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疾凤》 作者:蔡云

 

 

 

 
 

 

第十三回、 张老楞逃避红穗岭 日本兵毁灭小滹沱

 
 

 

 

第十三回、 张老楞逃避红穗岭  日本兵毁灭小滹沱

 

诗曰:

朝歌城西,

耧铧之东,

虎头遮得不透风。

山怀福寿地,

真个人杰地灵。

北有绵羊抵头,

南有朝阳悬空。

左有凤凰展翅,

右有宽沟拦胜。

后靠红穗山坡,

衬托璇丽美景。

孕育铁血男儿,

锻造战斗英雄。

山怀,我可爱的家乡,

怎容财狼横行!

书接上回。这首诗本是本书的作者和杨秀平在重新采访四十九团战斗英雄牛德贵后你一言我一句的感慨即兴之作,映绰出了山怀村的壮美。这个村就在尖山的怀里,是一个十六户七十二口人家的小山村,在牛心岗的东南边一里半处,在小泘沱村的西南边也是一里半处,三个村呈了一个三角形。

却说牛心岗事件后,晋昭楠和后腾确郎大佐致电对凯旋而归且又硕果累累的川岛武夫大加褒奖,令其休整两天,再去小泘沱村报复。

秦会生这时对川岛武夫献计道:“三天之内皇军不必兴师动众的去小泘沱,因为这个村是事发之地,况牛心岗刚被扫荡,他们正在慌恐不安,半月之内不会有人来驻。明天我们可带一个班前去侦察,如果在他们村找不到人,就到它南边的山怀村,向他们去要八路军。我们只去一个班,一半人马在村外观看动静,一半人马进村询问。他们看我们人少,不会逃避。等我们逼他们供出八路军的下落后,我们再发大军进剿,这样做事半而功倍。”川岛武夫赞道:“甚妙,甚妙。”

第二日,川岛武夫即令少佐治村及山本由秦会生作向导带十名日军出了庙口据点径直往南到小泘沱村去。与此同时,西县政府的张老楞也带四个弟兄到山怀村催要军饷了。自从前日在小泘沱村和牛心岗村惹祸后,他一直提心吊胆,生怕这两个村的村民找他算帐。他想到,这两个村的村民目前都躲得很远,不会在附近的这些小村藏着,所以进这些小村收军饷不会碰到这两个村的村民。因此他和胆大的辛长山分了工,由辛长山去远而大的村去收,他到小而近的村去收。这一天他就进了山怀村。

山怀村的村民对这些党国要员似乎并不怎么热情,对他们的行动充耳不闻,视若不见,二大爷的这点破家当任你自己翻箱倒柜扣瓦罐。张老楞搜不出粮食和面粉,就急了:“你们山怀的人就是缺打,把粮食放起来不让抗日自卫团吃,要留给日本人吗?今天是第四次催要了,到傍晚要是交不齐,明天县政府要正式抓人,到时间别说我说的不好听,哭皇天也没泪了。”小青年牛德贵和常志泉、闫玉生小声说:“抓就抓呗,大不了去后山找彭政,参加八路军。”老年人也都互相安慰道:“先忍着点吧,八路军快打过来了,到时间咱就不受气了。”

正在这时,凤凰山上的红旗急促地摆动起来,牛德贵和常志泉、闫玉生慌张地说:“快跑,日本鬼子进村了!”人们一听说鬼子来了,村中一下乱了套,忙扶老携幼,一窝蜂地向后坡红穗岭跑去。

张老楞等听说鬼子来了,慌忙向北撤退,刚到村口,就见鬼子已经到了绵羊抵头处,如果再往北走,就和鬼子遭遇了,他们忙转回头,赶上了逃难的人群,一会,就跑在了前头。他们到底是当兵的,手脚麻利,跑的比谁都快,率先抢占了岭顶。

这两天,山怀村对日军的行动非常敏感,大伙让闫玉贵、闫玉鲁在纱帽山腰站岗,闫玉平、袁志忠在凤凰山上站岗,手中各拿红旗。只要发现鬼子向这边来,岗哨就要打红旗向村中报警。村中由牛德贵、常志泉、闫玉生负责群众转移。而村中的牛羊则早已赶到了山后的地骨岭由张知俊和常志水负责看管。

