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疾凤》 作者:蔡云

 

 

 

 
 

 

第十二回、 清山放牧尖山门 日军血洗牛心岗

 
 

 

 

第十二回、 清山放牧尖山门  日军血洗牛心岗

 

诗曰:

灵山脚下牛心岗,

炊烟飘渺鸟欢唱。

一汪清水掩河床,

树荫乘凉入梦乡。

山下田地种粮忙,

山上青草喂牛羊。

牛心岗,好地方,

生我养我好村庄。

自从鬼子烧杀后,

十年变作乱石场。

书接上回。却说汉奸秦会生在王海纯等红枪会匪徒的保护下自小泘沱逃回庙口日军司令部,跪到中佐川岛武夫的脚下痛哭流涕,添油加醋,编造说:“小泘沱的村民私通共匪八路军,非但抗命不交军饷,反而把八路军勾引来袭击我们。我们寡不敌众,两位皇军战死,我的手也负了伤。多亏了义哥王海纯打那经过,率红枪会弟兄拼死相救,我才得活命回来。望太君速调人马,前去讨罚。”

“八嘎!”川岛武夫一听,十分震惊,就要点起人马去扫荡小泘沱村。晋太平道:“这个时候天已经四点多钟,时间不早,万一不能马上结束战斗,一到天黑,反给八路造成歼灭我们之机会,不如到明天清早再去。”川岛武夫点头同意,命军医为秦会生上了药,包了伤口,好好地安慰了一番。

川岛武夫又致电后腾确郎,把此事作了汇报,也让他明日从淇县派兵协助行动。

再说辛长山等,因为打死两鬼子和会队交战,未能完成派款任务,怕回去遭李埏训斥,到小寺口临时抓了四个站岗的弟兄,一行九人分三路到南北四井、大洼村去派了一夜的款,傍到天明时分他们回到牛心岗村聚齐,并让王锡祥和王锡玉弟兄两个为他们做羊肉米饭吃。

王锡祥是牛心岗村的支事人,心底正直善良。只是人好命不好,妻子死得早,未给他畄下一男半女,如今都六十多岁的人了,孤身一人过时光。他弟弟王锡玉的妻子也早早地过世,畄下了一个闺女叫软妞,今年十一岁了。王锡祥弟兄平时对西县政府的人经常来催逼捐税不很感冒,但自从昨天辛长山打死了两个鬼子,他们才对辛长山的看法有了些许的改变,觉得好歹他们也是抗日的队伍,只要抗日就是一家人,是一家人就不能认的那么真,想吃饭我们只管给你们做。于是叫上弟弟王锡玉,真的为他们杀了一只羊,做起了羊肉米饭。他们一面做饭,一面夸赞辛长山是抗日的英雄,直把个辛长山高兴得心里美滋滋的,连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但王锡玉却担心地说:“只是你放了那个汉奸秦会生,他可不是个好东西,他肯定会领着大队鬼子前来报复,乡亲们也会跟着遭殃。”

辛长山听王锡玉提那秦会生,轻篾地说:“昨天我就对他说了,他小小的泥鳅翻不了天。他昨天带了两个鬼子,我敲了他一对。他今天要是带四个鬼子来,我就敲他两双。”接着,他又对昨天放走秦会生的失误自圆其说:“之所以我单独放了他,就是想叫他把鬼子给我引来,我才能好好地消灭他们。”王锡祥竖起大拇指说:“兄弟真是好样的,要是鬼子来的多了呢?比如说真的来了一大队,你怎么办?”辛长山一拍腰间的两把盒子,说:“我的这两把盒子枪不是吃素的,左右开弓,一枪一个。我的弟兄也不是白吃乡亲们饭的,如果真碰上大队鬼子,我们就给他来个一锅端,叫他一个也跑不掉!否则我对不起乡亲们。”

说话不及,饭也就熟了,王錫祥弟兄忙着给他们盛饭。吃过饭后,天也就亮了。辛长山道:“弟兄们再辛苦辛苦,随我一道再去大洼、南北四井走走,看看昨夜的派款现在是否到位。我给你们讲昨天的故事。”弟兄们不敢说不去,跟着他出了王西祥的家门。

