就有可能出山来搔扰皇军。这时皇军应该跑步向南包抄,切断他们的退路,不能让他们越过小泘沱。”万成目脸上一阵髙兴,叫小鬼子牵过一匹马来,命秦会生上马随行。随即又拔出东洋刀向南一指,厉声命令道:“向前进”!大队鬼子跑步向南涌去。

这时宋哲元部五十三军的一个多旅,正在王玉兰的向导下,撤退到了两座房和大泘沱之间的空地上。周树森团长見鬼子暂时还没有跟上来,命战士们坐下来稍事休息,吃点东西、包包伤口、装装子弹。屁股还没有坐稳,忽见大队鬼子从北、东两个方向涌来,他们立即投入战斗。霎时步枪、手枪、手榴弹、轻重机枪的响声交织在一起,像疾风暴雨,一阵紧似一阵。

东边的鬼子依秦会生之计,企图向南对宋军形成包围之势,迅速包抄过来。被周树森团长识破诡计,命令重机枪向南猛射,同时指挥战士向南突击,这队鬼子旋即被消灭。这时他们已退到了上曹村西地的老虎沟边沿,战士们迅速地越过老虎沟,在南岸边隔沟与追上来的大队鬼子对射起来。沟北岸,鬼子的几次冲锋都被南岸的子弹射回,横七竖八地躺下一片尸体。老虎沟,显然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鬼子始终不能靠近北岸边沿。

万成目恼羞成怒,指着中佐川岛武夫吼道:“你的飞过沟去,消灭中国军!”川岛武夫则对秦会生道:“你的说,怎么的飞过沟去?”秦会生指着上曹村道:“皇军可从下边的村庄往南,再往西,正好可绕过老虎沟,摸到中国军背后,可一举消灭。”川岛武夫对万成目一说,万成目一时髙兴,指派川岛武夫及少佐坂本带曹长山本领一千人绕道上曹村,去劫中国军队的后路了。

万成目为确保川岛包抄成功,命鬼子又一次疯狂开火进攻,双方又是一场恶战。

这边战斗正在激烈,千余鬼子狂啸着从上曹村南地向西攻来,从东方、南方加之北方,对宋军形成了三面夹击,情况万分危急。

看到这种情况,周树森团长心急火燎,命战士们赶快检査弹药。当他得知依现在仅有的一点弹药远不能击溃南边的敌人,又无法按照王玉兰科长提供的路线撤退时,为了保存部队实力,只好果断地命令战士们放弃现有阵地,沿老虎沟南岸往西撤退。战士们边打边撤,往西一直撤到了离上曹村四里多地的老虎沟头外口的纱帽山脚下的密林里。

这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的光景,鬼子的大炮运来了。万成目即命架起大炮,放上指挥球,对着纱帽山脚下一阵狂射。指挥球上有一个红色的箭头,一直在空中飘荡,箭头指向哪,大炮打向哪,时有战士被炸死。战士们不知道这气球是个啥玩艺,一开始没在意,可后来悟出是它在指挥鬼子的炮兵时,愤怒极了,一齐对着气球开火,气球被打爆飘走。鬼子的炮兵成了瞎马,大炮失去了准确性,一时停止了射击,战士们得以在半山腰的密丛中隐蔽下来。

纱帽山,在小泘沱村西北边,约一里半地,灵山口最外边。它呈明朝县官的纱帽形状而得名,海拔高度四百五十米。东边是富饶的淇浚大平原,北既老虎沟,西是几十丈高的陡峭山崖八里深沟蛤蟆洞沟出口,再往西是耧斗山、北老绝、旱坡,与尖山(耧桦山)一河之隔,这才是灵山口的出口,我太行军区的人民武装西出太行抗击日寇侵略的必经之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万成目命炮兵轰炸一阵后,看看没有动静,就问秦会生:“你的知道,中国军現在在哪里?”秦会生答道:“他们就在这山上埋伏着,这天时不早,皇军不熟悉山中情况,这仗不能再打了,这山西边、北边都是悬崖,他们跑不了。不如先把这山围了,等明日再战。现在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打仗对我们不利。”万成目看看天,确实不早了,心想秦会生的话有道理,于是命令鬼子们把山包围了。

这万成目也是久经战场的魔王,有一定的作战经验。他也看到纱帽山中部到顶端树木稀少,脚下树木丛生,就知道中国军队在这里隐蔽,他们怕暴露目标,不敢往山顶上撤,如贸然暴露目标,必然要遭到我军炮火的轰炸。可就在这时,忽听見密林中啪啪响起了一阵枪声,紧接着看見中国军队一窝蜂地向山顶涌去,他不由得一阵狂喜:“呀西”!命令炮兵对着人群开炮,霎那间山坡上炮声隆隆,火光一片,鬼子的轻重机枪也开了火,战士们成片成片地倒下了,一团团的血肉横飞。冲到山顶的战士一看再往西走是几十丈髙的悬崖绝壁,他们横下一条心,纷纷地跳下悬崖,除个别重伤外,大部分壮烈牺牲了。

为什么战士们会自己暴露目标呢?因为这一天天气奇冷,筋疲力竭、饥饿再加上遍体战伤的战士实在忍受不了这恶劣天气的吞筮,他们想利用最后的一口气往山上撤退。但是严厉的周树森团长命令大家不许说话,不许动弹,不准生火取暖。他说:“大家再忍一忍,等天完全黑下来,我们再秘密撤退,那时鬼子看不见。”大家又耐心的等了一会,周团长抬头看了看天,觉得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哎!”不由地长叹了一口气。警卫员张浚马上大声吼道:“团长你自己先泄气,动摇军心,保你何用!”说罢一掉枪口,啪的一颗子弹飞出,从周团长的前脑穿过,周团长立时倒地牺牲了。三连长陈作彪一看警卫员打死了周团长,愤怒极了,“混蛋!”骂了一声,举起手枪,“啪、啪、啪,”一连三发子弹从警卫员的头上穿过去,这个张浚也倒在血泊中。这时又一排子弾从陈连长的后胸向前穿透,这也是战士们打的。陈连长也牺牲了。士兵们随即从密丛中钻出来,一股脑地向山顶翁去。这突然的变故,使王玉兰也始料不及,他长叹一声,只好随着大伙上山。

这次战士们由于一时地冲动枪杀了指挥员,又漫无目的地向山顶狂奔,恰好又一次地把自己暴露给了敌人,造成了全军覆灭的悲惨结局。

鬼子見不到抵抗,打着手电爬上了山顶,又往沟底张望,万成目顿感头晕目眩,叹道:“支那的,占领容易,征服难呐!”他被震惊了,这是一支由腐朽政府控制的军队,这样的军队也不怕流血牺牲,也能给皇军以重创,要是碰见真正的共产党八路军,大日本皇军还有命吗?

但是,我们永远记住这里的将士是英勇地,不怕牺牲的,在外来的敌人面前,他们表現了一个中国人不屈的伟大的爱国精神。他们同样是革命的烈士,民族的忠魂。

大泘沱、上曹村、小泘沱、牛心岗的村民见证了这一切。

正是:

日寇侵华呈凶狂,

国人奋起杀强梁,

请看当年纱帽山,

滔滔热血洒战场。

不是因为日军依秦会生之计纱帽山战役得手,有分教:日本鬼子占领淇县城,淇县城几成魔窟之地;铁血儿女齐聚灵山里,灵山里变为抗日前线。

直教:抗日健儿大显身手,造就铁血四十九团。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灵山疾风》经作者蔡云授权  本站独家刊登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设计制作:老农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