秦会生带日军在小泘沱转攸了一阵没有收获,就对治村及山本说:“皇军每次出动,必有战果,满载而归。如今在这里没东西可捞,咱就到山怀村去,有八路捉八路,没八路拿东西,没东西抓花姑娘的干活。”鬼子高兴,就出了小泘沱村照西南的山怀村去了,经过绵羊抵头处,留下了一个岗哨,其余人进了村。闫玉贵、闫玉鲁看见鬼子要去山怀,忙向凤凰山打红旗报警,凤凰山上也立即向村中报了警。岗哨完成了报警任务,就立即跑回村里协助村民转移。

山本留了两名鬼子埋伏在村北,派两名鬼子藏在村东,自领两名鬼子把守村南,算是对山怀村进行了三面埋伏。秦会生就和治村带了其余的三个鬼子挨门挨户搜寻。搜来搜去,别说人和粮食牲畜了,除了破缸瓦罐外,连口铁锅也没有。气得他们肚子一鼓一鼓地,把缸和瓦罐砸个稀巴烂。秦会生对治村道:“这个村中的人良心大大地坏了,他们把全部东西都带走藏起来了。我们不如把村里所有的房屋点了引他们下来救火,我们再把他灭个净光。”治村即命鬼子逐户点房。一霎时,整个山怀村被大火和滚滚的浓烟吞咽,伴随着噼哩啪啦瓦片的爆裂声,一百四十百间房屋倾刻间被烧光。大火漫延到了村后的山坡上,成片山林被烧死。一座风景秀丽地小山村变成了乱石场、三年不见人烟的废墟。

山怀村的村民在红穗岭上看着村里起了火,一个个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牛得贵和闫玉贵等几个小青年几次要求张老楞带他们下去打鬼子。张老楞却说:“鬼子手里有枪,子弹也充足,咱们硬打不是他们的对手,不如先忍一忍。牛德贵怒道:“忍什么,鬼子手里有枪,那你们手里拿的也不是烧锅棍。绕到他们的背后打几枪,把他们吓走,也比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俺村的房点完好。”张老楞道:“我们是当兵的,听当官的话,他们不让打,谁打了出了麻烦谁负责。”牛德贵求情道:“你们不愿打,把枪借给我们让我们打,用多少子弹包您多少子弹。”张老楞道:“你说哩门都没有,哪有当兵的借枪的道理。”闫玉贵气愤地道:“你们这些人还是中国人吗?三天一收粮,两天一收饷,白吃白喝老百姓的,就是不肯迈力打鬼子。我们家都没了,不需要你们保护,和你们在一起,丢人!”张老楞和几个国民党兵一听,就低下了头,灰溜溜地走了。

青年们不忍心自己的家就这样被毁了,看不见周围有鬼子,以为他们点罢房走了,就要下去救火。细心的袁礼和袁荣看见绵羊抵头崖上还有一个日本兵在来回走动,就猜想这是鬼子的岗哨,鬼子们这时肯定还在一边埋伏着。就竭力劝阻大伙不要盲动,说这时下去救火等于自投罗网,要吃鬼子的亏。大伙无奈,趴在山岭上干着急。

傍晌午时分,鬼子们还不见村民下来救火,大失所望,治村就命鬼子撤退,往庙口据点去了。

这一天是一九三九年八月十五日,正常时期家家团圆的日子。豺狼般的日本侵略军害得我们多少村庄的老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无家可归。

没有家了,大伙聚在一起商量着以后怎么办?老人袁礼说:“年轻人呀,去年我听彭政说,山西那里有红军,是共产党毛主席领导的专门救穷人的队伍。今年春我又听他说,红军现在就叫八路军,已经开到林县了。头几天我又听别人说,八路军在庞村打了老扈的皇协军,看来他们就在咱这一带的山里,你们去找他吧,参加八路军打鬼子汉奸比当国民党兵挨群众骂强。”牛德贵赞同地说:“对,和我的想法一样,咱就去后山找彭政,参加八路军。”大伙正在合计着,牛心岗的王清泉和魏生妞及小泘沱村的林玉生找了过来,他们说,他们找到了林淇,都两天了也没找到彭政。听风言风雨,八路军可能现在转战到了浚县一带。真要去找他们,不好找。当下大家计划了一下,决定分头去找。