送走辛长山等,王锡祥一个趔趄,差点蒙倒,忙扶住了门框。弟弟王锡玉觉得不对劲,就问他:“哥你这是咋了?”王锡祥说:“我的眼直跳,心里也很慌乱,怕是要出啥事哩。”王锡玉也说:“我也是,也可能是一夜没睡,困了吧,回屋歇歇吧。”这时王锡玉的闺女王软妞因和另一个小妞去西碾沟拾酸枣,王锡玉打发她们走后,顾不得涮锅洗碗,就和哥哥回屋歇了。

这个村的王清山、魏章妞、魏生妞、等五个小青年也分别赶出了自己的牛,翻了庄后的山梁,过王莽洞,到尖山门下放牛了。他们一边放牛,一边欣赏这东碾沟的清凉庵,真是一派好景致。

杨秀平和作者在整理灵山一带对敌斗争的史料时对这一地理位置进行了考查。她经不住这里风景的诱惑,当时就作了一首诗,作为对淇县山水的赞美,作者也一并收录在史料中。诗曰:

远望朝歌耧铧峰,

近听清凉念经声。

神秘莫测王莽洞,

尖山门下好风景。

这个尖山门在这个尖山的西北角,是一处三十丈高的光板石绝头,其形状极像我们家户的屋门,门是两开扇的,中间一道缝,上面有一个大石锁,故名尖山门。在它的北下方二里地许,隔着赵家河有一个土堆,就是宋朝大将呼延庆的坟墓。古有“站在呼家坟,望见尖山门,打开尖山门,里边有金人,能好过九州八府人”的传说。呼延庆坟的西南边有一块钥匙地,东西长七十五米,东宽二十五米,西宽五米,真像一把开锁用的钥匙,要想打开尖山门,非得用这把钥匙和这块钥匙地结的卡杈黄瓜顶着才行。

说的是尖山下的牛心岗村过去出了一个王二小,和哥嫂分家后一直过的很贫困,靠去东碾沟打柴,西碾沟挖药,旱坡打猎为生。一天夜里做了一个梦,一位灵山住持高僧对他说:“你种的那块钥匙地里出了一秧黄瓜,结了一个卡杈黄瓜,等到七七四十九天后,你拿它去开尖山门。门里有金人金马金大闺女,在碾金米玉豆,你进去后金大闺女就会拉着金米玉豆和你一道回家,你就能过上好日子。”王二小一觉醒来,细细地回想这个梦,又到钥匙地看了看,果然长了一秧黄瓜,并奇迹般地结了一根卡杈黄瓜。他心底善良,把这件事向哥嫂说了。谁知哥哥心胸狭小,嫂嫂手狠心辣,他们竟然想着要独吞这份财物,偷偷地到地里看了,并观察了一路的地形,回家准备了大小布袋,专等着到时候发财哩。

王二小精心地为黄瓜浇水培土,眼看着卡杈黄瓜一天天长大,他心里高兴,傍到了七七四十九天,就和哥嫂商量,要他们一齐去打开尖山门,弄到金米玉豆平分。

就在七七四十九天的前天夜里,还差一天的时间,嫂嫂就等不及了,催着丈夫披着布袋上路,到钥匙地去摘卡杈黄瓜。他则转到王二小睡觉的茅草屋后,一把火把茅屋点着了,然后飞跑着去赶她的丈夫。

哥嫂二人到了尖山门下,拿卡杈黄瓜向石锁上一顶,只听“圪吱”一声石门开了,里边真的有金人金马金大闺女,在碾金米玉豆。哥嫂不由分说,拿布袋就往里装金米玉豆。这时只听尖山门又是“圪吱吱” 地响,两扇门在自动地关。原来卡杈黄瓜还差一天的时间,长的还不够硬,顶不住这两扇厚重地石门。哥嫂一看不好了,自己要被关在里边,吓得赶紧往外跑,谁知就在这时,门“吱” 的一声关上了,哥哥的一只脚被夹在门缝里,致今都留着一道缝。

王二小正在睡觉,忽然大火把他熏醒,他慌忙跑出来一边拼命扑打,一边大声呼叫哥嫂快来救火,但哪里能叫得应?他最终也没有把火扑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化为灰烬,丧心地去找哥嫂。谁知哥嫂的屋门锁着,他马上意识到可能他们去开尖山门了,于是不顾一切地朝尖山门跑去。