袁仁、袁义、袁礼及袁荣这些上岁数人听见青年人参加八路军的劲头很大,十分高兴。都支持道:“年轻人都放心的去吧,家里的事由我们老年人扛着,你们一定要多杀几个鬼子。”

却说秦会生和鬼子们回到庙口,向川岛武夫和坂本报告了这一趟的情况。这两个鬼子研究了一下目前这几个村的情况,决定暂停去小泘沱村活动。正在这时,通讯兵传来一份电令,电令是彰德方面军总司令李西依照晋昭楠的意图发来的,电令说,要在南起塔岗口北到形盆口修一条封锁线,对山里的抗日武装实行封锁,要他们抓紧堪察地形,尽快施工。

再说刘哲民自八路军击溃扈全禄的皇协军后,带一部分张玉舟部的人员编入了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四四旅六八八团,自己被翼鲁豫军区调到沙区八路军办事处任交通科长,与彭政、王明山、王玉接触的机会也多了起来。四人多次谈及日寇近期在淇县境内制造血案的事,都深感我们目前的抗日力量不足,使日军一再猖狂,给老百姓造成了灾难。要想改变这种局势,摆在我们面前的亟待解决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开辟几条红色的地下交通线,及时地把敌伪的情况转送到山里,以便使八路军准确地统览战局,掌握战争的主动权,灵活机动地消灭敌人,保护百姓。另一个问题是,把群众武装起来,增强自我保护意识。刘哲民说:“我想从我们熟悉地内黄井店开始,沿着大碾村,冯庄村,和我的家乡稻庄村再到西南的枣生村一直进塔岗口,小店河,正面村等建立一条交通线,以线带面,把鬼子和皇协军的情况一站一站地送到八路军手里。不知你们以为如何?”彭政说:“很好。有了交通线,我们的人民群众给我们送情报就不费事了。我们的材料也能很快地传达下去。蔡长秀为了给我们传递情报,不舍得吃包情报的那个烧饼,结果被冻饿而死了。他们家为了党的事业前仆后继,牺牲了三位亲人。人民群众为抗日付出了重大的牺牲,咱们时时不能忘记。有了交通站,我们的工作就顺利多了。我看,鬼子对小泘沱村的报复不会停止,目前虽说他们暂时不去那里骚扰了,是因为他们找不到人。我猜想年底很有可能他们趁村民回家过年之机对这个村实行扫荡,我们必须有所准备,让大胡子韦杰派兵解救这个村。”王明山说:“尽量说服他们不让他们回家过年。”刘哲民道:“好,就这么办吧。”

要想说服小泘沱村的村民不回家过年谈何容易?他们都秘密地躲在离家十里八里以外的村庄里,由亲戚朋友护着,根本不透露半点消息,王明山和彭政的这个努力成了泡影。从十月开始,就有人试着回家了。到腊月二十几,回家过年的人已超过了全村人的半数。彭政和王明山、王玉开始在村中活动,组织了以宋有田、牛同安,蔡金田、牛清儒、宋二红、林守富等人为骨干,让他们多长个心眼,万一鬼子要来,就马上组织群众顺南河沟向山中转移。

彭政还特别嘱咐牛同安:“你要负责石荣花老人的安全。”牛同安保证说:“这个事我一定能办到。”王明山还不放心,对他说:“我给你的手榴弹你该用就要用。”牛同安又答:“我知道。”

王玉这个时候才对彭政说:“我现在要去看望一下我的姐姐。”彭政知道再也不能瞒他了,就把蔡文重家里的情况如实的对他说了。王玉一听,差点气昏过去。但在这非常时期,他不能因为个人感情耽误大局,擦了一下眼泪,继续和大家研究工作。