王二小跑到尖山门前,听到了哥嫂在里边痛哭,他一心酸,跪倒在尖山门下哭叫连声:“哥呀,嫂呀!我害了你们,咱们回家吧!”哥嫂在里边听见,又是一阵痛哭讦诲,他们也知道事已做错,遭了报应,为了赎罪,哥哥叫嫂嫂抓出一把金米玉豆顺门缝塞出,就再也听不到声音了。王二小长跪在那里,哭了一阵又一阵,直哭到日落西山,他才装了金米玉豆回去了。他回家后拿金米玉豆换成钱,盖了房,娶妻生子,过上了安生的日子,成就了后来的牛心岗王家家族。

这本是一段美丽地风物传说,教育人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致于牛心岗的王家家族是否就是这个起源无从考证。如今日本鬼子在牛心岗村犯下的滔天血债,也会有报应的。

却说驻淇县的日军少佐石野武这天被指派协助庙口的日军对小泘沱村进行扫荡,他点齐了

三十名日军,和刘马成的四十名皇协军,吃了清早饭后杀气腾腾地往西杀来。

大洼村的村民昨天就听说了西县政府的辛长山在小泘沱村打死了两个鬼子,之后又到大洼村催了军饷,知道鬼子肯定要去这个村报复,而大洼村也会因此而受牵连,所以这个村的人心情都十分紧张,人们也都作好了要逃跑的准备。由郭永江和代清云、代玉香、代树芝等十几个青年人组成了嘹望哨,从东分布到小洼和袁庄,从北分布到小泘沱和上曹村。每半里一个,只要鬼子一出动,就要打红布传信号,村里的人就马上转移。伪军们并不知道是去扫荡哪个村庄,石野武也不知道究竟哪个村是小泘沱,晕着头的只顾往西开进。到袁庄西地时,被大洼的嘹望哨看见了,他们慌忙向西边的村里打红布传警报信号,村里顿时大乱,人们争相携老带幼,牵牲口带骡马急急的朝正西的朝阳寺跑去。

石野武指挥人马闯到了大洼村,看到了村民正在逃跑,指挥刀向西一指,厉声命令道:“向前进!”鬼子嗥叫着,向人们急速追去。

大洼村有一个新过门的媳妇叫申起缨,和几个年轻妇女很快地上了朝阳寺。她看到了乡亲们正扶老携幼地到了朝阳寺下边的常家岭上,鬼子马上就要追上来,急得她直搓手。转身到朝阳老奶的佛像前一面用衣服擦着佛像上的灰尘,一面一遍遍的祈求祷告:“老奶显显灵吧,日本鬼子来杀害我们无辜的乡亲了,下场暴雨把他们都冲走吧。”可真灵验了,老奶奶的佛身上立即出现了汗珠,就在那常家岭下的方圆几亩地的范围,顿时间乌云密布,紧接着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并夹杂着一阵紧似一阵地狂风,直把个鬼子和汉奸淋得睁不开眼,走一步滑一跌。石野武见鬼子往上上不去,他也不想叫大雨把自己淋死,就命鬼子调回头撤离了那倒霉的常家岭,退回淇县城去了。

而这一天,在其它地方根本一滴雨也没有下,就是在离常家岭很近的大洼村,小泘沱村,朝阳寺和北四井也是没见一个雨滴。

在庙口司令部,川岛武夫也让治村和山本点齐了三十名日军,伙同晋太平带的四十名伪军,由秦会生作向导,自己亲自压阵,向小泘沱村杀来。到了小泘沱村,已是家家闭户,户户垒门,门内空空,空不见人。川岛武夫知道村民已经躲藏,看看怀表,已是八点以后,想到淇县方面还不见队伍出动,就有心去大洼看看。当下带人马向大洼村开去。在大洼村,他们也没有找到人,川岛武夫猜想这个村的村民也已逃跑,而淇县方面的日军可能扑空回转了,就命人马折回头往西走。一面走,一面问秦会生:“你的说,这两个村的村民都去了什么地方?”秦会生道:“依我看,他们很可能进山了,就在灵山一带。”“好,加速地向山里前进!”川岛武夫拔出指挥刀向西一指,鬼子及伪军们即跑步向西涌去。

再说辛长山带领弟兄们往东一面走一面讲着昨天的故事,不知不觉到了山怀东边也就是小泘沱村的南大地。川岛武夫一面往西走,一面用望远镜向西边望着,突然他看到了辛长山等,马上把秦会生叫到跟前,说:“山里下来了军队的有,你看是不是八路的?”并把望远镜递给他。秦会生脖子上兜着个左手,右手拿望远镜向西扫了一会,不看犹可,他这一看,顿时惊叫起来:“太君太君,就是他,骑红马戴礼帽的八路军,昨天枪杀皇军的有。”“呀西!”川岛武夫忙打手势,立命人马呈凹形就地隐蔽,他要伏击辛长山。

毕竟敌人太多,不那么好隐蔽,早被辛长山在马上看见,对弟兄们道:“真是冤家路窄,今天又碰上鬼子了。弟兄们,不怕死的跟我来,灭了他!”有的弟兄们初见日本人,觉得怪稀奇,有的因为国仇家恨气得眼红,有的没打过仗想试试,有的在辛长山面前硬装好汉,就连一向很怂的张老楞也十分积极,长短九支枪一齐亮了出来。辛长山选择了一条土岸头,让大家赶快趴下。大家就依这土岸头为工事,照着敌人埋伏的地方乱哄哄地打起枪来。顿时,一个鬼子中弹,一命呜呼了。

“八格牙路!”川岛武夫顿时大怒,咬牙切齿地拿指挥刀向西一挥:“向前进!”日伪军顿时发起了冲锋,枪声像刮风一样,一阵紧似一阵。同时,山顶上两座炮楼上的鬼子也把火力压了过来。尽管这种火力相距太远,准确性很低,但还是有很大的威胁性。辛长山怕陷入鬼子的三面包围,担心这样下去顶不住,只好下令撤退。弟兄们跟着他一面打一面向西退却,从南大地退到虎头山,从虎头山退到蔡场,又从蔡场退到小寺口。敌人也紧跟着追到了旱坡下边。这时“淇县抗日自卫团”的士兵分别从东碾沟东坡、旱坡和小寺口北边的馒头山上同时用长枪向敌人射击起来。川岛武夫怕中埋伏,即命停止进攻。秦会生看着头顶上百丈高的旱坡绝壁慌忙对川岛武夫说:“太君快快退兵,我们已身处绝境。八路的只要在此往下扔石头,我们就无躲蔽之地,必遭全军覆没。”川岛武夫往上看时,确实感到雄险眼晕,慌忙下令往回撤退。

等敌人退到牛心岗村下时,余怒未消地川岛武夫问秦会生:“这个村叫什么的干活?”秦会生答道:“这个村叫牛心岗,村里的人都通八路军的干活。”川岛武夫一咬牙:“包围地有。”即命鬼子和皇协军把牛心岗包围了。

魏章妞、魏生妞和王清山、王清泉、等五个青年人清早去尖山门放牛,还没吃早饭,大家说好了让魏章妞先回家吃饭,等吃了饭再用苛蒌给大家把饭挑到山上。这魏章妞吃罢饭往炕上一躺,死活不去了。把他娘气得大骂起来,他干脆用被子一蒙头,听也不听了。他娘气得没法,叫过魏章群说:“张群呀,你去替你哥放牛吧,他在家等死哩。”章群听话,埋冤了一句:“等死吧你!”收了四家的饭,用苛蒌担着进山了。到了尖山门下,把苛蒌放下来,大家正要吃饭,就听到了激烈的枪声,接着老远看到了西县政府的人正向西撤退,王清山放下苛蒌,沉重地说:“打仗了,恐怕咱村要遭殃了。咱不如去岭上看看。”“对,去看看。”几个人同时放下苛蒌,一溜小跑地上了牛心岗后山岭,伏在上边向村里张望着。