同时他们也与大胡子韦杰取得了联系,让四八八团密切注意这个村的情况。必要的时候来解救这个村。

而晋昭楠也与后腾确郎加紧了培养特务组织的活动。由伪警察所郭升山的特务股培养了苗文田、何占勋、李安民、张灿然、姜树礼、陈都然、闫林、赵得胜、许方德等特务骨干,闫林为特务队队长。这些大特务手下都有一帮小特务,专门负责侦探我抗日军民的活动情况,除将情报上报日军外,还单独从事跟踪暗杀、绑架抢掠、勒索讹诈、拐骗奸淫等活动。他们通过这些大小特务对淇县东部的土匪张平进行恐吓利诱,促使张平匪帮投靠了日军,被收编为东部团,堵住了淇县以东滑、浚县的门户。而在小泘沱村,他们也通过苗文田,安插了在村中的耳目。

转眼到了腊月三十日,西历一九四零年的二月七日,小泘沱村的村民陆续回家过年的有百分之八十,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回家贴了春联后就又回去了。村中派了四个岗哨分别监视淇县和庙口方向日军的动向,不管有没有发现敌人,就要定时回村报告。

已到傍晌午时候,突然天空像要塌了一般,阴沉得快要下雪了,一股凉气袭扰着每个人的身。岗哨自清早出去后一直没有回来过,不祥的预兆和这不开眼的天气压抑得人们喘不过气来。村民们感觉到了情况的异常,本来应该是吃饭的时候,村中没有一家生火冒烟,整个村庄像死了一般地沉寞。

一向足智多谋且十分谨慎的宋有田先生这一天的心一直都在跳,两只眼也在不停的蹦。他去找牛清儒,对他说:“不知咋地,我总感觉到今天村中要出事,岗哨致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是不是特务搞了鬼,要黑青咱村哩。”正说着,宋二红、蔡金田、牛同安也同时过来找他,说村中出现了几个不三不四的人,他们都劝说村民要安心在家过年,不知他们安的什么心。从他们吸的洋烟看,不像是彭政和老王说的八路军,八路军是不抽洋烟的,还有的人见到了赵得胜。牛清儒一拍大腿:“坏了,日本鬼子今天肯定要来!彭政和老王一再叮嘱大家要提高警惕,我们都当了耳旁风。村中的这几个陌生人肯定是特务。现在咱村的人都回来过年了,鬼子肯定要来报复。”蔡金田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那咱咋办?”宋二红和牛同安问。“事不宜迟,现在大家马上分片通知群众顺南河沟往西跑。”大家同意,马上下去分片通知去了。

再说后腾确郎和晋昭楠,他们通过特务股的大小特务了解了小泘沱村的村民年底已回家过年的情况后,决定趁年三十大家正过年思想麻痹之际对这个村实行扫荡,并着意提醒川岛武夫和刘马成,等日伪军进村后先不要大肆枪杀,而是把他们集中到一块让他们供出八路军的消息后再进行集体毁灭。川岛武夫和刘马成同意照办。

这一天,吃过早饭后,玉生和玉良弟兄二人从姑姑家里拿了潮纸和门对子就要回家。姑姑再三嘱咐说:“先到坟地上过坟,再贴了门对后你们不要停留,要赶快回来,免得发生啥事。”他两个说:“姑姑放心,俺知道了。”

弟兄二人向北过了赵家河,他们没有先上坟,而是先到家里贴了对子后就要起身去坟地上坟。忽见宋有田走了过来,他黑青着脸,对他们说:“恁弟兄好大胆,还敢回家上坟贴纸麻!赶快上了坟回姑姑家去吧,越快越好!”弟兄俩不敢怠慢,赶紧往坟地去了。

他们弟兄到村西十三亩地的坟上,为自己的亲人烧上了纸钱后,强忍着失去亲人的悲痛,顾不得在坟地痛哭,赶紧向南,下了赵家河,顺河沟向东跑了一段路,再向南上了河岸,一溜小跑的向大洼跑去。还没进姑姑的家门,就看见了一队伪军顺着赵家河南岸由东向西跑了过去。他们差一点碰了头,好险呀!

村民们正紧张地准备逃跑,但是,他们准备的迟了,敌人的两路人马已经将村庄四面包围了。庙口据点的日军中佐由川岛武夫亲自压阵、秦会生为向导,由山本和治村带了三十名日军伙同晋太平、吕四井带的四十名伪军包围了村庄的北、东方向。淇县方面由警备大队皇协军司令刘马成带了皇协军一百名包围了村庄的西、南方向。川岛武夫站在村北的高地上,用望远镜看着村中向南逃跑的人群,冷笑道:“老百姓蠢猪地一样,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即命鬼子开枪,并跑步向村中杀来。

北边的枪声一响,西、南、东方向也同时开了火,日伪军一边打枪,一边大叫道:“不要放走一个人!”快速地向村中包围过来。重机枪的狂啸声震耳欲聋,步枪,手枪的响声像炒豆一般地不分个地响,村民们开始大乱,乱躲乱逃。

四面都是敌人,大多数的人们一开始不知道往哪逃合适。这时牛清儒、牛同安、宋二红、宋有田、蔡金田等还是按照彭政和王明山的嘱咐,分头带着大家顶着南边稍微弱一点的火力往南河沟跑。他们想从南河沟往西突围或上凤凰山或走灵山口。

秦会生带着川岛武夫等鬼子来到蔡文重的家门口,指着家门对川岛武夫说:“这一家是共党的巢穴,人早已跑了,我们要叫他无家可归。”川岛武夫道:“人跑了,把他房的烧掉!”立命两个鬼子跺开街门,把几间房屋悉数点燃了。

秦会生见蔡文重的家已经起火,不禁髙兴得仰天狂笑。突然,他看到牛清儒带了一部分人已经下了南河,忙指着他对川岛武夫道:“太君你看,就是那个村长牛清儒的,勾结八路军的干活,杀我皇军的,要不要先抓住他?”川岛武夫道:“抓住他,死拉死拉地!”随即,东洋刀向南一指,尖着嗓子叫道:“向前进!”有几个鬼子迅速跑向南河,把村民们截住了。川岛武夫和秦会生则带几个鬼子从河南岸跑步往东南河包围,拦截河的东边。

牛清儒一看鬼子已截住了西边,就带乡亲们掉头往东跑,刚到村东的河边黑仙爷洞,就见秦会生和川岛武夫等几个鬼子封锁了河面。秦会生冷笑道:“嘿嘿嘿!村长大人,在下秦会生等待多时了。”牛清儒道:“想不到你也来了,当初我救了你,你就行行好,跟太君说说,让放了乡亲们吧。”川岛武夫问道:“你的村长的干活?”牛清儒忙答:“是,是。”忙掏出一块银元塞到川岛武夫手里,求情道:“太君请高抬贵手,看我给您多次收军饷的份上饶了这些村民吧,他们都是大大地良民呐!秦翻译官也答应放人的。”秦会生一看没给他银元,急了:“呀呀呸!谁答应放你,你小人看人低,我就不值一块银元吗?”牛清儒解释道:“秦翻译官大人,我就这一块银元,先给太君。咱们以后共事很长,我加倍地给你。我和你爹秦二爷也有一些交情,过年过节还互相走动,再则我也救过你一条命,这样的交情就不值一块银元吗?”秦会生一听更加火了:“你哪是在救我,分明是你把我们囚禁起来让八路来抓我们。”转对川岛武夫道:“太君,不要听他胡说八道,每次收军饷都是他鼓动这些刁民迟迟不交。这次又是他把我们囚禁起来报告八路军来袭击我们,他和这些刁民的良心大大地坏了。”川岛武夫怪叫一声:“八格牙路,回去!”指挥鬼子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就把这几个村民往西边赶去。