这时的牛心岗村村,除了两个人走亲戚外出未归,五个青年人去放牛,还有王锡玉十七的闺女王软妞和另一个小妞去西碾沟拾酸枣外,其余村民都在家还没去地干活。他们看见县政府的人和鬼子打仗,吓得不敢出头。王清泉三岁的孩子小明明正在屋后的酸枣树下拾酸枣。小孩不懂事,刚才打枪他也没出来,拾了一兜的酸枣。现在不打枪了,他从屋后出来了,看着鬼子走来,指着他们数数:“一个酸枣,两个酸枣,七个酸枣,十个酸枣……”秦会生看见他。从兜里摸出一把糖说:“小孩过来,我给你糖吃,糖可甜了。”小明明过来了,一把从秦会生的手里抓了两个,连纸塞进了嘴里,马上吐出来说:“不甜,你骗人!”抓过秦会生的右手咬了一口。秦会生“呀”地怪叫一声,抽回手忽甩几下:“太君,他八路羔子的干活,良心大大的坏了,死拉死拉的!”川岛武夫一挥手,马上就有两个鬼子挺枪向前,对着小明明的肚子猛地刺去,鬼子“呀”地一叫劲,枪向上一举一甩,就把小明明甩到了墙上,立时断了气。秦会生还不解恨,又给鬼子打手势,两鬼子又每人扯了他的一条腿,把个小明明生生撕成了两半。

看到这一惨景地魏章群的十二岁的妹妹魏珍妞,慌忙就往王清泉家跑,想给他们报信。治村带几个鬼子追上来把门堵了,他们呲着牙叫着:“花姑娘的,漂亮大大的!”就要去抓她,她情急之中一头钻进了碾盘底下。鬼子治村抓住她的脚往外就拽,小珍妞狠劲地向外一蹬,一脚踢在这个鬼子的鼻子上,顿时鼻血直流。鬼子治村恼羞成怒,“哇哇”叫着,用刺刀狠狠地朝这个少女的屁股刺去。一连刺了十几刀,可怜这个如花的少女被鬼子活活的扎死了。

紧接着两鬼子从王清泉家把其妻槐花抓着头发楸出。晋太平过来向川岛报告说,在一个老头家里发现招待共军吃饭留下的碗筷,已把这个老头带来了。秦会生见带上来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上前就是一巴掌,骂道:“老不死的,你也有今天!老子昨天叫八路军给打了,想不到是你在给他们做饭,你说,八路军在哪里?老子大难不死,今天报仇来啦!你说你叫什么名字?”老人怒道:“老子叫王锡祥。狗汉奸,你敢说出你叫什么名字吗?”秦会生不要脸的说:“我叫秦会生,秦始皇是俺老祖宗。怎么样?今天是皇军的天下,你能吃了我?”老人轻蔑的说:“那秦始皇倒是一位了不起的英雄皇帝,可惜他不姓秦,你不是他的后代,这怪不得你。你是汉奸秦桧生下的畜生,汉奸滴流孙!你老子秦桧领着外帮人入侵中原,遭塌老百姓还不够吗?八百年后你死灰复燃又带日本鬼子来祸害家乡,你算啥东西!”秦会生挨了骂,恨恨地对川岛武夫道:“太君你看,这个村果然连大人带小孩都私通八路,应统统的杀光。”川岛武夫大发雷霆:“统统的私通八路的有,统统的死拉死拉的!”少佐山本和治村也哇哇怪叫着:“集合,集合!”

于是日伪军开始从各户往外赶人。都集中赶到魏章妞房前的打麦场上。上自六十多岁的老人,下自一岁的娃娃,共集中三十二人。分两排面朝东站着。川岛武夫开始问话了:“村中谁通八路?谁是八路?粮食在哪里?”全村没有一个人说话。川岛武夫吼道:“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不说,统统死拉死拉地。”晋太平唯恐人们听不懂日语,学着川岛武夫的话说:“太君说了,限你们三分钟的时间说出谁是八路军,不说,全村人都要死光。”全场这下说话了,都说:“不知道。”秦会生上前劝道:“谁知道快说吧,不要等皇军急了,要是说了,皇军是不会亏待你们的。不说的话,全村都完了,不要因为个别人连累了大家,这样,那还是人吗?”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特意的捋了一下王锡祥的胡须。王锡祥愤怒地说:“谁知道是人不是人,八百年前是只狼,现在是条疯狗!”秦会生恼羞成怒,对着王锡祥就是一枪。这一枪打在了王锡祥的右腿上,他踉跄了一下,就要往地下倒。“哥啊!”王锡玉慌忙把他扶住,众乡亲立即把王锡祥裹在了核心。