在村东北关帝庙背后,蔡长群、宋焕锁、蔡金河、刘不井、魏仁、魏义、等七个跑不动的老年人跳进了地窖里。蔡金河刚伪装了地窖口正要引鬼子离开,被汉奸晋太平看见,指使吕四井向蔡金河开了枪,蔡金河中弹倒下了。晋太平发现了地窖口,报告给了日军。日军即命吕四井掀开地窖口,搂来柴火在上边点燃后推了下去,可怜这六位老人被闷死在了地窖里。

日伪军开始在村中拉牲口,抢东西,烧房子,村中一时烈焰腾空。

村西边,张守义牵了一头毛驴和大人们在蔡金田的组织下向西河沟突围。林玉付当过中央军,腿脚麻利,他拽着冯光义一面猫着腰跑,一面教他迈着弯曲的步子并一蹦一跳地躲避子弹。治村看着他这个姿式,叫道:“中国兵的干活,击毙他!”率一队鬼子一边打枪一边顺屁股后紧紧地追了过来。冯光义只觉得耳朵一热,顺手一摸,一股鲜血顺手而下,耳朵被子弹打了一个窟窿,随即,半个上身都成了血了。他也不知道疼,紧紧地跟着蔡金田的身后。眼看就要冲过龙骨堆了,过了龙骨堆就是西河沟了。

正在这时,一队皇协军端着枪从西河沟堵过来,并把一挺机枪架在龙骨堆上准备向村民们射击。在这条二丈多宽的土骨洞里,村民们被前后堵截着,情况万分危急。刘马成一看土骨洞被前后堵死,料定村民们一个也跑不掉,狂叫道:“弟兄们,抓活的!”伪军们听他这一叫,就要上前动手。猛听蔡金田大吼一声:“乡亲们,拼了!”一个伪军被吓得一楞怔,蔡金田奋力向前,照他的肚上“陡”的一脚踢去,这个伪军登时倒地闭气。蔡金田趁势夺了他的枪,扭头对逼上来的鬼子啪啪就是两枪。一个鬼子中弹死去,另一个鬼子右腿一软,滚在地上嗥叫不止。

同时,皇协军的背后也发生了变化,机关枪照着他们混绞起来。原来,郗圈喜和他的三弟郗尿妞从西山挑了谷杆往家里走,还计划下午再进淇县城卖一次。忽听见村中枪声响成一片,知道大势不好,日本鬼子来扫荡了。他们的亲人还在村子里,觉得很危险,赶紧扔了甘草拿扁担疯一般地赶过来,正遇蔡金田与鬼子枪战,二人奋不顾身,抡起扁担照皇协军横扫过来。见一个打一个,见两个,打一双。伪军一点也没有想到自己身后有人会动手,猝不及防,纷纷被拦腰打翻在地,乱滚乱爬,一片“哎哟”声。郗尿妞一看机枪手正要磨动机枪发射。一撑扁担跃上龙骨堆,照着这两个伪军就是一个横扫,这两个伪军惨叫着顺坡滚了下去。欷尿妞马上握住机枪,照着伪军胡绞起来。要知道,他是不会打枪的,子弹从人的头顶上呼啸而过,敌人一下弄蒙了,还没有被打翻就趴在地上不敢抬头了。“跑!”蔡金田趁机大呼一声,带领大家冲过了龙骨堆,跑到西河沟去了。

在村东,牛同安组织了十几个村民朝南河突围。石荣花老人因为是小脚,走路不利索,就拄了一根枣木棍从家里艰难地跑了出来。牛同安看她一跌一趔的,十分可怜,就一把手架着她的胳膊一起跑。正当他们到了村东的郗家庙后时,汉奸晋太平和山本及四个鬼子把蔡金清的母亲和他十一岁的妹妹也赶到了这里。山本看到人们要下河沟,就命鬼子向人们开枪了。一颗子弹打中了蔡金清母亲的后背,她顿时倒在了地上。小妞惊叫着,趴在母亲的身上痛哭。山本一挥手,两个鬼子跑上去,对她们母女连刺几刀,可怜他们死于非命。

牛同安看到了蔡金清的母亲和妹妹的惨死,这才想起了自己腰里掖着的两颗手榴弹。他赶紧松开石荣花老人,腾出手来,把那两颗手榴弹取出,把一根弦儿套在了右手的中指上,刚想把它摔向敌人。忽然,他听到汉奸晋太平说了句:“不死的老灰婆,你也有今天!”忙抬头看时,见晋太平正给两个鬼子指着石荣花老人比划着,两个鬼子就同时向石荣花老人开了枪。石荣花老人立时中弹跪在了地上,口里吐出一滩血来,还没有死,骂了一句:“狗尻的日本鬼子,我一个老婆子咋你了?你们不得好死!”这两个鬼子跑了过来,用枪刺同时在她的后背上“刷”地捅了进去,搅了两搅,一脚把她蹬倒在坑沿边。这个老人死得好可怜!

牛同安眼睁睁地看到鬼子杀我无辜地同胞,强烈的民族仇恨燃烧在胸膛,一颗手榴弹照这两个鬼子扔了过去,一声轰响,一个鬼子被弹到了坑里,另一个鬼子被抛到庙墙上摔下半个脑袋死去了。

“抓活的!”山本嗥叫着,带其余鬼子一齐向他追去。等鬼子靠近了,牛同安把最后一颗手榴弹摔向了鬼子。又是一声轰响,又一个鬼子被炸得血肉横飞,鬼子们慌忙趴在地上不敢抬头。趁鬼子稍微停顿的片刻,牛同安迅速地带乡亲们跳进河沟向西逃去了。

在南河沟,鬼子对村民们穷追不舍,时有村民中弹倒下。正在这危急关头,彭政和王明山、王玉带了八路军六八八团的一个排火速的赶来了。他们好像从天而降,迅速击溃了刘马成在南边和西边的皇协军,并占领了制高点。同时大声叫喊着:“乡亲们别怕,下河沟往西跑,八路军来救你们啦!”“八路军!”人们惊呼着,全部下了南河沟经绵羊抵头处再向北拐,在八路军的接应下安全撤离了。

在村西土骨洞南的条路地制高点和南河崖制高点,彭政和王明山率一部分八路军对冲上来的日伪军进行了顽强地抵抗。看看村民们已安全撤离,他们才牵着敌人的鼻子向南边退去。

川岛武夫摸不清八路军的底细,不敢穷追,即令收军,并让晋太平和吕四井把抢来的牲畜及东西带上,一并回庙口去了。刘马成也带了皇协军回了淇县城。

仅这次事件,经作者及杨秀平多渠道反复统计,小泘沱村当即死亡村民十四人,另有四个岗哨即宋小双、刘长山、李金录、林小四被勒死村外野地。被抢走牛十一头,驴三条,骡两头,马一匹,羊四只。烧毁房屋五百零六间,其它被抢财物及毁坏焚烧的家俱、衣被等经济损失无法统计。

彭政和王明山看看鬼子和伪军已经回去,才赶上了往西撤退的村民。在蔡场里边,彭政让大家坐下来休息,互相包扎伤口。并让大家设法到远一点的亲朋好友家暂时躲避,并提醒大家,敌人的报复还不会停止,要各人多加小心。他愧疚地说:“我们刚到了朝阳寺南,和汉奸张玉春及朱际春的西部团遭遇了,等把他们打跑了我们才赶过来。我们来的迟了,让乡亲们受苦了。”乡亲们望着和自己并没什么两样,扛着枪的队伍,眼里流出了激动地泪水:“八路军真是咱们的救命恩人呐!”

有诗为证:

鬼子汉奸似虎狼,

百姓头上称豪强。

不许鞭炮齐贺岁,

伴作弹雨来哭伤。

正是:蒙难只因日伪起,获救全凭菩萨兵。不是八路从天降,村民几人能还生?

不是日本鬼子毁灭了小泘沱村,有分教:此村荒废五年,死气沉沉,不见炊烟;村民受党指引,卧薪偿胆,喜得垂炼。

直教:一阵枪刀,揭开日中亲善骗人画皮;几经重建,变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毕竟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灵山疾风》经作者蔡云授权  本站独家刊登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设计制作:老农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