王锡玉看見秦会生,猛地想了起来。原来十几年前,王锡玉在他家里打过短工,认识这秦会生。他心想,少年时期的秦会生就不是个好鸟,整天聚众闹事,他老爹秦好没少生他的气。但这个时候,他是日本的翻译官,听说他在日本人面前说一不二,而且还当几分家,我就拿老脸面去抗一下,向他求求情,让他给日本人说句好话,说不定还真能放了全村的人。想到这,他就放下哥哥王锡祥,一面向秦会生跟前走,一面说:“这不是秦好秦二爷家的大公子会生吗?我在您家打过短工,和秦二爷很说得来。我也没少照看你,你看我的老脸面上,替我们全村人向皇军讲讲情,放过我们村这些无能无耐的乡亲们吧。”

他这一说,秦会生竖着眼睛看了他一下,破口大骂起来:“你这老不死的东西,想当年你吃我家的,拿我家的,不和我说一式话。那一天我偷吃了张家的一只鸡,你千不该万不该告诉我爹,叫我爹狠狠地打了我。想起这事,就恨得我牙跟疼。你们今天又给八路军做饭,叫他们吃饱了打我们,我怎能听你的话?把你们千刀万剐也不解我的恨!”说罢,又对王锡玉举起枪来。王锡玉一面摆手,一面说:“秦公子你不能这样!”秦会生哪听他的?照着王锡玉的胸堂就是两枪。王锡玉又是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下。

这下王锡玉和群众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他带头高呼:“打到日本帝国主义,打到汉奸走狗!”呼喊声响成一片。川岛武夫慌忙下令鬼子开火,顿时两挺机枪同时向乡亲们射击。人们纷纷倒地,血流成河。待人们都倒下后,山本和治村领刽子手端着刺刀向前,在还有一口气的人身上重又补了一刺刀。魏章妞还有一个四岁的妹妹花妞未被打死,鬼子也用刺刀捅死了。

川岛武夫唯恐人们还没死绝,命晋太平的伪军搂来麦秸盖在尸体上,一把火点着了。随后日军又放火烧了全村仅有的三十九间房子。

熊熊大火里,申怀玉家一岁的小女孩还在哇哇大哭,一个鬼子跑过来,对着孩子的屁股上就是一刺刀,然后挑起来又甩到了火里。

鬼子带着抢来的牛羊、马匹、粮食回庙口了。火未熄灭,王锡祥竟奇迹般地钻出来,像一段烧过的黑木头,往村西尖山门下的东碾沟艰难地爬去。

这一天是一九三九年农历八月十三日,西历九月二十五日,星期一。四年后,王锡祥这个可怜的老人也死去了。

这时村中只剩下十个人,其中五个孩子在山上放牛藏着,四个人外出未归,再一个就是王錫祥了。鬼子回去后,这几个人回到家里,满怀着强烈的阶级仇民族恨,草草安葬了死者,由王清泉和魏生妞领着翻过了红山,去寻找八路军了。

多少年后,牛心岗里的灵山寺来了一位日本客人,在女娲娘娘脚下沉默忏悔很久,并提出要去牛心岗村看看。这个人就是当年杀害牛心岗村民的日本鬼子刽子手之一。牛心岗村民愤怒填膺。王清山的孙子王贵喜在自家饭店门牌上挂上一帖醒目的告示:“绝不接待小日本人!”可见村民们勿忘国耻的心理。

有诗为证:

日寇频频酿血案,

村民不堪话当年。

牛心岗上铁证在,

报仇呼声惊破天。

日本鬼子烧杀了牛心岗村,并没有消除对小泘沱村的敌意,它还在加紧策划对小泘沱村的扫荡。这回分教:硝烟滚滚,小泘沱频发拉锯战;太行巍巍,灵山里锻造英雄汉。

直教:日寇烧杀病欲狂,黎民百姓尽遭殃。

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淇县之窗---淇县热线》《灵山疾风》经作者蔡云授权  本站独家刊登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设计制作:老农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豫ICP备05000447号